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央视国际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际新闻 > 正文

抓萨达姆容易改造中东难 美在伊拉克没退路

央视国际 (2003年12月24日 09:52)

  环球时报消息:萨达姆被活捉,沦为阶下囚,给人以伊拉克局势“柳暗花明”之感,有媒体称之为“海湾地区的转折点”。美驻伊最高文职行政长官布雷默表示:“这是伊拉克历史上一个重大的日子。伊拉克的未来,从未像今天这样充满了希望……”

  在驻伊美军屡遭袭击的形势下,抓住老萨无疑有助于鼓舞士气、振奋精神,推动美在中东的反恐步伐。但客观上讲,萨达姆最终落网与美英联军在伊战中稳操胜券一样,均属情理之中。即便萨达姆仍是“漏网之鱼”,但毕竟大势已去,其卷土重来的机会也微乎其微。因此,萨达姆被捕事件本身实际意义有限。美国在伊拉克树立“民主样板”、“改造中东”的任务仍旧艰巨,道路依然漫长。

  伊境内对美军的袭击不会偃旗息鼓

  伊拉克境内的反美力量鱼龙混杂。他们当中既有萨达姆政权的残余势力,也不乏对美军占领恨之入骨的激进民族主义者和普通百姓,更有那些与“基地”等组织有关的境内外极端势力和恐怖势力。

  这些反美力量袭击美军的动机各不相同。萨达姆的残余势力多为过去萨达姆政权下的既得利益者,“美军的入侵和占领”不但推翻了萨达姆政权,更打破了他们地位显赫、丰衣足食的美好生活。因此,他们袭击美军主要是出于发泄愤怒和报复心理。民族主义者和普通百姓奋起抗击美军,大多出于对占领军的刻骨仇恨,同时也是伊拉克人“血亲复仇”传统观念在某种程度上的体现。至于伊境内外极端势力和恐怖势力,则一贯视美国为死敌。伊战后,以“基地”组织为代表的恐怖势力纷纷向中东回流,以伊拉克为“圣战”中心,并与当地极端势力勾结,充分利用这里熟悉的地理、人文环境,以及伊国内“乱局”,对美军乃至他们认定的美国的“帮凶”等目标频繁发动袭击。

  后来,反美游击战愈演愈烈,特别是穆斯林斋月期间呈现出大规模战略出击的态势,也曾有人怀疑是萨达姆当初故意放弃守不住的巴格达城,实际上早已做好了与美军打一场“人民战争”的准备。然而,萨达姆被生擒时蓬头垢面的样子,加上他身边也没有发现指挥作战所必备的通信联络工具,使人感到他不太可能指挥反美游击战。萨达姆在伊境内袭美行动中的作用极为有限,充其量也不过是某些反美抵抗力量的“精神领袖”。其实,当地民众反对和敌视美军的情绪十分强烈。在一个黑市加油站,人们聚在一起,赞扬他们的前领导人并表示要继续抵抗占领军。当地人甚至表示:“萨达姆无论如何将会死去,抵抗运动不会依赖他,只要这里有占领,就会有抵抗,对于占领军今天的每次进攻明天将以10倍来偿还。”

  从根本上来说,自伊拉克主要战事结束那一天开始,萨达姆的存在与否,与伊拉克人民的生存状况再也没有直接的关系。萨达姆被俘后,伊拉克境内的反美、袭美行动不会就此偃旗息鼓。一位未透露姓名的白宫高级官员说:“‘叛乱’已经远远超过萨达姆的控制和影响范围。有15个到30个反美组织在财政和战略上与萨达姆没有直接关系。”

  美撤军和移交主权的压力加大

  萨达姆被捕给美国撤军、移交主权增加了压力。首先,加剧了伊拉克国内逊尼派与美国矛盾。萨达姆政权是一个世俗专制政权,其统治基础主要是约占伊人口40%的逊尼派,特别是杜里家族(伊拉克前政权二号人物易卜拉欣属于此家族)和提克里特家族(萨达姆属于此家族)更是中坚力量。伊战使逊尼派遭受沉重打击,在伊政治上的影响力已大为削弱。在伊拉克临管会中,逊尼派代表几乎均来自国外的伊拉克人,且名额远远少于什叶派。在巴格达以北和以西地区,曾经是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大本营的“逊尼派三角地带”近来发生一系列袭美暴力事件显示,伊逊尼派与美国的矛盾加剧。

