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央视国际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际新闻 > 正文

[国际观察]鸡牛祸患 搅绕年关

央视国际 (2003年12月25日 11:16)

  CCTV.com消息(国际观察12月24日):

  主持人:大家晚上好,欢迎收看我们正在现场直播的《国际观察》。

  今天晚上是西方国家的平安夜,通常在人们吃团圆饭的的时候,肯定少不了牛排这道菜,但估计今天很多美国家庭不会选择任何和牛肉沾边的菜了,因为今天从美国华盛顿州传出这样一个消息,华盛顿州发现了美国第一例疯牛病病例。人们不难联想到上个世纪80、90年代,疯牛病像瘟疫一般肆虐欧洲大陆。在疫情最严重的英国,300多万头被宰杀,人们是谈牛色变。为什么事隔数年之后,疯牛病在美国大陆再次出现?这是一个偶然现象还是一个灾难的开始?人类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办法来对付疯牛病?这些就是我们今天的观察点。

  今天在演播室里我们请来了两位,一位是中国农业大学的教授赵德明教授。还有一位是我们的新闻观察员宋晓军先生。

  我想首先还是先让我们通过一个短片,来了解一下今天从美国传来的这一个坏消息,一起来看看。

  解说:圣诞节前夕,在美国华盛顿州美普尔顿的一家农场中,一头乳牛的异常表现引起了人们的警觉。经初步的疯牛病检查测试后,阳性检查的结果令美国政府吃惊不小。农业部长维尼曼马上宣布,现在这家农场已经被隔离,病牛的检验样本已经被送往英国做进一步确认,如今证实这是在美国发现的第一例疯牛病。世界上首例疯牛病是1986年在英国发现的,在随后的几年中,一些国家还是出现了疫情的蔓延。到1995年底,在欧洲因食用了感染了病毒的牛肉制品而死亡的患者已经超过了100多人。

  然而疫情的发展并没有结束,今年5月20号,加拿大阿尔波塔省发现一头母牛已经感染疯牛病。消息传出,美国立即下令禁止进口加拿大的牛肉。可是刚刚过了半年之后,华盛顿州就步了阿尔波塔省的后尘。截止到2002年,全球感染疯牛病的患者已经有上百人,虽然各国都在加大力度研究控制疯狂病疫情,但是疯牛病卷土重来的形势着实不容乐观。

  主持人:两位,我注意到今天的新闻里边,可以说很多的篇幅已经是被疯牛病,美国发现的这一例疯牛病所占据。而且我们很快听到一些反映,来自美国国内,包括来自一些跟美国在牛肉生意上有关系的一些国家,日本、韩国,包括新加坡都已经说颁布一个决定,暂时进口从美国进口的任何牛肉,美国国内似乎好像也是一片惊呼,这样一种感觉。

  我想问一下赵先生,您又是这方面的专家,我们现在得到的情况,有报道说,在美国只是华盛顿州的一个农场里的一头牛,这说明什么?

  赵:应该说在美国出现,基本上确诊的这一例疯牛病,应该说这个病它是个慢性病,如果确定了一例,或者是很快就要确定这一例的话,那么对它的牛群,对它的牛场应该是潜在的危险、危害是很大的。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说这一头不仅仅意味着仅仅这一头?

  赵:从这个病的发病规律来看,绝不是这一头的,应该是这个规律。

  主持人:现在我注意到美国已经把发病的牛的肉,用军用飞机运到了英国,再去进行复查。这个是不是说明美国还没有最后确认呢?

  宋:现在美国发现了之后,先在美国国内实验室进行初步鉴定,然后用军用飞机运到了英国的一个据说跟联合国合作非常紧密的实验室,再进一步确定,就是还要等到一周左右的时间,最后来确定,但是我觉得美国由于这方面的技术比较先进,应该来说就已经确定了。那个实验室,刚才我在底下跟赵老师聊天的时候,他说他在那个实验室工作过三个月。

  主持人:英国的实验室。

  宋:对,赵老师对疯牛病的特征,包括它的鉴定应该有比较深的了解。

  主持人:我们知道美国这一例,等于是美国本土第一例疯牛病。美国在这方面是不是经验不足,不一定能够准确地确认呢?

  赵:不应该说美国经验不足。应该说美国在疯牛病上,疯牛病本身经验不太,不太足,但是疯鹿病也好,跟疯牛病关系非常密切的一个病,美国是所发生最多的,到目前为止,2003年,它已经报道了17万到18万,17万5000多的病例,是鹿的,跟牛是一样的,方法、技术、手段都是一样的,所以说它在这个病上应该有着丰富的经验,所以它怀疑这个病,可疑这个病,应该说它的数据是很可靠的数据。现在它拿到英国去,英国在疯牛病上,全世界它的经验最多,病例最多。

  主持人:也曾经是重灾区。

  赵:重灾区,他是拿到那个地方再确认一下去,因为责任太大了,影响太大了,所以要把这个病一定是百分之百确认了,才能最后宣布。

  主持人:我想接着刚才您的话题再谈,您说一例可能意味着不仅仅是这一例,继续来说,如果不仅仅是一例的话,会是多少?

