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三味聊斋》第十六期:《怎么看世界杯转播》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22日 15:50 来源:CCTV.com

  刘建宏:世界杯对咱们来说,是一种期待、是一种幸福。但是咱们的经历当中很多事情又告诉我们,如果不能够很好地看世界杯,那绝对是一种痛苦。今天我们继续聊怎么看世界杯。

  李承鹏:怎么看世界杯?其实我现在一到世界杯,已经没有以前那种当读大学的时候

  刘建宏:你现在看世界杯当然了。

  白岩松:你现在是工作。

  李承鹏:现在工作没有以前读大学的时候,你看我1986年时候考大学,阿根廷夺得冠军。这是阿迷。1990年是阿根廷屈居亚军,我个人认为那届虽然德国队很强,但是阿根廷是被黑了一把,那种感觉纯看足球和写足球、评足球没有任何关系。现在是足球每一场比赛被我们切割成很多片断,你得分析什么。

  白岩松:他全部把每场比赛文字化了,这篇文章上半场怎么写下半场怎么写。

  李承鹏:对对对,找一个什么点。

  刘建宏:那就有点不爽了。

  李承鹏:非常不爽,相当的不爽。

  刘建宏:他一说完这个以后,这两个形象就在我的脑海里当中。以前的那个形象是手里边握一酒瓶子,看世界杯是吧。一个疯子,可能上衣都不穿。但是后边这形象要不就是握一只笔要不就坐在电脑边上。这这这不爽,确实不爽。

  李承鹏:你也一样。

  白岩松:你也一样,我估计逐渐任何的东西。

  李承鹏:当爱好成为工作职业的时候乐趣真的会损失一些。

  刘建宏:1994年世界杯的时候是我作为球迷所经历了最后一届世界杯。那个时候跟朋友们在一块晚上甭管多晚,凑在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一边看世界杯。我记得特清楚,我一个朋友,其实他根本不是一球迷,但是他看我们这么热闹他不行,他得跟着,你们去哪儿啊?你们干吗呀?

  白岩松:带我。

  刘建宏:对,我能去吗?

  刘建宏:我说去吧去吧。

  李承鹏:这是一个从众心里。

  刘建宏:我们曾经去一个哥们那儿,他那会儿条件,我们条件都不太好嘛,住地下室。然后我们在那儿喝着酒,席地而坐,在那聊着天,看球,然后一看那哥们,就是那个不好球的那哥们歪在那儿了,睡着了。后这肩膀着地,是那个水泥地嘛。虽然是夏天。但是水泥地睡, 间长了也着凉。足足有三年,这一直疼。

  李承鹏:肩周炎。

  白岩松:还好没半身不遂。

  李承鹏:这个我能理解建宏说这个段子确实很多,生活中很多。每到世界杯,因为第二天早晨办公室里边全是聊足球。聊世界杯。你要是你不 是一个球迷或者你是一个根本就聊不起来 你会很孤独知道吗?

  白岩松:不是球迷是,孤独是可耻的。

  李承鹏: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你必须装的也装你是巴西阿根廷球迷或者你是巴西球迷。你得和人聊,小贝那球不错。

  刘建宏:不容易,小白,装了二十多年了,还装呢。

  白岩松:我们敬大姐讲过一经典。敬大姐他老公。又喜欢车,又喜欢球。然后敬大姐总是不参与,这也显得不支持。爱好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有一天她老公正在那看球呢,敬大姐过去了,寻思搀和搀和。过去问她老公“这凯迪拉克是几号啊?”她听过他老公说过凯迪拉克,也听过说罗纳尔多,类似四个字的名字然后这凯迪拉克几号啊?

  刘建宏:凯迪拉克跟巴拉克估计差不多。

  白岩松:差不多。

  白岩松:我看球的时候也经历了两个阶段,不是专业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就以看球为那个世界杯的主要任务。那时我1990-1994为主导就是我绝对把工作抛弃掉了。我1994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我是美国时差,我白天睡觉。在头一个月我做了十七期节目,全部做完。然后那个月我是纯美国时差。到该睡觉点了,美国人该睡觉点了,我睡了。然后看球的时候我连夜看,到后来的时候慢慢,第二个阶段就是体力有些不支。

  刘建宏:体力不支。

  白岩松:这个时候就要去解决很多问题,然后白天还有工作。

  刘建宏:譬如要解决什么问题?

