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三味聊斋》第二十五期:《音乐与足球》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6月03日 13:48 来源:CCTV.com

  黄健翔:就是还有一种风格,比如阿拉伯地区的球队,像沙特科威特他们阿拉伯的音乐也挺古怪.

  刘建宏:这个你有研究。

  黄健翔:每回在现场啊?!

  孙楠:阿拉伯他有音乐他有他他伊斯兰文化,我其实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宗教,他们都是音乐能代表的宗教。

  刘建宏:对。

  孙楠:因为整个的音乐都是从宗教来的,像最早都是这样。

  黄健翔:都是从祭祀中里的。

  刘建宏:这说起来真有。

  黄健翔:你知道在希腊现场转播比赛的时候吗?他们有人一直不停地唱敲着鼓啊不停地唱。

  孙楠:完了以后让你迷迷荡荡的,完了以后还感觉,还一个人耍蛇这种感觉,就是这种感觉。

  黄健翔:有点那个一千零一夜。

  刘建宏:天方夜谭的那个感觉。

  孙楠:你想这个蛇都傻了别说运动员了,蛇都傻了。

  黄健翔:他那个音乐挺有意思,我想这么一个问题,你说孙楠咱们刚才说了这音乐和足球有什么关系,你说

  那比赛的时候为什么现场不用大喇叭一直放着音乐呢?

  刘建宏:阿拉伯人是这么做的。

  孙楠:对,他放也是自己放。

  刘建宏:但是西方人看球就是欧洲这些国家。

  黄健翔:他要听到人的声音。

  孙楠:对,他要听到自己的喊声,两边的喊声。

  刘建宏:唱而且你注意到没有,你肯定在现场看过了,注意到他们那肉嗓子, 对对对,最后营造出来的那

  种声浪还真是非常壮观。

  黄健翔:他那个不是金属嗓子也是肉的,也是肉的。

  孙楠:但是说心里话我要是去现场看球,放着音乐一直放着音乐,闹! 太吵了。

  黄健翔:你愿意唱?

  孙楠:我愿意听着别人喊的或者不管他是喊什么声音,我能听懂还是听不懂,就要那种感觉。

  黄健翔:咱们都在国外看过球,那些球迷拉歌太整齐了,训练有素啊唱的跟合唱团一样。

  刘建宏:说到这了我就得想想,有一次看曼联跟这个阿森纳的比赛,阿森纳是主场曼联是客场,曼联有一首

  队歌,曼联的队歌是Gory Gory Man United

  黄健翔:这其实是一个老歌他们添的词。

  刘建宏:对也是把别的旋律借过来,然后就是《光荣属于曼联》,大概就是这个路子,对对对, 而且这个

  旋律很好很适合在足球场上这么唱。

  孙楠:很简单特别简单。

  刘建宏:突然你觉着阿森纳球迷也在那唱,大家就奇怪了。

  黄健翔:也是同一个旋律。

  刘建宏:阿森纳球迷他们怎么唱曼联的队歌?把词给改了。

  孙楠:他改一个阿森纳就完了嘛!

  黄健翔:把词改了。

  刘建宏:改成了英语里那个国骂。

  黄健翔:骂人的话。

  刘建宏:我前面就不唱了,你听我说全场四万多人都这么唱,你听着你说曼联球员他听着听到了熟悉的旋律

  ,但是这些它的词变了。

  黄健翔:其实今天孙楠在这正好给他提这么一个问题,您作为著名的歌手又是一个球迷,你给但是想想有没

  有什么咱们中国人都会唱的歌,能够拿到足球场上去,大家这个旋律都能跟上,然后又能适合这个比赛的这

  个词。就像刚才这首曼联的歌吗?其实它不是一首,为足球专门写的歌,咱有没有啊?

  刘建宏:给你一分钟思考时间。

  黄健翔:不能是您那个太高那个,“你快会来” 球迷全劈了!一句之后球迷全劈了那不行。

  刘建宏:提了借鉴的我觉得陕西球迷啊有些地方还是很有创意的!

  黄健翔:“信天游”!

  刘建宏:他把“信天游”把那个生产号子好多这种这种东西就给已移植到这个足球比赛里面来了。

  黄健翔:这仍然是有地域性的。

  刘建宏:这是一种地域文化。

  孙楠:他们是唱什么呢?

  黄健翔:有没有全国性能够流行开来的?

