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三味聊斋》第十三期:《世界杯名单》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19日 18:00 来源:

  黄健翔:今天肯定得说说大家最关心,也是争议最多期待最久的话题——世界杯最后的23人大名单,当,32个队加起来就是736个人,全世界几十亿的球迷在未来的一个月里,就是看这七百多人的表演。

  刘建宏:再加上三十多个裁判,差不多就是他们来导演世界杯这出大戏。

  黄健翔:我先说这么一个,开播的第一期就想到这么一句话。说做一个皆大欢喜的节目,说一句皆大欢喜的话是真的很难。我觉得32强的教练

  出一份皆大欢喜的23人名单也真的好难。

  刘建宏:得,咱说点实际的。

  黄健翔:难免没有争议。

  刘建宏:咱说点实际的。我觉得里皮,我先说里皮,百爪挠心,现在真的是百爪挠心。首先,意大利出了这事,里皮在尤文图斯待了八年,你说……

  白岩松:心乱如麻。

  刘建宏:有没有关系啊?

  黄健翔:瓜田李下。

  白岩松:他当然有关系了,卡佩罗其实没关系,但是他有关系。

  刘建宏:但是没有办法啊,你作为国家队主教练,你还得这个时候一心一意的你要去备战世界杯。

  黄健翔:还得硬这头皮出征了。

  刘建宏:OK,这是他自己的心态,然后还要考虑这布冯又出事了,布冯又涉嫌赌球,他说他自己赌的是外国的球,如果说最终确定他是赌球这个罪名合理的话,他也要被禁赛了。

  白岩松:你的意思是,意大利这23个人的大名单有可能重来,把主教练算在内。

  刘建宏:现在大名单来了以后你看布冯赫然在列,对吧?但是这里面真是变数非常大,因为在一个……

  白岩松:我觉得咱找一天单谈。

  刘建宏:意大利的问题确实很怪。

  黄健翔:意大利足球的最近的问题单谈五期都够。

  刘建宏:对对对。

  黄健翔:但是我倒想起这么一个典故,1982年之前就出过AC米兰假球案,降级过,罗西坐过球监,刚刚解禁,人家去踢世界杯倒拿冠军了。岩松,说不定你们家太太这回真高兴了,意大利出了丑闻之后,必拿冠军。

  白岩松:历史复制。

  刘建宏:必拿冠军,那还没有一个人做球监放出来。

  白岩松:先给这期节目做一个预告,这期节目显然精彩,你看说着说着大名单,一到意大利的时候,马上谁的话就收不住,还是回到大名单上。

  黄健翔:咱先说哪个队的大名单是最有争议的。

  白岩松:我觉得绝不是因为我是阿根廷的球迷,这32强里头我反而觉得……

  黄健翔:那这样吧,不是因为小白是阿根廷球迷,是按照阿拉伯字母顺序,先从A开始,然后阿根廷A嘛。

  白岩松:然后它排第一,按字母来说。就是白先说,这都合理嘛。

  黄健翔:咱俩都别在他后面

  白岩松:其他的我倒觉得31支球队里头有一些落选的队员也是我们可惜的,但是他不太出乎意料,但是阿根廷的这个名单一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这样一下……你看老队长萨内蒂下去了,这确实……“岩石”萨穆埃尔下去了,在德国几战成名,或者说越来呼声越来高德米凯利斯下去了,对,奥运会上的冠军门将卢克斯下去了。你说,先不说别的,贝隆早就因为大家都知道了,如果要是放到这次临时下去,也是一个巨大的震动。你说就这四个人,就足已经让人百爪挠心了,我说以我自己的感受来说,伤感提前了,为什么这么说呢?真的是告别萨内蒂心里真挺难受。

  黄健翔:萨内蒂从1996年开始,十年。

  白岩松:十年。

  黄健翔:一直是队长。

  白岩松:而且他的人格,兢兢业业的那种态度,我说先伤感,但是接着是一个巨大的好奇,我感觉佩克尔曼比贝尔萨还固执呢,佩克尔曼他彻底回到了一种1994年世界杯之前的阿根廷的一种状态当中,就说更个性啊,对那种战术纪律和欧化的东西,强调得没那么强。1998年到2002年其实是帕萨雷拉的一种风格,还在起一定的影响作用,对战术、对整体,这回显然不是了。

  刘建宏:你的意思是说,像德米凯勒斯这样的?

