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突破一万公里(1999年10月31日)


  今天的节目我想先从一句耳熟能详的话开始,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了。从1807年世界上诞生第一艘蒸汽机船开始,现代交通运输业已经有了近200年的历史,中国的现代交通运输业起步很晚,到1902年进口了第一辆汽车,1906年才修建了第一条公路。新中国的成立为交通运输业的发展提供了便利条件,四通八达的公路网已初具规模,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高速公路从无到有发展迅速。10月31日交通部举行隆重仪式,庆祝中国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突破一万公里。

  10月31日上午9点,中国山东的济南至泰安高速公路峻工通车仪式在济南崮山立交桥广场举行,至此,中国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突破一万公里,跃居世界第四位。交通部部长黄镇东、山东省委书记吴官正、省长李春亭等有关领导和公路的建设者们共同出席了通车仪式,热闹的仪式也吸引了众多周边的群众前来观看。这条高速公路的开通,势必将拉动沿途国民经济和相关产业的发展。在通车仪式上,交通部副部长李居昌发表了讲话,他全面回顾了中国高速公路的发展历程,也许是巧合,在1988年同样是10月31日,中国建成第一条高速路,仅仅11年时间就完成了一万公里的突破,经有关专家证实,中国新建公路的技术等级已经越来越高。

  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和商品经济的发展,等级较低的公路已经越来越不适应形势的需要,提高公路的技术等级、建设高等级公路、高速公路已成为中国交通决策层的首要任务。

  中国大陆的高速公路建设始于80年代,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社会繁荣,为高速公路建设提供了必要的物质基础和历史机遇。1988年10月31日上海至嘉定18.5公里高速公路建成通车,标志着中国大陆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实现了零的突破,此后,全长375公里沈阳至大连高速公路、全长143公里的北京至天津塘沽高速公路相继建成通车。

  到了90年代高速公路建设步伐加快,每年建成的高速公路由初期的几十公里上升到目前的上千公里,年均增长速度一直位居世界前列,特别是中国采取扩大国内需求,加快基础设施建设的战略方针,高速公路现已突破一万公里,还有1.5万多公里正在建设中,并在施工中早已开始实施严格的工程监理制度。

  高速公路是交通运输现代化的重要标志,它不仅技术高、线形流畅、路面平整、服务设施齐全,而且全部使用立体交叉桥、双向隔离行驶,没有交通干扰,并控制出入,因此,可以达到高速、安全、便捷和舒适。

  高速公路促进了公路快速客货运输的发展,使中国公路交通的长期落后面貌发生转变,由于相关地区产业群体的集聚,形成了快速发展的高速公路产业经济带,沿线地区与大城市、工业中心、交通枢纽和开放港口的联系更加便捷,有力地带动了当地经济和相关产业的发展。

  目前,中国高速公路建设正朝着网络化发展,以高速公路和一、二级公路组成的“初级快速公路网”将在2002年基本建成,力求高速公路的覆盖范围更为广泛,也就是说,到2002年中国将形成贯穿中国东西南北中的快速公路大通道。

  高速公路在国民经济和综合运输体系中地位迅速提高,作用明显增强,为了使您对中国的高速公路乃至整个公路网的建设状况做深入了解,我们的记者在山东专程采访了交通部部长黄镇东先生。

  记 者:您好黄部长,一个国家发展国民经济离不开交通运输,而高速公路是交通运输现代化的一个重要标志,您认为高速公路对发展国民经济都有哪些积极的作用呢?

  黄镇东:正象你说的,高速公路是一个国家运输体系现代化的重要标志,所有发达国家都有高速公路,也体现了国家的综合实力,此外,高速公路在国防上的意义也比较突出,世界各国发展运输体系的过程中都十分重视高速公路的发展,比如美国现在就有8万多公里的高速公路,居世界第一位,加拿大的高速公路也很发达,接近2万公里,德国面积比我们小得多,但是它现在有11200公里的高速公路,大家到这些国家去都感到这些国家的交通十分畅通,用我们的话说就是人便于行、货畅其流,达到了高效率的运输,对整个的国民经济的推动和发展确实带来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记 者:一个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尤其是在通货紧缩的时候,通常为了启动经济的发展而进行基础设施的建设,那么现在中国进行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发展高速公路,是不是也为了拉动经济的增长?