  刘建宏:比如说国力队“那么吼嘿”!

  孙楠:“大生产”。

  刘建宏:然后他把词一换,全场一块唱!这很容易。

  黄健翔:人人都会。

  孙楠:我觉得这个挺好的,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大生产”多好啊?!

  黄健翔:对呀!

  孙楠:把词一改嘛,又好听,这个旋律把词一填就完了,还有合的,有唱的有合的。

  刘建宏:但是这个有个问题,我也想过。比如说 西安人唱啊?国力队 那么吼嘿”,这可以,是吧?你要

  让广东人唱。

  黄健翔:他跟不上了。

  刘建宏:他不是。

  孙楠:“国力队,那么吼嘿”。

  黄健翔:地域性!咱们有没有,能不能有那么一两个全国的球迷在球场都能唱的,类似于“We wiil”。

  刘建宏: “rock you”,类似于这样的,有吗?

  黄健翔:你这一肚子里一脑子里全是歌啊?!肚子里也是。

  孙楠:我确实歌挺多,但是足球场太复杂了,确实得好好想,因为这个东西大伙儿都期盼那么多年了,不是

  我一个人突然一个想法就能弄好的,有多少人都逮着这个都希望弄一个。

  黄健翔:就咱们队这些队员里那么多歌手,大伙儿在一块聊过没有啊?从来没有。

  黄健翔:你说我们聊什么? 踢完球直接喝酒去了!

  孙楠:这个球怎么进的?

  刘建宏:你说到《足球之夜》我们足球节目的音乐。

  孙楠:我觉得你们《足球之夜》应该倡导一个,弄一个, 征集一个。

  刘建宏:世界杯之后咱们坐下来咱们商量商量。

  黄健翔:你给当评委。

  刘建宏:其实做过一次,你记得2001年的时候,你、峦树、你们一起唱过一个《飞扬》。

  孙楠:《飞扬》那是我们队歌。

  刘建宏:那个歌我很喜欢。

  孙楠:这个歌也可以。

  刘建宏:我觉得这个歌其实很好。

  黄健翔:还是有点难,太高了 。

  黄健翔:就是特别难。

  刘建宏:还有国安的队歌。

  黄健翔:是沙宝亮唱的那个也是太高。

  刘建宏:太高了。扯着嗓子吧?球迷跟不上去。

  黄健翔:劈了! 对呀?!

  刘建宏:这不行,上不去了。

  黄健翔:噎回来了,不能太难,旋律要容易被大家记住,演唱难度要低。

  孙楠:没有, 越简单的也就是越难,在音乐方面也是这样。

  黄健翔:对。

  孙楠:像踢球似的 。

  黄健翔:返璞归真了。

  黄健翔:对。

  刘建宏:咱们总结一下过去的战例,我觉得应该让孙楠点评一下。比如说我印象当中,先说健翔1996年年初

  国奥队兵败吉隆坡,黄健翔同学就从田震那整来一首《执着》,对 ,是吧?

  黄健翔:(把画面)给一贴,把画面一插,把画面一编。

  孙楠:挺合适。

  刘建宏:《执着》,田震的那首《执着》。

  黄健翔:还是哀伤的, 到球场上唱不了啊?!

  刘建宏:然后黄健翔同学,配上忧伤哀怨的解说词,整得挺酸。

  黄健翔:对。

  刘建宏:很多人都记着呢,这是1996年。1997年,大连金州 "十强赛"我印象特深。

  孙楠:我也去了,我也在那看呢。

  刘建宏:你在现场是吧?

  孙楠:看完之后我特难受,我说我从来不看个球,这好不容易看个球,还输了。是不是我给带坏的?我感觉

  。

  刘建宏:那届比赛里边有几个场景我印象特深,都还跟音乐有关系,第一个场景是第一场,你记着半场的时

  候咱领先着伊朗呢。

  孙楠:2:0。

  刘建宏:1:0,下半场又进了一个2:0嘛!半场的时候1:0领先,结果球迷特别兴奋,全场唱什么。

  孙楠:《红旗飘飘》。

  黄健翔:不是《红旗飘飘》。

  刘建宏:《歌唱祖国》,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歌唱祖国》,那是我热血沸腾是吧?因为我从来没听过那么

  多人一起唱这首歌,咱们以前歌咏比赛,最多您这一个班。

  黄健翔:最多一个年级,200人。

  刘建宏:一个年级,200人。几万人一块唱。你把一个学校都凑一块也才几千人啊?!当时现场三万人呢!