  白岩松:像螺丝钉一样的,不受欢迎了。

  刘建宏:萨内帝这样的,在欧洲踢球时间太长,已经变成一欧洲人了。

  白岩松:所以他不要了。

  黄健翔:我觉得萨内蒂、萨穆埃尔 、德米凯利斯这三名大将的落选,会让阿根廷队在世界杯赛上变得更残弱,更缺乏力量。在同塞黑和荷兰这样的球队交锋的时候,佩克尔曼会后悔的,但是也许他是这么想的,既然拼力量反正也拼不过他,我干脆全用邪门了。

  刘建宏:这话怎么被你两头说。

  黄健翔:全是玩轻功的。

  白岩松:很有可能。

  刘建宏:现在它的中场……

  白岩松:你发现没有,这支阿根廷队突然成了大家不熟悉的一支阿根廷队了。

  刘建宏:我现在纳闷的是,你比如说谁来踢这个后腰。

  白岩松:这倒有啊 ,你像坎比亚索、马斯切拉诺。

  刘建宏:马斯切拉诺、坎比亚索,但是你像坎比亚索,本身他以前是踢前腰的,本身他踢球的风格就很灵活、很灵巧。

  黄健翔:会不会里克尔梅在旁边,就是说咱们前面节目说的,如果说以1米70为身高上线,阿根廷冠军艾马尔、梅西、萨维奥拉……

  白岩松:萨维奥拉,对,全有。

  黄健翔:一帮小矮个。

  刘建宏:芭蕾舞团,我开玩笑,阿根廷芭蕾舞代表团赴德国访问,最后捧着这个大力神杯回家了。

  黄健翔:谁说跳芭蕾舞的个就矮啊?跳芭蕾舞的个不矮。

  刘建宏:我的意思是说,人家都是跳芭蕾舞的,人家踢球的风格像跳芭蕾舞的。

  黄健翔:我觉得是这样,是不是佩克尔曼他有什么别的重大的原因,使他放弃了这三个人,比如说哪位阿根廷巫师跟他说,这仨人的命相不行。

  白岩松:命苦。

  黄健翔:不行,这仨人今年不能带去,没法解释,从战术上来说没法解释。

  白岩松:但是你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可能,你看他说了这样一句话:“我需要那些能给我自信心、并且有强烈的那种激励全队作用的球员。”他在名单公布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话。

  黄健翔:萨穆埃尔和萨内蒂过去都是队长的料,他们谁打中卫啊?

  白岩松:布尔迪索、 库弗雷还有那个谁?科洛奇尼,科洛奇尼可以打中卫。

  刘建宏:海因策,海因策也复出了。

  白岩松:但是海因策还真是那个打边路的料。

  刘建宏:现在你看,那就是阿亚拉。

  黄健翔:很奇怪。

  白岩松:阿亚拉是我特别不放心的一个人。

  刘建宏:阿亚拉、科洛奇尼、海因策,再加上索林,这可能是他的后面的一个组合吧。

  白岩松:布尔迪索、科洛奇尼……

  刘建宏:对,那是属于这个替补,科洛奇尼有可能是主力。

  白岩松:科洛奇尼应该是主力,这支阿根廷队我觉得有一点大家,在伤感的同时我有一点略感欣慰,它不是成功就成人。然后另外有一点,一定观赏性会很好,这支阿根廷队不管踢了几场比赛,但是它的观赏性一定很好,你比如说我在玩命的去想,为什么放弃萨内蒂?过去萨内蒂这条边线那是也是趟出来的,自己趟,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强调你后防,要把后防做好,进攻我放心,我不会有任何的担心,前面梅西啊,包括克雷斯波,我很放心,因为后防不需要像萨内蒂这种长驱直入的这种东西。

