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三味聊斋》第十期:《老将告别赛》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13日 12:12 来源:

  白岩松:五天前,星期日看两场比赛,感慨万千,因为没想到全成了告别赛。先看的是阿森纳那场比赛,海布利最后一场,最后不到二十分钟,把博格坎普换上去了,全场那掌声,然后当时因为。

  黄建翔:那就是像给演员一次谢幕的机会是一样的。

  白岩松:然后它这个本身谢幕,既是他谢幕,又是海布利,整个运动场谢幕,然后后二十分钟,你会觉得特好笑,大比分领先以后,所有人就在想办法,为他制造进球的机会。然后没进,很遗憾。几个小时之后半夜一点,看齐达内的告别赛,很感动,刚一开始的时候,所有的皇马的球迷,拿着一张纸,上面划了齐达内的球衣“齐达内5号”,真的很感人,然后全场也开始猛给他传球,他不错,第二个球,扳平的球他进的。我说这临世界杯近了,这回又是很多人的告别赛。

  刘建宏:每届世界杯都这样。

  黄建翔:看这个老将的告别赛啊,心里偷着乐,还是当球迷好,不用告别,不用退役。

  刘建宏:可以干到死,可以干到闭眼那天。

  黄建翔:你要干球员早晚得推移,球迷可以一直干到死。

  刘建宏:就像咱仨一样,是吧?还不挂缺呢,还踢呢。

  白岩松:那天人家问我说,对于你来说,世界杯意味着什么,我说就一句话,对球迷来说人这一辈子,十来届世界杯而已。

  黄建翔:够本了。

  白岩松:打算一直看到。

  刘建宏:坐标系

  白岩松:这回掰着手指头来算,又一批老同志,要跟咱一样将来就坐这,《三味聊斋》评球什么的。

  黄建翔:加入咱们的队伍来了。

  白岩松:对。

  黄建翔:开始改作评论员了。

  白岩松:齐达内当然是首推一指的了,肯定要算的,从知名度,影响力,冠军球员。我觉得还有啊,巴西的老队长也差不多了。

  黄建翔:你像菲戈,对。

  刘建宏:咱先一个一个说,咱一个一个队说吧,像齐达内。齐达内的重要性是在于,他代表着一个时代,这个时代完了以后,法国队叫后齐达内时代,所以你不可能,对于这样一个球员要退役了,无动于衷,但是我对齐达内,退役的原因一直很感兴趣,这里面我得讲个故事,我在其他做节目的时候说过,八十年代的时候,台湾有个女演员特别漂亮,事业正在顶峰时期,突然间自杀了,大家不理解,后来一看他的遗书,我要把最美的一面留给你们,我可不能让你们看见我老了,你要永远记住我是最漂亮的,这是一完美主义。

  白岩松:这有点像梅艳芳,因为后面有一些,这个香港的演艺界人士,相对熟悉一点说,其实她的这个病,没到这么快,就会告别人世的地步,但是在她的骨子里头,后来也很犹豫为什么疯狂地举办演唱会?

  黄建翔:把自己累死了。

  白岩松:就把自己累死。人家说她要把自己最美的这一面,留下来就可以了。

  黄建翔:反正怎么活都是一辈子,浓缩了也行。

  白岩松:但齐达内我觉得还不是这样。

  刘建宏:不,我觉得齐达内,咱们不是说他够了,你的水平,你目前的水平,那比如说像绍尔一样,或者说像什么其他那样,我就踢二十分钟三十分钟,但我觉得他就受不了,他就受不了我坐在替补席上。

  黄建翔:他不甘心到小球队去踢球,对,而且又不能去小球队,他在皇马这样的大球队呢,人家给他年薪降下来,他又受不了。

  刘建宏:巴蒂还能去阿拉伯挣挣钱呢。

  白岩松:没少挣,做个替补算了,不比意大利挣得少。

  刘建宏:你看他不是,齐达内不是,他不要那样,他要让自己的辉煌,就永远在那个几乎还在最顶峰的时候。

  白岩松:而且我觉得在这个角度,有很多人开始怀疑世界杯了,就是说由于现在俱乐部比赛如此地具有吸引力等等,但我觉得看齐达内这次退役的这种衔接点,在球员心中,世界杯还是很高的,那当然了,他还是把这个,你看退役跟这个(世界杯)捆绑在一起。