  三万五千人一起唱啊?当时我扛着摄像机一边拍镜头。

  孙楠:眼泪就流了,哭了。

  刘建宏:我自己的眼睛就是湿的,

  肯定是

  黄健翔:中国队输就输在这了,那会儿不能乱动感情要冷静,比赛的时候必须要冷静,像冰一样、像铁一样

  才行!

  孙楠:来不及了。

  刘建宏:那会儿咱不是年轻嘛。

  黄健翔:不能乱动感情。

  刘建宏:结果那场球完了以后,回来给我触动特别深,就想着音乐跟现场是如此的贴近。

  黄健翔:你这事让我想起了这么一个观点,为什么在球场上音乐作用很大?比口号,比喊的(都大)。因为音

  乐有旋律,有旋律,它又直接,有旋律,它有余音绕梁的功能。

  孙楠:没错。

  黄健翔:它能够被人听住,悦耳嘛!而且传的远,你喊口号吧? 你声音一停,威慑力就没了,音乐它张力

  比较大。

  孙楠:而且特别是在球场上比赛的音乐,相当的感动。

  黄健翔:接着回忆。

  刘建宏:回到“十强赛”,后来这一路走的不太顺但是回到金州以后 1:0 小雨当中,凄风冷雨啊,冻得我

  直哆嗦啊,赢了沙特,张恩华那一甩头。回来我们编辑,就把我们所有的好镜头都凑到一起,给了一个赵传

  的《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再次淹没在掌声中,眼前的你竟有几分激动”,那首歌让我们听了以后

  当时我就觉得怎么所有的歌里边没有一首比这个更适合,当时那种感觉了。

  黄健翔:最合适的是咱们为《甲A十年》做的专题片的片尾歌。

  刘建宏:陈奕迅的《十年》。

  黄健翔:我感觉陈奕迅应该给《足球之夜》交点版税,要不然这《十年》能有这么红吗?刚好十年。

  刘建宏:今年是《足球之夜》十年,也正好十年, 对呀,所以我现在要是偶尔有机会去唱唱歌我一定唱这

  首歌。

  黄健翔:我忽然想起来咱为什么就没用过孙楠同学的歌,太难,太高。

  孙楠:不是,我的歌就是情感太彻底纯爱情的,对,没法跟足球联系到一块。

  刘建宏:你给个机会让我们也盗版你一下,你怎么就这么不慷慨啊?!

  黄健翔:就是呀?用一下怎么了?!

  孙楠:可以啊,可以用啊!

  刘建宏:你得赶紧回去接着创作。

  孙楠:行,改天拿几个!

  刘建宏:然后回到1997年年末我记得特别清楚,有一次晚上编片子编的特别晚了,跟一个同事回他们家拿东

  西,他就上楼拿东西,我就坐在他车里听音乐正听着,听到谁听到罗大佑,听到罗大佑《光阴的故事》,我

  正闭着眼在听这歌啊,“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这个时候我突然间眼前闪现的全是1997年这一年一幕一

  幕, 中国足球界的一幕一幕,健力宝归来,我们开始打世界杯的预选赛,我们的联赛里的情况,我们的“

  十强赛”,就全来了。我就觉着,不行,回来以后拿着这个盒带我就往机器里一塞,我就说,来.赶紧把所有

  的素材都找出来,盒带啊!

  孙楠:咱们电视台还用盒带啊那个时候。

  刘建宏:那个时候CD和盒带。

  黄健翔:真糊弄观众。

  孙楠:怎么能用盒带呢?!

  刘建宏:那个时候用盒带,现在开使用CD了,就编了《足球之夜》年终节目的,第一版的《光阴的故事》,

  从那以后《光阴的故事》成为足球之夜的一个传统保留项目。后来每年到年底都要来一版,我编的大概有两

  三版以后,后面我们一批又一批的编辑,都在编这个歌,每年到年底的时候抢,你以为呢。能编那歌不容易

  那得对中国足球和世界足球,这一年有发言权的人,因为他用谁不用谁就全看他了。

  孙楠:我想起来了,咱们《足球之夜》有一期,当我们输了以后全场都散了,只有一个人坐在球场,你见过

  那个人吗?

