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三味聊斋》第十七期:《怎么解说世界杯》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23日 16:45 来源:CCTV.com

  白岩松:今天我们《三味聊斋》又来新人了,这新人可不是一般的人,这是我们的革命老前辈韩乔生韩老师,别别别,欢迎欢迎。

  韩乔生:这是革命的中辈,刘建宏刘老师。

  白岩松:和革命的晚辈。

  韩乔生:不不不,也是革命的中辈。

  刘建宏:你凭什么对对对,现在年轻可是一好事

  白岩松:那你谈世界杯解说,我可能都没机会,对,所以论这个晚辈是对的吧

  韩乔生:应该说这世界杯这次,真的其实特羡慕你们哥俩到前方去,不过话说回来了,我们一起在后方,什么叫同呼吸共命运,我们这个主要血脉都是跟这块祖国所有的老百姓一起,连在一起,所以我们到了世界杯,所以我们的神经、我们的血液、我们心脏跟着国人一起共同跳动,跟着国人一起神魂颠倒。

  刘建宏:说到这儿得跟观众朋友透露这么一个信息,韩老师正在策划一档世界杯的节目,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在世界杯期间的CCTV1,我们的这个主频道来播出,现在正在紧锣密鼓地策划,是吧?

  韩乔生:这事好像我还不知道。

  刘建宏:你看看,跟我们开始卖关子了,到时候大家可以看,到那个节目里看韩老师的风采。

  韩乔生:不,我那节目实际上都得大家一起帮忙,包括两位到前方去,我们到时候也会进行一个连线,但是主要还是以这种欢乐话题为主,咱们今天谈什么内容?

  白岩松:对呀,我说这个欢乐话题,今天得谈谈,你们两位都在了,得谈谈世界杯解说。

  刘建宏:解说我,世界杯我从来没解说过,所以我没有什么太多的发言权,还得听韩老师的。

  韩乔生:我觉得这个吧,这话看怎么说,应该说,说世界杯解说没解说过,这个已经不严谨了,应该说世界杯在后方参与的是什么内容,在前方你说是单纯的解说,解说只是我们主持人播音员的一种工作形式、一种一项业务、一种工作形式,但是对于你这个业务员来讲,你这个承载的,你看又主持又解说,有时候还得担任一些其他的角色,其实从这点来讲,就是说像世界杯大赛到前方去解说,对于我来讲还真的就一次,就是2002年世界杯。咱话说来了,那次世界杯也是从某种程度来讲,我觉得还是带有一定的这种感情色彩在里边。

  刘建宏:因为有中国队。

  韩乔生:第一有中国队,第二就是说,毕竟我这个从开始做足球到2002年那时候也已经时间很长了,确实在此前。

  刘建宏:您调进中央台是哪年 ?

  韩乔生:1984年

  刘建宏:1984年,对,十八年了。

  白岩松:您的第一次世界杯是哪场解说?

  韩乔生:我的第一场世界杯的解说,实际上我恰恰选择第一场世界杯的解说,要严格意义上来讲你是指世界杯现场呢。

  白岩松:世界杯的比赛,因为当时咱们都在后方。对,有很多的。宋老师最早是到香港就是1978年的那个。

  刘建宏:1978年、1982年。

  白岩松:对对,1982年后来已经是在国内说了。

  刘建宏:不不 1982年在香港。

  白岩松:在香港是吧,1982年在香港。对,

  韩乔生:你这么一说的话,猛一说,还真把我……

  白岩松:1986年。

  韩乔生:不会,我那时候是超级之超级替补。

  白岩松:1990年也可以去掉一个超级了。

  韩乔生:1990年就是再往后拉十二年,真的是到2002年世界杯。

  刘建宏:也就是说,在此之前您没解说过世界杯的比赛。没解说过世界杯的比赛。其实从这点来讲,包括像孙正平老师曾经在当年我记得特别清楚就是1982年世界杯的时候,是德国和阿尔及利亚比赛他在后方还能解说了。因为那场比赛因为工作条件在香港当时没有具备两场同时转播。这种条件所以当时赶紧把这录像带送回来,那场比赛因为阿尔巴尼亚是……

  刘建宏:2:1

  韩乔生:报冷门嘛,对,是吧?后来孙正平就在后方直接加完解说播了,挺风光。但是,对于我来讲一直没有这机会,所以我印象当中世界杯我当时这个解说2002年世界杯应该是在揭幕战之后的一场比较一般的比赛。以至于现在对我这还真的是猛的给忘了,先开始第一天的一般比较不太关心的这种球队,严格意义上来讲因为世界杯就是韩日世界杯我跟健翔一起在前方解说,那么我们有一个解说顾问张路。健翔这个解说的能力、水平以及引起大家的这种关注的程度不用说了。对于我来讲其实我就是想的,就是说,尽可能地比较平淡的这种角色出现。我也不想这个也没有这种实力。