  黄建翔:我觉得齐达内是对上届世界杯三场比赛,法国队一球不进被淘汰是要做一个了断,他要再重新踏上世界杯的土地,赛场,要再次领受一下世界杯的感觉,因为他没打过世界杯的预选赛。1998年是作为东道主直接拿了冠军,2002年不用打预选赛直接进了这个决赛。结果还三场球一个球不进,这次他从预选赛打上来,预选赛最后阶段他作为救世主帮助法国队出线,那么他一定要踏上这个赛场,然后我再接受一下这种欢呼,这种感觉,哪怕是最后提前被淘汰,没进决赛我也够了。

  白岩松:也可以了。

  黄建翔:作为一个球员,他是大满冠球员,他什么冠军都拿过。

  白岩松:说良心话,现在的齐达内,对法国的决定性作用,已经没有那么大了,就他的舞步过去说齐达内舞步是优雅的,我几天前看他皇马那场比赛的时候,舞步没那么优雅。

  刘建宏:已经略显沉重了。

  白岩松:非常沉重。

  黄建翔:运动场上是残酷的,人都会老去没办法。

  刘建宏:过去一个动作摆脱,现在做仨动作,一看人还在边上呢,还没摆脱呢。

  黄建翔:还在原地呢。

  刘建宏:对,还在原地呢。

  白岩松:但我很佩服的老东西是卡福,就这老东西你说上一届,当时咱们已经有人在说了,这是卡福的最后一届世界杯,老头又来了。

  黄建翔:踢后卫的。

  白岩松:但这助攻到底线。

  黄建翔:踢后卫的比踢前锋的寿命长,因为什么,他老在背后踢人,踢别人脚后跟,前锋老是。还有这个说法,老是被人背后踢脚后跟,所以前锋寿命短,当然了卡福如果能随巴西再进决赛,那就创造奇迹了,连续四届进决赛。

  白岩松:最后举杯,你想想上回人家说了,原本捞不到他。

  黄建翔:这名字起得好,卡福,把福气全给卡这了,所以你别看外国人,这名字翻译成中文,这名字也得起得好。

  刘建宏:那我再给你,顺着你这思路说,希福,不,内德维德,名字好吗?内德维德,我们那个有内在的德行,然后我们还要把种,这德行维护得很好。

  白岩松:我一直好奇一个问题。内德维德是像咱们这个上大学,或者说上中学你们俩,我上大学啊,不不,上大学之后,追女孩的时候那种。说不的时候,其实是你可以再往前前进前进。

  黄建翔:什么,怎么跑这来了?

  白岩松:不,什么意思?就是那个你非得是我拒绝了,最后你再邀请我,我再同意,内德维德你看,打预选赛的时候我不参加,我专心致志地打这个,尤文图斯的比赛,最后不行了把捷克逼到了这种位置上,我挺身而出,的确后来捷克出了,后来又再次说模棱两可,我很可能这依然是最后一场比赛,世界杯又摆在那,他干吗又模棱两可,玩什么阴的,你就直接统计了完了。

  黄建翔:1972年出生的一代,你看拿过好多的先生,欧洲先生、世界先生。菲戈、内德维德、齐达内这一批人都是先生。还有像踢后卫的一批,图拉姆这些恐怕。

  白岩松:但有的人谢幕是那种。他必须得在,否则这队就跨,你像内德维德对捷克的作用。

  黄建翔:我觉得内斯塔,卡纳瓦罗,也都三十多了,四年之后也都踢不了,也都过三十了。

  刘建宏:很多队都有这样的,比如说卡恩不会再来一届了吧,卡恩实在是,绝对不可能,我觉得伤心的,你要看到一个坐在替补席上,一个就像被关在笼子里的狮子,坐在那然后跟大家谢幕,但是就即便如此,卡恩仍然要去世界杯。

