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三味聊斋》第二十三期:《酒与世界杯》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6月01日 14:44 来源:CCTV.com

  刘建宏:这期健翔没在,我们请来了另外一个朋友也是大家比较熟悉的— 李承鹏。虽然健翔没在,但是这个题却是他给咱们布置的,因为得感谢他,最近他出的那本书让咱俩“ 酒名远扬”。

  白岩松:“酒名远扬”。

  刘建宏:对对对。不是臭名远扬是酒名远扬!现在只要是见了我面的朋友都会问我:“ 你真那么能喝吗?怎么从来咱们没那么喝过?”

  李承鹏:以前是说问:“ 吃了吗?”现在是“喝了吗?”

  白岩松:没有,《三味聊斋》也应该让承鹏来,人家麻辣味啊, 加一味。

  刘建宏:对。

  李承鹏: 降香型的, 降香型。

  刘建宏:来自成都的李承鹏。

  白岩松:来, 喝一口 ,喝一口。,

  刘建宏:喝一口 ,来。这就知道我们这期的话题了,足球和酒, 世界杯和酒。

  白岩松:酒和世界杯,我说这个头十分钟我多说一点,因为依(照)我的酒量十分钟过后的话就睡了。来,先出个题我认真地算了一下,就是被酒所赞助的球队或者胸前的那个,你看英超有虎牌, 然后嘉士伯是利物浦,喜立(滋)赞助的是欧冠,然后国内联赛的第一场,全星足球队。

  刘建宏:当年的青岛啤酒也曾经赞助过球队。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原因,就是在欧洲你看球的话你应该知道,这个球迷几乎是人手一杯酒,在球场里面中场休息

  人哗就没了,你一看,要么是去洗手间了,要么买点东西吃,但是多数的人都是去买酒了,就等于是比赛开始(喝)前一大杯,比赛中间(喝)一大杯,上半场(喝)一大杯,下半场(喝)一大杯。比赛完了以后就无数杯。

  白岩松:所以去洗手间也跟酒有关,比赛喝多了。

  刘建宏:喝多了。之所以说有这么多的厂家去赞助,我觉着还是因为酒跟球迷是离不开的。

  李承鹏:酒和足球也是离不开的,包括和球员。

  刘建宏:对。

  李承鹏:我认为酒这个东西,为什么和足球是息息相关的呢?我觉得它是因为酒是一种尽兴的东西,那么足球,老外就是外国球迷,他是对足球,不是说它只是一种体育运动

  特别是英国人,进入到生活一部分了,足球里有生活。包括你看球员里边,酗酒球员里面,我看了一个资料,以英国的球员最多,什么加斯科因 、乔治·贝斯特,包括乔·科尔 包括鲁尼,都是很多球员里边,就是你会发现英国人,一个以绅士保守著称的英国球员,反而在酒这一关上,当然包括女人关上,是最过不了关的。

  刘建宏:其实世界各国我们现在看到的,都喝呀?没见过没喝酒的。

  白岩松:就是,都喝呀!没见过没有酒的。但是为什么英国

  就把这个名出大发了?

  李承鹏:英国可能是《太阳报》的原因吧?《太阳报》比较疯狂!

  刘建宏:另外一点我估计这个球员身体好,球员身体好普遍都比较能喝。

  白岩松:另外可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英国伦敦获得了奥运会的主办权之后,法国总统就忍了半天,说了一句挤兑人家的话:“怎么能把奥运会安排在食物那么难吃的一个城市呢?”因为公认伦敦的东西特难吃。

  李承鹏:对对对。

  白岩松:然后我就在想,可能法国人更多的注意力,弄点红酒,但主要是为了吃法国大餐,英国是因为食物太难吃。喝酒吧。

  刘建宏:对,你要说刚才你举的这个例子呢,可能是一些球员属于有恶名的,那我跟你讲贝肯鲍尔,贝肯鲍尔应该算是

  德国人心目当中的足球皇帝了,是属于那种很正面的形象

  贝肯鲍尔在自己自传里承认,酒他是要喝的,但是他说他喝的少。因为他有的时候,在比赛之前他会感到紧张,头一天晚上他会说喝一点红酒,有节制的喝一点红酒,让自己的情绪能够舒缓一下,然后好好睡一觉 第二天打比赛。