  赵:应该说这个病既然发现了,应该是通群的,或者跟它有关系的,不同的牛群,但是有关系的,包括饲养方法、饲养过程、饲料等等,有关系的牛群都应该隔离,所有的牛都要进行彻底地检查,脑组织,组织学、病理组织学、免疫组织化学……各种检查疯牛病的试验技术和方法,彻底地检查。应该说日本是最好的例子,发现了一头以后,陆续地、不断地一个个就出来了,所以第一次,第一头就出现,就意味着,如果就是确诊的话,就意味着有更多的会出现,我认为是这样的,从这个病的发病规律上来看。

  主持人:我们注意到美国农业部的官员似乎也在让老百姓放心,说这一头牛,据我们了解,它的脑组织,反正跟疯牛病有关的这些部位,全都是清理干净的,它在屠宰的过程当中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感染。这个话您觉得能让人信服吗?

  宋:美国农业部的官员反复说,疯牛病一般来说是在牛的中枢神经和脑组织里边,他说我们弄出去的都是没有骨头的肉,也就是说发现这一头疯牛病这个农场里的肉,现在已经到了两个屠宰场,而这两个屠宰场的牛已经出去了,有可能冷冻什么的。但是美国农业部的部长,女部长维尼曼她说没有问题,大家都放心,包括美国农业部的首席医生也是说这些肉都是没有跟脑组织和中枢神经接触的肉,它是不带这些的,大家都放心,而且它可能在冷库里,还没有被卖出去。但是有一些公认为是美国人激进派的人士,就指责维尼曼和农业部,特别指出维尼曼曾经是美国肉牛联合会的说客,说他们是毫无诚意,其实这种问题应该非常谨慎。

  赵:我是这样的观点,假如说牛肉能吃不能吃,我们应该说百分之百地说牛肉是可以吃的,但是这个病,已经确诊的病牛,非常可疑的病牛的肉是百分之百不能吃的,你说没有污染神经组织是不能对的,神经组织在加工过程中,不自觉的,无意当中要污染一些,不只在中枢神经系统,外枢也不能排除的。

  主持人:想请教一下专家,疯牛病,能不能给我们简单地用通俗的语言解释一下,什么叫疯牛病?

  赵:疯牛病是根据临床表现叫出来的,表现出来的是一种神经的症状,疯的症状,疯疯癫癫,转圈,站立不稳,有的时候头来回摆,神经系统的神经症状,所以就叫疯牛病。引起疯牛病的原因它不是病毒,也不是细菌,它是我们平时大家不知道的一种蛋白性的颗粒。

  主持人:我们这儿有一个图,您不妨是不是可以借助这个图给我们讲解一下。

  赵:可以,这就是科学家演绎出来的,想象出来的猪肉,被证实的病原的颗粒,病原的颗粒在这方面的情况下是阿尔巴螺旋是多的,是绿颜色的,后来变成了正常的结构发生了转变,转变成另外一种结构,叫β,这时就致病了。通过正常脑组织,病变脑组织,特殊染色染出来的单块,这些单块就是得了病的牛以后,通过特殊染色染出来的。

  主持人:所以说疯牛病最后可能导致牛的脑子像窟窿眼一样?

  赵:对,它的学名,书上的名叫做海绵状脑病,海绵状就是窟窿眼状的,像一个窟窿一个窟窿的,得了病以后,脑组织里边都变空了。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我想请教,疯牛病的潜伏期有多长时间?

  赵:疯牛病的潜伏期应该说它是个传染病,在传染病里是相对比较长的,很长的,一般是几年或者更长一段时间,四年或者更长时间,一句话,潜伏期比较长。

  主持人:我们看到牛疯疯癫癫站不住的时候,是不是已经说,我们俗话说晚期了?

