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宗教界领袖举办世界和平研讨会2000年8月16日

  主持人:8月16日上午,来自中国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五大宗教的领袖们会集北京,共同参加中国宗教界世界和平问题研讨会。据介绍,这次研讨会是对即将在联合国举行的由世界各国宗教领袖参加的世界和平大会所做出的积极响应。研讨会上,宗教领袖们指出,中国是个多宗教的国家,现有各种宗教信徒一亿多人,它理应对世界和平与发展承担更多的义务。

  新闻背景:参加研讨会的宗教领袖有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席傅铁山主教、中国基督教协会会长韩文藻博士、中国道教会会长闵智亭道长、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会长陈广元阿訇、中国基督教协会副会长曹圣洁牧师以及中国佛教协会的两位副会长圣辉法师和嘉木样活佛。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席傅铁山主教:“宗教是和平的使者,我们应提倡以平等对话、互相尊重、互相宽大宽恕的方式,寻求解决分争的途径。如果各宗教、各教派之间,用和平和宽恕的精神来处理相互之间的冲突,那么世界就会多一些安宁,少一些动荡。“

  傅铁山主教主持研讨会并做了和平宣言后,其他教派的领袖也分别阐述了祈祷和平、宏扬文化、消除贫困和反对分裂的教义。

  中国基督协会会长韩文藻:“宗教领袖要以宽恕的精神教导信徒,消除隔阂,绝不可以宗教的名义,加剧仇恨,如果每一位宗教领袖都以切切实实地引导信徒,遵守彼此尊重、求同存异的原则,推行宽容和和协的精神,这将对世界和平产生极大的影响。”

  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会长陈广元阿訇:“中国政府已开始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这为居住在西部的1500多万穆斯林摆脱贫困,实行富余,提供了大好的机遇。我们将号召广大穆斯林抓住这个绝好的机遇,加大追求实现幸福生活等动力和热情。”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嘉木样活佛:“新中国建立以后,我们是更加紧密团结,同心同德,致力于祖国的繁荣昌盛,致力于世界和平。”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圣辉:“我们国内,个别背叛祖国、背叛人民的流亡分子,以宗教领袖自居,干着分裂祖国,危害西藏的坏事情,到世界各处招摇撞骗,这些行为严重地违背了佛教慈悲平等的教义,也违背了藏传佛教??,更严重地损害了我们佛教界的感情,特别是藏学佛教的感情,现在受到汉藏僧俗一致谴责,我们佛教徒对此,特别是藏传佛教徒对此感到万分的痛心和遗憾。”

  中国基督教协会副会长曹圣洁:“现在我们中国基督教的妇女正在研究圣经,我们相信在上帝的眼睛当中,男女都是平等的,男女都是上帝所造的。现在在我们全国只有300多个女牧师,她们和男牧师一样,在各地教会很好地服务。”

  本次中国宗教界世界和平问题研讨会,还邀请了中国有关宗教研究问题的专家、学者参加,他们就不同的主题发表了独特的看法。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卓新平:“中国宗教界对和平起的态度是非常积极的,而且非常的主动。另外中国的宗教文化传统,对于和平的欲求有着博大精深这样一个基础。所以在我们现实生活中,中国宗教领袖这种积极参与,会对我们当代世界各种问题的解决,对世界和平的维护和发展,产生一个非常积极的作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何光沪:“像佛教讲的慈悲,像道家讲的贵生,就是尊重生活、珍视生活,都含有类似的思想。要达到和平,按中国古代文化的观点,应该主要是要有所谓的恕道,宽恕之心。因为冤冤相报是一个无穷无境的一种恶的循环。所以在打破这个循环,只有用儒家的人所生出来的恕道,或者基督教讲的爱所产生的这个宽恕,才能够达到和平的目的。”

  据了解,本次研讨会,是中国五大宗教关切世界和平事业的实际举动,也是回应世界宗教和平会议召开的内容之一。8月21日,他们一行将赴美国访问,并参加在那里举行的联合国世界和平千年大会。

  主持人:为了更多的了解中国宗教界对世界和平所起的积极作用,以及中国公民享有宗教的自由权利,公民的宗教信仰受宪法和法律保护的情况,我们的记者专访了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席傅铁山主教、中国道教协会会长闵智亭道长。

  记者:主教,我注意到,就是您在研讨会讲话说,这次会议是为将来在美国的那次世界和平大会做出了一个积极的响应。而这次中国的五大宗教的领袖们,可以说首次汇在一起,参加这么大的一个国际会议。那么以这种形式,就说我们会集在一起,首次以这种形式参加这个会议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我们想获得什么样的一种好的结果?