  黄健翔:对。

  孙楠:我一看非常难受,但是我一看那张脸我又笑了,那个人我认识,大连老乡,是我们大连歌舞团的副团

  长,他叫郑斌。他一个人傻了,拿着红旗,这样,当时我感觉是都是那种心情,但是看到那张脸我开始笑。

  刘建宏:你要说人家就是有艺术感觉,临了,人家还给我们来一个画面,一个人把背影给留给我们,对,真

  是这样的,后来《光阴故事》,我再说跟罗大佑的一段故事,后来跟罗大佑就认识了。

  黄健翔:你老替他宣传。

  刘建宏:不是,我就跟罗大佑说呀,我也得跟人家解释一下,我说,没经您允许啊?用了好几年《光阴的故

  事》了,他倒是挺大度的,“这样吧请我吃顿火锅,咱就以后一直用下去得了”。没有,电视上嘛。

  孙楠:电视上没有商业运作的东西,都是可以随便用。

  刘建宏:对, 后来就是2002年世界杯,《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啊,那时候我们有自己专门的音乐编辑,说

  到足球音乐你有什么建议,比如说我们现在有专门的音乐编辑,而且我们今年世界杯会推我们自己的 。

  孙楠:自己的歌,自己做的。

  刘建宏:对,世界杯专题节目的主题歌,2004年奥运会你在前方,你听没听见黄绮姗那首歌?

  黄健翔:听了。

  刘建宏:我不知道黄绮姗(你还记得吗),我们2004年奥运会的那个音乐非常好听,没有一个词。

  黄健翔:全是哼唱。

  刘建宏:非常好听,我第一次听到这个音乐的时候,我还说呢又把哪个外国人的歌拿来先用着了,后来一问

  我们音乐编辑,说:“这是他自创的”,不知道你觉得要是我们以后走自创的道路,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孙楠:那你要看面向什么?如果你想做的,跟节目、跟你的画面挺贴切,你当然一定要在音乐方面要做的特

  别好,如果要是对观众,为了观众能记住这首歌,或者他唱的比较顺畅,那一定要简单、节奏要明快,就这

  么简单。

  黄健翔:孙楠,那你说,咱们中国的球场上没有特别唱得开的歌,是不是因为咱们的流行歌曲,像你们那些

  代表作,大多数都是悲伤一些,真正那种欢快的流行歌曲能拿到球场上的少。

  孙楠:可能没有,因为我们中国人的情怀,就是那种,所以可能更容易打动你的都是些抒情歌,其实我觉得

  是我们的足球,没有从我们心理迸发,对它的那种感觉因为它一直没有刺激到我们疯狂,每次都受打击你怎

  么去写歌去歌颂它?或者你怎么去表现它?每次都是黯然、没落、失望。

  黄健翔:那英格兰足球也有好多年没拿过大赛冠军,他一样出好歌。

  孙楠:但是英超很好看。

  刘建宏:你要说这个。

  黄健翔:大连拿那么多次全国冠军你也没给大连写个好歌出来。

  孙楠:它有一个对比。

  黄健翔:好和好还不一样。

  刘建宏:你是不是憋着呢?一首好歌它得憋出来需要沉淀,它得不断地酝酿,没错。你说今天晚上一晚上写

  了八首,哪首都传唱不了。

  黄健翔:你有没有什么时候,比如说现场看球或者在家里看球的时候,突然想用音乐来表达,找到感觉之后

  ,对接的状态有过吗?有过这种冲动吗?

  孙楠:没有,我看球就想喝啤酒。

  刘建宏:歌者看球的时候想喝啤酒。

  孙楠:我给你讲一个笑话,大连跟国安,有一天呢,我在北京,可能看中超不是特别多,那场是中超吗,两

  年前, 甲A有一次大连跟北京,我就约了一个朋友。我说:“求你,电视前看球实在太难过,我一定要去

  现场!”他说:“你别去现场,?那不乱套了吗?”我说:“我要去!”。

  黄健翔:你就乔装改扮了一下。

  孙楠:我就戴着口罩、戴着墨镜、戴着帽子,我们俩去了。

  刘建宏:不是“非典”吧?!

  孙楠:不,我就买了一张票进去了。进去之后我那朋友说:“你到底给谁加油啊?”我说:“当然是实德了

  !”他说:“那不能啊?!你要是实德这球迷不都得急了吗?”我就去了,去了之后我就看,一会儿大连进了

  一个。

  刘建宏:进了以后你怎么做?

