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频道 > 百家讲坛 > 正文

《红楼梦》为什么这样“红”?
――孟庆吉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03日 10:42)

  《〈红楼梦〉里的配角》系列节目集数虽然不多(只有六集),主讲人也不是那种引人注目的公众人物,但在观众中却陡掀波澜,平均收视率达0.22,最高收视率达到了0.39,创造了近期《百家讲坛》节目的收视新高点。那么,这次《红楼梦》系列节目为什么会这么“红”?我的体会有四条:

  一、切入角度新颖独特。

  以往的《红楼梦》系列节目多是从整体上把握,引经据典,宏大无比,比如讲《红楼梦》的思想、创作、艺术个性,所以就像一位瓮声瓮气的长者,虽底蕴十足,但缺少应有的活力。而这次,我们选用了一个全新的角度,就是讲一讲人们一直不太重视的配角们,如《〈红楼梦〉里的小人物》讲的是焦大、小红和茗烟,《〈红楼梦〉里的大丫头》讲的是鸳鸯、平儿和紫鹃,《〈红楼梦〉里的坏男人》讲的是贾珍和贾雨村,还讲了刘姥姥和赵姨娘。如果说以往的《红楼梦》系列节目是一位瓮声瓮气的长者,那么这次系列节目就像是调皮可爱的顽童,虽然少不经事,但童言无忌,真诚自然,反倒少了许多的城府与羁绊。于是,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在《百家讲坛》“堂而皇之”地唱起了主角,自然吸引了许多观众的眼球。所谓“观念一新万两金”,创意就是竞争力。所以,我们在选题的切入角度方面必须独树一帜,想别人之所不能想,做别人之所未能做,惟此,方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二、主讲人增光添彩。

  本系列节目的主讲人是北京语言大学汉语言学院教授周思源先生,周先生不仅学识渊博,纵论古今,难能可贵的是演讲能力奇佳,看似平平常常的话,到了周先生的嘴中,顿觉“妙笔生花”,随着他抑扬顿挫的语调、丰富适度的表情和身体语言,一个个知识点和悬念就逐一被破解。许多观众反映,听周先生的课确实很舒畅,是一种享受。所以,我们在主讲人的选择上必须严格把关,让那些学界的演讲高手们都能汇聚到《百家讲坛》中来,在《百家讲坛》这个中国最重要的演讲“舞台”上一展风采。

  三、悬念运用恰到好处。

  本系列节目的最高收视率是《晴雯之死与袭人之冤》,为0.39。之所以能有这么高的收视率,最主要的是它最大程度地采用了悬念牵引的办法,使得观众始终处于高度的收视期待中。这期节目的总悬念是:“作为曹雪芹最喜爱的艺术形象之一,晴雯为什么而死?这个两百年来争论不休的问题的症结究竟在哪里?作为最大怀疑对象的袭人,到底有没有告密?”围绕着这个悬念,再通过四个分悬念层层剥笋,最终得出结论:“晴雯之死是贾府权力斗争和晴雯个性过强的综合结果,而与袭人没有关系。”整个悬念布局合理,错落有致,观之惊心动魄,欲罢不能。所以,我们在节目的悬念运用上必须做足功夫,充分利用人们听故事的本能需求,用悬念牵引节目,不断“打结”,再不断“破结”,实现悬念运用的最大化和最优化,让节目既有品位,又有看头。

  四、制作手法别有洞天。

  本系列节目有两个手法值得借鉴:

  一是挖插切剪辑手法的运用。在以往的节目中虽然也曾用过挖插切,但多是局部的、被动的、随机的,而此次节目中挖插切手法的运用则是全面的、主动的、创意的。比如《〈红楼梦〉里的大丫头》中对鸳鸯、紫鹃的一些描述,就充分利用了主讲人的讲解与电视剧素材的挖插切剪辑手法,让主讲人的讲解与电视剧素材完美地融合在一起,结构变得更加紧凑,节奏变得快而合理,画面视听信息量大为增加,使得原本略显枯燥的节目大为增色。同时,又充分调动了观众欣赏心理的能动性,暗合了观众的收视期待心理,使得观众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二是串片中人物画的运用。本系列的所有串片都是以人物画为素材,配以红黄放射状光线构成的文字,既干净利落,又活泼俏皮,也不失大气。音乐选用了诙谐型民乐,也起到了很好的映衬作用。总之本系列节目的串片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上述两种手法在本系列节目中的充分运用,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视觉符码系统,让观众在众多的节目中迅速、准确地得到识别,收视率的节节攀升也就不足为奇了。所以,我们在今后的节目制作上必须不断创新,不断突破,在保证节目基本形态的前提下,努力打造花样翻新、别有洞天的各种制作手法,调动和实现观众的审美心理和期待心理。

  (来源:cctv-10《百家讲坛》栏目)

责编:兰华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