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中国财经报道》世界粮食日特别节目(下)

 

CCTV.com  2008年10月23日 15:58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CCTV.com  
进入[中国财经报道]>>

     

世界粮食日主题论坛嘉宾与现场交流

    世界粮食日主题论坛嘉宾与现场交流

     《中国财经报道》推荐:

    《中国财经报道》世界粮食日特别节目(上)>>>

    首播时间:2008年10月17日

一、粮食主产区的特殊境遇

    央视网消息(中国财经报道): 2008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了这样一个数字:全球饥饿和营养不良的人口达到9.23亿,比上一期提高了7500万。造成这个惊人数字的就是一路飞涨的粮价,如今不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在面临通胀的压力,食品类的CPI是很多国家最关注的一个数据。

    然而,面对国际上一路飞涨的粮价,许多中国的农民朋友却感到疑惑,为什么中国的农民在粮食涨价的同时并没有赚到特殊的实惠?中国的粮价虽然也在涨,但是涨幅为何没有其他国家那么高?2009年,中国的粮食供需会是怎样的格局?专家们对中国的粮食安全战略有什么建议?这一连串的问题,也是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中国财经报道》世界粮食日论坛上最为惹眼的话题。

    来自中国粮食主产区之一的吉林省粮食集团负责人——吉林粮食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冯吉龙,首先抛出了一个问号:“现在大家比较关心的是粮价问题,现在我也感觉到粮价问题和粮食成本问题,还有CPI的价格指数,还有粮食的收益问题是一对矛盾。目前可以这么讲,现在我们的粮价水平在全球来说是非常低的水平,可以说种粮的比较效益实在是太低了,大家可能有所感悟,刚才有些专家也讲了,在1995、1996年的时候我们的大米就是一斤1.5元,到现在为止2008年,我们的大米还是一斤1.5元,我们的玉米还是七八毛一斤,这十几年我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很多人买了房子,买了车,整个工资水平涨了很多,这十几年种地的成本,化肥、种子、农药、人工、柴油价格出现了翻番的上涨,但是粮食价格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

    事实上,今年5月初,《中国财经报道》栏目曾经制作了《东北:大米突围》的节目。在这期节目中,记者采访了东北一些种粮食的农民,他们就有着种粮没赚钱的困惑。记者当时到达黑龙江绥化的时候,正好赶上春天里的一场雪。白金龙是村里的种粮大户,去年他承包了60亩地。记者记录下一段和他的对话。白金龙:“四晌地打了是六万斤稻子,六万斤。记者:“那也不少。”白金龙:“少是不少,不少就是价钱太低。”记者:“价钱多少钱卖的?”白金龙:“去年我卖了两万多斤是七毛三、四卖的。”

    在黑龙江,一晌地是15亩。白金龙告诉记者,为了还清原来的债务,再加上购买种子和化肥,为新的播种做准备,去年年底他迫不得已卖了部分水稻。白金龙:“一晌地投入费用得7000块钱吧。一晌地”。记者:“那你一晌地投入七千,然后一晌地能卖多少钱?”白金龙:“一晌地现在算也就是能卖七千多点吧。”记者:“现在能净挣多少钱?”白金龙:“不挣钱。”

    按照白金龙自己的算法,如果他的水稻每斤卖到9毛钱,他承包的60亩地一共能给他带来8000块钱左右的收入。但现在,这个目标实现起来非常渺茫。按照他自己估算的成本价,他卖了4万斤水稻,目前手里仅剩下2万斤水稻,他希望能卖个好价钱。记者:“现在市场多少钱?”白金龙:“现在昨天去看,他们也是八毛左右,现在。”记者:“经常去看一看?”白金龙:“基本上经常去。”

    白金龙不理解,国际粮价像脱缰的野马一样疯涨,而自己手里的水稻却怎么也卖不上好价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在2008《中国财经报道》论坛上,吉林粮食集团的冯吉龙也在为这个问题着急:“今年由于化肥的涨价,种子、人工的涨价,生产粮食的成本增加了,我们调查了100户农民,平均每亩玉米的成本增加100块钱,一公顷要增加1500块钱,玉米的价格却跟年初的价格没有变化,如果秋天的价格和现在的价格还没有变化,那农民种这个玉米就要大幅度下降,因为成本增加,价格没有发生变化。我作为粮食经营者来说,我是学农学的,我也希望粮食价格应该理顺,尤其现在整个经济形势不是很景气的时候,给粮食价格理顺提供了空间,如果现在通货膨胀指数继续高涨,这时候理顺粮食价格,可能CPI的压力很大,现在看我觉得压力逐渐减少了。”

    一再提出要理顺粮食价格的冯吉龙认为,这个课题现在非常紧迫,他和其他几位粮食企业代表主张,要考虑适当提高粮食价格。冯吉龙说:“我认为应该通过理顺粮食价格增加农民收入,而不是通过加大对农民的补贴增加粮食收入,如果我们把小麦、玉米、稻谷的价格理顺到国际市场的价格,农民的收入增长水平是远远大于我们给他的补贴。那么粮价上涨了,肯定会有一些人受不了,就是说低保的人,我们测算一下低保的人在全国是七千万,而农民是四五亿,我们拿补给农民的钱,补给七千万低保,我觉得是足够用了,国外的一些成熟的经验是怎么补?不是补给你钱,直接补给你米票、油票,我想这种调整之后,通过调整粮价让农民增收,通过加大补贴让低保过好日子,中间的三四亿人就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在这十几年来已经有很大的收入水平提高了,粮价幅度涨一点他们完全可以承受得了,他们也应该承受,因为他们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他们在承受大米从1.5涨到2元,猪肉从15到20块钱,他们完全可以承受,也应该调整这种布局。这个布局我觉得最终可能更符合于市场化。”

1/5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