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三味聊斋》第十五期:《巴西队能走多远》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21日 12:11 来源:CCTV.com

  刘建宏:今天节目开始,咱们得先感谢一下球迷,为什么呢?因为咱们这个节目播了好长时间了,一直咱们在这神侃,但是,得真的感谢那些每天晚上守这么晚还陪着我们在这儿,大家一起(聊世界杯),其实他们可能在电视机前也在说,陪着我们一起聊的这些朋友们,也得感谢大家在网上给我们这么多支持,给我们提供了这么多的话题。今天这个话题呢,是根据咱们网友的一致呼声,咱们今天要谈什么啊?巴西队在世界杯上究竟能够走多远这个话题。我在这儿呢,我必须要把两个人的背景,进行一个简单的交待:作为反巴西阵营的代表、领袖——白岩松,是一个阿根廷队的忠实球迷,再次强调!所以,在他怎么设计巴西队的时候,巴西队最终都会死得很惨,这是可以肯定的。

  白岩松:想他的办法,还要死在阿根廷这儿。

  黄健翔:他跟我进前四的设计是一样的,只不过进半决赛的时候,我的理想是,巴西灭了阿根廷,他的理想是,阿根廷灭了巴西。

  刘建宏:健翔呢 ,在成为我国优秀体育节目评论员之前,是巴西队的忠实拥趸,今天呢,就请你暂时先忘掉你现在的工作身份,你就恢复到你巴西忠实拥趸的角度。

  黄健翔:你凭什么就当个好人,不得罪人呢?

  刘建宏:我看你们俩谁说的有理,我就支持谁,行吧?

  黄健翔:下期说德国队到底能不能进八强。

  白岩松:对!那不是咱俩一块摁他嘛。

  刘建宏:对!对!对!所以咱们今天先谈巴西,行吗?上次我记得你那个路线图上把巴西给怎么弄的。

  白岩松:对,你要说这个话题,我突然想起抽完签之后,希丁克说的一句话,他说:“所谓世界杯三十二强,就意味着三十一支球队争亚军,然后剩下(巴西),因为巴西是铁定的冠军。”我说,希丁克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再后来一想……

  黄健翔:这是害人呢。

  白岩松:再后来一想,他跟巴西一组啊,这是给自己减轻压力,然后给人戴高帽。

  刘建宏:1998年世界杯决赛之前德尚还说呢,能跟巴西队踢世界杯冠军,这是我们的荣誉啊,我们对胜负已经无所谓了,我们小的时候,就看着巴西队踢球长大的,我们会向巴西学习,结果最后3:0。

  白岩松:我先说巴西不能成为冠军的理由,我觉得最大的一个理由跟足球一点没关系。

  黄健翔:跟数学有关。

  白岩松:也跟数学无关,跟什么(有关)感觉呢……

  刘建宏:跟心理有关。

  白岩松:你说一支球队,又是巴西得冠军了,世界杯从亚洲挪到欧洲,一点变化没有,显得就是太没意思了。

  黄健翔:你的意思是时间长了,审美疲劳了。

  白岩松:严重审美疲劳。

  黄健翔:得换换人了。

  白岩松:对!而且一届精彩的世界杯,就应该以热门离开为一个很重要的标志。

  黄健翔:结局一定要出人意料。

  刘建宏:巨人轰然倒下,你是从戏剧因素考虑的。

  白岩松:健翔,咱小时候看电影,刚开演五分钟……

  黄健翔:就知道结局了。

  白岩松:问咱妈,谁好人谁坏人。

  黄健翔:全看明白了。

  白岩松:剩下我全明白了,怎么往下看啊这戏……

  刘建宏:那你说京剧,什么故事什么情节咱都知道,什么台词都知道,就等着人家唱得好。

  白岩松:所以现在京剧需要拯救嘛。

  刘建宏:你的意思,世界杯也需要拯救,需要拯救。

  黄健翔:需要让阿根廷队获胜才能拯救,但是上届世界杯很精彩的就是阿根廷提前出局啊,才让人难忘啊,让阿根廷再拯救一次吧。

  白岩松:这也不能重复,悲剧人物也不能再次上演,一定要让上一回的喜剧人物成为悲剧人物。

  刘建宏:道具,给我拿两块板砖,他们俩直接就开拍。

  白岩松:所以我举双手赞成巴西离开,不管远近,离开,只要不成为冠军就行。

  黄健翔:你听我说,巴西再次拿世界冠军唯一的障碍,唯一的站不住脚的地方,就是从数学角度来判断,为什么呢?如果巴西再进决赛,就是连续四届进决赛1994、1998、 2002、2006,一个队连续四届打进世界杯的决赛几乎不可能。

