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三味聊斋》第十二期:《世界杯路线图》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17日 12:14 来源:CCTV.com

  白岩松:每届世界杯之前搞预测是世界上最无聊,也最幸福的一件事。

  黄健翔:最浪费纸最浪费唾沫的事。

  白岩松:对。你说它无聊在哪?几乎不可能,你说谁能预测对?它贝利就不要说了。天生就没有水平。

  黄健翔:现在有了电脑之后,还浪费手指头,磨手指头。键盘上敲啊磨啊。

  白岩松:写错一支球队,半条线都错了,恨不的。但又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黄健翔:何乐而不为呢。

  白岩松:对啊。我就说它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刘建宏:这有成本吗?

  黄健翔:没责任。没成本还没责任。对啊无成本还无责任,就是一乐呵。

  白岩松:那不一定。健翔,要是观众听你们仨要聊这个,拿本给你记下来了。世界杯踢完之后找你来了。

  刘建宏:死不认帐。

  黄健翔:反正我没听说过工商局、税务局找咱们要发票,找咱们收税来的。

  白岩松:另外一点幸福在哪呢?你看有玩儿电子游戏的,就把自己喜欢的球队一定要最后打成冠军。

  这个基本上就可以

  用一张纸就拿下了

  黄健翔:但是我听玩儿游戏的人说了,他只有跟电脑对干,他才能勉强用中国赢巴西,是吧。如果是人操纵巴西,他也操纵巴西,但凡是个人,哪怕是我这样不怎么会玩儿的,他也赢不了巴西。

  白岩松:但是预测世界杯这条路线图。谁能成为冠军?三十二支球队都有自己的主教练,但是预测者就相当于你是三十二支球队的总教练。你把所有人的都安排完了。

  黄健翔:你是上帝。

  白岩松:比上帝还厉害。我们仨就偏偏干了这么一件又幸福又无聊又太难了的事而且没商量。谁先来?

  刘建宏:今天就不怕您笑话。

  白岩松:谁先招板砖?他身体不错,你先来?

  黄健翔:没事,咱不怕。咱都干了三回这事了。这个一回和一百回是一样的。

  刘建宏:来来来,亮给大家。指着说。

  黄健翔:请上眼,列位看官上眼了。A1德国,B2由于鲁尼不幸跖骨受伤,我只好把英格兰放在这边,因为英格兰从没英国瑞典。

  刘建宏:十六进八里面……

  白岩松:小组一出线完了,就是德国要遭遇英格兰。

  黄健翔:因为按照我的经验,过去几届的世界杯,八分之一决赛必有……

  白岩松:一场恶战。

  黄健翔:必有强强对话。那么就是类似于传统的豪门,拿过冠军的球队。德国对英格兰。C1荷兰,我认为从技战术风格的适应性来说,这个组荷兰是谁都能对付,不像阿根廷它对付不了塞黑。而荷兰对付阿根廷、对付塞黑、对付科特迪瓦,从风格上来说……

  白岩松:都有的打。

  黄健翔:它有明显的,就是说我被你克制住这种弱点。D2,墨西哥,我认为葡萄牙有斯科拉里带队,获得小组第一,把墨西哥挤到这边来。然后这边很奇怪吧?

