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三味聊斋》第二十一期:《更衣室的故事》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27日 14:28 来源:

  刘建宏:这个足球场上有禁区,足球场外其实也有禁区。场内的禁区是给球员们特设的,在那个区域里边必须得抢先。场外的禁区,我觉得很多是给咱们球迷设的,是咱们根本就看不到,包括那些记者----貌似站在足球场边上, 觉着自己看得东西比观众,比球迷看得更多。但是更衣室是很难进去的一个地方,今天咱们的话题便是更衣室。

  白岩松:先讲一个段子,讲一个故事。

  刘建宏:你上来就讲段子。

  白岩松:某一天,这个中国国家队在谁都不看好的情况下3:0击败了一支来访的国外的球队。赛后球迷和记者全疯了。“怎么踢得这么好啊?”记者采访队长,“今天怎么发挥这么好,从来没见踢得这么好,究竟是怎么了?”队长是特别实在的一个人,说道:“今天突发意外,教练病了,什么都没指导。我们球员在内部,在更衣室里商量了一下,所以打得不错。

  黄健翔:还有这样一个故事,也是在十几年前,甲A队正热的时候,某一支外国的大牌俱乐部来中国访问比赛,中国队也是大比分获胜,踢得荡气回肠。到头来也是就开创了工体不败的神话。赛后我问当时最当红的一名主力国脚,“怎么踢这么好啊?”“赛前,队医也不知道拿什么东西一人给一片,说,“吃吧,吃了今天就踢得好。”哥几个就吃了,有了心理暗示,上去踢得特好。后来问吃的什么啊?“维生素 C”。

  白岩松:你这不是段子,你把自己都放里头了。

  黄健翔:这是真事,这是真事!有心理暗示。

  刘建宏:我也讲一个更衣室故事。都讲了,我也讲一个跟中国足球有关的故事。咱先从中国足球开始。话说某一年我去采访当时的甲A联赛,当时的某老板对足球非常狂热。但是,他有一个特点,就是不把教练员当教练。他一进更衣室,就变成自己是主教练了,他就成教练了。

  黄健翔:好这口,过这瘾。

  刘建宏:他一进去以后,主教练一站起来刚要说话,老板来了。自己往旁边一站,“您给说两句”。客套也得让一下。老板往这一站,“今天这球,上半场我们打得怎么怎么样,下半场我们应该怎么怎么样,”我听了半天,我觉着,我要上去说也差不多。我估计随便一个好球的人都能说出这点东西来。但是他就认为,这事可以了。然后扭头一走。下半场还必须按他的这种打法。

  黄健翔:人家养这球队,就为过这瘾。

  白岩松:我记得是咱俩在一块儿。有一人讲,咱们不提具体的名字了,某一个足球圈里的知名运动员挤兑另外一个挺知名的教练。说那个知名的教练每一次在更衣室里,中场休息全是这样说,几乎一样:下半场,下半场,前场注意进攻,后场注意防守,中场把它衔接在一起。啪啪啪!赢了啊!这球!

  黄健翔:再紧一紧,再紧一紧!

  白岩松:对。

  黄健翔:还有的更衣室里的故事是这样的。也是某著名国脚说:“我们那队当时让我姥姥来指挥也一样拿冠军。更衣室里用不着他说啥,我姥姥来胡说两句,也一样踢全国冠军。

  刘建宏:所以说这更衣室其实是球迷不大容易进去的,我们也是偶尔才能够从闲谈当中得到一点信息的。我觉得,如果更衣室的故事要是拍成电视剧或改编成电影,一定比现在很多的剧集要好看。

  黄健翔:我这么想 ,更衣室实际上是一个球队内部关系的一个协调场所。

  刘建宏:对。

  黄健翔:就好像是饭桌上。这让我想起AC米兰,AC米兰有一传统,它的球员餐厅有一个骑士桌。所谓骑士桌,只有效力于俱乐部年头最久,资格最老,牌最大,而且只有意大利本国球星才能坐在那张桌上吃饭。当时是谁?在鼎盛时期,只有巴雷西,科斯塔库塔,塔索蒂,马尔蒂尼,加上他们的守门员。就是五十八场不败的时候,后卫线的这五个人,还全是意大利本国人才能坐那吃饭。连荷兰"三剑客",在米兰王朝的鼎盛时期都不能坐那桌上吃饭。后来谁是第一个能在那个桌上吃饭的外国人呢?德塞利,他是第一个。能跟他们骑士一桌吃饭的是外国人是德塞利,为什么呢?这哥们厉害啊!