  黄建翔:不过上周拜仁1:1,凯泽斯劳腾那场比赛,丢的那个球,一看卡恩确实不行。

  白岩松:就是。

  黄建翔:那个球后卫已经完成了职责,已经延缓了对方的,因为传出来单刀,我后卫能把对方前锋,逼到小角度,封住大半个球门,留一个很小的角留给你,我已经完成任务了,对方连摆腿都没有正经摆出腿,那球是挤出来的,卡恩是什么呢,他早上一步也行,晚上一步也行,他恰好卡在中间,然后还先倒地,球正好从他身上滚过去了。

  白岩松:对,德米凯利斯已经切过来了,已经完成任务,然后那个脚还没踢正,有点?,有一点?。

  黄建翔:就是卡恩蹲门里也行,早出一步。

  白岩松:他可能眼见着球慢慢滚过去了。

  黄建翔:他先倒地,他一倒地球从身上过去了,这个就是明显。

  白岩松:但我觉得卡恩这次,告别还得分分寸,你比如说我不太喜欢,卡内吉亚的那种告别,以一张红牌结束了他,全部的世界杯之旅,和在我们印象中的那种,最后留下的印象。

  黄建翔:最后的身影。

  白岩松:卡恩以失误结束他的运动生涯,还不如以坐在看台,让人觉得是一个有威严的狮子,被拴在笼子里更感人。

  刘建宏:我从另外一种角度来看这个,我看的什么呀,你像卡恩与莱曼一时瑜亮,对吧?大家都差不了太多,既生瑜何生亮,既生亮何生瑜,反正你说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这个时候,卡恩把这个位置腾出来,那人家莱曼也要告别,莱曼我估计下届也没戏啦。肯定没戏了,所以呢,2010年给莱曼也一次机会告别,挺好。

  白岩松:卡恩真的坐在看台上告别挺好。

  黄建翔:我觉得能在世界杯赛场上,告别的已经很幸运了,你像绍尔这样的,维埃里这样的,没机会了,都不让来世界杯了这太遗憾了。

  白岩松:菲戈能起到多大作用就这次,就是说告别中有的是就来告别了,告别就可以了,还有的是不来不行,菲戈跟内德维德还不一样,内德维德太需要了,捷克,但是现在的葡萄牙缺菲戈有到内德维德这种程度吗?就是他是不得不告别来,还是就是来了告个别嘛。

  刘建宏:就斯科拉里来说,我觉得菲戈的作用没那么大,欧锦赛的时候就已经能看出来,对, 斯科拉里更注重。但是他今年国米踢得好啊。

  黄建翔:国米踢得慢,他踢得还不错,国米的环节太多,就是技术太细,它那个环节太多,就是菲戈的这种奔跑能力和状态,正好在这个玩细活,原地的这个比赛环境里显得特好,一旦就是轻刀快马,草原轻骑兵这种来回拉锯,菲戈就跟不上了。

  刘建宏:在说菲戈现在的位置,也只能是在边路上去发挥一下了,所以像德科,像这些C罗(克里斯蒂亚诺、罗那尔多),他们作用我认为比他会更重要,但是对菲戈来说,菲戈在中国的这个人缘好。

  黄建翔:我觉得菲戈是这样。

  白岩松:中国球迷让他去上场。

  刘建宏:关键女球迷喜欢他。

  黄建翔:就是说你少带一个别人让菲戈去,对葡萄牙队没什么太大影响,就好像你说这个绍尔一样,德国队难道就不能,找一个人让出来让绍尔去吗?

  刘建宏:斯科拉里得考虑一下,中国女球迷的这种要求是吧,菲戈这个形象非常好,俊,然后又很男人味。

  白岩松:我说咱们在讨论这帮老哥们告别的时候,还有没有这种人啊?什么样的人?我觉得当时特逗,人家三十多岁是来告别的,有人三十多岁是来当新人的,你说米拉,39过来成一新人,我们以前怎么能有这么一人。