  白岩松:前无古人。

  黄健翔:他违背数学、统计学、概率学等等……然后,再拿冠军,他就是连续四进决赛,其中三次拿冠军。再有一个,他再一次在欧洲拿了冠军。

  白岩松:对。

  黄健翔:1958年拿过,再一次在欧洲拿冠军,然后呢,历史上……

  白岩松:你到底支持巴西拿冠军吗?

  黄健翔:你先听我说,听我说,我先把数学上的……

  刘建宏:我刚才俨然以为一个数学院士的话。

  黄健翔:其实我就会算术。

  白岩松:就会算到10以内。

  黄健翔:世界上、历史上连续两届夺杯的意大利1934年、1938年。

  白岩松:蝉联。

  黄健翔:巴西1958年、1962年,那都是大力神杯之前的雷米特杯,大力神杯之后还没有过卫冕的球队,但是,这个就有利于巴西了,因为从数学、统计学、概率学角度来说,该出一次大力神杯被一个队连续两届留在自己家的时候,你拿这等着呢。

  刘建宏:他是周伯通,左右手互搏,左右互搏 。

  黄健翔:自相矛盾。

  白岩松:另外,我这还有一些概率统计,或者说,叫规律呈现的结果,他是拿不到(冠军)的,多少带有点迷信色彩,联合会杯的冠军是不能再拿世界杯冠军的,,这是过去的经验,一次又一次的证明。

  黄健翔:但是呢,反规律该出现了。

  白岩松:对,你永远是用周伯通的那手。第二个来说,上一次得了欧洲金球奖,哪个球员在哪个队,他就拿不了世界杯的冠军。

  黄健翔:所有的事情都该出现反规律啊。

  白岩松:对,那我说什么啊?

  刘建宏:现在你们都是从情感角度,或者从那种云山雾罩的角度,咱们谈点球迷能听懂的。

  黄健翔:就是为抬杠。

  刘建宏:我出话题。罗纳尔多,现在你觉得,比如说,前面的谈话听出来了,你认为罗纳尔多是平常的时候吊儿郎当,但是,真正到了这种大赛的时候就会拿出自己最好的状态,你认为是这样吗?

  白岩松:我认为这个规律,用他的话来说,该改变了。

  黄健翔:该出现反规律了,这边平时吊儿郎当,到了世界杯也收拾不起来了,这儿继续吊儿郎当。

  白岩松:我是用数学的方法得出这个结论。

  刘建宏:对,我也来一个数学的方法,就是罗纳尔多如果能减五到十公斤体重,有可能出现一个,我们又会看到一个非常好的罗纳尔多,但是,如果还是这么胖,跟我似的,那没戏。

  黄健翔:我估计啊 ,罗纳尔多减五公斤很容易,只要到了巴西队,队里边环境比较好,心情比较愉快,您好好练,而且他也清楚,他现在的身家性命、他的商业价值,他才三十岁,他未来几年,他的商业价值还是要靠世界杯。

  刘建宏:这样,我得帮帮小白,为什么呢?我觉得罗纳尔多已经失掉了动力。

  黄健翔:就是挣够了。

  刘建宏:对、对、对。就是对他来说,我觉得在他脸上我看到的是一个茫然的……

  黄健翔:志得意满、失去目标。

  刘建宏:甚至,实际上现在对他而言,可能连女人、连金钱都形不成什么刺激了,他这个人我认为……

  黄健翔:那就这样吧,许诺他,如果拿了世界杯冠军,允许他乘“神七”上天玩一趟,这行吗?

  刘建宏:那也没劲。

  白岩松:但是我觉得,我们谈罗纳尔多不能忽略一个原则,他的规律,说玩四年,世界杯上精彩的表现是四年前,球员又长了四岁,无论从体力、欲望各方面来说都没法简单的(推理)。

  黄健翔:但是,你能说罗纳尔多到世界杯赛场上不是最有威胁、最要命的球员?