  刘建宏:踢的好啊!等他来的时候巴雷西已经老了。

  白岩松:对,得靠他了。

  黄健翔:有他这道铁闸在前面,我舒服多了。而且德塞利 又会交际,跟哥们几个处得不错,所以能够在骑士桌上吃饭。

  白岩松:所以说,这个更衣室。大家也别误解,绝不仅仅是简单的一个封闭式的真的更衣室的概念。它是个概念,是一个相对来说,就是说跟明规则或者说大家看得到的一种规则相对应的,带有潜规则的色彩。它其实对一支球队的氛围和技战术起真正的作用。

  黄健翔:德塞利的回忆录里就说了,实际上我们队里很多事都是在骑士桌上已经定了。

  刘建宏:我顺着健翔刚才说的这个吃饭(话题)往下讲。我觉得,其实在更衣室里面最能体现出一个球员或一个教练在这个球队当中的真实地位。其实你到外面,一说这是主教练白岩松先生,这是头号球星黄健翔先生。那你说谁听谁的?肯定毫无疑问,球星你得听主教练的。但是在更衣室里,还真不一定是这样。

  黄健翔:对对。

  刘建宏:所以一个球队当中的这种关系复杂之极。我大概总结了一下,比如说像弗格森和小贝这样的一种关系。弗格森这种教练是代表一种类型的教练。他是什么?强势型主教练。

  我是老大,更衣室里我是我老大。

  黄健翔:你们从小是我带大的,是我造就了你们。他有点这种感觉。

  刘建宏:这是属于穆里尼奥和弗格森这种类型的,包括我看科曼也应该是这种类型的。

  就是说,我往更衣室里一站,OK!谁也不能讲话了,先听我的。你看穆里尼奥,穆里尼奥虽然没有说手把手的把这些人教起来,但是穆里尼奥已经在外界的这种烘托之下,再加上个人的这种刚硬的性格,再加上他过去的战绩,他已经奠定了这样一种权威地位。

  黄健翔:有权威地位。

  刘建宏:过去跟着弗格森当翻译的时候,那会儿不行。但是现在他已经是这样了。这是一种类型的教练。另外一种类型的教练是属于那种捏合型的教练。

  黄健翔:我觉得你其实说的是更衣室里的宾主关系。

  刘建宏: 对对对。实际上是主次关系。有的时候,有的球队就是这样。比如说在马拉多纳所呆过的很多球队,教练员其实就像你刚才说得那个。那教练员是属于从属关系了。马拉多纳往那一坐,来来来 ,哥几个咱说说。

  黄健翔:教练员的主要工作就是,谁不听马拉多纳的,谁不围着他踢,我不让他上场。

  白岩松:不,关键有的时候,马拉多纳能定主教练啊!你比如说巴西莱,就是现在这一届博卡青年队的主教练。其实大家都已经忘了,他是1994年世界杯的阿根廷的主教练。这次马拉多纳刚在博卡有点权力,他干的第一件事不是找队员,而是必须请巴西莱。当时博卡内部还觉得,这岁数已经大了,就别请他了。马拉多纳就把巴西莱给定了。你看,他定了主教练。

  刘建宏:而且一进球队就说,我要卡尼吉亚回来。卡尼吉亚就回来了。甭管多大岁数,甭管头发长短, 都得回来。

  白岩松:还有的人,其权威还不在更衣室里。比如说巴萨这些年就有一个灵魂式的人物。他不一定在更衣室里。

  刘建宏:克鲁伊夫!

  白岩松:你像克鲁伊夫。他对巴萨整个的运转起到的作用就很大

  黄健翔:你得这么说,克鲁伊夫有这个资格,有这个地位。他可以随时推开门进去,一帮队员立马毕恭毕敬就站起来了。祖师爷您来了。祖师爷您来了。

  白岩松:包括主教练。

  黄健翔:更衣室确实还是一种象征,你能不能随时推门就进去。

  刘建宏:所以这就是饭桌的原理。这个饭桌上,你一推门一进去一看,那个人坐在主桌上或者是坐主人位置上。OK !这个人就是今天的主角,对吧。 他请客,对面的那是买单的,旁边那是主陪, 副陪。您要是在山东 ,这种关系特别多。