  美国、意大利、加纳、捷克这组。

  刘建宏:美国获得第一。它很可能美国获得小组第一。

  黄健翔:我是认为美国队有爆冷的可能。

  刘建宏:终于开始狂想了。

  黄健翔:就美国体育的积累、底蕴加,上美国人那种无所谓,从来不怯场,永远觉得自己是最好的,那种臭牛哄哄的那个劲。

  白岩松:美国总统历任以来,在世界杯开始之前就谈世界杯的是第一次,布什谈论了世界杯。

  黄健翔:足球已经在美国越来越重要了。

  白岩松:但是布什最后说了一句乌鸦话:天知道美国能踢成什么样。

  黄健翔:美国这些年,它这个日常参与足球运动的小学中学生大学生的人数……

  白岩松:现在多了。

  黄健翔:每年百分之十递增,两千多万。它的足球就是已经成为校园里面的第三大团队项目。

  白岩松:之所以咱们在美国这费了这么半天唾沫,就是因为你这个选择比较大胆,

  接着往下走吧。

  黄健翔:美国是获得第一。

  刘建宏:都到恐怖分子了。

  黄健翔:然后是克罗地亚在巴西那个组,获得小组第二。然后法国队获得第一,乌克兰获得小组第二。然后这边呢,德国经过一场恶战,点球战胜了英格兰。

  刘建宏:等等。你先把十六强交代清楚了。

  黄健翔:这边,瑞典获得小组第一,波兰在德国这组获得小组第二,葡萄牙小组第一,阿根廷不幸获得小组第二,碰上了葡萄牙。

  白岩松:够幸运的了。出去就行了。

  黄健翔:知道我偷偷向着你了。而且说实话,阿根廷踢葡萄牙,风格上来说还好一点,身体上不那么强壮。

  刘建宏:巴西意大利。

  黄健翔:意大利由于不幸与捷克加纳战绩不好,获得了小组第二,出线。结果在八分之一决赛里,全球的观众长眼了,各位看官上眼了,德国对英格兰,巴西队意大利,两场世界杯的……

  白岩松:黄健翔是这个娱乐片的大导演啊,不错啊!

  黄健翔:决赛高潮提前到来。然后呢,西班牙很幸运地碰到了瑞士。好再说八强。

  刘建宏:等会。十六强咱们先打住。我们每个人先把十六强交代一下。

  黄健翔:好,好,来走着。

  刘建宏:看看小白的十六强。

  白岩松:板砖晚点。

  黄健翔:我先插一句话,如果现在观众网友这个短信,或者网上留言能够变成物理的力量的话,估计咱们俩现在,我已经被碾成齑粉了。

  白岩松:对。其实我就一个要求,骂我怎么骂都行,只要不把家人捎带上就行。另外板砖最好用泡沫的。

  黄健翔:对。这是三味聊斋的集体宣言。

  白岩松:集体宣言。A1德国,B2英格兰,这一点跟健翔一样,因为我也觉得英格兰应该小组第二,瑞典小组第一。那么接下来是C1是荷兰。C1荷兰有我的战略性的考虑。因为我是考虑,只有当它只有小组第二的时候,阿根廷的那线路才更顺畅一点。而且它跟荷兰是最后一场,它相对来说更鬼机灵一点,很可能小组第二是故意的。那么另一组的第二,这就不太一样了,我选择的是伊朗,因为我把葡萄牙给弄出局了。这个咱另说,然后荷兰对伊朗,接下来小组第一是意大利。

  黄健翔:反正咱们现在干的事,简单一句话概括……

  白岩松:就是找揍。

  黄健翔:就是招人恨。这个意大利是小组第一,为它是这个一股独大,下那三股再去掐。但另一组的小组第二呢,我是排了日本。两个因素,第一个这个日本的确现在的发挥非常的平均;另外它最后一轮碰巴西,不排除巴西给它一分的。这样的一些因素。所以它很可能用这样的一种关系,和技术的两种因素加在一起,使克罗地亚跟澳大利亚倒霉。然后另一组小组第一法国,这个没有什么问题。因为那个小组的分配形式就是这么简单。

