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三味聊斋》第一期:《黄健翔的意大利德比》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01日 17:17 来源:CCTV.com

  《三味聊斋》第一期:《黄健翔的意大利德比》

  首播时间:2006年5月1日23:20—23:45

  刘建宏:各位朋友,久违了!四年前我们是开了《三味聊斋》,当时应该算是一个草台班子。四年之后呢,最多算是一个临时机构——没有税务登记、没有工商登记、没有营业执照。但是《三味聊斋》今天就算是开张了!

  白岩松:而且开到哪一天还不一定呢。

  黄健翔:谁说没有营业执照?咱这营业执照可大了——是中央电视台。

  刘建宏:这个没法拿过来。

  黄健翔:对。(笑)

  白岩松:以前常挤兑别人:嗬,你是半年不开张,开张顶半年啊。《三味聊斋》是四年不开张,然后开张就得说四年。

  刘建宏:四年前,我觉得咱们干到后半程的时候,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没底,不太有底了,因为当时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们好像把自己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也就关张了。

  黄健翔:其实你以为今年开张之前心里就有底呀?我心里特别慌,真是,你说再说什么呢?

  刘建宏:但是四年的时间每个人都经历了很多东西,比如说又去了很多新的地方,见识了很多新的东西。我觉得把我们四年之中的一些感受拿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

  黄健翔:可能就是有很多实实在在的经历见闻,大家也特别爱听。而且在经历见闻当中呢,有一些比较,甚至产生一些感悟,可能对足球的认识,包括对咱们中国足球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为什么这样?这个认识可能就比较具体了。

  白岩松:其实跟四年前不太一样。四年前的时候我觉得咱们仨跟很多球迷一样,还有一种亢奋,这种亢奋来自于中国队第一次世界杯。因此在谈话中相当多的注意力总是要把中国队方方面面带进来。这次很单纯——谈足球本身!因为中国队没参加世界杯。另外有一点回避不了,咱三个又老了四岁。我这种感受特别深,按理说四岁不算太大,但是四年前谈论……

  黄健翔:你看他吧,就老忘不了这个。我就假装不知道,已经过去四年了。

  白岩松:那就对了!四年前咱们谈论好多球员的时候,是像谈论兄弟,因为年龄差不多。今年再谈论的时候,就像长辈谈论晚辈。你想想,人家都已经是八十年代生人了.

  黄健翔:都管咱们叫叔叔了。

  白岩松:对呀。

  刘建宏:确实有这种感觉!咱们仨人加起来116,都百岁老人了。

  白岩松:不过那说明,四年前也过百岁了。

  黄健翔:这个节目我觉得主要是看看观众对咱们有什么期望。说实话,聊之前我从两个月以前就在网站上征集网友的意见,希望咱们聊点什么?可是说实话,看来看去大家想的咱们基本上都能想到,也想不出什么更新鲜或者更奇特的。咱们就实实在在拿点实在的东西来说,跟大家分享得了。比如说建宏刚世界足球之旅,巴西、阿根廷,那是足球的圣地,相当于朝圣回来,这一定有一肚子话可说。我先说,抛砖引玉,我抛砖引玉,把我这块砖抛出来以后,引出他那块玉。我是那砖,因为我三月份先去的意大利,你是四月份去的巴西、阿根廷。岩松呢,基本上可以代表那些没去过这些地方的球迷,提各种各样的问题,你就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行吗?

  白岩松:行!

  刘建宏:那就从你的意大利之行开始讲。

  黄健翔:说实话这个三月份的残冬奥会,其实就是给我一个去意大利看球的机会。

  刘建宏:这是你第一次去意大利吧?

  黄健翔:对!真是!观众听了都不相信,说了这么多年意甲了,第一次去意大利。工作和转播和出国有的时候不是配合得那么好。

  刘建宏:下飞机就哭了?

  黄健翔:没,下飞机没哭。就觉得这可是来意大利了,先看看赛程,3月12号尤文图斯对AC米兰,啊,多好啊!著名的意大利德比。把这个本职工作安排好,干好之后,就是满世界打听怎么买票。

  白岩松: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你本职工作就是去看这场球。

  黄健翔:基本上(是)。看见没有——球票:尤文图斯对米兰,3月12号。

  白岩松:How much啊?

  刘建宏:多少银子?

  黄健翔:50欧元。

  白岩松:500人民币。

  黄健翔:500。这是最便宜的票。

  白岩松:最便宜的?