  白岩松:但是你当时应该印象很深,也有更衣室是不能(进去)。你官再大,再有权威,也不能推门节进去。当初克林顿总统在打女足世界杯的时候的要求,就是不能进去。

  黄健翔:1999年女足世界杯决赛之前,克林顿到玫瑰碗球场。他先到美国队的更衣室里见姑娘们,然后再到中国队的更衣室见见中国女足的姑娘们。

  白岩松:对。

  黄健翔:赛前,美国的媒体知道消息了,当时正是1999年,刚爆发这个“拉链门”事件。克林顿的丑闻嘛,性丑闻嘛。报纸用的大标题是:“总统要去姑娘们的更衣室。”这让人产生联想,以为是偷窥呢。 巨搞笑!

  白岩松:但是之前,后来那个领队,咱们的领队回来说,他即使是总统,也提前先打个招呼,然后我可不可以进去。因为毕竟是女足的更衣室嘛。

  刘建宏:这可是一件大事,这当时是涉及到两国的外交。(白岩松:对)是通过外交途径才最后落实的,可不是说一推门进去的。

  黄健翔:那场比赛把我给紧张坏了。我记得是事先克林顿邀请咱们的江泽民总书记,江泽民主席去一块看比赛。最后呢, 咱们领导人没去,但是他还是到那个比赛现场。当时其实这个举动,这个环节已经不仅限制于足球场上了。它的影响力太大了。

  刘建宏:好。咱们不谈政治了。咱们谈点这个…。我谈点让球迷感兴趣的话题。球迷感兴趣的是什么呢?我相信大家一定…。就我还是一个球迷的时候,我就想:这个更衣室里边到底会是什么样子?他进去了以后是什么感觉?比如说可能会看到什么样的景象。

  黄健翔:一排一排的更衣柜,墙上按照不同的号码挂着你的比赛服。

  刘建宏:那是非常职业的一种。

  黄健翔:球鞋,球袜,护腿板。

  刘建宏:那是非常职业的球队的更衣室。

  黄健翔:后勤保障给你弄好了。

  刘建宏:咱们提一个小细节。大家应该有感觉,1986年世界杯的大片,大家还记得吗?阿根廷队最后拿冠军以后。

  白岩松:拿冠军之后,光膀子。

  刘建宏:那个更衣室,那是就是说比较让大家能够看到的一次。

  黄健翔:那更衣室开始狂欢了。不光光膀子。

  刘建宏:你记得有一哥们,衣服还没穿呢,就把着一块毛巾,围着,护着,就开始喊了。

  白岩松:对。其实更衣室对一个球队起的作用太大了。你比如说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沈阳金德俱乐部, 我一直说可怜的霍顿。同样的一批球员,为什么他当主教练的时候一塌糊涂,刚一换主教练就变了。就是一个教练使更衣室的氛围发生了改变。

  刘建宏:对。

  白岩松:战斗力就出来了。

  刘建宏:对。

  白岩松:沈阳金德连续几场胜利。

  刘建宏:霍顿老师咱们不是对他有偏见,但霍顿老师他就是一个老师。

  白岩松:他把更衣室吧 。

  刘建宏:就变成了课堂。

  白岩松:没错!没错!

  刘建宏:你把更衣室当成课堂是不行的,他是军事学院的优秀教授。

  白岩松:对。

  刘建宏:但是自己不能带兵打仗。赵括,他出教材可以,他教出了很多优秀的将领,自己一上战场就完蛋。别带兵,带将领。进军事学校去当教授,告诉大家怎么打仗,但你千万别带兵打仗,多带一个兵都不行。

  黄健翔:我觉得归根结底,说到球队的更衣室,其实它是一个球队的秩序,球队内部的秩序和关系的核心场所。

  白岩松:向心力!

  黄健翔:你比如说在训练所和比赛场,当面对观众,面对媒体的时候,很多东西是藏在下面的,是不露的。 到了更衣室,没有别人,门关起来。这个时候,内部的关系啊,秩序啊,权力的排序也非常清楚了。而且决定了球队的命运。

  刘建宏:说个小故事。这个基恩,到了曼联以后特想当队长。当时就是很多人不知道他为什么特想当队长。在自己的自传里终于透露了一下,说因为当队长可以分配球票。这是权力。这是权力。这个当队长可以分配球票,到时候给你两张,给他两张。按道理是一人两张,但是他经常会问一些年轻人,今天没人来看球吧,那两张票你就别要了。然后票就进了自己的包里了。

  黄健翔:也有一些潜规则。

  刘建宏:因为 …为什么啊!