  李承鹏:我指的是什么呢?就是这帮就是,你喝酒很多球员都喝酒,但是把酒喝到了极至而且又借酒撒疯的,我特别奇怪,就英国球员为什么就臭名远扬。

  刘建宏:乔治·贝斯特在自传里面,他曾经说过他是因为他迅速地达到了自己的巅峰,那个时候几乎所有的期望,所有所有压力都集中在他那了,作为一个才二十岁出头的一个年轻人来说,他会觉得这个压力太大了,这个时候他不由自主地想到就用酒来化解这种压力,后来当他意识到酒对他没有什么好处的时候,但是已经离开了。

  李承鹏:这是不是我看了,也看了一个和足球没关系一个资料,说这个酒和气侯有关系,特别在那种潮湿比较闷的一个地域里边,你比如说英国,他人的这个情绪,有时候会出现比较压抑的(时候),再举咱们国内像成都 、重庆,比较潮湿 气压比较高一个城市。

  刘建宏:成都人很喜欢喝酒吗?

  李承鹏:特别喜欢喝。这建宏你去,你们俩去根本不是个,

  你看像魏群,咱就说这个酒侠特别爱喝酒,他认为喝酒是一个不仅仅是男人的表现,我问过一些球员,特别四川全兴队球员,他不喝酒心里不舒服,而喝了酒以后上场他能够得到

  像那个催化剂一样,有效的挥发(发挥)。你包括高峰他也喝酒,但是在北京他酒名不是在北京传出来的是在重庆。

  刘建宏:高峰的故事我倒是真可以讲一讲,因为我前两年做节目的时候跟高峰认真地,他在节目里面坦诚,他十强赛的一段经历。他十强赛那会儿压力特别大,天天关着不让出去干吗呀?这时候高峰就想了个主意,在外边找了俩哥们儿

  给我送火锅来,就是有俩哥们端着火锅,给他端到房间里,

  然后他房间里放着成箱的啤酒,他就说他这一宿,就是吃点涮羊肉、吃点什么涮白菜、涮豆腐,然后就喝点啤酒,最后通常这一晚上他就喝这一箱啤酒,是二十四听,而不是说只喝一听。

  白岩松:第二天比赛

  刘建宏:第二天训练比赛。我问他为什么?他就说太压抑了,

  太无聊了。就是一点那种放松的时候都没有,他又睡不着晚上。他坦诚他说:“我就是睡不着,怎么办?我只能喝酒。”

  李承鹏:这个艾里克森说的好,就说他不反对球员喝酒,世界杯备战只要你自己知道度就行。

  刘建宏:小白,你一直不说话,你是不是在犹豫你到底应该选择什么立场?

  白岩松:是,我一直在。

  刘建宏:好酒之名,反正也出来了。

  白岩松:我不说话,我在想的是我招不招。

  刘建宏:小白有一句名言,就是梦舟队一块踢球,踢完球了以后他们会去吃顿饭、喝喝酒,有一次他急了,他说咱能不踢球直接喝酒吗?参加梦舟队的心思全在这儿了。

  白岩松:我在四川跟于东风喝回高的,然后后来又在四川喝回高的,然后讲有一个精彩的故事,真喝高了,菜钱花了三百多,酒钱花了四百多,啤酒,白酒那不一定,啤酒你想喝了多少?!然后出来打车,一拦车,车一停我以为到了,就掏出一百块钱给人家了,走,司机懵了,就这一犹豫,我们的同事把我那钱从那司机手里给拽回来了,指着我脑袋:“

  你喝高了!你给人的是一百的!”从我钱包里拿出一十块的

  “这才对呢!”最后车走了,我们哥俩晃半天脑袋,没动地方啊?!

