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三味聊斋》第二十四期:《世界杯音乐》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6月02日 17:45 来源:CCTV.com

  黄健翔:足球就是一个大舞台,世界杯是足球里边,最高的舞台,今天这舞台上,咱们必须引入另外一个,重要的元素--就是音乐。

  刘建宏:对!今天三味聊斋,也重新组合了一下,小白另有公干,我们请来另外一位,重量级的嘉宾。

  黄健翔:“小孙,小孙!”

  刘建宏:“小楠”。

  黄健翔:如果是我们南京话讲,就是小蓝 ,孙蓝,加进个颜色是蓝,今天是黄红蓝。

  刘建宏:那你们大连话,这个孙楠怎么叫?

  孙楠:“孙楠”。

  刘建宏:“孙楠,没什么变化?”

  孙楠:没什么变化,“ 孙楠”。

  刘建宏:今天是谈音乐。

  黄健翔:所以说呢找一个比小白,更有资格谈音乐和足球关系的,著名歌手孙楠。

  刘建宏:其实小白家里,我知道小白家里存的音乐CD也成千,至少是以千计。

  黄健翔:他是发烧友,尤其喜欢摇滚乐。

  刘建宏:今天没参加这节目他遗憾,让他遗憾吧。

  黄健翔:让他当观众也挺好。

  刘建宏:“对对对,在家好好看着”。

  黄健翔:白岩松别着急啊,刚才咱们节目开始,听那个“意大利之夏”,是应孙楠同学的要求,他认为这是他听过的最好的世界杯主题歌了。

  孙楠:“我觉得他是结合的”。

  刘建宏:但是我觉得开始话题之前,咱是不是得对孙楠进行另外一番介绍,为什么呢?因为以前大家知道的是歌手、歌者孙楠,这现在咱们得谈谈另外一个身份。

  刘建宏:你来介绍。

  黄健翔:在演艺圈 、娱乐界,有很多演员、歌手、制作人他们都是超级球迷,孙楠也是其中之一。

  孙楠:“积极的”。

  黄健翔:积极的, 爱好是。

  孙楠:“经常参与的”。

  黄健翔:“积极参于”。

  孙楠:对对对。

  黄健翔:是我们梦州队的队员。

  孙楠:队长! 队长!这是我队员。

  刘建宏:你快改正过来队长,又是著名歌手,所以说呢谈足球和音乐。

  黄健翔:今天给他这机会。

  刘建宏:行,那我代表球迷,我代表不熟悉他这个新身份的球迷提几个问题。

  孙楠:“行”。

  刘建宏:先简单的测试一下,最喜欢的球队。

  孙楠:“好几个”。

  刘建宏:“好几个”。

  黄健翔:“好几个”。

  刘建宏:排序吧,五个手指头咱一个一个排。

  孙楠:排序呀。

  黄健翔:先说俱乐部队。

  刘建宏:大连师德? 大连师德! 对吧,这是大连人, 所以大连师德。

  黄健翔:大连人。

  孙楠:如果大连师德跟国安不比赛的话,我这个。

  黄健翔:“国安,支持国安!”

  孙楠:对!国安。

  黄健翔:这是国内的两支球队。

  刘建宏:那行,那世界杯上你会喜欢哪个球队,你支持哪个球队?

  孙楠:世界杯啊?我今年我准备支持支持英国队。

  黄健翔:英格兰?

  刘建宏:支持英格兰队。

  孙楠:对, 我觉得轮庄也应该轮到人家了,特可怜。

  黄健翔:跟音乐有关系吗?