  黄健翔:也是意味着权力。

  刘建宏:对!因为对他来说,因为每周都会从他爱尔兰老家来一堆的穷亲戚。他爸就经常说,不知道这人是谁,就敲开门要(球票)看球。

  黄健翔:爱尔兰的经济在这些年是飞速发展,人均收入已经在欧盟国家里面是排在前面了。

  刘建宏:基恩时代。前些年他刚当队长的时候。

  白岩松:就拿基恩说事。一个更衣室这种领袖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即使在他落魄的时候。你比如说在去年,曼联打切尔西之前,当时这个基恩公开谴责对内的几名球员,甚至用了“懦夫”这样的一些很糟糕的字眼。但是最后的结果呢?那天比赛的时候基恩坐在看台上,但是结果全场用命。就是我要给队长(看看)。你骂我,没人敢反嘴,但是用表现去证明。进球的是他骂的。

  刘建宏:对。这就是关系。什么关系呢?弗格森要把自己的这种气质带到球场上。他得委托一个人,一个载体。小贝不是合适的人员,基恩才是合适的人选。基恩是最能够体现弗克森的那种战斗精神的人。

  白岩松:所以弗克森在前几天,就是在给基恩举办的告别赛的时候,更衣室依然有问题。

  范尼没让来玩,但是他公开承认,这是我这十几年来当中最好的一个队长。

  刘建宏:对。

  白岩松:基恩。他排在第一。即使我可以让你走,但是我内心知道,这是我最好的队长。他俩配合使更衣室出现了一种和谐和秩序。

  刘建宏:你这说起来,这主教练和队长和队员的这种关系在更衣室里就这么(微妙), 队员之间的相互关系。

  白岩松:队员之间其实非常重要。

  刘建宏:咱们说一个前两天齐达内的故事。这不是要决定“挂靴”了嘛,终于可以说话了。这齐达内就说,在皇马的更衣室,大牌之间不讲话。你想你进去以后,就跟进了一个冰窖一样,本来上场比赛打完了或者全场打完了,气喘吁吁,非常疲惫。但这个时候,渴望着一种交流的时候,没人说话。

  黄健翔:这个和他的球星政策有关。聚齐的明星太多了,绿叶太少,全是大花骨朵,只有两片绿叶。你说这玩意!

  白岩松:多头鸟。不是一个脑袋。

  白岩松:九头鸟。

  黄健翔:梨园行有一句老话,叫“角多了不是戏”。全都是名角,成不了好戏。对不对?

  白岩松:所以现在回头看这几个。他更衣室报出问题的球队大部分是球星太多的球队。国米, 皇马。你看这样的球队,因为他国际纵队最后…。当时皇马来北京,我去北京饭店去采访弗洛伦蒂诺。然后采访完了之后,一出来,正好赶上运动员从那个电梯下来。 结果有意思,都不坐一个电梯。然后我就在一帮一帮研究。四五个人一拨,四五个人一拨。你看劳尔就跟古蒂,他们这几个人出来了。隔一会儿,下一个电梯,菲戈跟巴西的这几个哥们出来了。再下一个电梯,像是一个小国际纵队。当时阿根廷的索拉里还在那,他们几个又出来。他们互相绝对不会说一个团队,大家一起出,分成几小拨。后来果真报出,皇马就是这样的几拨。

  黄健翔:就是这样,叫做天无二日。贝克汉姆和罗纳尔多,齐达内走在一块。你说,从前两年情况看,贝克汉姆肯定会是众目睽睽的焦点。可是罗纳尔多和齐大内心思的话还说呢,你算什么呀!我们俩人加起来六届世界足球先生,N届的欧洲足球先生。哥们,你会踢球吗?

  白岩松:对。脸好使,还是脚好使。

  黄健翔:肯定躲着,肯定不跟你一块走。我肯定不跟你一块走。

  刘建宏:你说得这还是冷战,其实更衣室里最可怕是热战。这一热战,就耗脖子了,就真打了。在更衣室里打斗的事太多了。

  黄健翔:我记得是荷兰队 ,戴维斯才 1.69米的小个儿,

  白岩松:对呀!