  孙楠:我高兴,我站起来了!我一站起来,我说不对啊?我一站起来,我一想不对,我说:“这个球怎么也

  能进?”

  刘建宏:避免了一顿毒打是吧?要不然出来六个绿色身影转眼你就趴下了。

  孙楠:一会儿又进一个,一进球我那朋友就摁住我了,我就只能在下面。

  黄健翔:后来改回家,在家里一边喝酒一边看了。

  孙楠:对,从那以后我觉得去现场看还是好,那种感觉就是说,球迷的执着。虽然我生活在北京但是我长在

  大连。

  黄健翔:本乡本土观念我们可以理解,没问题,没人批评你。

  刘建宏:聊了半天音乐,你再给大家透漏点你个人的踢球的小故事好不好?

  孙楠:我?

  刘建宏:比如说你作为前锋你进的最漂亮的球是哪个球?

  孙楠:太多了,各种球都进,点球也进过,

  黄健翔:一哈腰系鞋带球砸屁股进了。

  刘建宏:点球你再不进,当然进个点球不容易。

  孙楠:我觉得我踢了好多球,让我记忆犹新的都是没踢进去的球,记住了。

  黄健翔:有一次在对方禁区里倒钩。

  孙楠:对,最经典了。有一年。

  黄健翔:咱俩在一块踢。

  孙楠:在温州,我们打一个邀请赛,邀请赛,应邀出访,应邀出访,在温州,还是灯光球场。

  黄健翔:夜场,倍儿兴奋,满场爆满,比甲A上座率都高。

  孙楠:没错,人特别多,特别多,我当时也很兴奋。

  黄健翔:“梦舟”队的最大特点就是脸皮厚,人越多越兴奋。

  孙楠:一兴奋之后呢,我就感觉自己完全是国际球星了。

  刘建宏:找到了点齐达内的感觉。

  孙楠:对,角球,角球发出来之后,我一看这球,平飞过来,我一看高度合适,在他身后我显示的机会已经

  到了,这是要倒钩了。

  黄健翔:凌空双飞。

  孙楠:我就跳起来了一钩,没钩着球。

  黄健翔:没踢着球。

  孙楠:因为球已经过去了。

  刘建宏:把球门踢翻了。

  孙楠:没有,你听我说,过去以后我还没落地,我还在空中的时候,我的脑子就想,坏了,我怎么跳这么高

  ?怎么还没落地?那个球落在他脚下,进了。

  黄健翔:他虽然没钩着球,但是把人家后卫吓一跳。

  孙楠:对。

  黄健翔:后卫一看他脚过来就躲了,没踢,没顶着这个球,球落到后边,落到我脚下,我一踢给踢进去了。

  孙楠:也算我助攻。

  黄健翔:观众以为孙楠倒钩进了一个球,在那喊“孙楠”,我在那拼命地做各种庆祝动作,镜头全都对准他

  ,他从地上慢慢地趴了起来,怎么落地落这么半天?

  孙楠:敢情是慢动作,跳太高了!

  刘建宏:我以后就有数了,心里有数了。

  黄健翔:想加入“梦舟”队我俩可以作你的介绍人。

  刘建宏:你最喜欢的球员你还没跟我们说呢?

  黄健翔:对 ,最喜欢的球员。

  孙楠:我现在比较喜欢小罗纳尔多。

  刘建宏:过去呢?

  孙楠:过去喜欢巴乔。

  刘建宏:巴乔,那你要这么说的话,我预计你看球的时间应该是1990年前后吧?

  孙楠:没有。

  刘建宏:更早。

  孙楠:更早我喜欢苏格拉底。

  刘建宏:那可够早的,1982年的苏格拉底,1986年大胡子,

  孙楠:我觉得他最帅,那时候。最帅。

  黄健翔:苏格拉底之后还有法尔考。

  孙楠:法尔考,可以吧?这个?

  刘建宏:这个可以。

  孙楠:够远了吧?把我年龄给透露了。

  刘建宏:你踢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因为我知道你大连人嘛?!