  孙楠:当然! 其实。

  黄健翔:英国是摇滚乐的发源地。

  孙楠:是是是,因为英国的音乐是我们,英国是一个保守的国家,感觉是保守,但是它的音乐都特别前卫。

  刘建宏:好。

  孙楠:所以我想包括我们好的发行师、好的音乐 好的乐队都是出自英国。

  刘建宏:好。 孙队长在场上踢什么位置?你的位置。

  孙楠:我这踢的不好就踢前锋,踢的不好,

  刘建宏:进球吗, 这你回答。

  黄健翔:由我队队员高峰负责把对方所有后卫过完之后。

  孙楠:对对对,射门机器。

  黄健翔:然后他又舌头舔一下球就进了。

  刘建宏:高峰这是不是要求传球还得非常准必须得准确的砸到孙楠的某个身体的某个部位。

  黄健翔:对对,砸进去。

  孙楠:而且我每场基本都进球。

  黄健翔:对对对。

  孙楠:而且我每场都是干别的时候进球,比如我系个鞋带,咦, 系鞋带,球踢着踢着踢到这儿了。

  黄健翔:球传屁股上弹进去了。

  孙楠:“对对!一撅屁股弹进去了”。

  黄健翔:孙楠确实是一个球迷,而且经常参与。

  刘建宏:对对对。,我知道喜欢运动,有一段时间,不光是球迷、 这个音乐迷 、你的这个粉丝们发现孙楠好像稍微发胖了一点。

  孙楠:前一段吗?

  刘建宏:有一段,就是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后来发现孙楠又逐步逐步瘦回来了,这是不是跟锻炼有关?

  孙楠:其实我锻炼一直没有间断过。

  刘建宏:一直没间断,差不多咱们队踢球有。

  黄健翔:六七年了。

  孙楠:六七年了,一直在坚持。

  黄健翔:对对对,每个星期一场,其实他体型一直比较合理。

  孙楠:对。

  黄健翔:他主要吃亏在脸型。

  孙楠:没错没错。

  黄健翔:他长了个圆脸。

  孙楠:经常我们就商量脸的问题。

  刘建宏:咱俩有共同语言。

  孙楠:是不是。

  刘建宏:我这脸也是不太上镜。

  孙楠:你怎么瘦也没用。

  刘建宏:对对对,再问一个问题,我知道你还爱打高尔夫。

  孙楠:对。

  刘建宏:是吧。

  孙楠:高尔夫!

  刘建宏:有点上瘾,没空的时间老想着。

  孙楠:这倒是, 就跟踢足球一样。

  刘建宏:这时候突然间有个上帝来了,站在您面前:“孙楠 必须选一个高尔夫和足球必须得舍弃一个。得选择一个, 选择哪个?同样因为今天参加的是三味聊斋就说这个违心的话,自己想”。

  孙楠:这个确实挺难的。

  黄健翔:因为足球岁数再大就踢不动了。

  孙楠:没有, 因为...其实。

  刘建宏:没事儿有高峰你怕什么,我就两个为什么。

  孙楠:两个它完全不同的,高尔夫呢是自己跟自己,足球呢是一个团队所以这两个有互补的那个,所以两个都不舍得,所以而且特别是你像我们踢球为什么,像我们好多队员,大家都是经常不在一块,好不容易这一个星期碰在一起。

  黄健翔:每星期就固定这一天。

  孙楠:对对,为了踢球是为了踢完球之后那场聚会。

  黄健翔:对! 喝酒。

  孙楠:喝上一场,大喝!

  黄健翔:踢完球之后他们就去狂饮,所以白岩松后来有一次喝醉了之后说咱下回能不能不踢球。

  孙楠:先喝酒。

  黄健翔:就把这过程省略了。

  刘建宏:好好。

  孙楠:所以我觉得两个我都很难舍,就像吃饭跟睡觉,你能舍哪一个?

  刘建宏:如果我是上帝的话,我就接受这个,那音乐肯定是不能舍的。

  黄健翔:是啊是啊,对对对。

  孙楠:音乐啊?

  刘建宏:音乐更不能舍!

  孙楠:那未必。

  黄健翔:OK! 干哪行恨哪行,不务正业。

  刘建宏:往音乐上再引一引,你唱过的所有的歌曲里边,你觉得跟体育跟足球最靠谱的!

  孙楠:我唱过的?