  黄健翔:一个人独对两个1.90米大个儿。范尼,斯塔姆,还有谁?三个大个都是1.90米的。他一个人揍了仨,练过中国功夫。仨大个儿打不过戴维斯这么一小个儿。

  白岩松:你一提范尼就逗了。现在更衣室其实已经延伸了。通道,通往更衣室的通道,就是战斗的开始。曼联跟那个阿森纳。

  刘建宏:你说得那是互相打,但是什么呢?一到更衣室变成内战了。

  白岩松:你说小贝走不也跟这个第二天被媒体拍到他的眼睛有关吗?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弄的?最后说弗格森的鞋飞出去了,结果把他这干伤了,导致最后的分离。

  刘建宏:你说更衣室这打起来了,有的时候你都不好交代。你比如说小贝这个事还掩饰了, 但实在是掩饰不了。

  黄健翔:弗格森事后的解释说,他是对别的队员表现不满,然后飞起一脚踢出一支足球鞋。这个鞋飞到了小贝的眉毛上,鞋钉把眉毛划破了。其实后来等小贝真的离开曼联,走了之后, 弗格森说了一句话,说贝克汉姆原来是一个好人,是个好球员,但现在不是。

  刘建宏:这里面大家可能会…。我觉得很多球迷因为只是看比赛,他会形成一种误解,认为大家回到休息室肯定是和和气气的。

  黄健翔:不是。球场上也是一个小社会。一个足球队也是一个小社会。

  刘建宏:而且你要知道,队员是在经过剧烈运动之后,回到这个休息室的。这个时候他的情绪是很脆弱的,绷得很紧的。

  黄健翔:开玩笑说,咱们肯定都知道。就咱们的国家队啊!俱乐部都有这样的,说谁是队里是老大,那最舒服的位置最大的地方得让他先过去。他恨不得在前边走,这小弟在后面不能超过他,对吧。

  白岩松:其实这样的细节很多。你比如说更衣室里,有很多都不是那种随时能抄起来就当武器的凳子。它经常是长条凳。国内一个著名的教练就给我讲过,喝完酒之后就讲,更衣室里谁跟谁抄起凳子就要打。后边其他球员分两拨,抱着对方,不让拿凳子。

  刘建宏:对呀!

  白岩松:你说会严峻到这种程度!

  刘建宏:对!这就是球员血气方刚。而且一语不和,那肯定要动手了。

  白岩松:尤其是咱们都知道的一些球星,中场一回来的时候会直接指责,,你刚才那球怎么回事?你怎么就能漏了呢?(刘建宏:对。) 那个对方就急了。你为什么不传我啊?

  黄健翔:你为什么不传我啊?

  刘建宏:我记得利扎拉祖跟谁呀,在拜仁的时候曾经打过架。

  黄健翔:利扎拉组跟马特乌斯。

  刘建宏:马特乌斯。然后当时的希斯菲尔德还曾经说过一句, 希斯菲尔德说,“没关系”,这说明我们的球员行。

  黄健翔:好斗!

  刘建宏:有一种向往的这种积极性。

  白岩松:我们的队员好斗。

  刘建宏:但是别忘了在谁的控制之下,是在希斯菲尔德的控制之下。这如果更衣室没一个大佬能把这事给控制住,这才真正的就乱了。

  白岩松:每届世界杯其实最后你看名单总会有一些出乎预料一些的变化。

  刘建宏:你就说说萨内蒂吧。

  白岩松:你比如说阿根廷最后就说,现在有一种所谓简单真理的怀疑原则叫什么…。如果所有人都觉得他应该去但是没去,可能就不再是足球的原因了。

  刘建宏:所以这是场外的因素。

  白岩松:马拉多纳这回针对阿根廷队提出了,据说这是马拉多纳有史以来第一次替河床说话。就是关于卢克斯门将的问题。

  刘建宏:对对对。

  白岩松:你凭什么不用卢克斯?奥运会的时候他是主力门将,然后这回… 等等。然后他就说幕后有黑手,其实也针对了…。然后阿根廷媒体,全世界媒体都在分析阿根廷的更衣室的问题。是不是索林作为中生代的领袖,跟以萨内蒂为首的老生代即贝隆他们那拨人已经水火不容?为了树立里克尔梅这样的核心,里克尔梅跟索林为代表的中生代的核心吗?齐达内为什么提出批评?并且呼吁说,法国队要提倡团队精神,没有凝聚力打不好。2004年的欧洲杯咱们看得很明确,打英格兰那场比赛,齐达内在最后两分钟连入两个球实现逆转。齐达内在那欢呼,只有老弟兄利扎拉祖一个人跑过来跟他拥抱,其他年轻一帮表情漠然。

