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央视国际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际新闻 > 正文

综述:伊拉克千疮百孔 新警察直面“马蜂窝”

央视国际 (2003年10月30日 13:33)

  文汇报消息:近日,伊拉克国内的安全形势日益恶化,治安力量越发显得重要。美国已在巴格达建起伊警官学院,约旦也已答应帮伊拉克培训3万新警并于月底启动。与此同时,西方媒体做了一份有关伊拉克7城镇治安现状的调查,调查表明,伊拉克新警将面临重重困难。

  伊还缺多少警察

  美国与伊拉克临管会高级官员们承认,现在伊拉克警察面临很多困难。目前,全国仅有3万名警察,其中有1.4万人部署在巴格达,10月底伊拉克警察才能达到4万人,因此各地都感到警力严重不足。伊拉克临管会提出伊拉克应该拥有9万新警,才能满足治安与重建工作的需求。

  萨夫旺——谋财害命案多

  萨夫旺是科伊边境城镇,战前这里人们的生活相对比较安宁。

  然而,自从美军占领巴格达以来,这里成了可怕的、无法无序的、破破烂烂的地方。80%职工没活干,医院因为缺乏基本设施及药物而处于半瘫痪,警察被居民视为恶棍小偷,人们提心吊胆过日子……

  像马纳与他侄子优素福这样的男子均属“神经坚强族”,他们目前仍然找得到赚钱机会;因为,他们正是充分利用了战后伊拉克的混乱局势,大肆从科威特经萨夫旺走私二手汽车的商人。一辆伊拉克人十分喜欢的雪佛莱-卡普莱斯二手汽车,可以卖到800美元,他们大约每周可走私15辆,但是危险极大。因为,相当数量从科威特开车入境的司机被暗杀后让人夺走了车,这种谋财害命案件在该镇已是屡见不鲜。他无奈地说:“种种危险已成了今日生意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巴士拉——教派冲突尖锐

  巴士拉是全国惟一采取宵禁的地方,抢掠事件相对比别的地方要少一点,但驻该地英军还是像其他地方美军那样遭到过袭击。该市规模仅次于首都,问题也仅次于它,是全国第二个麻烦地区。

  在巴士拉市中心原属社会复兴党的一座建筑物里,如今把它作为自己办公处的地方“达瓦党”负责人哈桑·萨阿迪说:“好多匪帮与坏人正在滥用达瓦党的名义,他们不是真的达瓦党员。”与此同时,他发出警告说,来自沙特阿拉伯的逊尼派“瓦哈比”极端分子是极危险的,而奥吉比部落人则正是他们的追随者。

  阿卜杜尔·拉达·穆萨维是巴士拉宗教领袖的兄弟,平日里一直全心全意经营着自己的家庭大枣园;他光火地说:“无论冒充达瓦党徒所为也好,什叶派与逊尼派的争斗也好,甚至仅是个人仇杀也好;所有巴士拉人都很清楚,这些凶案只不过是伊拉克战争结束后若干新矛盾的一次爆发,它所能产生的后果,肯定将是更多的复仇与暗杀。”

  纳西里耶——部落首领称霸

  一顶粗麻布帐篷里坐着一位部落领袖,他的名字叫做阿里·加齐,他正在那儿处理部落大事、宣判内部案件、决定地区事务、接待来访宾客,并监视着为300人准备午餐的工作,在纳西里耶邻近一带,没有人比他的权力更大了。

  早在美军进军伊拉克前几个月,阿里就把赌注押在美国人身上了。他的手下用美国人给的卫星电话装备起来,将伊军部署的情报传送给中央情报局;他的兄弟塔西尔,在伊军伏击美军时也曾肩中2枪。如今,得到回报的时间到了。当美国任命了纳西里耶的临时负责人之后,地方选出来的管理机构缺乏足够经费;于是,又有钱又有美军撑腰的阿里就成了真正有权有势的人。他和其他一些部落领导人根据古老习俗部落复仇法规,近几个月来,已批准处死了约50名原社会复兴党人。