  孙楠:我踢球啊?我小学就踢啊? 对啊,上学就踢啊?大连的小学。我们体育课就是踢球,上体育课干嘛

  ?就是踢球,没别的,就是踢球。第一节体育课就是踢球。

  刘建宏:我知道大连人有一个特点是什么呀?他身边老是能冒着一些特有名的那些教练。

  黄健翔:随便哪条街、哪个大院里呀,都可能有。

  孙楠:因为它太普及了,对,太普及了。

  黄健翔:国脚,退下来的国脚。

  孙楠:没错,太普及了,你想,李明也是我同学啊?!

  刘建宏:同学是吧 ?

  孙楠:对啊。

  刘建宏:你看,这年龄更清楚了。

  孙楠:他比我还小点。

  刘建宏:歌手和球星,那个时候你是不是也斗争过?

  孙楠:我没有。

  黄健翔:他们家文艺世家。

  孙楠:因为我从小的时候我的梦想就是当一个球星。

  刘建宏:没斗争过?不用斗争。

  黄健翔:结果没当成。

  刘建宏:歌坛少了一个,球坛少了一个平庸的球员,歌坛多了一个优秀的歌手。

  孙楠:所以后来我发现这个选择是挺对的。

  刘建宏:那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当不了球员,可能能当歌手呢?

  孙楠:因为在我们毕业了以后,学校毕业了以后除了工作,那时候没有职业队,那就是辽宁队,我们叫体工

  队,就是体校。

  刘建宏:你还真认认真真地想过自己当球星的(目标)?

  孙楠:我小的时候,因为我爸有一个好朋友,他是一个教练,他说我可以踢,但是因为我爸天天训我弹钢琴

  所以不让我去参加。

  黄健翔:文艺世家出身。

  刘建宏:上边弹着,底下踢着。

  孙楠:但是我一直没有间断,因为我们班都是踢足球的,所以大家一直踢到毕业。比如说没上课,完了之后

  ,他说你跑哪去了?我们今儿约了一场比赛去踢。好,你不上课也OK。

  刘建宏:这个可以是吧?

  孙楠:就是足球是一件正当的事,

  刘建宏:比如说出去看电影去了,那就一顿胖揍。

  孙楠:对,足球跟学习一样,是一正当的事,正事。

  黄健翔:是受保护的。

  刘建宏:这话说的好。

  孙楠:足球和学习一样,是正事。

  黄健翔:说说跟世界杯有关的,今年世界杯你准备怎么看球?有时间看球吗?

  孙楠:咱们不是约好了去德国吗?

  黄健翔:除了去德国那几天之外呢?

  刘建宏:你要去德国现场看?

  孙楠:对。

  刘建宏:那太好了,那咱们在那边还可以有机会。

  黄健翔:“梦舟”队有机会去德国,还要在德国跟当地的球队,跟业余球队踢场比赛。

  孙楠:我们跟拜仁什么的踢场比赛。

  黄健翔:拜仁。

  孙楠:开玩笑,我们去拜拜德国人,看看德国人,拜访一下德国人。

  黄健翔:除了这几天之外,你在国内的时候准备怎么办?那时候有时间看球吗?

  孙楠:世界杯是9号开始。

  黄健翔:到7月9号。

  孙楠:6月9号到7月9号,对,我肯定有时间看。熬夜看吧,只能这样,熬夜看。

  刘建宏:有演出怎么办?你是一个歌手啊。

  孙楠:有演出,平时演出也就是九、十点钟啊,电视到处都有, 演完了可以看。

  刘建宏:到那会儿的时候,一看,快九点了,就看孙楠最后一个上台。

  黄健翔:本来都是压轴的,现在全要求提前唱,先唱完,九点得看球。

  刘建宏:能不能先唱?

  孙楠:真的是这样,经常就希望能够早点,但是实在看不成,我就拿电话,打电话,演出之前因为没看到

  打电话给朋友,几比几?问一下。

  刘建宏:最后的时候是不是给大家来个现场版?

  孙楠:现场版是什么东西?

  刘建宏:现场版有什么比较合适的建议?我觉得现场大家都可以建议建议?

  孙楠:看球。这个很轻松,这歌叫什么歌?是我唱的吗?OK!G调的,行吗?谢谢!

  黄健翔:到此结束。

  孙楠:我觉得《缘分天空》挺好,大家回家听听去。大家看球嘛,相聚在一个缘分的天空下。足球就大家的

  一个缘分,是足球让我们结缘。

责编:徐颖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