  白岩松:低着头,表情漠然 。

  黄健翔:跟他们是英格兰队一样。

  刘建宏:虽然是11个人。

  白岩松:比是英格兰队还失望。

  黄健翔:到底该围着谁打,这种团队项目,上场是11个人,加上全队二十多个人形成一个小团队是围绕一个核心还是两个核心?怎么办啊?有没有小团伙啊?

  刘建宏:我接他的话题。阿根廷队,其实马拉多纳来说,他自己就是一个典型。1986年的时候,他跟帕萨雷拉水火不容。水火不容到什么程度?到1986年之后,他们俩个人没有在公开的场合再见过面,而且两个人不通话。据说马拉多纳还写过一封公开信,就说哥俩咱们算了吧!都是老哥们了!都拿过世界冠军!帕萨雷拉不回应。为什么?因为最终是因为他们俩在更衣室里的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之后,帕撒瑞拉就没去,不再玩了。就是这种更衣室的矛盾。

  黄健翔:有的时候也是靠场上的实力来决定。

  刘建宏:那当然了。

  黄健翔:马拉多纳可以不用你帕萨雷拉踢中后卫,我自己用何塞·布朗踢过中卫。

  我一样拿世界冠军,那就完了。但这时只记录成绩,只记录结果。

  刘建宏:但这里面往往是这样的。你比如说你水平特别高的时候,你这个时候当大佬,我觉得是正常的。

  黄健翔:你可以用强。

  刘建宏:但有的时候,他已经形成了一种大佬的这种做派,但是实力已经下降了。

  黄健翔:作用已经下降了。这个时候是最不稳定的。

  白岩松:但是,你回到一个球队当中,其实当出现了一些问题的之后,最后考验的是教练。好的教练都是能使局部时间,当我需要战绩的时候,使这种冲突锐减的时候…拿中国队举例,当时打世界杯预选赛的时候,范志毅跟这个郝海东,这是公开的秘密。

  刘建宏: 对对。由于各种因素,双锋对峙。米卢就很聪明啊!我能让你彼此都忘了。米卢是一个非常好的泥瓦匠,把这个缝给你抹平了。有没有缝?有!但是我先给你抹平了再说。抹平了至少在外面看,它是一个一体的。

  黄健翔:这个也和队员自己的觉悟有关。我记得在几乎在同一时期的不同场合,范志毅和郝海东都跟我说过,我们也都经历这么多了,也都见过了那么多事情了,都当爸爸了。

  荣辱啊,成败啊, 都见过了。而且在经济上的成功,让自己的心态平和,阅历也多了。

  彼此也都, 心胸啊 ,境界啊, 都不一样了。这样也是时机也到了。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

  打出去, 冲出亚洲,大家都成功。在这个共同的目标,共同的利益前面,大家可以做到统一。

  白岩松:高红给我讲过一个细节。高红讲着讲着差点掉眼泪。他就讲当初跟美国在打女足比赛的时候,当时这个美国队局势并不占优,基本上甚至差点被我们赢。但是后来他的朋友,也是美国队的队员给他讲述了在中场休息时更衣室里发生的事。美国队在中场休息的时候,谁都没有抱怨。然后有一个,那是谁来着。当时是一个主力,莉莉还是…我忘了是谁了,挨个跟这帮姐妹讲,最后手搭着手,大家搭成一个共体。高红没有说我们,请注意他没有说我们中场休息的时候的问题。但是从他的那种巨大的那种羡慕,和说这就是战斗力,这就是赢了原因。

  刘建宏:对。

  黄健翔:你看巴西队每场比赛之前,都在更衣室里集体祈祷。

  白岩松:对。

  黄健翔:所以中场休息再上场的时候,也集体祈祷。

  白岩松:那天我也想这个。那天你说巴西队的更衣室里头,他会集体祈祷,那是因为他有个真正的大佬了——上帝,这时候这个底下全是二把手。

责编:张青卫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