  白岩松:我同意你的看法,为什么呢?任何一个球队的后卫,当跟他对垒的时候,还会把他当成头号敌人,是吧?但是另一方面,他哑火了,同时阿德也具有习惯性哑火的特质,而现在在公布的十一人大名单里,就是首发的名单里头,阿德跟大罗的配合已经被固定下来,他要再哑火怎么办?

  刘建宏:我以为罗纳尔多的这个话题,还没有谈透在什么地方,就是罗纳尔多,讨厌还讨厌在这一点上,你可能实际上不行了,对吧?外强中干。

  黄健翔:还不敢不用他。

  刘建宏:但是呢,还站在那,不是不敢不用他,是他自己也要求,我就在这着呢,我就得上,比如1998年的世界杯,到最后,你都那样了,你凭什么还上啊?

  白岩松:我就上。

  刘建宏:你说,埃德蒙多是“野兽”,你把“野兽”给逼疯了,你都把“野兽”逼疯了是什么人。

  白岩松:按数学的规律来说,1998的失常,然后2002的另一种失常,超正常,因为他突破了六个球的界限(纪录),成为八个,这次又将回到失常的状态。

  刘建宏:你的意思就是,外星人终于变成地球人了,也摆脱不了地球引力。

  白岩松:那当然。

  刘建宏:跑得也没那么快了。

  白岩松:因为他体重增加,有助于地球的吸引力变得更有作用。

  黄健翔:这一届世界杯,巴西主打的是小罗,所以,他的前锋踢起来 ,就是踢法不一样.前锋,你只要聪明的跑位,完成致命一击就行了。

  刘建宏:行。

  黄健翔:有小罗在后面呢,还有卡卡呢。

  刘建宏:请提你的反对意见。

  黄健翔:阿德和“肥罗”,在去年的联合会杯之前那个赛季都打得不好,但是,一到联合会杯,阿德的重炮,谁挡得住啊。

  白岩松:你看,健翔,大罗跟阿德都是需要在对方的门前具有一定冲刺空间的球员,他可绝对不是禁区里的杀手,对吗?小罗,作为一个前腰型的球员,同样需要一个空间,那你就能想象出来,他不是一个简单的做球的人,小罗不会满足于简单的做球,他本身是杀伤力的一部分,那么,前场的攻击力又没问题。

  黄健翔:对啊,还有小罗的杀伤力,那不就更了不得了吗。你想,我就这么说吧,世界上哪个队的防线,能挡住这四人的攻击组合?

  白岩松:我就举一个例子,我一直忘不了一场比赛,就是阿根廷在世界杯预选赛上3:1主场击败巴西那场比赛,那场比赛具有一个经典的收拾巴西的一种方式,就是把他的前方和后方彻底隔断,因为他前方具有不断的向前的欲望,后方很好的防守,但那次,阿根廷突然发现 在中(圈)弧地带,用后腰把他隔断之后,在中(圈)弧地带有很大的空间,居然里克尔梅都有很大的活动空间这里平趟 ,他(巴西队)接不上。

  刘建宏:我的担心不存于在战术上。

  黄健翔:这招已经用过了,巴西也会大胆的对付他。

  刘建宏:我的担心不在战术上,我的担心是状态上。

  黄健翔:精神,精神面貌。

  刘建宏:就是。小罗你能不能说他是这一个赛季,过去一年里边最忙最累的?

  白岩松:差不多。

  黄健翔:差不多,对。

  刘建宏:哪场比赛也少不了他。

  黄健翔:但是你别忘了,他正在巅峰状态,二十五岁。

  刘建宏:罗纳尔多,你看二十二、三岁,二十一、二岁那么好的时候,他也会感到疲惫啊,我担心,这是我担心的,替巴西队担心。

  黄健翔:巴西队的凝聚力,国家荣誉感,到为国家队打比赛时候的精神状态,不比任何一个国家队差,他还是有很强的责任心,你看巴西以前的球员写的回忆录,贝利啊,包括罗纳尔多自己回忆,他们从更衣室走出,走进赛场的时候,听国歌的时候那种心情,跟咱们的运动员是一样的,他也有荣誉感、也有责任心、也有压力,国内一亿六千万同胞看着,他们那个时候就是民族的英雄,这个动力,到了世界杯赛场上,跟平时俱乐部的比赛状态是不一样的。再一个,就像咱们前面节目说过的,皇马出现的问题,在巴西国家队没有,“肥罗”一到国家队如鱼得水,非常高兴、快活,教练员对他的训练安排也非常合理,适合他自己。另外,强大的年轻一代,卡卡、小罗、罗比尼奥,这一帮人起来了,大罗,实际上现在他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就是,我不再是队内精神支柱、战术核心,不是发动机。

