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猪宝宝”来了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2月27日 14:10 来源:CCTV.com

  播出时间:2007年2月26日

  2006年结婚热的势头还没尘埃落定,2007年的生育高峰却已经开始。按照民间的说法,春节过后,不仅是猪年,而且还是五行当中的“金年”,而这个金猪年可是60年才能碰到一回,老辈人说,金猪年出生的宝宝一般都会大富大贵。虽然这个说法搀杂了不少迷信的成分,而且最近有人批驳说,今年根本不是什么金猪年,而是土猪年,但很多年轻的夫妇,还是为了讨个吉利,全力准备生个属猪的宝宝。于是,一场民间自发的抢生宝宝的大戏就这样开场了。

  引子


  有专业人士保守估计,今年全国很可能会有多达2200万的猪宝宝降生,扎堆生孩子的现象已经在所难免。远的不说,就说我们栏目组,总共才30多人,最近怀孕生孩子的就有四位。不过据我们观察,这些准爸爸、准妈妈在喜悦之余,也多了一些烦恼,比如——今年生孩子要花的钱,可能就要比往年多出不少来。

  一、准妈妈的烦恼


  我们栏目组的记者小潘,去年9月份怀孕的时候,大家都祝贺她将添个金猪宝宝,她自己也一直沉浸在即将做妈妈的幸福当中。可是第一次上医院检查的经历,却让她高兴不起来了。

  《中国财经报道》栏目记者潘敏:“早上8点多觉得自己挺早的了,可到医院一看,门诊大厅里满满的全是孕妇和家属,3个挂号的窗口前,每个队伍大概都有十多个人,我想那也赶紧排着吧,可还没排到两分钟,就听见医院的保安在前面喊,产科的别排了,今天没号了,接着医院的电子大屏幕上就打出了一行字:产科,今日停号。”

  当天算是白跑了一趟。身边有经验的孕妇告诉小潘,想要挂上号的话,要么就得早上5、6点甚至更早来排队,要么,就花钱买个电话或者网上预约挂号卡。抱着“多花点钱,少受点罪”的想法,小潘买了一张电话预约挂号卡。这张90块钱的卡,只能电话预约三次,而且还必须提前四天预约。虽然这让小潘每次挂号的成本增加了将近3倍,但只要能顺利挂上号也还算值得。可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小潘就遇到了难题。

  拨号声——对方占线声。

  《中国财经报道》栏目记者潘敏:“十多分钟不停地拨,好不容易打进去,对方说第四天的号已经预约完了,你要明天早上8点再预约下一天的号。”

  朋友建议小潘去别的医院试试,结果小潘夫妻俩打听了一圈儿才发现,几乎北京所有产科条件还不错的医院,都早已经人满为患。而医院里准妈妈们的话也让小潘猛然意识到,猪年怀孕生孩子的人真是太多了。

  孕妇5:“好像昨天听人家说,说明年属猪的4月份、5月份生的特别多,每一天至少有一百人,至少生小孩的特别特别多,在我周围的朋友,基本上都是(怀的)属猪小孩。”

  记者:“准备明年生?”

  孕妇5:“都是4月份、5月份生。”

  扎堆怀孕,扎堆检查,觉得麻烦的也不只是小潘一个人。

  孕妇1:“(早晨)7点到这儿,5点到这儿,号都排不上,排不好号,排得特别远,排的号。昨天就是溜溜一天,今天又来了,(凌晨)4点排号。”

  孕妇3:“现在怀孕的人太多了,明年生我觉得都是一个挺麻烦的事吧。(等)好长时间,然后等轮到你了,基本上大夫也就该下班了。就那样。”

  孕妇2:“医院是12点钟开始挂下午的号,一般就是10点钟就开始排队,排两个小时,排两小时一般挂到的号,也是下午大约起码是第20号往后吧,然后等轮到看的时候,也就是3点多钟。”

  记者:“一般要在医院耗一天?”

  扎堆生孩子,产检排不上队,头疼的还不仅仅是孕妇和家属,医院产科的大夫们眼下压力也不小。

  北京妇产医院副院长、医学博士张为远:“从2006年下半年,就诊的孕产妇就明显地增多,增多了多少呢,以前是日门诊量是500左右,现在日门诊量是600,就增加了100多人大约是20%。”

  需要检查的孕妇突然增加了,医院也开始想各种办法解决大家的问题。张院长说,去年11月以前,他们医院的产科门诊是8个诊室,通常有5、6个医生出诊就够了,可现在已经增加到了12个诊室,每天12个医生出诊,但人手还是明显不够。不光是门诊,住院分娩量日渐增加,床位现在也很紧张。

  北京妇产医院副院长、医学博士张为远:“以前我们是187张床,(06年)下半年之后床不够,加上我们办公室、教室全都倒出来的增加床位,大约增加30张左右,增加30张也不够,就是我们医务人员的办公的空间,扩大那个床位,这样也不够,现在住院难已经成为一个问题,但是我们这个医院,每个医院它有饱和量,一旦增加了超过了饱和量是承受不了的。”

  北京妇产医院是北京最好的妇产科专科医院,每年的工作量都趋于饱和。张院长告诉记者,一旦赶上今年这样扎堆生育的情况,医院硬件设施承受不了还在其次,关键是医生们长期满负荷工作是有潜在风险的。现在还没到生育高峰的月份,每天夜班的3个医生就已经要接生20多个孩子了。

  北京妇产医院副院长、医学博士张为远:“困难就是缺医生,因为空间可以腾出来,但是医生的人数是有限的。我们产科医生一共不到20人,超负荷劳动已经增加了危险系数。这医生很难增加,因为培养一个医生不是一天两天,需要十几年才能培养一个医生,刚毕业的医生多得很,但是他做不了工作,至少十年以上,主任医生以上才可以。”

  张院长说,医院、医生都属于社会资源,一般情况下这些社会资源都是相对平衡的,可一旦出现扎堆生孩子的现象,平衡被打破,这些社会资源也会出现供不应求。如此一来,不仅老百姓生孩子的开销会水涨船高,而且医院的各项成本也会大幅增加。现在医院里人满为患,对孕妇们来说,花了钱依然有可能会觉得为她们提供的服务打了折扣。

  二、抢手的月嫂

  属猪的宝宝们蜂拥而至,医院头疼,即将为人父母的爸爸妈妈们也提前体会到了养育孩子的不容易。实际上,准爸爸、准妈妈们的烦恼还不止是这些,月嫂市场突如其来的火爆,同样让他们措手不及。在一些地方如果您没提前半年预定,就算现在出价再高,也很可能没办法找到合适的月嫂了。

  2007年1月,北京舒欣月嫂家政公司。

  记者:“我看您刚才已经交钱了,交的是什么钱?”

1/6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