  赵:晚期了。得了这个病,得了神经症状以后,不可救治了,并且很快就要死了。所以有神经症状的牛检查一例,应该是没有神经症状的,还没检查到它,神经症状是疾病的后期,像人一样,病人后期,很明显的症状了。

  主持人:说到这儿有一个问题,好像美国民众非常紧张,美国官方也投入了大量的力量,注意力集中在这上头,这个事对美国经济,美国老百姓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宋:当然,美国是牛肉消费大国,它自己年产牛肉大概是1000多万吨,其中90%都在自己国内消耗掉,美国人从感恩节到现在的圣诞节期间,也都是处在节日气氛当中,牛肉的消费量非常大,大概人均在30公斤,一年大概在30公斤左右。我觉得如果美国,而且美国在近几年,特别是布什政府这一届,对牛肉的保护,税收非常高,一般国家的牛肉根本就进不去,保护自己国家的牛肉。如果出现了疯牛病的症状,美国的经济,特别是它的农产品当中的一枝独秀的肉牛产量,那就会受到严厉的打击。

  主持人:我这儿有一个数据,说美国养牛业一年总产值是270亿美元。而且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数据,每个美国人平均每年要吃30公斤牛肉,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很多还是说很少?

  宋:应该说是比中国多。中国大概是它的十分之一,接近十分之一,可能是八分之一的样子。日本更多,日本大概是80公斤左右,所以日本马上就停止进口美国的牛肉。

  主持人:这样的概念下来,是不是就意味着说,因为我看过最新的统计数据,接近一半的美国人现在在犹豫说敢不敢吃牛肉。如果这个坏消息继续蔓延下去的话,可能会影响很多美国人的盘中餐。

  宋:是,但是所以维尼曼就说我圣诞节就要吃牛肉,美国有一个农业部的首席医生也说,现在虽然我没法用科学的道理告诉你们这些人牛肉没事,但是我用统计学和流行病学的数字可以告诉你们,英国当年有十几万头得疯牛病的牛,延续了十年,最后才有一百多人得疯牛病。如果按这个概率算,美国只有一头牛得的话,你们可以算,几乎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他们也在不断地来平衡民众的恐慌情绪。

  主持人:我想再问一下我们的专家赵先生,换一个话题,可能也是很多观众感兴趣的,疯牛病对人的危害大吗?

  赵:应该说疯牛病在动物传染病里对人还是危害性比较大的,为什么比较大呢?因为它是不可治的一个病,人感染了以后,早晚是要死掉的,因为到目前为止不可治。

  主持人:传播途径是什么?对人的传播途径。

  赵:到目前为止,不管对人也好,动物也好,现在公认的一个传播途径就是通过吃东西,牛也是吃东西吃出问题来的,人也是因为你的肉,或者有问题的组织吃出来的,目前为止公认的就是一个消化系统,我吃东西吃进去的。

  主持人:说到这儿有一个问题也是很多观众非常感兴趣的,有几位观众首先问我们中国有没有疯牛病?还有一个问题,中国政府,手机尾号是321的观众朋友问,中国政府采取什么样的得力措施来预防疯牛病,请专家给我们解释一下这个问题。

  赵:应该说这个问题问对了,我是中国农业大学来的,中国农业大学实验室叫国家动物海绵状脑病实验室,负责研究和检验、检测疯牛病和“外来病”的这样一个实验室。咱们国家应该说自从国外出现这个问题以后,咱们国家政府还是比较重视的,从进口上,从国内的管理上都能够采取一系列的措施。比如说从2000年开始我们就对牛群采取了主动的检测,什么叫主动的检测呢?你没问题,我主动去对31个省市开始监测,全国建立了两个这样的专业的实验室,一个就是我的实验室,一个就是青岛的“外来病”实验室,负责全国的检测。应该说我们连续已经检测了四年了,这四年的检测数据对我们国家牛群的健康状况有一个比较全面地了解。应该说到目前为止,我们国家疯牛病还是没有的。

  主持人: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我们从国外进口牛肉吗?

  赵:进口。

  主持人: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肯定是进口。但是进口的这些牛肉有问题吗?

  赵:应该这样说,进口的牛肉应该认为它是没问题的,因为进口的时候是要检疫的,在进口国要检疫,在进到我们海关我们还要检疫,应该说来源于健康牛的,开汽车的时候你说有交通事故就不开了,那是不对的。牛我们应该认为它是健康的,因为进口的牛肉是健康牛的,牛肉我们现在进口的量还是比较大的。

  主持人:我们今天这个节目的标题叫做“鸡牛祸患,搅乱年关”,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就在疯牛病在美国爆发前不久,也是在12月,在我们邻国韩国出现了禽流感,禽流感比疯牛病严重程度要次一些,但它也是一种大面积的由动物引发的传染性的疾病。而这个病我想跟今天的话题也是密切相关的。我们先来看一个短片,了解一下韩国的禽流感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然后继续我们的话题。

  解说:这是12月15号以来发生在韩国各地真实的一幕。2003年12月15号,韩国政府宣布在汉城西南80公里处的养鸡场发现恶性禽流感,在爆发禽流感农场的周围,韩国政府设立了18个检查站,在消毒的同时限制人员出入。