  白岩松:最后那下 。

  黄健翔:我是解决问题的那个。

  白岩松:他某种状态有点像上一届的里瓦尔多。

  黄健翔:他其实现在在队里边,既被尊重、同时又很放松,不会因为他倒了以后……

  刘建宏:你说的这个,给我感觉怎么像是一个两头蛇啊,你看,这头罗纳尔多,这头罗纳尔迪尼奥,一个身子、两个头,到时往哪走啊,听谁的啊?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是不是必须得摆正,现在是不是必须得……

  黄健翔:战术体系上是围绕小罗战术核心,小罗是核心,他其实压力小。

  刘建宏:你说大罗真的会这么想吗?

  黄健翔:我觉得, 大罗在巴西队现在的状况打起来,就像小贝去皇马之前的,以齐达内、菲戈为中场支持的皇马,那个时候大罗踢球多轻松啊,我每场比赛只要在后卫线上跑来跑去,伺机找到一个好的空档、启动时机,一切入,这边球就来了,一趟就进去了,那个时候皇马拿冠军、拿欧洲冠军杯的冠军,他的战术体系是合理的。

  白岩松:换个战场、换个战场,一提巴西队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前场的攻击力上面,包括四个、还是五个等等,但是,其实刚才我们讨论了半天攻击力了,没有任何人怀疑巴西队攻击力,即使说是,大罗、阿德同时出现哑火的情况下,小罗跟卡卡也够恐怖的了,对吗?其实真正让人担心的,我一直觉得巴西队的隐患在他的后防线上,后防线的平均年岁的问题,还有,关键球员的不可或缺性,卢西奥的不可或缺性,还有,卡洛斯跟卡福,这“两卡”之间的年龄问题,上届世界杯有一个镜头,我说,该结束了,土耳其那球员居然过卡洛斯的时候,玩了一个再秀不过的表演,把他(卡洛斯)给急的,最后卡洛斯急的,后边把人给拽的,我说,一个时代该结束了,又过了四年,万一 恰恰这“两个卡”的时代的结束是在这届世界杯上。

  刘建宏:西西尼奥入选了 。

  黄健翔:还有西西尼奥,还有别的年轻的左后卫可以代替。

  白岩松:但是那就需要重新磨合啊,这十一个(首发)阵容是打惯了的,对他的心理影响还是很大的。

  刘建宏:现在我就阴暗一点,请允许我阴暗一点,猜测一下大罗的心理,因为我还没把这事想明白,我就觉得,你像,他看到了旁边的小罗如日中天,要知道当年,2002年的时候是他带着小罗,你别管小罗发挥得多好,但是他(大罗)是精神领袖,他是这个球队的核心,但是现在呢,就是,他们俩能正常交班吗?我觉得,如果他一旦产生心理上的失衡,两个人心里面稍微有点不对付,比如说,咱们说拍广告吧,大罗的广告费、出场费肯定最高的,现在小罗已经超过他了,然后,你回到球队里边,大家在心里面再一闹别扭。

  白岩松:巴萨和皇马长期积累下来的仇敌。

  刘建宏:我反对你,你从任何战术上去提巴西队,我觉得巴西队人员的配备足够强大。

  白岩松:你非要从心理上去……

  刘建宏:但是堡垒历来都是从内部攻破的,他一定是他自己能打开,咱们是谁派过出去的,只是巴西自己(内部攻破自己)。

  黄健翔:他不会,你想,他三届世界足球先生,欧洲金球奖都拿过了,他也风光过了,他很明白,这个东西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三五年,现在是“小罗时间”,“肥罗时间”已过,但是,我还可以发挥我的作用。

  刘建宏:球员的个性是非常强的。

  黄健翔:而且他(罗纳尔多)现在这种踢法,他更轻松,他不用一个人拿着球过人了,他只需要跑位。

  白岩松:另外再加一点,你说这四年,全世界一些强队的主教练都在干吗啊?你说,全世界的强队的主教练,除了在研究自己之外……

  刘建宏:都在研究巴西 。

  白岩松:就在研究巴西,但凡有冠军梦想的,你说,他的头号敌人是谁?