  傅铁山:当然这个活动有一个秘书处,秘书处的总干事叫杰恩,他曾经到中国来过,他感觉到这样一个世界和平的千万大会,需要有中国宗教界的参与。他来的时候,既和我们国家的宗教事务的行政管理部门官员接触,也和我们的宗教界接触,后来五大教进行了协商,我们就决定既然是一个世界千万大会,可以说是千年一遇的大会,所以我们宗教界感觉到这是一个很好的历史机遇,我们一定要组团,由我们五大宗教的责任人组团,形成一个中国宗教领袖这么一个代表团,去参与,可以说是宗教界的分会,我想我们去,首先要把我们中华民族,中国宗教界热爱和平的声音,这样一个信息带到联合国,带给世界各国宗教界的领袖们。就今后如何推动世界和平,宗教界领袖如何在防止战争方面,发挥一些积极作用以及扶贫,防止生态退化,和人类生存密切相关的一些问题,交换意见。当然我们去主要也是把我们中华民族传统的和平观念、和平意识,向世界其它国家宗教界进行交流,希望能在维护世界和平方面有一个共识,我想我们的中华民族是五千年的悠久文化传统,我们现在是12.5亿人口,在这样一个社会范围中成长起来五大宗教,我们的和平意识,加上我们中华民族以和为贵、和和的文化意识,和世界各国、各旅、各界的代表一起来磋商,一起来交流,我想会对推动人类的和平事业产生积极作用。我想就我们国家来说,我们国家正是一个改革开放的关键时期,我们宗教界有这样一个义务去缔造,和方方面面的和平力量协手,缔造一个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有了这么一个环境,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可以向前发展,我们的五个宗教在国内也能有一个安稳的和平环境,把我们各教的宗教事业也进一步地向前发展。所以我们在协商组团的过程中,大家一口同声说是我们要组织这样一个高级团,去联合国参加这次世界和平千万分会。就这样大家就组织起来了,我们在动身之前,我们觉得我们还需要有一个就和平为主题,搞一次研讨会,在这方面有一个交流,我们既有宗教界的声音,也有学者的声音,这样我们就把我们这次研讨会的一些成果,达成的一些共识将来也带到联合国去,和各国宗教界的朋友们进行交流。

  记者:那我了解到,这次代表团去的时候,在开会之前,还要顺访美国的一些城市,这处于什么考虑?

  傅铁山:一个就是美国的宗教界朋友,他们曾经组团访问过中国,这次也是我们美方的主人邀请我们宗教界组团顺访美国,我想这也有某种回访的意义。当然我们去是要了解世界,也愿意了解美国,因为我们感觉到中美关系要延着一个健康稳定的方向发展,要推动中美关系是一个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那就需要增加中美各界人士的交往,不仅是政界、军界或经济界,还需要民间的,特别是宗教界的相互间交往。我们也可以把我们中国的宗教情况向美国人民做一个实事求是的介绍,我们也愿意了解美国宗教现在的情况。

  记者:中国宗教一直受到世界宗教界的关注,这包括中国信徒信教的自由和权利问题,作为天主教的主教,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傅铁山:我想中国的宗教现状是我们许多美国人民所关注的一个问题,我想我们五大宗教负责人,一快组团到美国,我们有一个献身的说法,让他们可以亲身的看一看五个宗教的领袖来了,我们中国一亿多信徒过着享受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这样一个权力,而且这个权力,它要量化、它要悟化,所谓悟化,就是说这个权力反映到我们现在全中国大概是五大教的四庙教堂加起来,大致是8.3万多所,就是悟化的宗教信仰自由。再有我们有70多所宗教院校,这里边就是培养青年的阿訇、青年的僧尼、青年的神父、青年的牧师,就我们天主教来说,我们现在全中国有36所修道院,其中有12所是属于高级的修道院,就是高级神学院,我们神学院里面的学生现在是1900人,从81年建院开始,陆陆续续地我们培育出来了1360个青年神父,当然现在就全中国来说,教职人员,五大教的教职人员大致是30万人,其中佛教,僧尼、喇嘛大致是20万。我们国家的基督教在我们建国的时候是70万信徒,现在猛增到1000多万信徒,我说这就是悟化的宗教信仰自由,量化的宗教信仰自由。我想我们把这方面的成果向美国人民去介绍。比如说我们还出版了很多经书,基督教大致是2000万卷的圣经,而他的信徒只有1000多万,我们天主教大致出版了300多万册圣经和其它宗教的书刊。另外教会还有自己的社会公益事业,比如我们在一些贫穷地区办诊所,办职业学校,给当地老百姓,特别是农村偏远地区送去初级医疗这方面的社会服务,有的还要办幼儿园,有的在城区还有外语补习学校,比如我们北京有一个相伯学校,就是培育各方面的外语人才,我们学校法语增培养出来的,以我们这个文凭到法国去是很受欢迎的。再一个我们最近这十几年派出的留学生大致是100个,就我们的留学生不是一般的留学生,就是我们的神父、修女、神学生,这是大致有100。大部分在美国,还有一部分在欧洲和亚洲一些天主教的神学院里面,现在都回来了。

  记者:我们知道影响世界和平,不仅仅是战争或者种族之间的冲突,实际上像一些邪教,它也能给世界和平带来影响,比如说像中国的法轮功,它就给中国的社会稳定带来了很大的影响,您认为呢?

