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奥运会”是“平”的

 

CCTV.com  2008年08月07日 13:44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CCTV.com  
进入[中国财经报道]>>

    首播时间:2008年8月4日

    央视网消息(中国财经报道):去年,北京街头书店里流行一本书——《世界是平的》,最近,你又可以在书报摊上看到这样的标题——“世界是平的,鸟巢是尖的”。在全球化时代,鸟巢的幕墙、照明、水循环这些工程,集合了德国、荷兰、美国等国家科技成果的结晶,可以说,奥运属于全世界!如果你在8月来北京,你一定会看到,不但全世界最顶尖的运动员聚集在此,全世界最先进的科技、最有创意的建筑、最美味的食品也都在这里,不同语言、不同肤色的科学家、企业家、艺术家乃至记者、厨师、啦啦队等等,都来北京奥运帮忙了。就在临近奥运会开幕的10多天,我们特别选择了几个地方,走访了在那里工作的外国人,面对镜头,他们在说——“2008,北京奥运,有你,也有我”。世界是平的,奥运会也是平的。

    一、找茬专家

    距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不远,有一家经营特色贵州菜的小饭馆。这位金发碧眼,一身唐装的老外是这儿的常客。可他除了喜欢这里的美味以外,还喜欢找茬儿。“老板!点菜!炒蕨巴,香炒蕨巴,这个猪八戒肉,小炒黄牛肉。”

    老杜今年65岁,全名杜大卫,美国人,现在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当老师。在美国,他喜欢别人叫他“上校”或者“博士”,而在中国,他最乐意人们称呼他“老杜”。酷爱中国文化的老杜是“北京市十大志愿者”之一,也是获此殊荣的唯一一位外国人。他能当选,很大原因是他爱“挑毛病”。这不,他开始对饭馆的菜单找茬了。“有的时候菜单的毛病很大,可是老外不懂,四喜丸子,four glad meat balls(四个高兴的肉丸子),或者four happy meat balls,happy meat balls 是什么?童子鸡,翻译成chicken without sexural life(没结过婚的鸡),那是什么意思?谁知道? 因为老外不认识那个菜,图片不够,要是没有英语他们什么都不懂,不知道是什么。”

    因为爱吃中国菜,所以二外附近的饭馆老杜几乎去了个遍,他发现好多外文菜单笑话百出。比如“麻团”被翻译成了“麻布军团”,“豆豉爆大肠”被翻译成了“爆炸了的肠子”,“馋嘴蛙”成了“残暴的牛蛙”。老杜说,北京奥运会期间,会有很多外国朋友来品尝中国的美食,所以饭店的英文菜单马虎不得。

    夜郎酒店经理姚继骋证实了这一点:“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就是外国人到这儿点一个很简单的菜肴,他们就吃饭就走了,我也感觉他们不是很满意,因为中国的菜就比较源远流长,所以他们也不是很了解,而且我们又做特色菜,可能了解得更少一点,当时我也想能搞一个中英文对照的菜单,对他们有好处,对我也有好处。”

    看到酒店老板有困难,老杜主动提出帮忙翻译,还特意把翻译好的菜单印好送来。老杜说,他爱挑毛病从他2001年来中国就开始了。“2001年我到了北京,我特别喜欢京剧,可是电子牌字幕的错误特别特别大,我想这是特别不好意思。我回家去,我写封信给北京政府,说奥运会快来了,在北京的英文标识错误太多。”

    老杜在信里表示,他可以做志愿者,为北京名胜古迹翻译英文导读,没过多久,北京市民讲外语活动组委会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找到老杜,对他的提议表示认可和感谢。从此,杜大卫便成了一位专门给商店、饭馆、公园和博物馆英文标牌挑翻译错误的志愿者,北京市民讲外语活动组委会聘他为专家顾问。细心的人们可能注意到,现在北京许多地方的卫生间已经不再用“W。C。”,而是改成了更接近美式英语的“Toilet”。这个微妙的改变就与老杜有关。“WC是很老的,以前英国人用WC,WC的意思是water closet,可是现在英国人不用那个,美国人当然不知道WC是什么意思,所以toilet是最好的说法。要是你会说英语,你当然知道toilet是什么地方。”

    为了让北京的“W。C。”变成“Toilet”,杜大卫特意跑到英国大使馆,对“W。C。”与“Toilet”两个单词的源由进行一番考证,认定了这种改法完全必要。老杜努力用自己的观点说服了标准制定者。从此,不少“W。C。”(卫生间)和“WayOut”(出口)的标志被常见的“Toilet”和“Exit”所取代。“我在街上看那个牌子,博物馆或者什么的,我知道是我改好的我特别高兴,奥运会来我越来越激动,我要更努力地工作,让所有的外国人都能看懂标识。”

    热心的老杜每天走在街上,看到标识心里就痒痒,甚至到了“上瘾”的程度,一旦看到错误标识,他一定会把错误通知对方。对于一些自己读着别扭,而且又是长篇大论的景观介绍,老杜就用相机拍摄下来,然后回去慢慢修改,最后把文件用电子邮件或传真传回去,有时甚至还要回访一次。这天,他来到了位于高碑店的一家科举匾额博物馆。

1/7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