  黄健翔:对。

  白岩松:然后另一个小组的乌克兰

  黄健翔:这咱俩想的一样。

  白岩松:这就是这面的进入十六强的八强。另一组的一样了,小组第一是瑞典,但是小组第二是波兰。也跟分组有关,并不是说波兰有多强,的确那一组来说……

  黄健翔:便宜。

  白岩松:太便宜了。

  黄健翔:是德国想便宜,把它也给便宜了。

  白岩松:对。然后那一组,小组第一的是墨西哥,然后碰另一个小组第二的阿根廷。

  黄健翔:咱俩都把阿根廷想到小组第二了。

  白岩松:安排一块了,对。

  黄健翔:其实这也是便宜阿根廷的,阿根廷踢墨西哥,踢葡萄牙,踢拉丁派的队,它都是统一门派的对抗。它总归还是功夫比别人强一些的。

  白岩松:然后接下来就是巴西没什么可说的。我是把美国放在了小组第二,

  黄健翔:美国是咱俩都看好它能出线。

  白岩松:对。然后这个接下来就是西班牙也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因为小组不是西班牙特别强。但另一小组我安排的是韩国,就是你从它的球风,各方面角度来说它能出线。

  刘建宏:我明白了,然后西班牙跟韩国,然后再来一下。

  白岩松:我一会再解释。我这里设计了很多的复仇之战。

  黄健翔:他低估了瑞士。

  刘建宏:来,把你的牌子举起来。

  黄健翔:瑞士现在很厉害。

  白岩松:有布拉特的因素吗?

  刘建宏:把你的牌子举起来。然后我们三个看一下。

  白岩松:你的意思是板砖拍错了,还能拍到我们俩头上。

  刘建宏:不,不。因为有了你们两个吧,我的可选择的空间不是很大了。我们先来看一下。一样的是德国荷兰、荷兰墨西哥这个对阵,我们是一样的,对吧?

  因为在这方面,B2我排的是巴拉圭。然后呢意大利对日本,好象我们俩是一样的。

  白岩松:一样的。

  刘建宏:意大利对日本。法国对乌克兰咱俩也是一样的。

  白岩松:也一样的。

  刘建宏:那面你是瑞典对波兰,我是瑞典对厄瓜多尔。

  白岩松:他把英格兰(弄没了)。

  黄健翔:他因为他是刚去过厄瓜多尔,他就对厄瓜多尔人有好感。

  白岩松:对对我再给你举一个细节。他整个南美之行只有到厄瓜多尔的时候喝到了纯正的五粮液。然后据同事介绍说,他在厄瓜多尔五粮液喝的很不错。

  黄健翔:喝美了。

  白岩松:所以在厄瓜多尔就决定:你出线。

  刘建宏:看了厄瓜多尔足球之后,我认为这个国家的足球现在正处在上升的势头,

  南美第三。然后从小组当中出线。有何不可?

  白岩松:可以,可以。

  刘建宏:对吧?

  黄健翔:对。

  黄健翔:厄瓜多尔淘汰波兰,同意。

  白岩松:但是我怎么都闻出一点五粮液的味道。

  黄健翔:我告诉你为什么我看好波兰?波兰和德国接壤,它也是占了东道主之利。

  刘建宏:对。因为我对波兰队,说句实在话……

  黄健翔:看不好。

  刘建宏:不了解,我不了解它。所以我认为我不知道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

  白岩松:他了解厄瓜多尔。

  刘建宏:如果他2002年的话,2002年它的水平,它的2002年水平在这一届里面也就是一个小组赛。对吧?好。那么接下来是葡萄牙对阿根廷。

  白岩松:那一样。

  刘建宏:我觉得……

  黄健翔:我们俩是一样。

  白岩松:你俩一样。

  刘建宏:葡萄牙对阿根廷。然后呢是巴西打加纳。

  黄健翔:我是巴西打意大利

  刘建宏:对。我注意了一下,您二位里面都有美国,非洲兄弟只字不提。

  黄健翔:封杀我非洲兄弟。

  刘建宏:对啊!我非洲兄弟怎么了?长的黑就不能出线吗?