  刘建宏:那2002年世界杯哪场比赛,就是说您现在还能回想起来,马上回想起来。

  韩乔生:那要能回想起来的比赛比较多,比如说像最后一轮,比赛小组赛最后一轮这比赛是谁呢?是中国队和中国队最后一场小组赛是和土耳其队。当时这个比分中国队0:3缴枪,那么同样巴西跟哥斯达黎加队比赛,我在同时在解说这给我印象非常深。甚至于我敢说中国好多的球迷是在事后过了相当长的时间甚至一年以后,也许才看到这场比赛的片段没有看过全场。为什么没有机会放那个比赛,我实事求是说我真的心不在焉。我真的是眼睛里看着,脑子里想着。

  白岩松: 嘴里说着,为什么呢?那边一旦有中国跟土耳其比赛竞赛场面的时候。我在这里边不自觉地就说上了,我至少说了四次,我说就说土耳其现在要发脚球了等等。我说观众朋友对不起给大家描述同时进行比赛。

  白岩松:您正在说巴西对哥斯达黎加

  韩乔生:对呀。因为我完全心思不在这儿了,后来我还留意了一下这场比赛。这个收视率非常低,好像是不到百分之零点零几,好像真的不到0.01%。就非常非常低的一个收视。那么,当时这场比赛给我印象非常非常深。换句话说,我觉得像这种无关紧要的比赛吧,真的也可以不播了。到时候选个精彩片断就可以了。这只是建议了,当然话说回来了世界杯赛有几场还是给我印象很深的。比如说像2002年的6月4号中日韩三支亚洲球队亮相 。

  刘建宏:对。

  韩乔生:那天被称为……

  刘建宏:亚洲日。

  韩乔生:而且中国队是对第一个对手哥斯达黎加,那么日本队是对欧洲的波兰队,韩国打葡萄牙。就这天比赛我们本来很多的国人包括我也一样信誓旦旦。决心今天要出口气,而且很多人还预料中国队有可能要进十六强,这场比赛大家都一定都看好。

  白岩松:当时,这个之前的小算盘算得挺好,拿下哥斯达黎加、输给巴西、踢平土耳其。然后积四分出线出线了。

  韩乔生:但是你说像这种比赛吧,中国跟哥斯达黎加的比赛我就跟健翔也商量,我说:“健翔无论如何你也得去。第一、中国的首场比赛大家关注。第二、第一个中国队的第一个现场以往都是对着电视屏幕说。对,这是到现场去说,那完全不一样。第三、还是这个那句话,我还真的要躲到后边去,万一要输了球的话,可能我估计是二十吨炮弹砸向黄健翔,那到我这儿可能就是两百吨都不止了。那与其这样我躲在后面。但是,那场球我印象特别深,因为那天一共有三场比赛,健翔说了两场。健翔说的第一场比赛就是韩国队那场比赛,而韩国队当时就是朴志新在右侧的边路小角度打进一个球,球是当时是葡萄牙队的一个后卫挡了拜亚的视线,球从他这个守门员拜亚两腿之间打进去的。韩国拿下葡萄牙中国紧跟着打哥斯达黎加0:2缴枪。接着我晚上我在这解说是波兰和日本,又一个东道主亮相那么晚上这场球怎么说?这个真是学问了,你要是说使劲地为日本队加油呐喊,那中国队今天刚输球。反过头来你要说日本队不好的话,也会遭致国内很多的球迷的骂。

  刘建宏:最感兴趣您刚才说的那个话题。就是您说这场比赛之前,您有很多很多的这种或者叫顾虑,或者说要有考虑。因为现在确实电视观众咱们都是做电视的,对对对这个泾渭分明大家的这种爱好,这个好恶。

  白岩松:你顺了这边,那边砸板砖了。

  刘建宏:现在这个事情确实不太好办。我这个得向您请教请教了,咱怎么能够两边买好?有没有这种可能?