  刘建宏:你唱过的。

  孙楠:我唱过我觉得,最有代表性红旗飘飘吧,红旗飘飘。

  黄健翔:好多这个国际比赛当中咱们的运动员自己都唱,李永波老科隆、老盗版孙楠。

  刘建宏:各种体育。

  孙楠:因为他代表一个象征,所以这个歌我觉得比较适合。

  刘建宏:好, 提问结束,咱们开始聊吧。

  黄健翔:刚才你说了“意大利之夏”是你最喜欢的世界杯主题歌,说说原因吧。

  孙楠:因为我从这个音乐角度,它的整个的旋律的流畅性,然后包括它的编曲的那种激情,所以它特别像一个运动员,在球场上的感觉,让我感觉。

  刘建宏:健翔你第一次听到这音乐,什么感觉?

  黄健翔: 冲击呀!你想那界的开幕式你还记得吗?

  刘建宏:记得, 知道。

  黄健翔:就一男一女在那儿唱,非常癫狂,然后几百名模特款款而出。

  孙楠:在走台步。

  黄健翔:所有人都会记得世界杯的开幕式,排在第一的应该是这个。

  孙楠:就是这个没错!

  黄健翔:这首歌加那个模特的走秀,而且意大利作曲家,你觉得它这个歌的音乐有意大利的风格吗?

  孙楠:有, 绝对有。

  刘建宏:我谈一个我自己的感受啊,这个关于音乐我有几个比较逗的事,第一次呢听齐秦唱歌,那会儿还听盒带呢卡带,我们同学说有一个歌手的,这个歌特好听,你听听吧,听完了以后我就说,这个女歌手唱的真好我大概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

  黄健翔:那会儿失真, 失真!

  刘建宏:就卡带子。

  孙楠:不不不,那是因为你的转速开了。

  刘建宏:还有一点就是,它已经发的比较晚了。

  黄健翔:它已经是孙子辈儿的磁带了,转速特别快,翻录了好多遍了。

  刘建宏:这是第一次,这第一次这个栽了一个月以后才别人告诉我说“齐秦是个男的”我说栽了、栽了、栽了。

  黄建翔:你的意思是说,吉娜你以为是男的?

  刘建宏:后边又听张雨生,又跟同学吵架,我这绝对是个女的,这怎么可能是个男的,哪个男的能把歌儿唱成这样,又栽了,那么等到这个吉娜.娜尼尼,她出现的时候我就开始含糊了。

  黄健翔: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男的还是女的?

  孙楠:不敢再确认。

  刘建宏:真不敢确认,后来特意查资料,后来终于确定,这确实是个女歌手。

  孙楠:吉娜,它有两个版,一个版是它,另一个唱英文版的是一个男声。

  黄健翔:对。

  刘建宏:你模仿模仿他那种感觉。

  孙楠:哪个?

  黄健翔:那旋律你还能记得吗?

  孙楠:也是一个意大利的,“意大利之夏”那旋律他写的是。

  黄建翔:刚才他唱的这个,除了英文以外其他的都没听懂。

  孙楠:因为想不起唱词了,我只知道(英文)。

  黄健翔:为什么你不喜欢九八年李奇.马丁那个GO GO GO?

  孙楠:我不是不喜欢,我是觉得这两个比较的话因为我觉得马丁那个他完全是一个歌迷的,他是给球迷唱的,不像运动员了,运动员我觉得他有点儿太轻飘了,那你不觉得世界杯太轻狂了。

  黄健翔:世界杯参赛的运动员只有那七百多个,而球迷是全世界几十亿人。

  孙楠:因为刚才因为我是音乐的角度来说因为它这音乐的角度,它这完全是一个既简单又上口,完了之后他没有去搞过多的去考虑旋律的流畅性,或者怎么样怎么样,完了他只是为了让大伙更上口、更具演唱。

  黄建翔:就是说。

  孙楠:从这个专业的角度来说,我更喜欢那个。

  黄建翔:是不是你觉得这个李奇.马丁,太简单了,有点口水歌的意思,不是大歌,音乐上的水平不够。

  孙楠:对对对。

  刘建宏:刚才咱们上节目之前,你还听了听今年世界杯的主题曲。

  孙楠:今年抒情拉丁风格。

  刘建宏:对对对,咱们拿出那么一点点的时间让大家先听一听今年的这个歌儿,这样的话好能够继续跟孙楠一起来探讨。

  (歌词)

  黄建翔:我就刚才没好意思问,你听了以后你什么感觉?