  刘建宏:你说到这点我倒是同意。

  白岩松:前方直接就能接上。

  刘建宏:你想想在前面的攻击手非常的多。

  白岩松:够了够了。

  黄健翔:我倒觉得佩克尔曼最后时刻带上了克鲁斯是一个明知的选择。

  刘建宏:不带克鲁斯是找死,你说克雷斯波不在自己的这种很好的状态,克鲁斯又是这个赛季里面效率非常高的射手,一个赛季联赛里进了15个球。

  白岩松:加起来21个。

  刘建宏:最后的意大利杯又是功臣,不带他没有道理,对吧?最后一轮一传一射。

  黄健翔:我估计佩克尔曼还有一点考虑,就是干脆年轻化。

  白岩松:对,这点非常明显,干脆年轻化,这点非常明显。

  刘建宏:你忘了佩克尔曼,就是青年队上来的。

  白岩松:17岁到23岁以下。

  黄健翔:所以他是连带了三届青年比赛的世界冠军。

  白岩松:上阵亲兄弟,打仗父子兵,他带的是父子兵。

  刘建宏:咱们在讨论名单的时候不能回避这个话题,就是教练员一定有自己的好恶,他可不是完全按照一个,就是说你投票,让球迷投票,然后得票最多23人我就给带走,当然不是这样了。

  黄健翔:还有一个知人善任。他更了解这个人,他觉得这个人他更能把握。

  刘建宏:你要说这个名单,咱们回过头来说,雅凯当时不在坎通纳那怎么样办啊?

  白岩松:没错。不带坎通纳,人家成了最后……

  刘建宏:最后人家成了你还能说什么呀?福格茨在1996年的欧洲杯上,带着比埃尔霍夫。

  白岩松:也救了他,所以我说伤感之后就是巨大的好奇。我真好奇这支阿根廷在这个世界杯上。

  黄健翔:我想起贝利回忆1958年去瑞典打世界杯之前,那会还没有电视,都是听广播,没有网络,消息最快的是广播,提前知道了某个时间巴西队公布去瑞典的,那会只有去20个人名单,贝利就把收音机调到那个台,他自己回忆紧张的浑身哆嗦。

  白岩松:那时候也没电话。

  黄健翔:像发烧,像发烧,他妈一摸他的脑袋说:“儿子你没事吧?你发烧。”赶紧给他拿那个冰镇的手巾敷着脑袋。哆嗦,紧张的浑身颤抖,然后念名单,一个比如说白岩松、刘建宏……从守门员念到后卫。

  刘建宏:你别像治丧委员会似的。

  黄健翔:最后念前锋啊。贝利自己回忆,他说他当时恨不得把手伸到那收音机里,把播音员的舌头给拽拽直,说巴西的电台的播音员就喜欢卖弄他们舌头,把一个一个的儿话音拉的很长,而且尤其巴西人的名字,拉丁人的名字又是好几部分组成,什么外公外婆爷爷奶奶叔叔大爷的名字都给加在里面,最后才是那属于自己那名字,把他急的,他是最后一个念到前锋的名字,他当时17岁啊,当时说已经觉得自己已经要死掉了。

  白岩松:昏过去了。

  黄健翔:已经要死掉了,觉得没希望了,他就在数报了几个,到最后已经是忘了是念到二十个还是十九个,怎么还没我。

  刘建宏:他这种感觉像什么?好像中状元的感觉。你想,你从下面看,没我,还没我,还没我,最后一看上面,那个,那是我!(我是中状元)

  黄健翔:他就数着到最后是第十八个,还是第十九个,还没我,他以为已经念完20个人了。

  白岩松:绝望了。

  黄健翔:最后念到了什么费尔南多·阿曼多,他一听是他的名字,昏到了。结果呢,第二天争议出来了,因为跟他踢同一位置的,当时有另外一个队的前锋,二十五岁,他十八岁,人家二十五岁正当年,呼声很高,结果这个人当时就放声大哭,一堆记者,那个人已经是明星了,所以在家里有一堆记者候着要拍他、要采访他听名单公布时候的那表现,那人说在地上躺在地上嚎啕大哭,然后不服气说我谁都可以接受,我就不服气一个十七岁的小孩,结果巴西国家队出征瑞典之前,最后一场热身赛,巴西队就踢这个队,结果贝利在场上以他的完美的表现压倒了同一位置的这个人,证明了自己,然后去了,又拿了世界冠军。