  黄镇东:按照国际上的经验看,比如说美国的公路是什么时候逐步形成的,是30年代时美国经济出现极大萧条时,美国罗斯福当时就积极的发展公路运输,所以美国公路网的初步形成是在美国罗斯福形成新政的年代,后来又在60年代的基础上把高速公路建立起来。我国当前国民经济出现明显通货紧缩的现象,特别是去年以来,我们物价指数连续下降,这种情况下党中央、国务院做出重大决策,采取积极财政政策,扩大内需,加大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公路是这两年的投资重点,从投入的效果来看,拉动国民经济的作用充分体现出来了。去年我们完成公路的总投资是2000亿,今年估计还要达到1800-2000亿的水平,这样大的投入当然对加快公路建设起的作用很大,比如我们现在每年投产的公路要25000-30000公里通车,高速公路从91年开始到现在每年1000公里,在90年的时候我们只有500多公里的高速公路,到今年年底我们达到1万多公里,在建设公路上确实加快了,对社会经济的拉动影响很大,第一是解决了劳动力就业,现在看来我们平均每个月在公路上施工的人数达到280万,在高峰月时达到380万人,解决了这么多人的就业问题。第二对建材工业、钢铁工业、成品油、石化工业影响也很大,比如说水泥大致上完成2000亿左右的投资,一年消耗的水泥大致在4200万吨左右,占我国总水泥产量的份额很大,所以这两年水泥工业在基础设施的拉动之下还是比较好的;再比如说钢铁工业,我们完成2000亿投资的时候,大致上消耗的钢材要达到350万吨左右;成品油大致消耗掉500万吨左右;沥青大概要消耗掉280万吨左右,沙石料就更多,大致上要4亿1千万立方米的沙石料,这些消耗积极拉动了国民经济,经过专家测算,按去年7.8%算的话大概上占0.57%,如果直接拉动加上间接拉动,比如我能在公路参加施工就有收入,有收入就要消费,把这些间接因素加上拉动国民经济就能达到1.16%,应该说在通货紧缩状态下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是到位的,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去年的7.8%和今年的7%都和这个政策有很大关系。

  记 者:其实我们都知道公路是大型的基础设施建设,需要的资金也是巨额的,现在高速公路以及其它基础设施的投资主要投资方式都有哪些?

  黄镇东:公路建设的投资应该说方式很多,从目前来看,中央投资一些,其中包括中央财政的直接投入资金,也包括中央的政策;地方资金也有一些,这个大致上占一条公路的35%,资本金达到35%,剩下来的65%就从其它方式来解决,一个是银行贷款,这两年再加快公路建设的过程当中,我们的贷款比例很高,大概每年的贷款规模都要达到700-800亿,这是国内银行的贷款幅度,还有就是利用国际金融组织的资金,比如世界银行的贷款、亚洲开发银行的贷款、政府间的贷款、科威特政府贷款等,这块资金在引进技术、引进高速公路管理方面都有不可漠视的作用。我们高速公路在起步的时候就开始用世界银行的贷款、亚洲开发银行的贷款,这些对我们中国公路的发展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的,这个钱是要还的,还是属于贷款的,但是它很优惠;还有一种就是国际商业资本的投入,就是和中国合资建设高速公路,这块的资金也越来越多,因为大家都看好中国高速公路的市场,而且回报相当的高,因为中国高速公路还处在起步阶段,每条路的投产就意味着这条路车流量都比较大,回报率是比较吸引投资商的,还有一块资金是完全由市场解决的,比如公路现在实现项目法人制,公路建成以后由于它的社会效益很好,实际上组成了以高速公路为实体的公司上市了,现在我们国内好几条高速公路都上市了,从资本市场上得到融资,拿到的钱再投入到高速公路上,现在我们的提法就是以高速公路再建高速公路,这个融资方式是很有前景的。刚才讲到资本金起码有35%,有的高速公路实际上达到50%以上,银行贷款能够拿到,上市后效益就一定很好,这是在现有的投资方式上的情况,我估计今后还可以建立公路建设基金,以产业基金的方式来解决高速公路的投资问题,这个问题我们正在研究,因为它政策性很强,国家要有一套完整的政策管理办法,国家计委的综合部门正在研究,我们作为一个产业部门,等国家的基金管理办法出来后,我们就跟着研究公路建设基金的问题,如果把这个基金再建立起来,社会上很多人就会考虑,我把钱放在银行里面好还是存在基金里面好,因为存在基金里面意味着可以直接得到回报,这个方式目前我们还没有,但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这是未来的发展方向。还有一种BOT的方式,这种方式在国外是通行的投资方式,我们国家在这方面有四点。

  记 者:BOT的方式从概念上讲是一种跨行业投资?