  黄健翔:我查了一下,最贵的票500欧元;中上等的票250欧元;50欧元是最便宜的票。我估计那还有更便宜的折扣价,就是它的那些铁杆球迷会员。

  白岩松:铁杆、套票之类的。

  黄健翔:买季票的,可能比如说八折、六折等等。但是零售的门市票,这个50欧元是最便宜的。

  刘建宏:是你掏的钱吗?

  黄健翔:当然啦!还不好意思,说实在的,这是咱著名足球记者,中国著名足球主持人,第一次在国外掏钱买票看球。

  白岩松:以前全是蹭的。

  黄健翔:不是,以前全是凭记者证。想一想也省了不少钱,真是白赚了。为什么买这最便宜的呢?我要体会那种最铁杆球迷的兽棚的感觉。开玩笑就是:西方把这个铁杆球迷站票那看台,就是两个球门后边那个铁杆球迷的看台叫兽棚,这个你在南美也有同样的说法。

  白岩松:哪两个字?

  刘建宏:牲口棚。

  黄健翔:就是野兽的兽,

  白岩松:明白

  黄健翔:牛棚的棚。

  白岩松:你就在那,50块钱这个先当了回野兽。

  黄健翔:先说这买票怎么买的。看右下角的名字,汉语拼音,实名制,黄健翔。

  白岩松:跟买机票差不多。

  黄健翔:对!我这是3月10号上午10点买的。怎么买票呢?

  白岩松:所有的信息在这张票里都有?

  黄健翔:对!我到那先问酒店的人,我想买这场比赛的票,到哪买啊?酒店的人英语都很好,告诉我:你街上找一个烟草店。

  白岩松:干吗啊?

  黄健翔:买票!国外是这样,它的香烟啊……

  白岩松:买一条烟搭一张票?

  黄健翔:不是。国外呢,香烟不是任何商店超市都可以卖的,只有烟草专卖店可以卖烟,街上都有烟草店,跟咖啡馆一样。我就找一家烟草店。我问:您有尤文图斯对米兰的球票吗?那大嫂不太懂英语,比划半天。得,我拿根笔,拿张纸,写了尤文图斯、米兰,人家一看就明白了,全意大利人都知道这是足球。给我写一个街名,我们家不卖,另外一家烟草店卖球票,告诉我,往前走,第几个路口,左转右转。我就走,找到下一家,又问:尤文图斯对米兰您有吗?啊,我们家也没有。告诉你,下一家。

  刘建宏:是他们不卖还是卖完了?

  黄健翔:他们不卖,不是所有的烟草店都卖球票。是必须到烟草店,或者到球场,或者到俱乐部的售票处去卖。但是呢,有几家,一个城市有几家烟草店是卖票的。终于找到第三家,找到了卖票的烟草店,照片我拍下来了,特意留作纪念。一家烟草店,玻璃窗里贴着一个小海报,写着:球票——尤文图斯对米兰。我一看,找对了,进去排队,一些叔叔阿姨兄弟姐妹在那,意大利人在那买烟,排到我了,说了一大堆意大利语,问我要什么?我把那张尤文图斯对米兰写好的尤文图斯对米兰的纸一放,人家乐了,明白。问我一句:日本人?中国人?我说中国人。他特高兴,中国人来都灵看球。问:你要多少钱的?我说你给我看看价格表,拿出一张阿尔卑球场的平面图、座位图,标着不同区,多少价格。我一看,太贵了,250欧元,那不行,2500块钱太贵了,咱一个月工资啊。

  刘建宏:这怕什么?多卖两本书全回来了。(笑)

  黄健翔:我一看球门后面那个区域,铁杆、死党区,50欧元。我想既然咱好不容易自己买票看一场球,咱就当一回兽棚,进一回兽棚吧,就要这个。然后问我,什么名字?给他写下来,生日,写下来,护照,看一眼护照上生日确实是,没报假的。行了,出一张票,50欧元。50欧元,就这个。

  刘建宏:说到这我打断你一下,这个国外的门票其实浮动很大,不像说,他看的这场比赛是极品,估计是尤文图斯这个赛季,最贵的几场之一,这一个赛季里面就是米兰德比,它是浮动。它肯定是浮动,根据比赛的重要性,根据比赛的不同,然后呢票价也不一样,你比如说就是一场普通的意甲联赛,我估计啊。有20欧元、30欧元,都能拿下。应该有这么便宜的,所以咱们千万别把中国的球迷给误导了,以为这出去看一场球,多可怕啊。50欧元,如果一家三口150欧元先出去了。其实没那么贵,当然他挑的这场比赛好。