  白岩松:白天有工作,你闪不开了。不能像早期做节目那样的话,你头一个月赶十七期,新闻这东西没法赶。

  刘建宏:1994年的时候吧,名气没有1998年那么大。1998年那时候工作就很大了。

  白岩松:工作压力,负担很重,这时候就得想辙。然后这个第一个把能看的球全看了。

  刘建宏:阿根廷的球不能不看。

  白岩松:然后抓紧开始睡觉了,就是在球与球之间睡觉了,过去是球与球之间,哥几个继续喝,然后等着下场开始。

  李承鹏:聊,争论。

  白岩松:现在可气的是它中间,我就希望没间隔,你就直接踢完也就完了,它偏偏中间有一个多小时间隔。

  刘建宏:你说睡还是不睡。

  白岩松:你睡还是不睡,第二阶段开始睡了。经常有时候睡冒了,睡过了。我们就出现哥们互相叫醒,就互相要打手机或者打电话,第三个阶段很爽,中国人从来没有那么幸福过。

  刘建宏:那是2002年,2002年世界杯。

  白岩松:正好2002年我还有一点小权利,制片人。我就在2002所有的下午,进行比赛的时候,办公室里可以看比赛。所以我们一定要鼓励更多的人成为球迷,然后更多的成为球迷的人,拥有一定决策权。我后来辞了。2006年我做不到了。

  刘建宏:2006年、2006年你得跟我们到德国去。

  白岩松:那倒时差顺过来了,中国人挺苦的。看球,就2002年爽一把。你那时候你怎么去熬时差,你有什么绝招没有?

  李承鹏:我的绝招是:找一帮哥们到我们家来,当然是祸害乡里,旁边单元的人,有的老大妈她不愿意看这个。我那屋子里永远是吵吵闹闹,还有就是什么呢?玩一招给家里边请假,给单位请假。全是欺骗,说我出去采访去了。那个攀枝花那儿,有一农村体育节目特别棒。

  白岩松:这节目是公开播出的。

  刘建宏:你就 就招了是吧。

  李承鹏:招了,已经招了。那时候我们总编挺喜欢我干群众体育的我大学毕业第一年干的是农村体育,就是老太太摇呼拉圈,就农民兄弟田砍锄头操全玩这个,全民体育。但是那时候我全是在撒谎全部是躲在家里边看阿根廷1994年怎么被罗马尼亚淘汰的。

  白岩松:屡受折磨。

  李承鹏:屡受折磨,当时也有一些伪劣的女球迷想试图混进我们足球圈,然后一看,有个查莫特的球员嘛,说我太喜欢长毛兔了。查莫特,一听长毛兔。而且一看为了表示自己真懂球,也很激动。比如说罗马叭一脚进了以后,这个贝贝托跟着就为了庆祝再踢一脚。你说“噢 1:0”她说“不对 2:0”

  白岩松:进了两回,进两回,赶紧开除。

  李承鹏:赶紧开除,对对,所以很多女球迷的表现,是在世界杯期间,我是觉得是特别。你能从她对足球态度看出她对你的态度。你们可以观 察一下,她如果是很迎合你的话,那女孩一定有点意思。

  白岩松:对你有点意思。

  刘建宏:我觉着这两届世界杯,中国球迷还有个新动态,就尤其从2002年开始就到现场看球的人开始多起来了。

  白岩松:对对。

  刘建宏:对吧2002年,正好是在韩国中国队的比赛。所以几万人去了肯定是有的,有几万人肯定有的我觉得这一届世界杯稍微远点恐怕,远是远点但 是也不应该没有中国人去应该不少。

  白岩松:我在想这么一个事儿你看世界杯开始是北京时间六月十号晚上的零点。

  刘建宏:对。

  白岩松:然后高考是九号结束。

  刘建宏:对啊。

  白岩松:如果要是家长想一招,现在就跟孩子说如果你今年考出的成绩约估计比想像的还好,奖励你去德国看一场比赛。那孩子是不是都能考上大学了对你好不好使。

  刘建宏:你这对应试教育变本加厉呀,这能考上大学的孩子当然举双手赞成,那觉得自己有点悬的那还不得恨你呀。是吧,我觉着,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届世界杯肯定会有不少中国球迷会到现场看,而且以后会越来越多就是到现场看球,这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觉着只有到了现场看球,才能够把真正的、先进的、这种足球文化足球理念给带回来。我相信你这次去了看完以后回来,你一定有一车的话要跟大家说。

  白岩松:要说,得做八味聊斋。但是对他们我也有一点是愤怒的你知道吗?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触。刚才我说了,这场比赛完了,离下一场一个小时那时候我就希望建宏你们不管说点啥,你在那说着,切赛车了,重播乒乓球,你说我那一个小时怎么办?

