首页 > 科技频道 > 《大家》 > 正文

裘法祖 吴孟超――肝胆相照 

央视国际 (2005年01月10日 16:15)

  主持人:我们的节目曾经分别采访过裘法祖和吴孟超这两位医学大家,在他们的身上我们发现了很多令我们非常感动的共同之处,裘法祖和吴孟超是一对师徒,我们由此也非常感兴趣,到底是这种师徒间的传承关系,还是这两个人对医生这个职业共同的理解使得这对师徒能够都成为医学界里的大师级人物。在一个特别的机会里,我们把他们请到了一起。

  解说:2004年11月8日,是我国著名医学家、同济医学院的名誉院长裘法祖院士的90大寿,他被称为“中国的外科之父”。这一天也是为了纪念他从医65周年。这个聚会上云集了老中青三代医务工作者,裘法祖院士的老朋友、泌尿外科专家吴阶平也从北京赶来。湖北省人民政府还授予了裘法祖“人民医学家”的称号。


  在参加聚会的人中,还有一位享誉国内外的肝胆外科的专家,他就是今年83岁的吴孟超院士,而他今天的身份则是裘老的学生代表。此次《大家》栏目也专程来到武汉祝寿,并再次相约两位院士,探访一位医学泰斗是如何培养了另一位医学大师,一位普通医生又是如何成长为一把名刀?

  主持人:您还记得您对吴老这个学生,您第一次对他有印象,是什么印象?

  裘法祖:真正见到认识的时候,我们还不是很清楚的,毕竟那时人很多,你知道吧。

  主持人:那时候本科生的时候,就听裘老的课?

  吴孟超:对,很多学生那个时候,我就听他上过课。

  裘法祖:那时候是梯形教室。

  解说:那时的裘法祖刚刚带着德国太太回到上海,受聘于母校上海同济医学院担任外科教授。解放初期,我国的外科仅限于做阑尾炎等一些小手术,而在德国就担任了外科主任的裘法祖从头到脚都能开刀,他还率先提出把大外科分为普通外科、骨科、胸心外科,奠定了今天医学里的专科概念。裘法祖回国不久很快名扬上海滩,他的盛名更是在学校远为传扬,在众多学生中,一个从马来西亚回国的华侨学生更是把他视为心中偶像,他就是当时21岁的吴孟超。

  吴孟超:我们对老师的印象深,我就觉得他,一个挺帅。第二个,从德国回来,上课的时候讲得很有条理,学生听得很清楚。

  裘法祖:因为我讲课的时候不用稿子。

  主持人:那时候是不是觉得,一个外科大夫能像裘老这样, 人又帅、又精神,还有一个德国太太。

  吴孟超:德国太太那时候我倒是没听说。

  裘法祖:我回来的时候,白大衣、白裤子、白皮鞋,都是从德国都带回来的。很有气派。

  吴孟超:非常有气派那个时候,所以我们学生里面议论大家在一起,觉得这个老师,说他将来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所以都想做外科。

  主持人:因为这个所以都想做外科?

  吴孟超:那时候我是想做外科,一直想做外科。

  主持人:这样有了裘老师在这儿,您更想做外科了。

  吴孟超:就是,但是有一个教务主任,这个教务主任也是眼科教授,要毕业了,要留校,结果我去求他。结果他说,到现在我没忘记掉,他说你看你的个子长得那么矮。

  主持人:说您矮不能上手术台?

  吴孟超:能做外科吗?他说。我气得要命,因为戳到人家的短处,所以我拔起腿就跑了。

  解说:吴孟超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因为162的身高而失去了留在裘法祖身边的机会。这时,恰好第二军医大学的附属医院招聘,吴孟超被那里录取了。1954年,在他工作的第 5年,第二军医大学聘请裘法祖来做兼职教授。吴孟超终于有机会跟在老师身边,他时刻留意老师的每一个动作,他的勤快很快引起裘法祖的注意。

  主持人:您对这个学生的判断,从一开始本科的时候,您还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学生,没有什么印象开始,到1954年跟您在一起工作,您当时第一印象是什么?

  裘法祖:非常勤快,晚上都不回去的,睡在病人旁边他不回去的。我的一举一动他都写下来,当时没什么文献,那时候中国是封闭的,新东西不进来。

  主持人:那时候您判断这个学生很刻苦很用功,对病人态度很好?

  裘法祖:对。

  主持人:也非常乐于学习?

  裘法祖:对。给我印象很深。

  吴孟超:我就是学他的本事,他来教我,一步一步教,我专门收了这些病人请他开刀。我管理病人,就跟着他。所以呢,他一步一步的我记在心里。

  主持人:我看您写的一些回忆材料里说,说那个时候裘老过来之后,您就紧紧的粘在他身边?

  裘法祖:对,查房、看病、开刀。开刀也很多那个时候。

  主持人:一般您上本科上课的时候,裘老主要是讲课,并没有在手术的演示上向老师学习?