  白岩松:与这无关。

  刘建宏:再说了,越黑的它才是黑马。所以我安排了加纳队

  代表非洲兄弟挑战巴西。等会咱再说下面。这边是西班牙对瑞士。

  黄健翔:咱俩一样。

  刘建宏:哎。咱俩是一样的。基本上十六强是这样了。接着往下走。

  黄健翔:八强。看!列位看官上眼了,德国经过一百二十分钟激战,通过互罚点球,再次让英格兰队壮烈的倒下。

  刘建宏:这我们拿手。通过点球淘汰别人我们拿手。

  黄健翔:这实在是因为鲁尼不在。对英迷说一句道歉的话,如果鲁尼在的话,可以三比零大破德国。但是谁让你们鲁尼不在呢。这我也痛心疾首。荷兰,艰苦地战胜墨西哥,现在踢墨西哥,巴西都(困难),谁都难踢。为什么艰苦的战争?是因为它占东道主之利。当时我估计荷兰得过来几万人。美国克罗地亚,我认为美国队……

  白岩松:又进八强了。

  黄健翔:又进八强。爆冷、爆冷。

  白岩松:又进八强了。

  刘建宏:符合它的国际排名。

  黄健翔:东欧球队不思进取,法国胜乌克兰。啥也别说。

  白岩松:没什么可谈的。

  黄健翔:啥也甭说。让齐达内再表演一次,再登台亮一次相,接受一次欢呼,谢一下幕。一代大师,是吧?

  白岩松:对。最后他跟舍甫琴科把球衣一交换。

  黄健翔:一个标志性的人物。

  白岩松:挺好。

  黄健翔:我就出于我个人对齐达内的偏爱,我还要再看他一场。瑞典轻取波兰,风格相似身体条件相似。

  白岩松:波兰认为也完成任务了。

  刘建宏:整体好、个人能力强,所以必胜波兰。

  黄健翔:而且上届的,两年前的欧洲杯,瑞典不是罚点球输给了荷兰吗?要不然就进四强了。一点不疑问。

  白岩松:好。葡萄牙。

  黄健翔:有易卜(拉希莫维奇),足球场上身材最高的杂技演员,身体最高,体重最大的杂技演员。

  刘建宏:经常一百多天不进球的。

  黄健翔:然后进一个,就是那个跟杂耍似的。

  白岩松:匪夷所思。

  黄健翔:所以我要多他看一眼。阿根廷踢葡萄牙,这个属于同一门派之间的较量,

  阿根廷毕竟在这一路拳上,它的功力还是第一的。

  刘建宏:咱玩儿的是地躺拳。

  白岩松:就把它收拾了。

  黄健翔:个不高。巴西踢意大利,意大利人再次在……

  白岩松:饮恨。

  黄健翔:在终场哨结束之后,被人淘汰。意大利已经多少次,从1990年以后……

  白岩松:点球。

  黄健翔:从没有在90分钟内被淘汰出局过。意大利人很难被打倒。练得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但是这次与巴西人做一快战之后,九十分钟内双方互戳了几个窟窿,但是一数,它身上多了一个窟窿。意大利人悲壮地告别了。西班牙踢瑞士,

  说实话,我很想把瑞士写在前面。但是呢,我想一想,瑞士还是一支年轻的球队,它不如留着它的实力到2008年的欧洲本土的欧锦赛上去,再展示。去突然的爆发。世界杯你就算了。当然他的实力还可以。

  白岩松:这里还有带安慰的色彩。还跟人谈谈。

  刘建宏:我看你这像是给三十二个教练员在开会。

  白岩松:谈心呢这是。这次就这样了。

  刘建宏:对对,下次再谈。

  黄健翔:西班牙我为什么还要让它往前走?

  刘建宏:你不是莫吉?我想起来了,打电话把什么事都安排好了。

  黄健翔:我太喜欢法布雷加斯了,

  白岩松:你还因为一个人?

  黄健翔:球迷都是这样,哪讲道理啊!我就因为一个人。

  刘建宏:行行。你的八强已经诞生了。

  白岩松:用球迷评价就一个:疯了。这属于疯了。

  黄健翔:听我说要全对很难,要全错更难!