  白岩松:正赶上了3月12号嘛。有些挺一般的比赛的话,可能还是给你50欧元,你去看吧。

  黄健翔:大概还发俩面包发一瓶水。

  刘建宏:大概英超的比赛,普通的比赛,二三十镑就能拿到。

  黄健翔:你想这场球在比赛之前,全意大利电视台,各个频道都在宣传这场比赛,预测啊,分析啊等等。

  白岩松:但是挺怪啊,你看你折上有一个购买的时间,是3月10号的上午10点,12号比赛,提前两天还能买到?

  黄健翔:你知道为什么吗?我到那才知道,都灵啊,也就一百一二十万人口,是一个工业城市,不是个旅游城市,汽车城,它那球场八万人,你想想,它当地球迷不可能把那球场坐满了,球场太大。

  白岩松:你买完票保证你的第一个要考虑的问题是?会不会交通拥挤如何如何?

  黄健翔:我怎么到球场?接着说这个。我就问酒店的人,我怎么去球场?告诉我,其实呢,也不用特别紧张,拿一个都灵地图一看,公交车线路从自己酒店到球场,倒两次车,到了。坐公交车城市没多大,我是提前了仨小时就去了,怕出现拥堵,另外想感受一下那儿的气氛,其实早早就到了,很方便。老远就看见阿尔卑球场,而且你离得比较远的时候,你问路过的行人说,阿尔卑球场在哪啊,人家说走吧,别坐车了,走十分钟就到了。走过去,天特别冷,我穿着羽绒服、毛衣,戴着毛线帽,把两条棉毛裤兜穿上了。

  刘建宏:你是穿成了尤文图斯啊?还是穿成AC米兰?

  黄健翔:当然穿成尤文图斯啊!我要进尤文的兽棚,那不是找揍呢吗?有生命危险。我把两条棉毛裤都穿上了。到那去老远就看见了阿尔卑球场,当时,建宏你知道我第一感觉是什么吗?1985年的时候,咱们上高中的时候,我最喜欢尤文图斯队。那会儿,普拉蒂尼的时候那年的丰田杯看完之后,多激动啊。劳德鲁普经典进球,那个时候最喜欢的是尤文图斯,蒂加纳、吉雷瑟。二十年前我的梦想,就是去阿尔卑球场,看一场尤文图斯的球,实现了!就是这种感觉。一步一步朝着球场走,觉着这梦越来越近,变成真的了。到球场附近,又拍了很多照片,球迷排队等着入场,球场周围卖纪念品的小摊,卖快餐的小摊,球迷在那排队买东西的,买围脖,买帽子,买手套,特别冷,特别冷,3月12号那天。

  刘建宏:我问一下,会像德国和英国一样,球迷开场之前狂喝啤酒吗?

  黄健翔:没有,太冷了。露天喝啤酒受不了。

  白岩松:像咱国内,比如说联赛之前,你离体育场还有方圆一公里左右,就那喇叭声就全来了。

  黄健翔:没人吹喇叭。那的人,都用肉嗓子,直接来了。出动静吧,意大利人它不是出帕瓦罗蒂的地方,嗓子好,全都凭嗓子。到那排队,找到那个,它是分不同的入口,找到我这个看台的入口,一看周围全是些小伙子全是青壮年,进兽棚看台的全是青壮年,或者是青年女子。老人妇女儿童,站不了那么长时间。不能去,那看台太火爆。

  白岩松:我关心一个问题,就是安检严不严格?