  白岩松:离开了阿根廷,这次其实还有好多,你说接着往下数的话,意外会比较多的,你说法国算不算意外?还有西班牙,像莫伦特斯啊……

  刘建宏:我觉得,阿根廷,咱们就稍微往北一点,咱去巴西,我觉得巴西这次有变化,这次你比如说他的那种前面的这种组合。

  白岩松:十一人名单这个变化不小,人家早就公布了,变化不大。

  刘建宏:但是呢,他这用重用了,或者说启用了“里昂帮”,这“里昂帮”终于修正正果了,前面是弗雷德,中间是儒尼尼奥,后面是克里斯 ,就是一中一前一后全都有(里昂)。

  白岩松:另外一条小中轴线

  刘建宏:这个中轴线里昂能够在这两年的欧洲冠军联赛里面表现的这么好。

  黄健翔:这估计能打上主力的可能是克里斯。

  刘建宏:现在这么说从中后卫上,克里斯这个能力是有了,但是我就不知道佩雷拉会不会就是说,让它形成一个新的中后卫的组合,这个难度有点大。

  黄健翔:说实话胡安实在是太漏了。

  刘建宏:他是死活瞧不起胡安,我觉得有变数在什么地方,小儒尼尼奥这脚任意球嘛 。

  白岩松:但任意球他毕竟还有其他的人啊,阿德有他的力量,小罗有他的这种弧线。

  刘建宏:万一不灵呢?所以咱们又回到开始的时候,就是你作为一个教练员,其实你一个赌徒,你要多准备几招变化。

  白岩松:没错。

  黄健翔:儒尼尼奥就是典型的“既生瑜何生亮”,他换个国籍,早都在世界杯赛场上扬威立腕了。

  刘建宏:那还有巴普蒂斯塔呢。

  黄健翔:他只能当替补。

  白岩松:那多了。

  黄健翔:他只能当替补。

  刘建宏:另外一个弗雷德,弗雷德在巴西自己的联赛里面踢球,属于效率极高的一个前锋,而且他跟谁有点像,我觉得他跟克鲁斯有点像,都是属于那种你给我多长时间,二十五分钟?行!

  黄健翔:进去了。

  刘建宏:晃晃悠悠上去了,我进一个,下来了。

  黄健翔:你给五十分钟我进俩。

  刘建宏:五十分钟我再进一个。

  白岩松:你给九十分钟一个不进,有这样的球员。

  黄健翔:对对。

  刘建宏:但是他的效率在那摆着呢,反正是可用的,至少他能当小李飞刀。

  白岩松:巴西是在不变之中的变化,而且他上场的空间没有那么大。

  黄健翔:巴西队现在的名单没有啥争议,或者说有争议,也只限于我巴西国内那些本地俱乐部球迷心中的偶像啊,觉得特别厉害的角色没入选的,他在世界范围内的明星没有。

  白岩松:说白了,就是所谓争议,就是停留巴西队替补阵容当中的争议,其他没得谈。

  刘建宏:在上一届的时候,包括联合会杯的时候,这个小儒尼尼奥没有入选还是有争议的,现在小儒尼尼奥一进,我觉得最大的争议已经没了,我只是看到了他名单当中的变化。

  白岩松:叫不变中的变化。

  刘建宏:我觉得佩雷拉以前,你说他用十八个兵器,这次人家真是二十三个兵器全都用上了。

  黄健翔:可能有争议的就是大罗的状态,但是我估计巴西人已经经过上一届世界杯的过程,已经看到了,他可以平时混四年,但到世界杯那一年的时候,谁都不敢不相信他,至少谁也不敢不用他。

  刘建宏:关于巴西队的话题,我们也要改天另议。

  白岩松:另议,今天这个期节目主要是节目预告,是吗?

  黄健翔:叫电视你我他。

  刘建宏:接下来咱们得到欧洲了,法国这变化还算大的,法国不用久利挺逗的,对呀。

  黄健翔:法国最让我不可理解的是,放弃了罗马的中卫梅克塞斯。

  白岩松:踢的多棒啊这个。

  黄健翔:这个赛季罗马说能够11联胜,没有梅克塞斯不可能,踢太好了,为什么就不用他我就想不通,难道还要用图拉姆去打中卫?