  其次,萨达姆被俘后,伊拉克人要求美尽快撤军的呼声更高。大多数伊拉克人虽也痛恨萨达姆,但更加仇恨美军入侵、占领自己祖国的霸权行径。如果说某些伊拉克人以前因担心萨达姆政权卷土重来,对美军留守仍持默认态度的话,那么萨达姆的被俘则使这种担心荡然无存。美军追剿萨达姆的目标既已实现,其继续留驻伊拉克的借口也难免大打折扣。

  阿拉伯国家也大力呼吁美军尽早撤出伊拉克,实现“伊人治伊”。萨达姆被俘后,阿拉伯国家更是纷纷要求美国尽快交权。而在伊拉克政治重建问题上,大多数伊拉克人主张建立一个“伊斯兰教起重要作用的国家”,这显然有悖于美国在伊建立西方民主制度的初衷。迫于日趋恶化的安全形势,美国已决定改变起初先制定宪法、举行伊全国大选、再移交权力的做法,而变成先移交权力,再立宪。但由于伊临管会成员大多曾长期流亡在外,在国内没有群众基础,因而在多数伊拉克人眼里,他们不过是美国的“傀儡”而已。在不经选举、且没有成文宪法作为执政依据的情况下,未来的伊政府的合法性及效力可想而知。

  伊拉克能否成为中东的“民主样板”

  美国发动伊战的长远目标是以伊为突破口,进而对整个中东地区进行“民主改造”。然而,美国的如意算盘面临严峻挑战。首先,美国短期内将难以从伊脱身。主观上讲,伊拉克已成为布什政府“输不起”的战场。“9·11”事件后,美国视中东为恐怖“大本营”,推出反恐及“改造中东”战略,意在铲除这片“恐怖分子的滋生地”,将其改造成民主化的“良田”。可以说,拿下伊拉克只是拉开了“改造中东”的序幕。在美国谋划的战略棋盘上,伊拉克既是中东的“入口”、也是反恐“重心”和要树立的“民主样板”。“改伊”可算是美国对中东实施“民主改造”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只有将这张骨牌推倒,才有望在整个地区产生一系列“民主示范”效应。反之,如果这牌“砸”在手里,将毁掉美国的整个反恐战,且使“民主改造”中东战略泡汤,甚至会导致布什在明年的总统大选中可能失败。因此,美国在“改伊”问题上已无退路,只能孤注一掷。

  但从客观来看,中东已成为以伊拉克为核心向沙特、土耳其等国家扩散的恐怖活动高发地带。美军占领伊拉克后,中东穆斯林反美情绪持续高涨。不少当地群众对伊拉克的被占深感羞辱。

  极端势力借机煽风点火,呼吁通过发动更猛烈的“圣战”赶走“异教徒”。

  其次,阿拉伯民众对美国“民主改造”战略也心存疑虑。因美国长期支持中东地区“亲美”专制政府,因此不少人认为美国搞民主是假,控制中东石油、分裂阿拉伯世界才是真,不少民众把美国主导的民主化与美国霸权扩张等同视之。

  再者,伊拉克问题也成为大国矛盾的焦点。欧盟和俄罗斯虽在反恐问题上与美保持一致,但在伊重建这个利益攸关的问题上,屡屡遭到美国排挤,对美极为不满。在与其他中东国家关系上,美要依靠这些国家在反恐方面给予支持,而中东各国政府则既害怕美国的压力,又担心打击恐怖分子引火烧身,更忧虑美国“改造中东”会导致其丧失权力。所有这些矛盾相互交织,势必牵扯美国精力,迫使其在中东打一场“持久战”。

责编:陆珏如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