  黄健翔:安检,拿探测器在身上,包打开看看,一看咱黄种人亚洲人知道咱安全,反正也不会闹事。其实呢,我是背了一书包,里面背了照相机、水啊什么的,看看,走,进去。安检,

  很容易,很一般。所以咱们看意甲的转播,有时候扔下去,对啊,刀就下去了,然后一着急一高兴,就放鞭炮焰火,都是那么带进去的,你就明白它那安检问题了。

  刘建宏:允许带酒吗?因为我在南美的时候,南美是不允许带酒的,但是南美的球迷有办法,他是把可乐喝一半,然后把酒灌进去,然后拿着可乐瓶子就进去了,相当于自带芝华士兑绿茶。对,没错,然后也是带这个烟火进去放。

  黄健翔:对,应该是一样的。然后进了球场之后,就觉得体育场太大了。真大,八万人啊,而且都是三层看台。冷啊,饿啊,先去买一个热狗吃。什么热狗?冰凉。那面包梆硬,嚼得我腮帮子直疼。就看那些球迷们也是,买的是凶器,买水买吃的,然后看台上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哪儿哪儿都坐,我就老老实实那这我这票,找我这座位,就看着座位特别脏,几乎看不见号码,都糊得看不见,可算找到了。我这几排几号,一看,坐着几个彪形大汉,我拿着票指指我的座位,怯生生的问:这,我的。随便坐吧,坐哪儿还不行啊?随便坐。还坐什么, 全站着,站着吧,一站三个小时。站三个小时,就看这比赛。我那个看台是在上半场的尤文的球门后边,就是布冯把守的球门后边,你就看这热闹,上层看台,栏杆边上,一条腿在里 一条腿在外,二十几个彪形大汉,每个人挎一个鼓,就在那不停地敲,领着全场喊号子,唱歌,然后球队一出场的时候,雪片一样扔出来的,什么?

  白岩松:钱!

  黄健翔:手纸。一卷手纸啊打开这么一扔。拉出来一个很长的白的带子来。千百条,从上层往下层一扔。我说这在这儿,都灵。尤文图斯这个球场,上厕所得趁早,全拿出来了,半场再去上厕所,厕所已经没手纸了。全给扔了,或者自己捡一卷带着去。我脑袋上,我在底层看台,脑袋上被砸了两下,没事。反正一卷手纸砸脑袋上,不那么要命,我捡起来我也再砸一下。

  刘建宏:这一下能带动两个行业,一个是捡垃圾的,一个是生产手纸的。

  黄健翔:对,全是扔的手纸。

  白岩松:爆满吗?

  黄健翔:那场球是爆满,八万人坐满了。它是这样,它只把米兰球迷的区域两边各空了一小条看台,空出得有50米,在一般人投掷手榴弹的能力之外,防止双方对峙石头发生危险、冲突。对除了这两个隔离带,爆满。估计尤文图斯,一个赛季爆满的球就是踢米兰、踢国际米兰、踢罗马,剩下都爆满不了,那个城市就那么点人口,球场又这么大。还有就是冠军联赛,踢阿森纳估计是爆满了。

  刘建宏:看这场比赛的时候,你是觉得作解说更好呢,还是说做一个现场的球迷更好呢?

  黄健翔:心里话,我当时就觉着啊,还是做一个观众来得痛快。

  白岩松:我以为四处找球迷,给我一个话筒,我得说一说,哪怕不直播,我得说。

  黄健翔:我当时就在想,国内谁在播这场球呢?给我来一个电话,我做一个电话连线啊。时空连线,描述一下现场气氛。

  刘建宏:结果那天意大利球迷一看,在那个看台上有一个中国男子,中年男子,一个人在那说,对着一个酒瓶子,热狗,梆硬的热狗。

  黄健翔:比赛那场球踢得很一般,很沉闷,但是说实话,尤文图斯不如米兰踢得好看,但是它就是守得住,很沉闷的比赛就过去了。

  白岩松:主队怎么挤兑对方,比如说它两个,一个当对方进攻的时候,你在北京看的话,就是嘘,甚至说不好听的话,然后还有几个对方的球迷。

  黄健翔:因为现场AC的球迷,对骂,基本上就是对骂,直接骂,就是米兰的球迷只要一出声,全场整齐划一用声势压倒他们。意大利语咱听不懂,但是有点像咱们的拉歌啊,或者是信天游啊,或者是川江号子这种,集体喊口号。另外呢,就是挤兑对方的球员,比如说因扎吉一越位,冲裁判特气愤的特夸张作表情的时候,这边尤文的球迷马上口号就出来了。就是

  你就听他们念因扎吉的名字,后来的话咱听不懂了,肯定不是好话,加图索把内德维德掀翻了,这边马上你就就听见说加图索怎么怎么样。就这样,直接来。他们是多少年积累下来的现成的口号,把名字往里一填,一套就行了。

  刘建宏:所以你在德国,我记得这个赛季你也转了德甲的比赛,在安联你也应该看过球,对啊。德国的出场,我印象当中是有一个比较特殊的仪式,就是现场的广播员会带着全场观众念球员的名字。

  黄健翔:一样一样。

  刘建宏:意大利会有这个吗?