  白岩松:刚才我们的编导说了说,轴啊!说“多梅尼克斯轴啊”!图拉姆去打中卫到了世界赛场上……

  刘建宏:他不是在尤文图斯,就这儿玩儿着的吗?

  黄健翔:但说实话……

  刘建宏:一个在意加能够拿到冠军的中后卫……

  黄健翔:在尤文图斯,他前面有一条铁一样的中场,维埃拉、卡莫拉内西、埃默森、内德维德……

  刘建宏:各个是能拼能抢。

  白岩松:维埃拉钢硬派。

  黄健翔:基本上一般人打不着他。

  刘建宏:你别忘了,维埃拉他也是法国队的,别忘了,马克莱莱他也是法国队的。

  黄健翔:马克莱莱还是有点老,这种拼抢好的队员,年龄一大他的功力的下降,和他的年龄是成一种加速度的方式,是吧?他每大一岁,他的功力的下降。

  白岩松:越来越狠。

  黄健翔:他是加速度的。

  白岩松:久利是属于被里杰卡尔德,在这个赛季里头,或者叫梅西的崛起,预示了久利这次落选。

  黄健翔:我个人倒不太在意久利在法队的落选。

  刘建宏:我觉得久利跟戈伍基本上是伯仲之间,就看你主教练更喜欢谁了,甚至咱开这玩笑,就说你说这球员入选不入选,我咱们一再强调,教练员的好恶非常的重要。

  白岩松:那当然,他的想法……

  刘建宏:而且球员跟教练员的这种关系,也非常非常的微妙,哪怕你这球员会来事,见了教练老……是吧?今儿你给送条烟,明儿你给送瓶酒,这事解决了。你不要认为这种东西在足球场上没有,在足球队里边,这种事太常见了。

  黄健翔:就在在哪个单位上吧,领导都得用点业务上不比别人高明,但是可能他看着喜欢的人,但是也得有那个在关键时刻、困难的时候……

  白岩松:营造了一个和谐氛围的人。

  黄健翔:对对。在业务上解决问题的人,有业务型干部,也得有这个那叫啥?

  白岩松:和谐型干部。一般业务型干部不太好管理。

  黄健翔:这没办法,足球场也是一小社会。

  白岩松:没错。

  刘建宏:得有刘罗锅,也有和绅啊。

  黄健翔:另外还可能,队伍内部有这种小团伙,比如说跟亨利一条线的,跟齐达内一条线的,他都得考虑这个。

  黄健翔:梁山好汉排坐次,最后这个现在人重新解读《水浒》,一看,也全是关系学。

  刘建宏:比如说,说不定宋江天天跟刘唐跟李逵在这说,哥们聚会的时候你得跳起来呀,那俩就跳起来了,还不听我宋江大哥坐头把交椅。

  白岩松:帮忙的。

  刘建宏:这有人得帮忙啊。

  黄健翔:也有办公室的证。

  白岩松:那边一看名单的话,你一回头发现,其实整个名单出台的过程,是一个非常折磨人的过程,给你一点希望又给你拿走,又给你一点。你比如说法国队,像这个阿内尔卡,居然有一场比赛,认为他即将回到国家队,而且他还表现不错,进了一个球,后来还是给那拿下了,这样一过程。

  黄健翔:阿内尔卡是典型的被性格所害,其实他比亨利、特雷泽盖出道都早,1999年1998年就在皇马打了主力,打的欧冠。

  刘建宏:为什么从皇马这样的球队一点一点滑落到现在?