  刘建宏:更难。来看第二个疯子。

  白岩松:对球迷继续看我,这疯子更厉害。它们是疯人院里一个病房里的。德国对英格兰,是一场进球大战。最后由于德国比英格兰多进了一个球,究竟是四比三,还是三比二搞不清楚,但是淘汰了英格兰。前提也有鲁尼的因素。然后荷兰对伊朗,那肯定是荷兰取胜了,但是这场比赛不是很好踢,相对来说。接下来呢是意大利对日本,应该是2:1、2:0左右。法国对乌克兰这个不用谈了,法国出去了。

  黄健翔:我插一句,我忽然明白了,他为什么把黑非洲兄弟全都给灭了,没让进十六强。他让两支亚洲球队进了十六强,伊朗韩国日本,三支除了沙特之外。

  白岩松:我可以吧?

  黄健翔:真为亚洲足球着想。下一届世界杯亚洲的名额增加到六个。结果中国队又获得亚洲预选赛第七。

  白岩松:对,第七。

  白岩松:那边瑞典对波兰,这不用谈了,瑞典会很轻松的击败波兰。

  黄健翔:同一门派的对手。

  白岩松:对。然后墨西哥阿根廷的看点在哪呢?一个阿根廷的主教练率领着墨西哥队,有一定阿根廷风格又不完全,而且打起来很胶着,这场比赛不会特好看。就是相对来说它有点胶着。

  黄健翔:我倒是认为这场比赛会很好看。

  刘建宏:对啊。因为两个队都打的非常快。

  黄健翔:对,花拳绣腿。

  白岩松:看怎么看。就是这场比赛的起伏不会很大,进球不会特别多,胶着状态会很强。然后阿根廷过了墨西哥这关。然后接下来巴西队美国,那我觉得巴西肯定是过了美国这关。再下来是西班牙对韩国,我很想再看到西班牙再次对韩国的时候出现不出现精采的进球。因为在1990年世界杯的时候,韩国进过非常漂亮的西班牙的一个远射,非常非常漂亮。但是西班牙过关了。我的八强是:德国、荷兰、意大利、法国、瑞典、阿根廷、巴西、班牙。我也疯了。

  刘建宏:越来越像一个传统秩序的世界杯了。来第三个疯子。全疯了,这下全疯了。

  白岩松:不,现在是医生疯了。

  刘建宏:看我。德国胜巴拉圭,这个重复了上届世界杯。德国,八分之一。然后是西兰击败了墨西哥。

  黄健翔:这是九八年的,这是九八年的世界杯,九八年两队踢成二比二。

  刘建宏:然后呢,意大利胜日本,这个理由,你已经替我陈述了。

  黄健翔:你俩左半扇一样,德国、荷兰、意大利。

  白岩松:过程不太一样。

  刘建宏:那你看,我的疯狂在于另一个区。来看瑞典赢了厄瓜多尔。

  白岩松:这不算疯狂。

  刘建宏:不可能再让厄瓜多尔(赢),我喝多少五粮液也不可能疯到这种程度。对吧?

  白岩松:主要是没让你带回来。

  刘建宏:接着看,阿根廷跟葡萄牙,

  黄健翔:这也正常。

  刘建宏:这也正常是吧。阿根廷赢葡萄牙。

  白岩松:你看疯了,这会儿医生疯了。

  刘建宏:加纳干掉了巴西!

  白岩松:医生疯了。现在是观众疯了。

  黄健翔:你喝了敌敌畏,你不是喝了五粮液,你是喝了洗手液。

  刘建宏:你甭管怎么着,反正加纳我要让它再往前走一步。

  白岩松:我认为最后一瓶是假酒。

  黄健翔:那你让加纳从那边走行不行?别从我们巴西这走行不行?