  刘建宏:回去写个寻人启示,找找那司机。

  白岩松:我就说喝酒可能跟这有(关),我发现我最紧张的时候我喝酒。你看香港回归的时候,我特紧张,总犯错误,就是演练的时候总一张嘴就把那个(话)说错了,紧张,每天晚上十二点喝啤酒,为什么不喝酒睡不着觉?这是过分紧张的时候喝酒,还有一个是放松的时候喝酒。周末,你看比如说咱们,招吧,比如说咱们周末有时候喝酒,就是放松了的时候,觉得有了酒之后才能彻底放松下来。

  刘建宏:对,对。

  白岩松:球员是不是也跟这个(情况相似)。

  李承鹏:平时人有很多,自己对自己设计的那种禁忌,只有喝了酒、麻醉以后,才那能够释放出来,包括你,我估计你那句在香港回归那句名言:历史的车轮不可以回转也是在酒后。一下释放了自己的才情,酒后的才情。

  白岩松:但是现在咱们聊酒跟世界杯酒或者说酒跟足球,我估计老百姓,人家关心这样俩问题:第一个问题,酒耽误不耽误事儿。这是一前提 别把球给我踢乱套了。第二个还有一个问题,球员越发被塑造成为一个公众人物,公众人物之后有好多哥们儿喝完酒之后闹事,你像乔·科尔,被人打得衣服都没有了,就奔出来了,然后贝斯特让大家特别惋惜,最后喝酒喝成那样,全社会为这样的一种,堕落的人生轨迹感到郁闷,所以我说是可能这两种因素。让咱们格外地关注(球员喝酒),你说要平常谁喝酒?!谁关注啊?!

  刘建宏:咱就不说球员了,就咱们个人喝酒的经历来说,我觉着喝多了的时候,难受吗?真难受!

  白岩松:那当然了!

  刘建宏:第二天后悔吗?真后悔!

  李承鹏:有点万念俱灰的感觉。

  刘建宏:对,对。

  白岩松: 万念俱灰。

  刘建宏:老是觉得我为什么又喝那么多酒

  李承鹏:但等下一个酒局出现的时候,还是一无反顾地一头扎下去。

  刘建宏:对对对。所以就是说这个最难的,是度!

  白岩松:对。

  刘建宏:最难的是度,你说你有,比如说你一瓶啤酒的量,你喝到四分之三瓶的时候,如果您能打住的话,我觉得你就算是非常合适了。

  白岩松:但是往往这个喝酒的人的目标,它又不在这儿。

  李承鹏:建宏的度是指到底是三十二度?还是五十六度?!

  白岩松:那你说球员大家,你现在回头去看有很多绝对是天才型,你比如说加思科因,寄予了英格兰的多大的希望,而且咱看着也爽,那球进得都漂亮,好酒。好着、好着、最后他现在这种轨迹。你说你会不会替他去惋惜。

  刘建宏:加林查。

  白岩松:耽误事儿啊?!

  刘建宏:我们已经多少次提到了那么多的就是酒耽误了青春、耽误了人生、耽误了职业生涯。

  李承鹏:但是我有一个个人观点,如果加思科因,包括马拉多纳、包括鲁尼,他们不喝酒,他就不是加思科因了,就有的球员,就这种类似的天才,他一定是他身上有很多毛病 才能成为天才。

  刘建宏:我似乎不太赞成你的这个观点。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并不是说他一定是个完人,但是我是觉着就是这些没有在他酗酒过程当中,被及时制止和发现的这些人,这个问题应该是出在一个大的机制上,应该是一个大的机制上,换句话说就是说,比如说你鲁尼现在年少成名,你可能也面临着很大的那种压力,对在曼联的比赛当中,四十五分钟不进球,

  可能就该被虚了,对吧?所以这个时候他会有压力,谁来帮他化解这个压力?谁能够帮助他?而不要让他最后只能通过去喝酒、去寻求解脱。

  白岩松:另外还有一个问题,你刚才说的这个天才。我觉得天才也恰恰是因为他是天才,旁边人对的制约就弱多了,

  觉得我得靠他,你像贝斯特那个时候,周围人早就知道玩命喝酒,但是上场还好使,但是他如果要是不喝酒,稍微控制一点,我同意你的观点可以喝点,但是控制住的话,他运动寿命更长。