  黄健翔:他是一个自己自律比较差,恃才傲物,太过得狂妄了。再一个他的经纪人是他哥哥,他哥哥也是一个退役球员,也属于在这些方面经营的不太好。

  白岩松:再护点短。

  刘建宏:足球比赛,它毕竟是个团队的项目,你比如说我刚才提这个更衣室的气氛,因为我们现在谈论名单,我们都是看台上,甚至站在更远的地方看这个球队,我们永远没有机会进入到这个更衣室,我们永远没有机会说,人们关起门训练的时候,我们在场边上看。

  白岩松:这次教练赌博性也比较强,这种背后的思路是什么?就说是标新立异还是什么?你看好几个著名的教练,都故意选了一个极其年轻没怎么上场的球员。

  刘建宏:英格兰的沃尔科特。

  白岩松:荷兰有,英格兰有,你刚才说这个……

  刘建宏:阿根廷也有。

  白岩松:阿根廷有。

  刘建宏:前面的门将,后面的门将。

  白岩松:门将(乌斯塔里)把卢克斯也替掉了,还有博卡的那个。

  刘建宏:博卡青年的那个什么奥(帕拉西奥)。

  白岩松:类似的。

  刘建宏:想不起来了。

  白岩松:他是不是有一点,那种说我要扬名立腕,如果我一战成名让这小子牛了,将来谁都会记得我,有这心态没有?就像当初欧文。

  刘建宏:对,沃尔科特的转会费是非常高的,沃尔科特一千两百万吧?他是相当高的,阿森纳历史上都排到前三里面了。

  白岩松:但是你毕竟你没怎样经历过大赛的熏陶。

  刘建宏:而且这很逗啊,鲁尼现在能不能上,现在其实还是个未知数啊。

  白岩松:谁敢让他不上?

  刘建宏:10号欧文再加上“高佬”克劳奇,如果他们两个要是再来一个(伤病),再来一个就得上沃尔科特了。

  白岩松:我发现真正有可能挨揍的是你。

  黄健翔:我认为就像咱们前面说,英格兰队烦恼的时候,已经论定了的,就是埃里克森一定要报上鲁尼,为什么这样?在政治上他风险小,至于你踢不踢那是医生的事。

  刘建宏:你怎么把埃里克松变成干部了,政治上。

  黄健翔:就在舆论上吧,这其实也是一种政治嘛,他不担风险。

  白岩松:他选择了是不担风险的,不选择是担巨大风险的,他肯定不会干这样的事啊。

  刘建宏:对啊!

  白岩松:但是接下来的这帮哥们都轮流的选择了,像范巴斯滕这样的都选择了,我故意选择一个更年轻了,但是已经被证明是很棒的一个前锋被他给(放弃)。

  黄健翔:他把荷甲的最佳射手亨特拉尔给放弃了。

  白岩松:亨特拉尔放弃了,这都有赌博性。

  黄健翔:我觉得范巴斯腾现在他相对压力小,为什么呢?荷兰上届没打进世界杯,1998年世界杯的老将呢,八年之后他保留三两个,比如说科库、范德萨就够了,他其的八年换掉一批队员,没人能说什么,然后呢,他在04年欧洲杯前四名的队伍基础之上,再补充一些新人,他实际上舆论压力是小的,而且呢,荷兰国内的年轻一代球员,我觉得这两年,比如说到西甲、意甲踢球的,特别成巨星的又不太多,就没有达到他们当年三剑客那个时代,就是你不可动摇,不得不用,以他的权威和地位,他用谁不用谁,大家的争议或者置疑都不会太强烈。

  白岩松:名单里还有一个好玩的情况,有一些教练也很痛苦,我估计教练本身不愿意带这些人,但是谁都不敢不带,鲁尼是特殊的一个情况,因为受伤。

  刘建宏:我举个例子,代伊同志,伊朗的老代伊。

  白岩松:劳尔。劳尔。比如说从某种角度来说,皮耶罗也具有这样的一些属性,你也不敢不带。

  刘建宏:标签性选择。

  白岩松:标签性选择。

  黄健翔:我甚至认为带皮耶罗都不如带小卡(卡萨诺),让我觉得挺奇怪的,就是因为什么他在尤文图斯到后期,都跟皮耶罗发生了矛盾才走的,到了国家队,胸怀又很宽广,来吧,国家队给你位置,这个没想到。

  刘建宏:你这句话刺激了我,咱就光说这名单,咱老说谁入选谁没入选,都集中在那些就是看上去非常重要的这些人物,其实一个球队里面,有一些看不到的,很不被重视的那种润滑油剂的球员特别重要,一个球队里面必须要有开心果。

责编:李婷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