  吴孟超:没机会的,那时候没机会接触他,接触不到。

  主持人:是心向往之但是没有办法。但是您到了军医大的时候,那时候是能够直接接触到了?

  吴孟超:直接接触了。所以呢那时候就叫裘氏刀法,那么后来我就学他的方法。基本上到现在,我的手术开刀的方法风格都是他教的。

  解说:裘氏刀法以精准见长,手术时不多开一刀,不少缝一针,尽量减少病人的创伤。在吴孟超的眼中,裘法祖对学生要求严格,但他对待病人却非常耐心负责,他曾亲眼看到老师趴在病床边观察患者的小便剂量。在他跟随老师的第一年中发生了一次偶然事件,这让吴孟超深切的体会到了,仅仅拥有高超的医术并不算是好医生。

  主持人:我记得吴老您在写的文章里头曾经提到过,说裘老经常说一句话,就是:医生的职责是要把病人背过河去。

  吴孟超:对,背过河还要背回来。他对病人来讲是没话说的,我自己有一个体会。我1954年得了慢性阑尾炎,摸起来有一个块 ,那么老师给我看了以后要开刀。那时候呢我也怀疑自己是不是肿瘤了,我的老伴也怀疑是肿瘤了。老伴也是他的学生,我们同班同学。很紧张啊,结果他就说开刀不要紧你放心。

  主持人:裘老给您开的刀?

  吴孟超:就是慢性阑尾炎他给我开了。

  主持人:你们师徒之间还有这样一件事?

  裘法祖:这个我忘记了?

  主持人:您忘记了裘老?

  吴孟超:打开以后一看是阑尾肿得比较大一点,他赶紧把我老伴在外面叫进来,你来看看啊,不是肿瘤啊。

  主持人:就是让您放心?

  吴孟超:让我老伴放心,我已经麻醉了,不知道了。后来醒过来以后,老伴告诉我不是,裘教授也告诉我不是。那么我再去看标本,他标本留着给我看。

  主持人:那是让您和老伴都放心。

  吴孟超:那我就放心了,所以他很认真负责。

  主持人:尽管是对自己的学生,但是也是让病人能够真正的踏实放心。

  吴孟超:踏实放心, 所以我很快就恢复了。我的阑尾炎是你开的,你忘记掉了?

  裘法祖:我随便讲件事情,比如送说标本。我这个人脾气不大好,但是标本重要标本我自己送到病人手里去的。一般医生送标本 ,唉,标本送了。人家把标本丢掉了,到底是不是恶性不知道。譬如乳房,你切下之后是恶性还是不是恶性的那是很要紧的。所以有些人他们说,你吹毛求疵,我说这个标本很要紧,我一定要自己送。弄好了我自己送给病人,我说你清楚呀 ,里面什么样子。他们送标本就是这个样子,唉,送。大多数可能不会出事情,但是也可能送错了或者没有送,到那时怎么对得起病人。如果是恶性的话你要做根治了,良性就不需要了。这是人命关天 ,送标本都有问题。

  解说:跟在裘法祖身边学习了2年之后,吴孟超的手术做得越来越像老师了。1956年当他转为主治医生开始独立工作时,吴孟超想到自己该怎样发展,裘法祖指点他说,中国的肝胆外科还是一片空白。在那时,作为肝癌的高发国家,我国的肝癌患者占到了全世界的40%,但是肝胆手术始终因为出血量大患者容易死亡而成为外科禁区。

  主持人:当时国内还没有人去做这个肝脏的手术?

  吴孟超:没有人。

  主持人:当时包括裘老?

  吴孟超:他有时候做的时候顶多边上的小瘤子做一做,这样子有的。那么这句话提醒了我,我就牢牢记住。

  主持人:您知道了一个发展方向?

  吴孟超:赶紧就从这方向发展,就去研究。没学啊,上课的时候没上。解剖只晓得肝分左叶右叶,其它什么也没学。后来就去找了一本很薄的美国发表的《肝胆外科入门》刚出来的我和另外一个同事分工,你翻一半我翻一半,大概二十万字,连夜翻。这个书给他看了一下,他说你赶快翻出来。翻出来以后他帮我出版了。

  主持人:当时您要出版这本书还不太容易?

  吴孟超:不容易,年轻啊?当时这个对年轻人来讲出版一本书,已经是感到鼓励是很大很大的。

  主持人:那时候您三十多岁?

  吴孟超:三十多岁。所以他有三句话:一个是会讲、会做、会写,不会写不行,不会写就不会总结经验不断的发展。所以呢我就学他这一点,他这三句话里面包括的就是做一个外科医生的基本条件,所以这个出书是他对我更进一步的鼓励。这都是他教我的。

  裘法祖:这本书他没有了,他在八十岁的时候这本书我保留,我拿这本书送给他。

  主持人:您八十岁的时候 ,裘老作为礼物送给您了?

  吴孟超:对。

  裘法祖:他已经没有这本书。

  主持人:可见裘老对这本书也很看重?

  裘法祖:我就是说我保留了下来 ,我说这本书最好了 ,我送给他。

本篇文章共有 2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