  黄镇东:是的,比如我是钢铁大王,我很有钱,但是我觉得钢铁工业发展到这个规模可以了,资金往哪投呢?现在企业和政府都脱钩了,交往了税利润都是自己的,他就会考虑这个资金投到哪最好,继续投资本行业还是发展其它行业,如果他觉得投资公路建设很合适,比银行存款利率要高得多,他就会投资到这,国家允许他经营多少年就经营多少年。这样既可以利用外资,也可以利用内资,关键就是国家应该有个特许经营的法规,BOT在中国是值得推广的,不上是这个行业,其它行业也可以。

  记者:好,感谢您接受《中国报道》的专访。

  主持人:前面我们已经说到在10月31号国家交通部已经宣布中国建成了10000公里的高速公路,据我们的记者了解,目前在建的还有15000多公里,等这些公路全部建成之后,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二大的高速公路国家,仅次于美国。有人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是否有必要建这么多的高速公路。有关这方面的问题,今天我们的演播室里请来了一位专家,国家交通部工程技术专家委员会的副主任杨盛福先生,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演播室接受采访。我们知道基础设施的投资和其它投资不太一样,比如一条高速公路建成后需要几十年时间,所以我们一定要有前瞻性,我们有没有计算过,10年或者20年之间我们大概基本需要多少高速公路才能基本满足我们交通的需要呢?

  杨盛福:我们交通部根据国家国民经济发展分三步走的战略部署,我们提出来公路发展分三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是到2000年前,使我们国家的公路运输自有的程度有明显改善,交通拥挤要有明显的缓解,这个目标我们基本上按时完成了。第二阶段就是从现在起到下个世纪的前十年,要实现第二步战略目标,并且为第三步战略目标打好基础,我们这次制定的目标是从90年开始到2020年,30年时间完成国道主干线的建设任务,那时候高速公路的里程将达到35000公里左右,要用这样一个发展速度才能满足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

  主持人:也就是说从现在到2020年我们仍然要努力建成25000公里的高速公路才够用,我们知道我们国家现在能公路的村镇是87%多些,也就是说仍然有超过10%的村镇门口还没有公路,您觉得哪件事对我们政府来说更着急一些?是修高速公路还是让所有的村镇都通公路?

  杨盛福:这两件事情在交通部来讲同样重要,我们一方面要扩大公路的覆盖面,把没有通公路的村镇尽可能的在下个世纪达到村镇基本都通公路,这就要扩大建设,当前最重要的就是要解决一些贫困地区交通闭塞的问题,我们也花了很大的力气来修建扶贫公路,支持贫困地区的人民来脱贫致富。在经济发达地区、交通量大的地区重点发展高速公路,这样才能满足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

  主持人:我们在讨论这个题目的时候,我们一直在谈这样一个问题,却一直没有答案,那就是比较短距离的高速公路马上就能体会它的好处,前不久北京到北戴河的高速公路通了,原来需要6个多小时,现在2个小时就到,有很明显的效果,但有的高速公路建得非常长,从深圳规划直接开到哈尔滨,大家都不理解,为什么要建这么长的一条高速公路?我们要从深圳到哈尔滨的话可以坐飞机,如果有货的话可以用火车,为什么还要建高速路?

  黄镇东:这就是我们国家在发展公路的时候分国道主干线、国道、省道,它成为网状的交通,为了实现交通的通畅,有的主干线上交通量就很大,因此它就要用高速公路来连接,一个是为了铁路、港口、航空站、机场客运,一个就是大城市之间的有些货物时效性比较高,而且要求运输的服务质量高的时候,比如鲜活货物,就必须要用高速公路来完成。比如我们北京冬天吃的蔬菜大部分从南方运过来,过去是由铁路来运输,周期很长,如果通过高速公路来运输,从广州到北京两天时间就到,这样可以保证蔬菜的新鲜,各有各的用途。如果铁路的话运鲜货或电视机、电冰箱,中转多了运输质量就难以保证,所以一般都采取集装箱的直达运输。

  主持人:我们记者从山东采访回来说,山东省是我国高速公路比较集中的省份,它从80年代不开始有高速公路,但我们的记者感觉越新建成的高速公路,行驶起来的感觉就越舒适。近几年在高速公路上新技术、新材料的使用的情况怎么样?

  杨盛福:高速公路有几个很大的特点,一是通过的能力大,一个是行车速度高,再一个就是安全,要达到这些对修路的标准、质量要求就特别高,一般修低等的道路用人工修,那是不能达到的,必须要用现代化的先进科学技术来完成,比如车辆引进了航程技术、遥感技术、红外线测距技术等,在施工过程中,为了保证施工质量,我们引进了大量先进的设备,来保证施工的平等度、舒适度等,为了保证质量我们都引进了各种先进设备和技术。

  主持人:感谢您今天到我们的演播室来接受采访,谢谢。

  主持人:张泉灵 责任编辑:索链 记者:孔宪静

  制片人:王世林 导播:郝琼 监制:王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