  孙楠:我觉得它是个我听了以后的感觉。

  刘建宏:它是个非常好听的流行歌。

  黄建翔:流行歌。

  刘建宏:我们听着像歌剧。

  孙楠:对!

  黄建翔:这是专业和业余的差别了,它有音乐剧的元素在里边。

  刘建宏:我听着了以后特让我想起来,两三年前巴黎圣母院当时在北京演出嘛,在人民大会堂演嘛,感觉我怎么听着跟那个有点类似。

  黄健翔:对对对。

  孙楠:因为它有拉丁的风格,拉丁风格之后呢,它如果不配上我们这个画面我很难去跟足球联系起来我觉得很抒情。

  刘建宏:你觉着怎么样。

  黄建翔:我觉得不大会流行,我觉得太黯然了它不大会流行,它还不如李奇.马丁那个GO GO GO它流行不起来因为曲高和寡没有让我觉得。

  孙楠:好像是运动员输了球以后,离场的感觉,每个人都特黯然的离去了。

  刘建宏:可能头一次听,这个感觉和后边再听感觉会不一样我听的稍微多了点儿。

  黄建翔:难道说这首歌不是第一眼美女,是需要多看几眼的有内涵,多听几遍就好听了。

  刘建宏:现在感觉呢一出来的时候,这个也是褒贬不一,布拉特用自己国际足联这主席的这种身份他老是说我认为这将是本界完美世界杯不可缺的一部分,他老是这种感觉,是吧,所以有英国的媒体就调侃他你是不是又把这个跟这零二年似的把这首歌的女歌手的屁股上流露着性感啊,当时这英国媒体很刻薄啊,但是这首歌我认为跟零二年的歌确实不太一样。

  黄建翔:你说说那看这歌词里边啊它有几个重要的元素?

  刘建宏:梦想 、成长、 激情、 渴望、 心碎、 坚持你这都是。

  黄建翔:孙楠你觉得流行元素孙楠你觉得一首歌它要流行起来最重要的是旋律还是歌词?

  孙楠:我觉得如果这么样,如果它是一首英文歌的话,我们想流行起来或者喜欢它当然是旋律。

  刘建宏:对对。但是呢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多歌词,确实给我留下一些感触比如说:拥有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我觉得是很大气,其实也有点立志这种意思,而且还有为了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这也同样是鼓励大家,其实待会儿咱们再说啊再说一句歌词给我印像特别深是渴望成为最优秀的一代,其实其实岩松不是说了嘛一个人的这一辈子用世界杯框的话二十来界, 那还算长寿的。

  黄建翔:孙楠你觉得。

  孙楠:我觉得没有,我是认为这个歌,它是一个好听的一个流行歌。

  黄建翔:好听的。

  孙楠: 对对对。因为它歌词它必然一定要跟世界杯或者跟这个联系在上头它有立志的这个对它才能联系上,但对于旋律来说我觉得它没有让我感觉到足球的那种激情。

  黄建翔:你要说歌词的内容我觉得李奇.马丁的那个GOGOGO也有啊,生命之杯嘛,他的歌名叫生命之杯为了这个生命的奖杯我们要去奋斗,这些歌词每一界的这个歌都会沾这种内容的。