  李承鹏:是,但是天才。

  刘建宏:你让贝斯特戒酒,跟他戒酒一样难,所以。

  李承鹏:这个天才他就分两种,一种是像贝肯鲍尔,就是可以最后,功德圆满,修成正果。其实他也喝酒,可他能控制住自己,还有一种天才就是昙花一现,或者像流星一样。

  白岩松:对。

  李承鹏:这就是比如说乔治贝斯特,加斯科因,甚至我怀疑鲁尼在这届世界杯,一闪光以后,也许以后会走加斯科因的路。

  白岩松:越喝越大。

  李承鹏:我这只是一个担心,我不是真是这么预测的,这种球员什么呢?他正是因为这些毛病,你说他很多动作像我们1996年像加斯科因,很多那种非常匪夷所思的动作,他全是因为这个人,他的思维是发散型思维,他平时他就没有自控,要是一个乖孩子,挺董事的孩子,也很有自律的孩子,

  他一定按照让教练教他的,很多很规范的动作,去完成技术动作、执行战术纪律,他在生活中没有战术纪律,在球场上也没有这样的纪律,这种非正规的、没有战术纪律吧?就往往使他能够,出人意料地出现一些才华。

  白岩松:他的定义里头就是,天才就是那些,没喝就四两的状态。

  李承鹏:对,不喝就高。

  刘建宏:我认为你是在反着推这个结论,实际上并不是说因为他们喝了酒才是天才,是因为他们本身是天才,但是他们不幸地和酒结上了缘。乔治·贝斯特如果不喝那么多的酒,假如他有其他的方式,你比如说。

  李承鹏:不可能 乔治·贝斯特不可能。

  刘建宏:你开赛车,这是不是一种刺激?这是不是一种释放?你搞一些极限运动,这都可以呀?我觉着这并不是说,

  这个只有喝酒才是天才。

  李承鹏:这事没法弄,你比如说我就喜欢喝酒,你说平时让我要是。

  刘建宏:我也喜欢喝酒。

  李承鹏:咱都喜欢,你说生活之余、工作之余,你要让我咱们去不喝酒去玩赛车?我真做不到。

  白岩松:但是你听你刚才说的这句话,工作之余和生活之余。

  李承鹏:不是,工作之余和正常生活之余。

  白岩松:对呀?!

  李承鹏:你比如说除了。

  白岩松:你工作之余,你说明还是把工作给择开,这块稿逼得急了你奔八两走了,坏了。

  李承鹏:我呀, 我还真是写稿,反正那个压力大了,我真是像欧洲杯的时候、世界杯。

  白岩松:来一点 。

  李承鹏:我真得来一口,不来一口那感觉,你老是会把那个东西写得很实,你说得玩点那飘飘忽的东西。

  白岩松:现在你看从各个教练。

  刘建宏:high出来了。

  李承鹏:high出来了。

  白岩松:各个教练的安排也不太一样,就同样的世界杯,你发现有像艾里克森这样,持宽容态度,有被我们认为是持宽容态度的,比如说巴西队教练。

  李承鹏:佩雷拉。

  白岩松:人家佩雷拉性方面开放了,但是酒这方面他决不解禁,你看同样顶级球队,但是要求约束不一样。

  李承鹏:理解不一样,可能确实理解也不一样。

  刘建宏:跟自己好不好酒有关。

  白岩松:和自己好不好。

  李承鹏:艾里克森就是一个,风流倜傥的这个。

  刘建宏:刚才承鹏讲的这个,酒跟地理,跟这个环境有关,这一点我是同意的 。

  白岩松:对。

  刘建宏:确实越往北,你看咱们从赤道开始越往北,越往北这个人好像越爱酒,好像喝得也越来越多。我给你讲个故事,

  这是作家阿成给我讲的故事,他讲的是有一年中国作家代表团,去北欧访问,夜晚的时候,那冬天嘛,本来北欧的冬天这个黑夜就长,这个没什么事儿,到了那也无所事事,后来说咱们去酒馆吧?中国一帮作家就去酒馆了,去了酒馆看那帮人也不说话,每人抱着一瓶子,光当、光当、光当就喝,喝着喝着,歪倒一个,然后旁边一彪形大汉,跟张斌那样的,