  韩乔生:其实我觉得吧,要想一人难如百人意就已经很困难了,更何况一场好的比赛。

  刘建宏:千万。

  韩乔生:千百万观众。

  刘建宏:上亿的观众。

  韩乔生:这点来讲确实我首先告诉你,这个不可能你这不挨板砖,不可能了,该上保险上保险。

  刘建宏:你家里还有箱子吗

  白岩松:没有 他为了挨板砖,提前改板寸了。

  刘建宏:你家里还有皮箱借我,我把那个起防护的用具全带上。

  韩乔生:不过从这点来讲,我受你启发就是我们可以不妨找一个就是生产这个防爆器材头盔厂家做一赞助。

  白岩松:韩大哥你看你这么一说挺逗,前两天健翔出书,健翔出书的时候,这个韩老师还有很多朋友去了。然后健翔回来特感慨说:“这个现场一介绍韩大哥的时候现场的掌声极其热烈,特欢迎”。我说:“大家其实作为一个球迷来说,也感受到。这些年有一个把韩乔生妖魔化之后 ,妖魔化了之后现在全部正面化。你看这次设计节目也把欢乐这两个字给韩哥了。就是你是怎么度过这个时期的,就是在妖魔化之后你不仅没有躲着走反而你去迎上它,就是解说员都要面临这样问题主持人也是这样,现在变成一种完全的快乐形象这是一个挑战。

  刘建宏:咱先说让韩老师先想想这个话题。咱们先自报家丑,现在先自报家丑,因为我觉得每个人解说比赛或者主持节目都会犯错误。对,我觉得我比较有趣的一个错误,是2004年的奥运会当时主持午间的那个王者英雄。那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上场,各位观众晚上好。这习惯性的中午的节目晚上好,一说晚上知道坏了、错了, 对吧你得纠正,这一纠正。

  白岩松:改成早上好

  刘建宏:改成早晨好 我说这还不对

  白岩松:真改成早晨好了

  刘建宏:确实改成早晨了,还不对。这急得我只能又说了一遍各位观众,中午好。说完我自己都乐了。但是我听着外边就这个导播室里也一片哄笑。得,接着往下说吧,这是我比较有趣的一个错误。你得说说。

  白岩松:我先不说我这不经典,但是经典的是我一电台同事。1990年两伊战争,早上直播伊拉克,特科威特掐起来了。第二天早上直播报摘就类似这样的吧,不是哪个节目了。然后播音员是这么播的“各位听众朋友昨天伊拉克截断了科威特两条输卵管道”。(输油管道)对于我来说, 我在书里写过。对我来说最要命的是,最后没有成为现实。但是在我演练过程中,幸亏那时候演练香港回归的时候,我负责的是驻港部队全程的报道。结果在演练的时候一张嘴就是,“各位观众现在戒严部队已经进入香港”演练的时候。

  刘建宏:演练的时候,幸亏是演练。

  白岩松:你可以想像一下它的这个结果。

  韩乔生:你汗都下来了。

  白岩松:汗都下来了,然后后来变成一个纪律,谁也别跟我不许再跟我开这个玩笑。因为后来时间演练,总犯这错误同事。跟你开玩笑就觉得 驻港部队还是什么。我说别。

  刘建宏:七年过去了 这才敢说这件事儿。太恐怖了!太恐怖了!

  韩乔生:对于媒体来讲,特别是媒体。我觉得凡是采访我的记者,我实事求是说。至少在我们面前所表现出的都是一种非常友善的,没有谁说专门到这儿挑你刺儿,也许有些人确确实实昨天是也是一种另类的目光在看着你,甚至于恨之入骨。

  白岩松:但是交流了一会儿之后,可能态度就变了。

  韩乔生:我觉得,他也会能够很通融从这点来讲我真的是很感动。所以这是第一第二,我就觉得在犯错误的时候必须要承认错误。

  白岩松:就是您最早的时候,我觉得正是,是韩哥后来他的这种我面对。我没有躲甚至那次很经典,就是他给人解说这个,我说过,这个我没说,但是它起到了非常好的一种作用。就是说,当你说完之后,后来反而大家就觉得即使把别人说到安你身上,你也没太多去解释大家。这种心态就改变了,但是最初委屈过没有,的确有很多不是他说的,张斌自己都说过,张斌有一次跟我说,张斌不也有一经典嘛。各位观众朋友,也许您正舒适地坐在家里的电视上,收看我们的节目。谁坐电视上看节目,但是也安到韩哥那儿了。

  韩乔生:多功能,因为他们家有二层,为了节约用地,那么他就坐在二层上看二层电视,这电视是一层的成立。

  刘建宏:久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对。

  白岩松:委屈过没有。

  韩乔生:其实我倒觉得这点来讲,我觉得首先第一说,确实有委屈的时候,你比如说像,我记得应该是在1993年前后,连那个美国世界杯都没打呢,当时就在南方的一家报纸,很有影响的报纸就登了,说中央台一个……