  李承鹏:播广告了。

  白岩松:就是啊!怎么办这次想点办法,把那一个小时给填一填。

  刘建宏:不,这电视台要是我们家的吧,我把着那话筒不放我才不让别人拿,但是没办法因为现在体育频道确实节目太多了。就这么一个体育频道有无数的体育项目在那憋着。你说这次世界杯期间又遇到麻烦事儿了,你比如赛车你说播还是不播,有好多赛车迷呢,跟咱迷恋足球一样,人家迷恋赛车。你说你要不播,人家也白爪挠心,对吧。NBA总决赛,幸好NBA总决赛按照这个时间应该是北京时间的上午,这个冲突还不是很大。你要真要是说最后NBA总决赛跟世界杯决赛撞上了,当NBA遇到了世界杯这什么样?这是不好说。

  白岩松:你有没有体力透支的那种感觉,我跟你说随着年岁的渐长就是越来越觉得,我还是想尽办法把六十多场全看完。但是每次世界杯一完就觉得透支得很厉害。因为现在白天有事儿你白天还得工作,然后苦熬这一个月下来时候眼前都是黑的,且苦闷呢。

  李承鹏:以前家里边还有很多家庭准备有那个录像机他给录下来,对有时间再看但家里也不用录像机了。

  刘建宏:对真球迷来说看不了录像。

  李承鹏:就很多无奈,我觉得其实刚才你说现场现场看球和看电视转播那感觉是不一样的。但是很多人确实在世界杯期间很无奈上班了,领导也现在老板都越来越精了,你请假一看你非从六月月十号开始请假,一看你干吗去了?

  白岩松:录像机对有的人真有用,邓小平1990年退下来了看了五几十来场球,就看了几十场球录像机录下来的。但是替他保密可以,那是国家纪律必须得保密。不能告诉他比分,你李承鹏敢用录像机说录下来看球,一旦让我知道第二天找一辙,拿一电话你第一嘴保证是“小白,别告诉我那个昨天谁跟谁踢的比分,我不告诉你,我先把事儿谈完,最后趁你不注意来一句“昨天2:1巴西赢了”。

  李承鹏:是啊!是啊!是啊!这是特别坏的。

  白岩松:急死你。

  李承鹏:刚才你说怎么叫醒,我有在1994年世界杯,就是,当时没手机家里边那闹钟闹了但是没把我闹醒,太疲劳你说那个中间间断的一小时确实太疲劳了,一醒天光大亮东方已经出现不仅是鱼肚白了,去骑自行车在去上班的时候,就是两耳朵戴着那个随身听,就怕别人万一说这巴西队还是法国队赢了特别难受,等着就想当时上午十点要转播那场球赛,就是躲在那个我们那个开水房里边,就不愿意听同事讲那比赛。就有一坏蛋,我告诉别说,可千万别说,我昨天没看,不说、不说、不说,我真不告诉你比分,法国队太可惜了。

  白岩松:你当场就瘫成一堆了。

  李承鹏:当时想把那开水泼他身上去。

  刘建宏:对中国球的迷来说,这个看球确实现在看起来,你要遇见一个好领导,好老板,你可能算是操着了。

  李承鹏:对。

  刘建宏:可能给你个机会或者说知道你,睁一眼闭一眼,第二天上午去的晚点。

  李承鹏:比较厚道的老板

  刘建宏:但是在南美,我这次去我问了问他们,你世界杯期间你们怎么看球,南美人太幸福了,从老板开始就不上班了,还不用给员工放假,自己就不上班了放假了,世界杯期间就跟放假是一样的。

  白岩松:是有他国家踢的时候这样,还是一般世界杯期间基本放假了。

  刘建宏:要说这点 中国人看世界杯和外国人看世界杯又不一样,这个你像巴西人、阿根廷人他看世界杯的话,他不是说不看巴西比赛。比如说阿根廷人不是说不看巴西队比赛,但是他不会把巴西队的比赛视为不可或缺的一场比赛,对他来说看完整了阿根廷参加的世界杯比赛,这个基本上就算是95%了,剩下的你决赛看看或者怎么样的,如果阿根廷没进决赛那就看看就完了,他们把世界杯跟自己的球队。

