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中国体育报]“邹春兰遭际”如何看?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4月01日 06:17 来源:

  前全国女子举重冠军邹春兰退役后的遭际,近来议论颇多。平心而论,笔者对她的遭际也甚是同情。恻隐之后,恐怕更需要理智的分析和看待。某报所刊“从‘邹春兰悲剧’反思竞技体育之弊”一文的观点,笔者就觉得很值得商榷。

  该文对邹春兰退役后的境遇,认为“很大程度上都得归因于我们长期引以为豪的竞技体育观念”、“运动员培养机制不合理——很多运动员从小就终止了文化学习,被选入少年体校进行专业训练”、“这样的竞技体育观念,不是以人为本、以运动员为本,而是以金牌为本、以国家荣誉为本”云云。

  我国体育多年来一直没有停止过改革的步伐,目前还存在一些不完善的地方,还需要进一步改革来完善。但我们应该看到,在我国20多年来的社会改革实践中,体育并没有置身其外,世外桃源。步伐最大的是足球,已完全市场化。也就是说,还像过去那样,运动员由国家一包到底的情况也基本上不太可能了,运动员的退役等后路问题,很大程度上都需要按市场化运作。这一点,与我国的教育改革是非常相似的,过去的大学毕业生,入了校门就相当于有了铁饭碗,由国家包分配。现在的大学生不是早就被推向市场,要自谋出路了吗?事实上,我们许多运动队还是非常有人情味的,并没有完全把退役选手推出不管,而是积极为老将们想办法,帮助他们再就业。

  邹春兰的遭际,其实与运动员的个体差大有关系。我们不否认,确有如邹春兰、才力等退役后非常落魄的功臣运动员,但退役后干出另一番新天地的也大有人在。不管是像邓亚萍等在国际体育组织中任职,还是像李宁为代表的在商海里纵横驰骋,以及郎平为代表的出国执教者,成功者数不胜数。当然,这一系列成功的二次创业,既需客观机遇,但更离不开个体的主观努力与奋斗!前不久关于“北大学子卖肉”与“复旦学子卖蛋”的新闻也沸沸扬扬过一阵,那两位毕业后因种种原因未找到理想工作的高才生,“沦落”到此种田地,我们能抨击北大和复旦不负责任、不以人为本吗?事异理同,在评论邹春兰这件事时,我们同样需要实事求是,不以偏概全。

  有的媒体有“从全国冠军沦落到搓澡工”的说法,这更不能让人苟同。因为这无异于把不同的社会工种分出了高低贵贱。搓澡工是低人一等的下贱工作吗?退下来的举重冠军在无更合适去处时,为浴客搓澡而谋生就为什么不可以呢?二战结束后,美军的将军退役后还有做机械修理工的呢!

  当然,邹春兰现在的境遇需要体育部门及全社会的关心和帮助。但更重要的是对在役运动员的启迪,那就是:一方面体育部门在抓体育成绩的同时还要加强运动员再就业能力的培养;另一方面运动员自己也需要尽可能地多学一些文化知识和体育之外的本领。运动场竞争激烈,退役后进入社会,同样存在着残酷的竞争。全国冠军很多,社会不可能为每个人提供合适而满意的工作,不是让社会来适应你,而是你必须去适应社会!

责编:杨洁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