  刘建宏:这点确实是巴西队的不利,巴西等于在明处,敌人在暗处。

  黄健翔:巴西的主教练佩雷拉,加上他的老参谋扎加洛,那都是久经沙场,已经修炼成精、成妖的人,他什么没研究啊,他也有庞大的情报系统,去研究他的主要对手,更何况,巴西这些队员在欧洲各国联赛里踢,对哪个队的球员不熟悉?

  白岩松:但是,他是一个人研究六、七个,而现实的另一种局面是六、七个,恨不得十来个来研究他。

  黄健翔:那咱们中国乒乓球队,历来都是被全世界打,都是中国打世界 ,咱不照样卫冕冠军吗?

  白岩松:但是乒乓球队该折,在亚洲也折过,万一折得那次正好就是这届世界杯呢?

  刘建宏:根据我的安排,不就是折在加纳的手上了嘛。

  白岩松:说说你的路线图 。

  黄健翔:先说路线图吧。

  刘建宏:我觉得,他现在,如果要是小组第一的话,意大利打不好就是小组第二,很有可能十六进八就能碰上。

  白岩松:对。

  刘建宏:如果要是那个组的捷克、美国,或者是加纳出来的话,也有可能是打捷克,也有可能打加纳,我最不希望他打美国,因为打美国的话,这事我觉得没什么悬念,因为美国队的那种刚猛啊,恰恰是巴西人最不怕的,你来吧,我的这种“牛皮糖”,我的这种韧性,就把你磨得没脾气。

  黄健翔:我还恰恰认为以佩雷拉的老谋深算,他在世界杯赛上,别看有强大的四人攻击组合,他未见得逮谁跟谁打阵地强攻,他说不定,倒在中场比较松,让你出来一点。

  白岩松:我还好打你。

  刘建宏:比如说随便打这几个,我觉得加纳啊,因为我为什么是说加纳把他(淘汰),我当时不是阐述过这个观点嘛,他们对加纳其实也没什么了解,你让罗纳尔多一说其他队,澳大利亚队,他说,我就知道有一个在西甲踢球的前锋,剩下他对澳大利亚一点都不了解,你让他去研究,他没这个兴趣,对吧?他们实际上对其他队确实少有(了解)。

  黄健翔:他以自己为主,打好自己就可以了。

  刘建宏:对、对、对。,然后再往下走的话,如果那边法国队不留神打到小组第二的话,也有可能会碰法国,对吧?然后西班牙拿到小组第一的话,法国、西班牙再掐一下,碰巴西。

  黄健翔:我的路线图是这样,进入十六强八分之一决赛,巴西碰到了意大利、美国、加纳、捷克那个小组的小组第二,从目前情况看,我很庆幸自己当初设计路线图的时候,把意大利放到小组第二来碰巴西,现在看,出现了这么多的丑闻,这么多的压力,这么多的问题。

  刘建宏:钢筋混凝土出现了裂纹。

  白岩松:标号不够,那水泥。

  黄健翔:意大利八分之一决赛碰巴西,在一场惨烈的漂亮的比赛之后,保留了一个足球传统强国的尊严,光荣的提前退场,回国去反思。

  白岩松:足球丑闻的问题。

  黄健翔:“双规” “双规”了,回去“双规” ,挺好,接着(巴西队)进八强 ,碰到那边的是西班牙。

  刘建宏:那反过来咱们说,人家为了避免回去写检讨,我们就拼命的把巴西给拼下去,回国拿一冠军。

  白岩松:你再怎么收拾我?

  刘建宏:你还怎么办啊?