  在爆发禽流感农场周围10公里之内,韩国农林部开始宰杀50万只家禽,同时韩国政府决定先划拨70亿韩元的紧急预算,应对禽流感。从1878年在意大利发现首次爆发禽流感后,120多年过去了,在家庭的饲养越来越工业化的同时,禽流感的危害也越来越触目惊心。1997年香港爆发禽流感,18人感染禽流感变异病毒,6人死亡,130万只鸡被宰杀。2003年3月,荷兰、德国、比利时爆发禽流感,80人感染禽流感病毒,1人死亡,2600万只鸡被宰杀。

  虽然都对人类健康构成危害,但与疯牛病的不可治愈相比,在禽流感流行的120多年时间里,在世界范围内只造成了7个人的死亡。但是全世界范围内对于家禽的工业化饲养,使得禽流感变得难以控制,人们在担忧禽流感会产生更多的变异病毒,给人类带来更大的危害。

  主持人:我注意到在我们今天这个节目前的新闻节目当中,有一个最新的消息,就是韩国政府宣布经过这一段时间,这几周的监测,似乎禽流感,最近的禽流感没有造成大面积人员的感染,于是他们就要准备停止对禽流感疫苗的注射,因为在这一段时间里面他们一直在采取这个行动。而且我们也注意到在禽流感很严重的时候,韩国政府的政府官员,包括它的总理也走上街头,跑到餐馆里边和老百姓一块来喝韩国特制的鸡汤做的韩国的食品。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画面就是当时的资料画面。我想作为政府官员,包括作为政府的各个部门用这样一种方式来给人民传递一种安宁告示式的信息,有时是非常必要的。我就想结合这个问题问一下,特别是专家,像疯牛病,包括禽流感这样的疾病,我们应该以一种什么心态对待?

  赵:提到禽流感,应该禽流感跟疯牛病两个病性是不一样的。疯牛病是影响人的病,禽流感到目前为止虽然有7个人死于这种病,但是应该说目前为止还不是……它还是动物的病,是鸡的严重裂性的异类传染病。

  主持人:我们可能没有更多的鸡肉或者鸡蛋吃?

  赵:对,应该这样理解。

  主持人:而且是不是禽流感是有治的?

  赵:可以预防的,它有疫苗。现在有些国家是要打疫苗的,所有的禽都要打疫苗的,有的国家是不打疫苗的,因为跟国家有关系,能预防,这个病能预防,并且这个病到目前为止,对人的公共卫生这个角度要小一些,危险性要小一些。所以说这两个病,我理解应该说一个是动物卫生上跟不上去,一个是公共卫生跟不上去。

  主持人:回到刚才那个问题就是应该用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来对待类似这样的疾病?

  赵:要我说,因为我是专门跟动物打交道的,跟动物疾病打交道的,要我说没关系,为什么没关系呢?你想人也好,你搞肝炎病毒的大夫,人家不是正常的做工作吗?有病的禽我们不会进入到市场的,不会进入到消费领域的,都要被检测出来,都要被消费掉的,所以说应该心态是个平常的心态消费动物性产品。

  主持人:我注意到还有一些观众朋友在问一些问题,包括问跟我们的生活有没有关系,比如说像疯牛病,一度非常肆虐的时候有很多人,包括我们中国很多人不敢吃牛肉,包括像麦当劳这样的食品都不敢吃,宋先生您有什么高见?

  宋:1990年的时候,英国保守党的卫生部长说,当时英国爆发疯牛病的时候他说我让我的12岁的女儿回去就吃牛肉的汉堡,当然现在威尼曼美国的卫生部长也这么说,实际上虽然他们这么说,但是同时政府也要采取严格的措施,美国刚刚发现疯牛病之后,美国的肉牛的联合会马上召开了紧急电话会议,按他们的话说建立了三道防火墙。

  第一道就是尽快地把有体征的这些牛马上隔离起来和相关的农场马上进行甄别,有没有这种神经上有问题的,走路不顺的这些牛。

  第二个就是禁止进口所有的发生过疯牛病国家的牛肉。

  第三个就是牛的饲料马上杜绝有“牛骨粉”的这样的一种可能感染疯牛病的这种饲料。但是同时对于一些正常的牛肉制品作为政府官员,包括韩国的禽流感一样,包括美国的政府官员,他们应开始说我们还是不要制造恐慌,正常的……

  主持人:应该说首先是一种不要恐慌,另外有一种公共的卫生应急的体系。

  宋:对。

  主持人:好,感谢二位参与我们的节目,也感谢观众朋友收看我们今天的这一期《国际观察》。

责编:辛梓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