  傅铁山:我们国家的法轮功,还有像日本的奥姆真理教,美国的大卫教派以及现在一些欧洲国家和非洲国家出现的形形色色的邪教,我觉得就集中在这几年,这方面很多,就拿我们国家的法轮功来说,最初有一些人被蒙蔽,认为就是一般的气功,是为了健身。但是从我们整体观察和分析法轮功的前前后后,以及它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后果,我们觉得法轮功绝不是气功,它更不是宗教。我们把它定性为邪教是恰如其分。因为我们感觉到所有的宗教都是提倡以人为善,与社会为善,与人类为善,但是法轮功造成的负面后果,据目前掌握的资料看,就是1000多人在法轮功的毒害下丧失了性命。我们一些农民种地是勤勤恳恳的,迷恋法轮功,不种地了,我们的学生甚至于我们的博士生、硕士生是勤勤恳恳在科学领域里面是很勤奋的,但是依恋了法轮功,学术方面不搞了,一些家庭,有的成员练了法轮功,夫妻反目,家庭破裂,所以我们叫做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通过我们看到这些社会恶果,我说法轮功就是一个邪教,它不是宗教,它也不是正当的气功,当然法轮功给社会造成了许多负面的作用,我是这么看,我们中国是取缔了法轮功,这方面的工作已经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但是我们在海外有的国家,是处于各种复杂的原因接纳法轮功,我相信那个国家接纳了法轮功,那里的老百姓迟早要受法轮功的毒害。

  记者:道长,中国道教重视现实人生,追寻人生仙境,但是现实生活当中,还存着在分争和冲突,道长怎么来阐述这种现实的存在?

  闵智亭:道教是一个贵生、重生的宗教,道教的教义早在晋代,我们中国晋代的时候的新生经里,我们就将仙道贵生、无量度日,就是说希望人能够在一个很安定的、很和睦的环境下,要生存的非常安逸、非常幸福,不光是修道者要享受这样的幸福生活,而且希望人人都能够得到这样健康长寿、和平友善的大家庭环境里生存。所以道教是一个重现实的宗教,他不是把精神寄托在来生,当然寄托在来生那是不在意的寄托了,它重视现世,它希望现实社会能成一个幸福的、人人都很太平的,人人都能够享受安逸的这样的一个社会,这样的一个环境,这是道教。所道教历来就主张人不要压排人,富的不要欺负穷的,富的就可以帮助一些穷的。在太平经里也讲到,说天地生存留万物,都是供人来用的,天地没有私心,人有私心,人仗他的权势或是仗他的一些什么势力,把天地之活气生成出来的东西,收到他个人的肠腹里头去,而穷人的时候,没有饭吃,他肠子里没有粮食,富的又不给,都不周济这些穷人,这时就寻了天地好生之气了,这样的人是有罪的。道教是主张平等的,现在为什么有些战争呢?战争主要的原因就是有些人有贪求,他就想把天地间、宇宙间的东西都归为已有,像现在的世界,发达国家能够帮助发展中国家共同富裕,我想这个世界的战争会减少。再一个就是人,好象他的意识形态和他的观念上,没有毛病,他不能把自己不同的见解、分歧的意见,没有一块好好地商量、求同存异,咱们大家互相尊重。像现在的世界上发生的一些宗教、信仰的不同引起来的有些斗争,我想这些事情,宗教信仰本身就违背了他自己的宗教教义了,我想那一个教主,他的经典上都不会叫人去杀人去,都是要教人向善,不会叫人做恶。我们这次到联合国去开宗教领袖精神们的千年和平大会,我们中国这个代表团本身就给联合国起了一个好的样子,我们中国五个宗教,从来没有在教之间的流血斗争,我们各个宗教的教理、教义都不一样,但是我们能够和平共处。中国共产党,大家都知道它是不信神的,共产党是无神论者、唯物主义者,它为什么能把中国五个宗教领导的这么好,我想主要原因还是在我们中国共产党这个政党,它不信教。所以它才能够把宗教政策,这五碗水的平平的,不养一个也不抑一个。所以我们中国的过教信仰是真正自由、平等的。我们五个教的教徒们也能够很融洽地、很和睦地团结在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