  黄健翔:它是列队之后念名字,结果是本队的名字,每个名字是这样,比如说它是念一半

  你叫建宏刘,建宏,然后全场的观众喊:刘。这是一种。然后念对方名字的时候呢,就是嘘 也嘘,也起哄。但是我觉得,他们更多的体力和精力,不用在嘘对方,用在给自己本方的喝彩。还有就是,它比嘘啊,骂人啊更高明,就是他们编一个口号,往里套用,哪怕骂人呢,

  它也都是编在歌里。一定不会是特别低俗的,它是跟足球结合得特别好,连在一起的,比如说结合你场上的表现,比如,加图索你又在演戏,加图索又在演戏,全场几万人喊;比如说 因扎吉又演戏,大概就是这路子。

  白岩松:散场用了多长时间?这个很重要。

  黄健翔:我就说我从比赛结束,到回到酒店一个半小时。

  白岩松:球迷有没有那种就是比赛踢完了,队员早撤了,但是球迷乐啊?

  黄健翔:有一批铁杆还在哪儿喊,还在那儿不散,高兴。但是因为那场比赛踢平了,估计影响情绪。如果是大胜,肯定要狂欢,就来劲了。另外那天确实太冷了,我为什么就没有你们说的那种热血沸腾,说实现了20年前儿时梦想,这就是阿尔卑球场我来了。太冷了,热情被冰冻了。太冷了,你知道吗?

  刘建宏:通常的话,这个球场边上都会有咖啡吧、酒吧、各种吧,如果要是球迷,很多球迷散场不愿意走的话他们会跑到那种地方,然后再去抒发自己的足球情怀。

  黄健翔:这个阿尔卑球场在都灵的西北角,不是它的市中心、繁华区,周围呢相对来说空旷一些,便于疏散。基本上全是公交车站,你就上任意一辆公交车,全是往市区走的,然后你再倒车,再说,你再倒车,人一会就没了。

  白岩松:3月12号毕竟离世界杯很近了,可能是要是在平常的日子里,球迷当然是关心自己俱乐部的事情,我在关心你比如说,球迷中有没有流露出一种对国家队的关注,当念国家队球员名字的时候?

  黄健翔:完全没有!那个时候就是尤文,尤文图斯就是上帝,尤文图斯高于一切!有一个现象我注意到了,在意大利每一个球队,尤其是这些大牌球队,确实都有一个偶像级的球员,不管他状态怎么样,他一旦成为这个队球迷的偶像之后,是不能动摇的。皮耶罗,还是皮耶罗,皮耶罗不是上半场没上嘛,下半场一上场,欢声雷动。球迷这欢呼啊,而且他一拿球就喊好,你就听见整齐的叫好声,其实你说卡佩罗也真不容易,敢把皮耶罗放在板凳上。非他莫属,里皮不就是因为跟皮耶罗关系弄不好,我走人。当球队那么多,竞争那么激烈的时候,真的是每个球队都有一个在赛场成绩之外提升球队竞争力的人

  白岩松:它得有一个载体。其实所谓偶像就是一个载体。

  黄健翔:对,皮耶罗就是。他一拿球就喊好,随便一脚射门,随便抢个点,甚至那边队友带球,他在那空跑,观众就喊,给他,给皮耶罗,给皮耶罗,我们就听到球迷喊他的名字,这太狂热了。这个阿尔卑球场是一个综合球场,有田径跑道,看台离得远,这个感觉还稍微差一点我想如果是看台贴着球场,那个球场就是皮耶罗的,那个舞台是他的,说起来丢人,老革命了,居然也会有这样的失算。本来3月14号,国际米兰主场对阿贾克斯的冠军联赛,我想着,咱再去趟米兰圣西罗啊,再看一场冠军联赛,这趟意大利之行就圆满了,够本了,查一下比赛时间。在国内网站上一看,3月15号,挺高兴,星期三,想着,星期天12号看了尤文对米兰,星期三再看国米对阿贾克斯,因为想当年我刚干这行的时候……

  刘建宏:你不会把时差给忘了吧?

  黄健翔:对,确实!3月15号是北京时间的凌晨,是当地时间3月14号的晚上!

责编:陶柯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