  刘建宏:根据我的判断……

  黄健翔:世界排名巴西……

  刘建宏:就你们现在的这个,你们刚开始的时候弄的都悬念挺大。但是走着走着吧,它就没有悬念了。

  白岩松:恢复秩序了。

  刘建宏:世界杯不是这样的世界杯。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世界杯了。

  现在的世界杯必然是……

  白岩松:现在的世界杯就是加纳淘汰巴西的世界杯。

  刘建宏:根据这个规则,根据这个现在的这种现象,我决定让加纳淘汰巴西。然后爆出惊天大冷。有西班牙和瑞士。

  白岩松:轻松出线。

  刘建宏:西班牙我想也是,从各方面略胜瑞士。

  白岩松:好。加快速度。反正仨疯子嘛。仨疯子该决定四强了。

  黄健翔:四强你看,我忽然感觉到德国人在荷兰人面前脖子梗起来了。

  白岩松:有优势

  刘建宏:我残留的那一点理智支持你一下,咱俩选择的一样。

  黄健翔:美国对法国恢复秩序,让我的齐达内,哗!再来一个漂亮的亮相,再帅一下。跨时代的人物,法国过关。这边,巴西打西班牙,巴西踢这种风格的队,没问题。阿根廷瑞典,让阿根廷报上届世界杯一箭之仇,被瑞典逼平被淘汰那一箭一仇。

  白岩松:好。谢谢。

  黄健翔:复仇之战。

  白岩松:谢谢啊!

  黄健翔:我告诉你,主要我的目的是想让巴西和阿根廷,碰一下阿根廷,巴西在半决赛碰一下阿根廷。

  白岩松:我也是这么安排的。这个四强德国对荷兰,德国取胜。它的取胜的原因,这个时候我要强调一下德国队的气质,它不是一个乱战的问题。就是荷兰越往前走的时候遇到的麻烦越大,在自己的内心。但是接下来都一样。

  刘建宏:行了,我们这都一样。

  白岩松:对,不谈了。接下来是不一样的,意大利对法国,我是意大利淘汰了法国,因为这支……

  刘建宏:附议。意大利淘汰了法国。

  白岩松:这支意大利非常的强大,因为说到四强的时候,我要再不提到意大利,再不让它四强的话,回去家庭矛盾很严重。

  刘建宏:对,我刚才就在说了。回不了家了。他这个老婆出门有指示。

  白岩松:我不怕外面的板砖,我怕家里的菜刀。

  刘建宏:出门之前就说了,今天聊什么啊?聊这个路线图。

  白岩松:你放心你放心。

  刘建宏:意大利阿根廷,你看都进去了。

  白岩松:你放心你放心。瑞典对阿根廷是我期待已久的复仇之战。其实虽然足球场上没有仇恨,但是只有过完这一关的时候,离下届的阿根廷得冠军才会更近一点。

  黄健翔:这看起来更像是连续剧。

  白岩松:连续剧。还没完我安排到下一届了。

  黄健翔:四年才演一集。

  白岩松:最后这面也是巴西过了西班牙这一关。

  刘建宏:好。我跟你们,你看有一样的,

  白岩松:这边是一样的。

  刘建宏:我呢,是意大利胜法国。为什么这么说?还是认为意大利被低估了,我还是觉得意大利现在是从攻上面有天才球员,从守上有看家本领。所以能攻善守,淘汰了法国。毕竟齐达内确实也有点老了。来我们看一下,而且呢现在还没弄明白到底法国听谁的,是听齐达内的还是听亨利的。

  白岩松:听意大利的。

  刘建宏:特雷泽盖怎么办?所以它最后听意大利的。来看这边,瑞典对阿根廷,我这个……

  白岩松:你也结帐。

  刘建宏:因为我现在是觉得有了梅西以后,我还是认为阿根廷确实是不一样了,再不进四强有点说不过去。这边呢有情况,加纳队在同巴西队的这种……

  黄健翔:你干脆让加纳队黑到底吧。进四强算了。

  刘建宏:不不。

  白岩松:他关键是喝一会酒又醒了。这比较可笑。

  刘建宏:经过我的分析,你想什么队赢巴西?最后就是功力已经耗尽了,对就是站在那。

  白岩松:好这次直接由四强就说到冠军了。

  黄健翔:我呢,是法国……

  白岩松:对德国

  黄健翔:齐达内在世界杯赛场上最后的舞步,用尽了毕生最后的功力,潇洒了一段舞步。加上亨利简直太好了,另外法国有一个好的后卫,罗马的梅克赛斯,好的中卫。里昂的班底也很厉害。法国进决赛。