  孙楠:我觉得说。

  刘建宏:为了荣誉啊拼搏啊都会有这样的。

  孙楠:如果这次世界杯结束之后我想这首歌未必是大家能够。

  黄建翔:记得住的。

  孙楠:记得住的,这首歌不好唱,这首歌确实它慢 ,很慢。

  黄建翔:孙楠你觉得是哪一类的音乐更适合于足球,就你理解当中足球跟哪一类音乐是更贴近的、更适合在足球场上。

  孙楠:这毫无疑问一定是摇滚。

  黄建翔:摇滚。

  孙楠:对对。

  刘建宏:拉丁的摇滚。

  孙楠:拉丁它是一种轻松感,但是呢我觉得摇滚更有撞击力,拉丁有的时候会让你想到巴西,巴西,桑巴足球啊这样。

  黄建翔:舞蹈的感觉。

  孙楠:对对对,但是摇滚我觉得更像那种对抗,那种气势因为足球就是对抗。

  刘建宏:那请教你个问题,你说怎么中国就没有这种特合适的。

  黄建翔:为什么就没有在足球场上唱的它要流行的歌、流行音乐。大家都会唱的歌呢。

  孙楠:因为中国的足球踢的不好啊,其实你要说到音乐的话我们可以谈点我们的这种。

  刘建宏:现场看球的感受其实国外的这个足球音乐,纯正的足球音乐也不多。

  黄建翔:它就是大家都会的流行歌曲、老歌。

  刘建宏: 借鉴。

  黄建翔:人人都会的,把词一填,现填词就唱上了。

  孙楠:以前这个师德这个徐明啊,他有一天跟我说你能不能帮我写一首歌,写一首师德的歌,但是虽然是师德的歌但未必就是师德让全中国的球迷都能流行开来,完了之后可能延续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以后还再唱这个歌。

  黄建翔:那就成为经典了。

  孙楠:对对对,我说这个太难了,我说全世界没几首。

  黄建翔:你在国外现场看过球吗。

  孙楠:我看过。

  黄建翔:你看那个国外的足球比赛现场经常在赛前一个小时、甚至一个半小时现场DJ放那些歌都是咱们耳熟能详的(英文)那些歌然后所有

  人都会跟着唱。

  孙楠:它就没有像征意义。

  黄建翔:它的旋律呢通俗简单,人人都会然后呢用各种语言都能跟着哼。

  孙楠:但未必是足球歌曲。

  黄建翔:对 ,但是它适合这个现场。

  刘建宏:这次朗朗在这个世界杯六月六号应该有一个世界杯的音乐会,他在现场他是最后压轴他就要和另外一位是胡里奥一起来还是多明歌

  我记不太清楚了,一起来唱这个(英文)我们是冠军你看国际足联他也是把这种东西就是说很通俗的东西到最后一定能够形成一个全场大合唱得,让大家有个气氛你弄一首这样的歌吧,大家都听着说不出来。

  黄健翔:没有那个气氛,就不能把足球场变成歌剧院,感觉不对。

  孙楠:对对对 ,是吧。

  刘建宏:说到这个足球和音乐的这种关系,你说悲伤的歌曲有没有传唱出来的。

  黄健翔:有啊。

  孙楠:有。

  刘建宏:这个阿根廷不要有哭泣。

  黄建翔:这歌它这个歌不是为阿根廷足球写的这根本就不是为阿根廷足球写的是(夫人)电影里出来的。

  刘建宏:对 ,但是最终你看这个是因为足球在中国传唱开的,这有几个看过这个电影。

  孙楠:我觉这个就也感谢你们的就体育部,这个足球的音乐编辑你们经常把一些不相关的弄了之后 。

  黄建翔:你觉得最后弄的还挺相关,还行吗?