  用部落法规来维持安定本身也招来好多不满,但部落权力正在增强并合法化,这一点各方面都看到了,别说警察不敢得罪他们,就连伊拉克临管会成员也不敢轻视,甚感无奈。

  纳杰夫——“暴民”横行不法

  党派民兵与部落势力的兴起,使该市的一些领导人感到不安,认为这不利于重建工作。

  从伊拉克标准来看,圣城纳杰夫的重建已有了一些进展,从前受压制的什叶派居民有了信仰自由,集市、市场上电视屏幕播映着男人们拍着胸膛唱歌的镜头,尽管有过8月的大爆炸,但伊拉克、伊朗、印度香客们还是源源不断前来朝圣。

  然而,什叶派内部神职人员间,为了抢夺对纳杰夫圣坛神殿圣骨盒与各种神圣场所的控制,矛盾正在日益激化。就在几天前的一个早上,有个较有势力的名叫萨德尔的神职人员,强占了纳杰夫邻镇库法的神龛,当香客们感到惊愕时,他手下的“马赫迪”军队竟驱逐、追赶、毒打原来的神职管理人员,而纳杰夫人都知道,后者多少年来一直是这里的主持者。接着,萨德尔的手下立即控制了收藏香客捐款的盒子,独占了它的三把锁,而不许市财政部、社区慈善基金会以及原管理者插手。每周香客捐款总数可达数百万伊拉克第纳尔之多,足可源源不断地用于购买AK-47。目前,全纳杰夫都在议论这件事。

  希拉——失望情绪弥漫

  希拉是邻近巴比伦遗迹的小镇,就在幼发拉底河河边。当美军占领巴格达后首都发生大抢掠时,该镇镇民们建立了一个地区政府。在镇外挖掘出了萨达姆时代最大集体被杀者墓坑的同时,每个路口都有了警察巡逻,犯罪率比以前低了,电力供应比以前充足了,一些工厂也陆续开了工。

  但即使是在这样一个被称为今日伊拉克最好的城镇里,公众中还是普遍弥漫着茫然失望的情绪。阿默尔的例子是很典型的。他是1985年服完兵役后用假护照逃离伊拉克的,先后在约旦、叙利亚、黎巴嫩、卡塔尔、也门、迪拜、伊朗居住过。伊拉克战争开始前2天他回国了,他希望能在战后过上好日子,如今却发现自己缺少身份。阿默尔叹道,连希拉都如此,真是找不到安全的地方了。

  莫哈威尔——担心新独裁者

  莫哈威尔是一个距巴格达仅30英里的小镇,今年4月美军就是在此停留37分钟后,攻入巴格达的。该镇新镇长沙米利也是从境外流亡归国的,面对目前的混乱与暴力形势,他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伊拉克的局势是美国用军事力量改变的,因此如今伊拉克就成了一个暴力的丛林,人们根据弱肉强食的法则行事。”他对通过政治与立法机构把伊拉克改变成法制社会忧心忡忡:“因为美国人允许部落主义与宗教极端分子参与治理社会,这就必会影响伊拉克的未来;如果现代理性文明社会在部落主义面前退却,那就将创造出新的独裁者,新的萨达姆。我是期望为伊拉克社会建设新文化的公民之一;但我如今感到,我们正倒退回上世纪20年代。”

  巴格达——绑架成赚钱捷径

  在萨达姆雕塑被推倒的地方,一座新的伊拉克女子塑像已被竖起,她擎着太阳与新月,似乎象征着新伊拉克的希望。但正是这个美国驻军与伊拉克警察最多的伊拉克城市,如今却已成了该国最不安全的地方。巴格达人抱怨最多之一是绑匪横行,几乎每个市民都可说得出自家或亲友孩子遭绑架的经历;“绑票”已成了当地犯罪团伙最便捷的赚钱方式。当发生绑架案件后,全市连911报警电话都没有,报案者只好步行去警局。好多受害者家属不愿向警察报案,因为一来很危险,二来警察几乎无力破案,报案者得不到真的帮助。而绑匪每绑架一人,则可向有关家属勒索5000至25000美元。(冯哲)

责编:范小利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
相关新闻

  • 约旦国王说约将全力支持伊拉克重建工作 (2003/10/30/ 00:18)
  • 【特别策划】爆炸惊醒美国重建伊拉克之梦(2003/10/27/ 16:35)
  • [新闻背景]伊拉克重建:机遇与困难并存(2003/10/24/ 22:55)
  • 【特别策划】谁会为伊拉克重建买单?(2003/10/23/ 19:20)
  • [央视综述] 伊拉克重建国际援助会议召开(2003/10/23/ 1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