  白岩松:我现在听出来了,这哥们基本上这半扇是为了1982年他的世界杯情节推断出来的。一定要让……

  黄健翔:还有1986年啊!

  白岩松:对啊。

  黄健翔:一定要让法国亲自灭它一回。而且要在你的土地上,嗯!

  白岩松:我看出来了,他的背后是这个心理因素。行。嗯完了之后法国。

  黄健翔:巴西和阿根廷在半决赛没有遇见过吧?

  白岩松:没有。

  黄健翔:决赛里遇见过吗?

  白岩松:没有。

  黄健翔:没有。都在四分之一以前的遇见,所以最强的两个队一定要在世界杯这个殿堂中最重要的比赛中玩儿一把。碰撞一次。然后呢我认为还是巴西过,但是巴西已经耗尽了,结果法国拿了冠军。

  白岩松:过足瘾了。

  黄健翔:齐达内把这个中场艺术大师的权杖交给了小罗(罗纳尔迪尼奥):兄弟我谢幕了。

  白岩松:拜拜。

  黄健翔:后面十年是你的了。

  白岩松:他让法国得了冠军了。那我四强中是德国遭遇了意大利,这也是我期待了很久很久的一场比赛了,因为很有意思。那最后是意大利击败了德国,而且击败的很犀利,给德国上了一课。科林斯曼在赛后的时候说

  刘建宏:又是四比一。

  白岩松:对。科林斯曼在赛后的时候说,这个的确德国足球走这一步,我们要反思的东西很多。

  黄健翔:他连新闻发布会都给虚拟出来了。这够疯的。这彻底疯了。

  白岩松:另半扇也是我期待已久的阿根廷对巴西的这种局面。大家一直忽略了一个总觉得巴西根阿根廷是仇人,我觉得这俩人是真正的朋友。

  刘建宏:情人。

  白岩松:对。他们俩的存在使彼此都成为世界上最强队之一。这么多年你不能想象阿根廷或者巴西其中有一支像乌拉圭一样衰落的话,南美的足球,另一支也会衰落。

  黄健翔:对对对。

  白岩松: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英雄惜英雄的比赛。大家忽略了一点,1990年世界杯,阿根廷淘汰完巴西之后,阿根廷是在列队为巴西挨个拍着脑袋去送。最后的决赛是意大利遭遇阿根廷,出于家庭和睦的考虑,意大利队最后夺冠。很简单就这一个道理,没了。

  刘建宏:今天参加《三味聊斋》的不是白岩松,是白岩松媳妇。

  假你之口,最后让意大利拿冠军。

  黄健翔:送白岩松同学一个俄罗斯名字“怕妻诺夫”。

  刘建宏:意大利拿冠军。半决赛的结果意大利胜德国,阿根廷赢西班牙,这是两大剑宗的高手。

  黄健翔:对同一门派,拉丁派。

  刘建宏:两大剑宗高手玩儿非常漂亮。我希望这场半决赛,本届世界杯中经典之战。能够多少年之后还被我们津津乐道。

  黄健翔:意大利踢阿根廷感觉,意大利踢阿根廷的决赛,感觉是国际米兰踢AC米兰,不,国际米兰踢尤文图斯。

  白岩松:尤文图斯。

  刘建宏:攻守平衡可能是意大利做得更好。所以最终的结果是意大利获得冠军。

  现在是意大利二对法国一。

  黄健翔:谁?谁说的?

责编:陶柯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