  孙楠:我敢肯定阿根廷不要哭泣这个绝对在外国没有放到足球上只有在我们这儿。

  黄建翔:只有在我们这儿就是老用在阿根廷队失败的时候。

  孙楠: 对对对。

  黄建翔:又气白岩松 ,白岩松别生气啊。

  刘建宏:但是真正这次去了阿根廷,访问以后我才知道原来你比如说像探戈,咱们都是有误解的。

  黄建翔:探戈。

  刘建宏: 探戈,探戈这种音乐这种舞蹈的形式原来你跟谁一说, 中国的基本上一说就非常高雅是吧, 很高雅, 很有气质对不对? 探戈是

  什么音乐探戈的音乐是起源于渤卡区???渤卡???是什么?是港口,就是海员来了海员来了,那个时候海员这一出海就多长时间然后这个港口区有酒吧有红灯区有妓女是妓女和船员们在一起。

  黄建翔:娱乐的方式。

  刘建宏: 娱乐的时候、勾对的时候的一种音乐这就是他们的音乐的起源,所以你在探戈里边你能够看到很多这种肢体上的那种动作。

  黄建翔:很性感的动作。

  孙楠:调情的感觉。

  黄建翔:很调情的。

  刘建宏:这一点都,这不是说我们有意的在演绎,实际上,实际上听你说有点像二人转,草根艺术。

  孙楠:没有 ,但是一些你像,可能还有怕别人来看,所以跳的舞左顾右盼,左顾右盼。

  黄建翔:还有别人。

  刘建宏:还有一点就也是为了因为那里边人非常非常的多,只能仅贴着你还要看着别撞到别人身上,它这种形式是源于实践,慢慢慢慢慢慢

  的被艺术化然后越来越有流派,所以最后跳出来让我们居然觉得很优雅,很高雅。它的起源是这样所以音乐呢有很多东西它有一个变异。

  黄建翔:我觉得我听过的最好的足球歌曲就是你说的有点忧伤感觉的,对!是九六年欧洲锦标赛在英格兰英国的醇红乐队(英文)写的

  足球回家了那个旋律就并不是说特别激扬啊, 有那种战斗感它其实挺悠扬的。又带有一点忧伤但是我觉得那个歌。

  孙楠:是很好听,你只能当一个作品去欣赏。

  刘建宏:对

  黄建翔:就说它脱离开足球,你仍然喜欢它。

  孙楠:对对对。

  黄建翔: 仍然能流传,但是一离开这个,一离开这个重大比赛,特别是世界杯这样的舞台。我感觉有好多音乐它就失去活力了只有意大利之

  夏和这个李奇.马丁这首歌。

  刘建宏:你要说这个的话其实我个人当然你刚才说的这两首歌我也都喜欢但是我其实最喜欢的还真的是九八年那个男女对唱 我踢球(?)。

  黄建翔:这也是一个例外,就是一界世界杯弄两个主题歌。

  孙楠:它现在都是每界世界杯都是两个主题歌,现在而且都出一张专辑。

  黄建翔: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觉得第一呀不可忽视的一个因素是商业因素。

  孙楠:对对对,世界杯因为它的宣传量特别大

  黄建翔:弄一首歌不大容易发行,弄一堆歌,弄个。

  刘建宏:差不多十五首歌。

  孙楠:而且呢他们都会国际足联,每一个参赛的国家,都会写一首 。

  黄建翔:对。

  孙楠: 录在一张合集里边,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啊。

  黄建翔:然后还能指定呢,你比如中国你唱这个,中国地区谁来唱这个歌,这也是一种商业行为,但是另外一个因素我觉得也是。

  孙楠:唱片公司都盯着呢

  黄建翔:如果说没有一个让自己觉得,特别满意的歌怎么办?就我多弄两首

  刘建宏:多弄两首。

  黄建翔:就是多点这个元素,以量取胜 以量取胜,以多取胜。

  刘建宏:但是呢也是说明是一个尴尬,你看体育歌曲里边,八八年奥运会九零年世界杯,那两首歌八八年的那个手拉手那个歌也是就是体育