  彪形大汉架起来了,给架到酒馆外边去了,这中国作家代表团就在那想,你看人这地方真好,这酒馆真人道,还有人专门把人往外运,到点一会儿那哥们一看,外边这冻差不多又给弄回来了,弄回来醒了,又弄一瓶子,光当光当,一会儿光当又一个倒了。

  白岩松:多卖两瓶酒。

  刘建宏:然后这帮中国作家代表团的人,就在那讨论,你看人这地方确实是人道,一个酒馆想得这么周到,正在这儿抒发这种感慨的时候,旁边的这个当地的导游,说:“去去去,各位各位,不要展开文学家的遐想,这人是本地市长。”在这儿拉选票呢,就是这个彪形大汉,本地市长在这儿拉选票,所以这业余时间义务在帮着醒酒,包括在俄罗斯你也知道。

  李承鹏:对对。

  刘建宏:很多的这个警察晚上要出去巡逻,有很多喝多了的,

  如果不及时发现他,他就地铁站里。

  白岩松:这个你们没体验,这个我有深刻体验,我是东北的,

  每年我们那儿都有冻死了,喝好了出来,零下才三十多度不太冷 。

  李承鹏:对。

  白岩松:睡了,第二天早上已经硬了。

  刘建宏:硬了。

  白岩松:我有一个叔叔是这样,喝高了之后,非常幸运,他喝高了之后离家门口很近,然后就困了倒那睡着了,正好有一个邻居出来,倒那个东北叫泔水,哗倒那了,最后截肢,因为那水已经冻了,已经冻了,所以他极至了之后,肯定这不能谈,不能鼓励这种喝酒方式。

  刘建宏:这你们东北不是有一句顺口溜吗?叫你“我喝酒都不醉,这条马路谁来睡!”

  白岩松:但世界杯给规定一节奏,各自咱们仨的看法是什么?世界杯!你说它不是每天都有比赛的,隔好几天。

  刘建宏:对,当天肯定不能喝吧?

  白岩松:对。

  李承鹏:因为我觉着随着赛程的进行,你说上届世界杯被淘汰的很多队,比如法国队,咱们在这个韩国的时候华克山庄,

  就看着很多,也喝吗?喝,在赌场里边也喝,包括那个赛内加尔,被淘汰以后途经亚洲某国,然后就开始,亚洲某地,某地区,途径亚洲某地区,然后这个就是干点坏事,也喝酒、酗酒。他可能这个我觉着是释放自己,就是你看越到后来,

  死的人、掉的人特别多。

  白岩松:不喝怎么办呢

  李承鹏:不喝没法,何以解忧,惟有杜康。

  刘建宏:很久我看过谌荣的一个小说,我觉得这个小说里边,有一个关于酒的这个论述,特别到位,所以我一直记着,他说这个好饮不醉,视为酒仙;好饮而无量,这是酒圣。好饮是每喝必醉,这是酒徒,所以我觉着喝酒它也会有不同的这种层次境界,有不同的这种境界。

  白岩松:比如说小组赛第一场赢了,赢完那天晚上是不是可以喝点。

  刘建宏:你是说球员还是。

  白岩松:对,咱们就按世界杯给它分球队。

  李承鹏:我估计肯定会有,我估计会有,特别以南美的一些球队,我觉着是那种自控能力比较差的,可能球队管理,巴西队除外,巴西队一般吧。

  刘建宏:不不不,你还说错了,偏偏南美的球队爱喝酒的人不多,这跟你的这个地理观是有联系的。

  李承鹏:越越往北还是越喝。

  刘建宏:因为南美地区,普遍是属于那种热带地区,那个地区的人反而不是特好酒,他们最多就是喝一点啤酒,还有一点点红酒,反而是这个欧洲,这种比较寒冷的这种地区,确实酒文化本身就非常地盛行。