  黄建翔:据说最可笑的是,后来问米兰大叔,您到底多大?是38吗?我也不知道,可能比这还大点。

  刘建宏:他妈生他的时候,记不清了哪天了,随便说个日子,对,没统计好。

  黄建翔:然后1994年,人家老先生又进去了,国际足联官方统计是42岁,人家还进球呢,世界杯历史上进球最大的球员。

  刘建宏:约克的队友那个十号,特里尼达托巴多的十号,37了。咱们以前都没见过,那个人身高可能不足一米七。

  黄建翔:咱这么说吧,世界杯赛场上比咱们仨,年龄大的有吗?32强里面。

  黄建翔:有啊,智利的门将,现在啊,不,什么智利的。

  刘建宏:美国的门将,美国的两个门将,凯勒和。

  黄建翔:都是69的。

  刘建宏:他们都属于六十年代生人。

  白岩松:那是往后看希望比较大,往后面看的希望比较大,往前面看希望不大了,1968年左右的,那你只有到守门员里头,偶尔或者说后卫线里头。

  刘建宏:我觉得我们还有一些人,可能没有说到,比如说像荷兰队的科库。

  黄建翔:范德萨,范德萨应该,科库、范德萨应该是。

  刘建宏:这个科库酷好像67年。

  黄建翔:没有,没有,科库是70年的,你说范德萨就比较有意思,谈论他的时候,不会用告别这样的字眼,觉得还能打。

  白岩松:就觉得正常就是他,你不会去谈这种还带有点安慰性质,说给他个告别的机会。

  黄建翔:十年主力。

  刘建宏:他好像禁老。体形没发生吧,什么变化,面相也没有。

  白岩松:曼联当初把他引进的时候,其实就是前年嘛,把他引进的时候头几场一踢完,弗格森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们今年引进一个球员,就相当于引进了半条后卫线,对他的评价这么高啊,当时头一场比赛打得真是好。

  黄建翔:还有哪些老队员,33岁以上会是告别的,英扎吉。

  刘建宏:法国队图拉姆。

  黄建翔:图拉姆刚才说了,英扎吉33了,要是入选的话,这届也是最后一届。

  白岩松:差不多。

  黄建翔:你说皮耶罗还有戏吗,32了。

  刘建宏:皮耶罗没戏了。

  黄建翔:你的意思是连去都不让去。

  刘建宏:不,我觉得去肯定还会带上他吧,那也是告别,对,这肯定是告别,而且对皮耶罗的告别,我觉得还有特殊的意义,因为以前在尤文图斯号称王子,是吧?到了国家队,总是无法拿出比较或的。

  黄建翔:关键时刻总不起作用。

  刘建宏:总是犯错误。

  黄建翔:你像荷兰的马凯,31,马上32了,连告别的机会都没有。

  刘建宏:范尼差不多也该告别了,范尼不光要告别。

  白岩松:其实范尼是没显山哪,如果用世界杯,这个舞台来衡量的话,对,他没展现,没打对,上届没打,欧锦赛的时候,最后差一点就冒头了。

  黄建翔:塞黑的米洛舍维奇也应该是告别了,也33了,对,也到头了。

  白岩松:但是一谈到告别的时候,你还应该再加一个前提,就是过去曾经给我们留下过非常非常多美好的记忆,然后这次告别了,你比如说米洛舍维奇,得是非常资深的球迷,现在在看西班牙跟那个,奥萨苏纳去看,又看到老哥又出来了,跟每个人握手都跟老大似的,拍拍人脑袋,你知道吗,这就是岁数带来的。

  黄建翔:咱们没想到那些三十岁的。比如说罗纳尔多,76年,今年30岁了,还会再踢吗?

  刘建宏:不会了,不会了。

  黄建翔:下届34岁还会再踢吗?

  刘建宏:不,你想罗比尼奥,四年以后,罗比尼奥怎么可能还让34岁的罗纳尔多压着呢?