  韩乔生:军。

  韩乔生:黄健翔当时还没出来呢,说他在解说阿根廷联赛的时候,明明这个比赛是在冬天进行,但他说阿根廷的球迷,现在是冒着酷暑,坦胸赤背为运动员加油助威,因为当时我们有一档栏目,叫《体坛纵横》,是专门播阿根廷足球队集锦,我前后播了六场,我自己有笔记,我就把这六场带子调出来了,我一看还真不是我说的,因为这个他说的咱可以理解,因为阿根廷它是属于南半球,季节和我们相反,对,恰好阿根廷这种,所谓冬季联赛的时候,这是我们中国认为所谓是冬季,实际上恰恰是人的夏季,这个季节相反,那么这个细节确实也提醒到我,但是我没有说为这件事情,再去跟人家无休止再去纠缠,我觉得,第一,纠缠对于我们其他的播音员来讲,没有好处,反而你说你择清自己,给别人身上抹一身,不是,这也不好,第二,我就觉得,,你就是跟人家纠缠了半天,证明这不是你的错误,那么又怎么样,就像当年毕旭冬写我说看一场,奥运会的亚洲外围赛,在大连进行比赛,说韩乔生这场解说,是老太太的裹脚又臭又长,实际上后来他知道不是我的,我也没有当时马上找他,最后毕旭冬跟我就成为非常好的朋友,有什么事大家都坦诚地交流,另外我觉得,如果你要对人家尖刻,你可以想一想,必然人家也对你尖刻,对,小子,今天我不是犯过你吗?我削尖脑袋我好好看,我认真看,拿显微镜看看,你以后还犯什么错误,你别让我抓着,是不是这种心态?

  刘建宏:对。

  韩乔生:所以我觉得从这点来讲就应该坦诚面对,你比如说像有些东西吧,你球迷也好,朋友也好,他给你加点序,狗尾续貂也好,怎么着,迅雷不及掩耳,本来咱们这就完了,这还给你盗铃,盗铃他网上说

  刘建宏:铃儿响叮当。

  韩乔生:铃儿响叮当,当仁不让,让世界充满爱,我是心余。

  白岩松:韩哥又加东西了。

  刘建宏:让世界充满爱。

  韩乔生:让世界充满爱,还有你说心有余而力不足挂齿,是吧。我是叫做什么呢,从这点来讲,我觉得我们应该就是说能够不说因势利导,但是怎么能够把它按照球迷的这种思路去把它娱乐化,因为我觉得对于在我身上来讲,有一个最突出的特点,真的一个鲜活的例子,我希望建宏能够非常好找到你的位置,大家一看到今天韩乔生出来了,和看黄健翔出来了,绝对不是以一种眼光,一看黄健翔、一听黄健翔解说,这小子有感而发,像水一样娓娓道来,而且他特别流畅,到关键的时候一下情感出来了,有时候你看他跟睡着了似的,别让他逮着,到关键的时候马上,火山岩浆喷出来了是吧?

  韩乔生:这小子是个娱乐之星,你看这小子解说起来,咱听他不是听他解说技术,咱就听他这笑料,听他这个心态,所以我现在,如果大家注意到,你看像我解说拳击,我连美军坦克在巴格达城里头穿,我都给它讲出去。

  刘建宏:这也是一种风格,对。

  白岩松:我明白您的这个意思。

  韩乔生:我觉得现在应该,就是体育实际上来讲,它越来越变得轻松活泼,越来越娱乐化,那么从这点来讲,应该在解说当中注入更多活跃的 活泼的元素,当然话说回来了,如果世界杯这种大赛,你说巴西跟阿根廷打比赛,或者是英格兰跟阿根廷打比赛,那种剑拔弩张之时,您还在这儿娱乐,那一定遭骂。

  刘建宏:对,这一点我是有一定的感触,因为这几年,可能解说的工作越来越多了,对,比如说2003年在美国世界杯上,女足世界杯遇见两次,就是你说一定要有准备,当然确实没准备,两次裸奔,突然就哗进来了,这,我这儿正说着呢?怎么球员不动了,全站那儿呢?然后全场观众哈哈在那儿乐,再一瞧,那边一举着棋子裸着就进来了,这时候怎么办?

  韩乔生:最后你用什么样的语言呢?