  白岩松:结合得更紧。

  刘建宏:结合得非常紧。

  白岩松:咱们是更多的因为咱们的经验更多2002年不就看一回带自己的球队吗。

  刘建宏:对对,就是我们从开始看世界杯就把自己就给变成一个。

  白岩松:国际球迷 。

  刘建宏:对,国际球迷。

  白岩松:中国的球迷就分成了阿迷、巴迷、英迷、意迷、德迷。但是最关键的时候正经比赛即使不是你迷的球队能不看吗?这要说起来中国球迷还真是国际球迷。胸怀天下都是白求恩,但是做家人工作也是一个问题,然后我看着一个文章我觉得比较不靠谱,文章上说一旦妻子或者是不太支持你看比赛,你就要联络感情然后多干家务活等等。本来体力就透支了还多干家务活。还出了一个更不靠谱的主意说,意大利当天晚上要比赛,你就允诺你的妻子给她买一件意大利的名牌。让它使意大利的比赛对她有兴趣,然后法国队比赛的时候你就考虑给她买个法国香水那晚上就自然产生。

  刘建宏:那我不看世界杯了,看完世界杯我破产了。

  白岩松:我就希望这些球队都不出现,非洲多来点来点。

  李承鹏:多哥这样球队。

  刘建宏:跟你要非常大象你怎么办哪。更惨!

  白岩松:我觉得这比较不靠谱吧,但你跟家人除了撒谎一招还有什么招,你去做做人家工作。

  李承鹏:我觉得还是提前进行按揭,你看六月九号开始六月十号凌晨开始,五月几号开始,五一劳动节的时候多来点感情投资,买点什么项链 香水。这个提前投资而且中间要经过一个比较惨烈的谈判过程,这是必须的。

  白岩松:就是破财免灾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感情投入也是十分重要的。

  李承鹏:或者是假装在六月八号左右就和媳妇大吵大闹,扬言要离婚然后躲在外边招待所里边和哥们一块鬼混,天天看比赛。

  刘建宏:这是下策了大家只当没听见。

  白岩松:太恐怖了这个

  李承鹏:可怜的是谁,是我亲身经历的一个事儿。可怜是有的警察,警察他没法去办案的时候或者是特别就是那种高速公路那种收费的时候,他没办法。有一年也是,我也没赶上,但是我们那哥们车上正好是有一个接收卫星电视的一个小电视机,过收费站,那警察“停下,停下你们看那车灯怎么回事儿”我们没怎么回事儿,“停路边去,交通规则你们去学,在那看。”

  白岩松:直到半小时球赛结束。

  李承鹏:好,没事儿看懂了吧。看懂了,走吧。

  刘建宏:他说这个我理解,是因公你实在你是没办法去正常收看,这确实是太痛苦了。我跟你说2001年申奥你们在莫斯科,我在哪儿就是快宣布的时候,就在咱台对面那个有色金属。

  白岩松:楼上。

  刘建宏:楼上。

  白岩松:当时那个世纪坛那个景点。

  刘建宏:对,那是一个注入点。我被派那儿去了,派哪儿去了你就没法看电视了,怎么办找了这么大的一个小液晶电视,那种一抽带天线的。抱着。

  李承鹏:寻找方向。

  刘建宏:对 ,还得找着动不动还得有人肉天线,这个电阻还不一样,有人握着就清楚有人握上还不清楚,还不能咳嗽,一咳嗽雪花乱飞。好这好不容易找着这个这个特合适的位置。我抱着,后边十几个人在那看,声音还不清楚,就看这人都拥起来了,这成了还是没成啊?还在这儿疑惑呢,一看这底下都乱了营了,这知道这确实是申奥是成功了。你想这世界杯要是这样看,苦。

  李承鹏:真的是一种乐趣。

  白岩松:你能记住的是这个,最后你反而记住了就那种场景。

  李承鹏:1986年我俩是考大学,老白你是?

  白岩松:我幸福了,我上大学了,天天旷课

  刘建宏:你已经上大一了。

  李承鹏:我正在考高考的时候那时候,你想想而且那年高考正好是和世界杯的那个比赛是重复的。

  刘建宏:重叠的。

  李承鹏:大部分是重叠的。

  白岩松:对。

  李承鹏:那时候就是悄悄地,电视机家里就有一部,那些年不像现在家里买个两部三部都无所谓。对吧,那时候就想了多少辙,幸好是借口在一个邻居家里复习功课。和邻居勾兑了一下了,看能看上马拉多纳连过六人打进英格兰那场球。