  黄健翔:说不定。

  刘建宏:抬杠的都这么说。

  黄健翔:然后呢,碰西班牙。

  白岩松:法国 。

  刘建宏:法国要是碰不过瑞士。

  白岩松:他说的是八进四。

  黄健翔:八进四,我认为是碰西班牙,碰西班牙的可能性比较大。

  刘建宏:你看,如果法国干不过瑞士的话,法国打西班牙,反正就是西班牙、法国,(巴西)可能会碰到其一。

  黄健翔:对、对、对。

  白岩松:谁都干不过谁那是中国联赛,都干不过。

  黄健翔:我认为,是西班牙踢瑞士,西班牙小组第一,瑞士小组第二,然后西班牙过关进八强,这样八进四呢,西班牙踢巴西,风格上,巴西问题不大。

  刘建宏:然后有个叫法布雷加斯的少年,就横空出世。

  白岩松:把巴西给办了。

  刘建宏:他不是喜欢法布雷加斯吗?

  白岩松:对、对、对。

  刘建宏:这现在又不好办了。

  黄健翔:他今天真是矛盾啊,踢得很漂亮,然后壮烈地死去,反正一路都是漂亮的比赛,这大家都高兴,巴西进四强,半决赛就踢阿根廷。

  白岩松:贵国。

  黄健翔:他的希望是阿根廷获胜。

  刘建宏:又拼意大利,又拼法国或者西班牙,最终拼的是阿根廷,已经是精疲力竭了,你都很惨烈、很漂亮嘛,最后像两个拳手打得都惨烈了。

  黄健翔:阿根廷更惨烈,阿根廷踢荷兰、塞黑那组。

  刘建宏:你忘了,巴西跟法国打了一场经典对决以后,站在球场上,只不过是徒有其表,结果被联邦德国轻轻一推就轰然倒地了嘛。

  白岩松:他现在是四强把阿根廷淘汰了。

  黄健翔:没有啊,半决赛踢阿根廷 。

  白岩松:四强的时候,但是最后,你还是让他(巴西)死法国手里了。

  黄健翔:现在我看法国,因为教练员不带梅克塞斯。

  白岩松:你要改主意。

  黄健翔:我要改主意。

  白岩松:你要改主意。

  黄健翔:完全是因为个人喜好。

  白岩松:我说进入四强,我认为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以他的实力,问题会出在半决赛,那半决赛,先不管遇谁,比如说,我们姑且认为他遇阿根廷,我当然从情感从各方面愿意让他被干掉,我觉得还有这样的因素在里头,所以我觉得 ,他很可能就是折在阿根廷的手里,而且这个世界上,打巴西就阿根廷、意大利。

  黄健翔:要说巴西最憷的,就是阿根廷和意大利。

  白岩松:对,就这俩。

  刘建宏:我的想法是,我还是从巴西内部来探讨,因为我觉得,如果巴西队内部不发生问题的话,巴西队确实是毫无争议的冠军。

  黄健翔:谢谢,谢谢。

  刘建宏:可以这样说,如果巴西队再发挥到八九成,甚至阿根廷发挥到百分之一百二。

  黄健翔:阿根廷就是西毒欧阳锋,他练了蛤蟆功,蛤蟆功,但是他练倒了,倒行逆施,但是他如果经脉全都打通了,功力发挥到极至的时候,天下无敌,但是一般情况下呢,总是倒立行走。

  刘建宏:洪七公那一根手指头。

  白岩松:我最后陈述一个巴西不能夺冠的理由,每一届,几乎每一届世界杯之前,都有这么一到两支球队在分析的时候,我们自己都会觉得挺没劲的,因为他几乎无懈可击。

  黄健翔:就最热的队都死了。

  白岩松:几乎无懈可击,你想,上一届(世界杯)踢之前,我们分析法国跟阿根廷,你说,谁能收拾他,小组赛都没出去,那好了,这届巴西不幸的成为这样一支球队,连我刚才说 ,巴西应该被淘汰的时候,说句实话,底气并不是很足。

  黄健翔:但是同样的规律,不会连续出现在两届世界杯上。

  白岩松:又回来了。

  黄健翔:这届世界杯一定是反着的。

  白岩松:不止两届了,N届了,所以这届,该巴西停这了,以便为将来的世界杯多留一点悬念,要不这世界杯怎么往下发展。

  黄健翔:但巴西肯定进决赛,半决赛赢阿根廷不成问题

  白岩松:是吗?来,慢慢往后看吧。

责编:李婷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