  歌曲里边真的就是能够被大家传唱,对吧。这两首歌完了以后,还真没有就是说超越它。

  孙楠:所以音乐就跟艺术一样,有些东西比如说,它经典就是经典 它经典,你确实因为它如果每一界都出一首这样的歌的话它就不叫经典了

  那就很正常了。正因为它经典是因为很多年才能出一首这样的。

  黄建翔:每界世界杯都出一个马拉多纳,他就不叫马拉多纳了。

  刘建宏:对对对。

  孙楠:特简单 ,所以我们不要奢望太多就是说好像每一年我们都有一首像我们以前那么喜欢的主题歌。那是不太可能的你像手拉手你刚才

  说。

  刘建宏:对对你看现在这首歌(英文)其实这是首歌是一个赈灾的歌是救助非洲的灾民的但是这首歌你说要给它移植到体育比赛当中移植到这个。

  黄建翔:也挺好的。

  刘建宏:足球当中好不好,可以呀,其实挺好,这就是足球运动和音乐之间的这种相通你有没有研究过这之间到底它。

  孙楠:咱老说文体不分家嘛,咱比如说不同的音乐风格和不同的足球风格你能给它联系联系吗。

  刘建宏:嫁接一下,比如说巴西,像是哪种风格的音乐。

  孙楠:巴西我就刚才说了嘛,就是桑巴 、拉丁这是毫无疑问的。

  黄建翔:英格兰呢 ?英格兰。

  孙楠:英格兰呢肯定是英式摇滚。

  黄建翔:英式摇滚。

  刘建宏: 英式摇滚。

  黄建翔:比如说 ,比如说哪首歌 ,你给我们哼哼,我们这不懂音乐的人。

  刘建宏:英式摇滚,就大概哪种风格,你给我们演绎一下。

  黄建翔:是甲壳虫啊,还是什么。

  刘建宏:现场版现场版

  孙楠:甲壳虫那 ,甲壳虫那是那一年刚才唱那个这个东西非常非常而且像英国的球迷一下是一下 ,对对对,一下是一下完了非洲就是(英文)(英文)。

  刘建宏:这怎么让我想起了狮子王里的一些音乐呢。

  孙楠:因为它非洲特点的。

  刘建宏:等于狮子王的这种音乐,是从非洲借鉴过来一些。

  孙楠:也像非洲一些球队。

  黄建翔:他们的那个比赛那种节奏,这种音乐的节奏

  孙楠:没错。

  刘建宏:我再替荷兰球迷问一问这个荷兰音乐咱也没怎么听,过去过荷兰,但真没怎么听过荷兰音乐,你觉得荷兰足球用什么样的音乐风格

  来形容比较合适 。

  孙楠:荷兰,我觉得荷兰应该用电子,电子,荷兰跟德国都用电子。

  黄建翔:为什么?

  孙楠:让我感觉荷兰,荷兰的感觉是有点五光十色,色彩斑斓一点,对对对,用一般的音乐已经无法表现了。像我们现在所说的这个就是电

  子音乐。

  刘建宏:电子音乐。

  孙楠: 对,电子音乐之后呢它所用的音色都是不是我们平常能听得到的。

  刘建宏:这还真不好让你模仿来请这个。

  黄建翔:那他得口技了,我们现场的这个给我们表演一下好不好。

  刘建宏:这个听起来。

  黄建翔:怪不得在荷兰和德国,你在现场看球的时候,赛前一个多小时,他那DJ都放的这个就老是这东西。

  刘建宏:对就是这样,全场跟着欢呼。

  孙楠:我的感觉就是这样,而且你要去德国,德国的它所谓电子音乐,主张是舞曲 ,舞曲,所以像德国它是比较重要的,像(英文),更像

  他们踢球那种硬朗,

  黄建翔:意大利呢?

  刘建宏: 歌剧,“今夜无人入睡”又来了。

  孙楠: “我的太阳”。

  刘建宏:意大利。

  孙楠:“我的太阳”比较像。

  刘建宏:来来来 ,现场、 现场版“我的太阳”。

  黄建翔:来段美声,回到咱们自己,咱中国队呢,中国。

责编:王姗姗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