  刘建宏: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确实有那么几秒钟的慌乱,就说坏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这时候可能第一感觉,赶紧看看这个屏幕,因为我解说屏幕。

  白岩松:切没切出去。

  刘建宏:有屏幕,要是没有,我就赶紧说点别的,后来一看屏幕上没有,那就赶紧说一句,这个场上出现了一点意外的情况,但是……

  白岩松:更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对

  刘建宏:后来我又想这种方式其实也不对,因为你说大家会问你,到底发生什么意外情况,你不跟我们说,所以就这个事情,后来想了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想到用其他的什么办法,以后怎么去处理。

  韩乔生:你用什么方法了。

  刘建宏:现在的情况就是直接跟大家去讲,直接跟大家去坦白。

  韩乔生:我觉得这种事情真要出现,你比如说现在我正解说,你没有必要去藏着掖着,我正解说突然出现这种情况,我就告诉大家“观众朋友,千万大家一起别注意”实际你说越说别注意越注意,为什么呢?因为这种事足球场上不常见,你看这主,身上没有一根丝织品。

  刘建宏:没有一根丝纺品。

  韩乔生:而且风阻来讲,流体力学来讲确实不错,但我们知道在奥运会为了减少风阻,他就要有特殊的衣服,而且实践证明它确实对于提高运动成绩有好处,但是这种情况,它是有观众不参加的、不宜提倡。

  刘建宏:这是韩式解说。

  白岩松:还有可以再换一个风格。

  韩乔生:还换。

  白岩松:这给裁判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因为当他要亮牌的时候,无法统计这是几号,而且它是双方哪个队的,这都很难搞清。

  刘建宏:因为在世界杯上你很有可能。

  韩乔生:对。

  刘建宏:很有可能遇到这种情况,比如说包括在联合会杯,联合会杯有一次我是在现场看球,没有解说,我坐观众席上,就在我面前,差不多就我是跟摄像这个位置,我就突然间看见这位先生一脱,蹭就跳下去了,真的就是两秒钟之内,他就突破了防线,就进了这个球场了。

  韩乔生:那真是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然后有响叮当。

  白岩松:效果是让世界充满爱了。

  韩乔生:对对对。

  刘建宏:就是这种情况现在感觉,就说当我这次面临着世界杯的解说任务的时候,其实自己的压力也非常大,今天这期节目对我其实是非常有教育意义的。

  白岩松:其实我觉得韩哥这儿最重要的已经都不光是一个足球解说的问题,很多的人我们都会面临很多各种各样的挑战,各种各样的问题、心态。

  韩乔生:对。

  白岩松:你怎么去把这种心态调得最好,既最后也开心了自己,最后也开心了别人。

  韩乔生:对。

  白岩松:这点我觉得是特别重要的。

  韩乔生:其实你要说到这里边,我觉得就是一个人、每个人在自己工作当中这种定位,你看像这次世界杯,一开始建宏跟张斌他们一商量,还送一名单,说让我到前方去,我说这好,我到前去解说去,第一我已经,说句实话虽然我夜里面还爬起来看冠军杯联赛,虽然我半夜也爬起来看国际足联比赛日的一些经典的比赛,也有时候看看西甲、英超、意甲,但毕竟我没有说像以前过去那种积累资料,然后这样第一手,那么我在已经离开足球差不多有三年多时间的情况下,突然让我回去,这无异对于我来讲,第一,我熟悉的时间比较短,第二,我们这儿还有一个计划,让我先去法国转法网,然后参加再这世界杯,我跨过法德边境,再转这个世界杯开始第四天,说那后面那俩组,中间一个组你来,那我这世界杯完了以后,我还不又背着四本语录回来了,是吧?我后方有这样几个好处,第一,前后方的信息汇总,我刚才前边节目开始时候说了,跟祖国的观众朋友们一起,到时候同呼吸、共命运,我们一起被德国世界杯黑白颠倒。

  第二,我这后方,包括你比如说张斌吧,这么多的嘉宾,还有我同事、家人,都可以非常直接地给我予帮助,健翔讲话叫藏拙露巧嘛,是吧?第三,我觉得就是充分利用自己的这种特点,建宏你们这次有没有这个,笔记本电脑有没有移动的网卡?

  刘建宏:无线迅驰。

  韩乔生:这一定要解决,因为很多时间在路上。

  白岩松:对对,你们上哪儿找个接口去。

  刘建宏:对呀,这次我们的信息的这种支持,包括各方面的这种服务应该是历届世界杯所做的最好的,其实这也给了我们更大的压力,说实话,现在把你干不好工作的所有的这个问题全解决了。

  白岩松:问题都解决了。

  刘建宏:口子都给你堵上了,退路都已经给你断了,只剩下一个字了,你就得……嗨,一个字。

  白岩松:一个字——干好。

  白岩松:俩字。

  韩乔生:非得干好。

责编:李婷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