  白岩松:但是咱谈酒,你说谈世界杯,他该怎么喝,各个教练也各个教练的看法,但是你说也有离不开另一点,球迷跟酒,他也是跟,你看闹几次事,闹几次严重的事儿,比如说把人警察给办了等等,也跟喝酒有关系,但是球迷没酒又不爽,这又是一个大麻烦。

  李承鹏:这次德国禁止带任何形式包装的酒。

  白岩松:是吧。

  李承鹏:球场以内。

  刘建宏:你看这个事情又是一个区别,我在南美看球,我觉得在南美,怎么看不到这个酒杯呀?南美的多数的赛程是禁止观众带酒进场的,所以南美就有一些人没办法,他偷偷把可乐瓶子里边兑上酒,然后再灌上可乐,然后带进去,然后看着喝可乐呢,实际上在喝酒,但是这种人少。

  李承鹏:或者冒充打点滴,点滴里面全是灌的啤酒 。

  白岩松:对。我给大家讲一个著名的主持人,我的同事,在做三峡回归的时候,当时因为是在船里头做餐厅不许带酒,

  这老哥发明了一个绝招,在西装口袋里用那个小二锅头的那个瓶子,就是小二锅头了放在西装口袋里,然后开了瓶之后

  插了一个气门心,就是自行车那气门心,唑一口,就漏一个这个小,没任何人知道他带酒进去,就见这哥们吃饭怎么吃着吃着,都有声。球迷有招 。

  刘建宏:对对。

  白岩松:肯定有招,但欧洲这次禁酒了,德国。

  李承鹏:禁酒了,他不能在公众场合卖酒,但特别是球场,但是据说是在德国的商人很精明,开发一种家庭酒吧,卖一种专门特殊的冰箱,冰箱里边可以打开水龙头,就可以喝啤酒,家里边看电视边请几个朋友一块喝酒,其实我觉着在世界杯这个期间,如果无福去现场享受那种盛况,在家里边几个朋友吃着,四川话叫冷淡杯,广州叫大排挡,你喝点啤酒特别好。只要老婆不管你。

  白岩松:为什么老往酒吧里去的多呀?来看球。

  刘建宏:热闹

  李承鹏:热闹

  刘建宏:酒吧里酒能助兴,对,就是助兴,因为酒喝到一定程度时候,它可以让你,就是让自己放松一下,把自己的那种束缚,外衣全都。

  李承鹏:还有这个,我还有一个观点,跟两位老哥说一下,我觉着足球界好像和酒特有缘,你看英国很多俱乐部,它那看台下面就是酒吧,俱乐部自己开的酒吧 。

  白岩松:对。

  李承鹏:上次去西班牙是桑坦德竞技,下面就是酒吧。

  白岩松:对,包括英国的水晶宫楼下,看台下面也是酒吧,范志毅那回刚去,天天请球员喝酒、买单,他自己买单老大呀!

  刘建宏:它是这样的,几乎每个英国的俱乐部,它的球场下面有一个球迷酒吧,这个球迷酒吧就是比赛完了以后,供球迷们在那喝酒、聊天,慢慢地舒缓情绪。

  白岩松:咱们看球的过程,你像咱们属于相对,没喝的时候还有点腼腆,旁边人喊的时候,你还不太好意思参加进去,但是两三罐下去了之后,嗓门越来越高,最后也都勾肩搭背一起喊,但是要没有酒给你当这个引子,你就没法跟所有不认识的人,跟男女没关系,就是看球的时候,你达到了一种很的好状态,对球迷来说应该是有很大的好处,但是别走极端,别去变成事儿。

  李承鹏:对。

  刘建宏:好饮不醉视为酒仙,咱们干了!

责编:徐颖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