  刘建宏:不不,你现在说的是变成自己看球了。咱说的是如何让家人能够跟你一块看球。上策。

  白岩松:但是很多的家人,现在这届世界杯有一个最新的变化,我说幸福惨了,你还记得咱们上回四年前做《三味聊斋》 ,对为大学生感到痛苦,为高三学生感到痛苦。就在这四年间发生变化了。

  刘建宏:这次他爽了,爽了,这次人家从欧洲杯就已经这样了。

  白岩松:我说世界上最幸福的是莫过于中国高三学生考完大学之后,并且预测分都考到了理想的阶段,然后第二天比赛开始。

  刘建宏:在等着拿大学录取书的同时开始看世界杯 。

  白岩松:对。

  刘建宏:爽,是吧这个时候还分散了你的注意力,要不然老想着这个通知书什么时候来拿,我记得特清1986年考完了也没世界杯看了,回老家待着去了,惴惴不安老惦记着,这通知书啥时候到啊。就在我们老家那个山村那个炕上睡,然后突然间我姥姥就问“我你干吗撕我的画,那墙上的画”我睡着了 一伸手,我说“做梦,梦见录取通知书来了。结果把画给撕了”, 没有这种。

  白岩松:这姥姥家是文化大革命中间贴的毛主席像。

  李承鹏:那你就死了。

  刘建宏:那要是文化大革命我就惨了。

  白岩松:我啥都不说了,我但是现在你说多这幸福了。但是,可能接着就是一个不幸福的消息。据说现在的高中生足球迷在减少,篮球迷在增多。

  刘建宏:对对对 ,这个跟多多少少跟中国足球的现状是有关系,的我们回到这个题上。我说一个上策,这是在巴西听到的一个故事,确实两口子这个感情破裂,就准备到法院就离婚就算了。结果呢,途经马拉卡纳球场。听到里面忽忽悠、忽悠悠这个挺热闹。那女的问“干吗呢”他说“踢球呢 ”“看不看啊”“看一场吧”。

  白岩松:告别赛啊。

  刘建宏:就是告别赛,告别赛,进去了,出来以后这女的说“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玩的事儿,你怎么早不带我来啊。咱们别离婚了, 回家吧”没事儿了,所以最好的办法是把你的那一半变成一个真正的球迷。对!对吧。

  白岩松:这个我做到了,对对对。

  刘建宏:那你得跟大家讲讲你是怎么做到的,她是说她真的对足球感兴趣,还是因为你喜欢了足球或者是因为某个足球运动员喜欢上了足球。

  白岩松:人家喜欢我之前就喜欢足球了,人家喜欢巴乔,喜欢意大利。所以我们家……

  李承鹏:喜欢阿根廷吗?

  白岩松:我就逼她就范最佳的一招就是。

  李承鹏:从了吗?从了吗?

  白岩松:不是,你听我上届世界杯那《三味聊斋》我就已经坦白过一回,这次我再坦白一回。我的招数很简单,你不是意大利球迷吗?生了一儿子我让他叫巴蒂。

  李承鹏:生一女儿叫巴乔。

  白岩松:对啊,那还用说,生一儿子叫巴蒂阿根廷球星。你说他妈能不支持他儿子的球队吗?那我就替她打抱不平了。

  刘建宏:那人家要管他叫巴乔你怎么办啊?凭什么这就这么父权主义你就把儿子就叫巴蒂了。

  白岩松:你看这又误解我了,又误解我了吧。我只有,我在我们家的地位只配给孩子起小名,大名是她起的。她是金庸迷,所以我儿子是按照金庸小说里的故事给儿子起的名。我就不坦白叫什么名字了,这是我家地位决定的,所以她就允许我起小名。

  李承鹏:哪部小说的?

  刘建宏:这咱就不探究了,合着是先喜欢金庸然后再喜欢意大利队。

  白岩松:对对对,所以就这么一回事儿。但是庆幸一点,从我们俩认识到现在阿根廷跟意大利就没遇见过。我真怕哪次要遇见了,

  李承鹏:那证明你们俩是1990年以后认识的,对1990年那次马拉多纳淘汰了意大利队。

  白岩松:如果要是那一届的话……

  李承鹏:全场哑然无声。

  白岩松:那届的话我妻子肯定是另外一人。

  李承鹏:那你会恨死马拉多纳。

  白岩松:对对,她会恨死马拉多纳。

  李承鹏:她会恨死。

  白岩松:我是阿迷,她是意迷。

  李承鹏:你假装也恨死马拉多纳。

  白岩松:对那就又成了是吧。

  李承鹏:又成了,又成了,对。

责编:李婷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