  白岩松:克雷斯波也就到头了,萨内蒂,萨内蒂都是74的,扎内蒂是肯定到头了,阿亚拉,阿亚拉是绝对的。

  黄建翔:阿根廷打过1998年世界杯的不少人,还在这届的队伍当中,都应该是告别了,八年过去了嘛。

  白岩松:对呀,阿亚拉是肯定的,因为最新名单里他又写进去了。

  刘建宏:又想起来一个 老代伊呀,伊朗的老代伊。

  黄建翔:是吧?37了,1969的,这年龄够大吧。

  白岩松:上届的时候以为他告别了,这届又来了。

  黄建翔:留着一条小胡子,梗着脖子又来了,直着腰。伊朗不是没戏这次,不是没戏。

  刘建宏:伊朗不能没他,可以没有主教练,跟主教练一闹矛盾,主教练差点卷铺盖卷走人。

  白岩松:你要说约克,约克这回真是来旅游了。

  黄建翔:约克是属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功臣。

  白岩松:对,留守。

  黄建翔:就是惟一有面子,跟强队能打得上招呼的带来了。

  白岩松:反正都认识。

  黄建翔:换一个人也没啥影响。

  刘建宏:110万人口的一个国家,就俩枣就进了世界杯。

  黄建翔:你想特不平衡。

  白岩松:那不能,再这么比的话,中国有很多东西还是不错的,你不能往这话题。

  刘建宏:咱们光想着球员,还有教练呢,一堆老教练呢?捷克队的教练。

  白岩松:但是教练吧,咱们一般不太用这个,年龄的这种因素,不,差不多了,也该到头该告别了。

  黄建翔:七十岁了还能干吗?七十多了。

  白岩松:那你要说告别的话,世界杯之前的告别,你比如说生离死别那更感人,你从巴西的老帅桑塔纳,那代表,他真是一个时代结束了,就那样结束。

  刘建宏:咱也不用这么伤感,其实老的不走新的不来,对吧?

  白岩松:但是谁会结束一个时代。你比如说我注意到最近,还是齐达内。

  黄建翔:齐达内,法国1998年世界冠军,和2000年的欧洲冠军,这确实是一代王朝,还有一个咱们刚才没谈巴拉克。

  白岩松:卡洛斯没说。

  黄建翔:卡洛斯也33了。

  白岩松:卡洛斯这种风格,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黄建翔:不会再有了,很难再有了。

  白岩松:那种就是强行超车,然后粗短有力。

  刘建宏:不管德国足球,这几年处在个什么样一个时代,可能没有达到像马特乌斯,他们那时候,贝肯鲍尔那个时代,鲁梅尼格那个时代,但是你巴拉克,毕竟代表了一个时代。

  黄建翔:巴拉克也三十了,巴拉克下届不会了,下届就33,34了。

  白岩松:但是也难说。

  刘建宏:对,咱们说到最后,我觉得还得回到齐达内,因为齐达内是一个,是属于那种。

  黄建翔:在过去这十年里一号,对,从这两年往后属十年是小罗。

  白岩松:这有点这个,这届世界杯是他的告别赛的意思。

  刘建宏:因为我是这样想的,因为有些球员的告别,比如说以世界杯为一个舞台的话,有些人虽然在世界杯上告别了,但是实际上,他在联赛里头还要再踢,对齐达内来说,就相当于一个省略号,或者是句号,齐达内是一惊叹号,就到这了。

  白岩松:但是还有很多你回头去看的话,就是世界杯作为最后的那一眼,你比如说巴蒂最后一眼,你问十个球迷,九个球迷不会再跟你去谈,什么卡塔尔什么就是这样的,就是最后掉眼泪的一瞬。

  刘建宏:他一说又让我想起那首歌,《让我再看你一眼》。

  白岩松:然后普拉蒂尼,其实普拉蒂尼给大家,当然后来很多比赛,但是1986年世界杯的时候你就觉得,拜拜了,要彻底再见了,济科,1986年,虽然后来去日本,四十岁又重新踢,对咱们来说没印象。

  白岩松:已经没印象了,马拉多纳一样,最后也四处乱穿蹿,然后回到阿根廷,还上场踢过几场比赛,但是世界杯,最后就是他坐在看台上,哭的那个镜头,就结束了,齐达内会以什么样的表情结束这届世界杯,他会掉眼泪吗?假如说被淘汰了的话。

  刘建宏:齐达内不是演员,齐达内肯定跟个农民似的。

  白岩松:很憨厚。

  刘建宏:拍拍,什么鼓鼓掌走人了。

  黄建翔:谁会得到他最后一场,世界杯比赛穿的球衣,他会跟对手换吗?

  刘建宏:小贝,小贝,小贝,同志们。

  黄建翔:75年也31了,下届35了。

  白岩松:没戏。

  刘建宏:下届应该是没戏,所以你想,踢不了了,咱老说小贝小贝,其实在队里面已经是老贝了。

  白岩松:老贝,而且你想。

  黄建翔:小贝是官称,爱称,统一称。

  白岩松:小贝下届还踢,只能说英格兰就太惨了,太惨了,还离不开这致命的一招。

  黄建翔:瑞典的几个老家伙也踢不了了,瑞典过去几届大赛的,梅尔伯格,永贝里,拉尔森这批都三十多了。

  白岩松:永贝里也到头了,就希望这批老队员,最后的一幕不太惨,咱不敢指望特别辉煌也别太惨。

  黄建翔:别像上届那么多。

  白岩松:就是太惨,你像上届其实还容易被忽略呢,洪明浦。

  刘建宏:世界杯是个伤心地,你说不惨不可能的。

  黄建翔:你说劳尔是76年的,这届恐怕也是最后一届了,下届34了。

  白岩松:上一场比赛给这个,齐达内做陪衬的时候,浪费了无数的机会,我就觉得劳尔已经结束了。

  刘建宏:这世界杯真的是伤心地,你想世界杯跟登山一样,登山你说珠峰难登吧,但是这一队出发,可能最后有七八个人上去了,还有那么十几个人掉队了,是吧,世界杯是什么呀,32个队一块登山出发,只允许一个队等顶,其他的队,而且到最后时刻。

  白岩松:而且还有一种说法很精彩,就一种说法什么说法,这个世界上什么最惨呢,就是在运动级别里头,最惨的不是小组赛就被淘汰的,最惨的是亚军。

  刘建宏:相当于攀登到第二台阶的时候,差两米上不去了,上不去了。

  黄建翔:决赛里的失败者是最痛苦的。

  白岩松:最惨。

  黄建翔:还有一些老队员,比较有名气的,有影响力的,根本没入围32强的球员,他们都没有机会,到这个最高舞台上,全世界目光关注的舞台上来谢幕。

  白岩松:所以我就说,刚才我为什么会提到。

  黄建翔:我觉得世界杯就是一个谢幕。

  白岩松:我为什么会提到洪明普就在那。你说一届世界杯,踢得多棒洪明普上届,结果最后一场比赛,他的失误导致,终于人家哈坎,苏克,创造了世界杯最快进球纪录,最后一场球,就连在一起了,永远要放这个镜头,恰恰是他世界杯的最后一场,我说别这样,最好。

  刘建宏:你太完美了,韩国队都第四名了,可以了。

  黄建翔:这个足球场上总是这样,就是悲欢离合,酸甜苦辣什么都有,所以世界杯大家才爱看。你说世界杯大家32个队,都乐着,都裂着嘴,高高兴兴地走了,这肯定不正常了,所有人都心满意足地离开。

  白岩松:但是这句话就跟足球没关,我一直是印象特别深刻,怎么说呢这句话叫,说为什么年轻好啊,年轻就是不怕犯错误。

  黄建翔:不怕失败。

  白岩松:有大把大把改正错误的机会,年岁一大,要小心谨慎地不犯错误,你改正错误的时间很少,就跟巴蒂那哭,为什么哭得那么绝望。

  黄建翔:他没有下一届了。

  白岩松:没下一届了。

  黄建翔:所以说按照你这个逻辑,世界杯办成春节晚会,一年办一回得了。

  白岩松:把把告别,还征求意见,没告别好的,这次没告别痛快的,明年还办。

  黄建翔:就一年,您再坚持一年行不行,不像世界杯,您得再坚持四年。

  刘建宏:也正是因为他这个,时间严格比较长,世界杯才体现出它的宝贵。

  黄建翔:咱这就是开玩笑。

  刘建宏:那以后搞一个世界足球联赛,是吧?

  白岩松:所以最后就不管怎么着,一起鼓掌,然后为人送行。

  刘建宏:所以对他们来说,还是四个字人间喜剧,他已经用自己的表现,赢得这么多的尊重,这么多喜爱。

  黄建翔:我倒因此而觉得有一些老将,比如说像齐达内这样的,像内德维德,菲戈这样的,说不定带着一种轻松的心态,就像1998年的巴乔一样,可能会踢得特漂亮,特优美,会让我们特惊艳,然后就像你说的那个,自杀了的美女演员一样,最美的姿态永恒地,留在你的记忆当中,然后没了。

  白岩松:从此隐于江湖不见了。

  黄建翔:然后没了。

责编:郑德春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