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三味聊斋》第九期:《死亡之组》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12日 13:10 来源:CCTV.com

  黄健翔:世界杯的时候,从一开始就能够全身心投入,把精神状态调动起来。否则的话,大家说先不看,等十六强再看,那就不叫世界杯了。

  白岩松:必有死亡的球队。

  刘建宏:我那天记得,小白的脸色是由白变黑。然后由黑又变红,反正一晚上变了好几次。

  黄健翔:五彩灯泡。当时参加咱们节目的还有李承鹏,我说他是天下第一乌鸦嘴,他把阿根廷、荷兰、塞黑分到了一组。还有,他是用加纳代替的科特迪瓦,基本上阿根廷、荷兰、塞黑他已经是提前(预测到了)。

  刘建宏:让他给蒙了。

  黄健翔:提前给预测到了,真够黑的,赛过了贝利了。

  白岩松:其实当时大家最大的惊呼就是荷兰被抽出来的那一瞬间,因为都在看究竟荷兰抽给谁,结果荷兰抽给了阿根廷。而偏偏是阿根廷的主教练是三十二支球队里头唯一没到场的一名主教练。他是一空缺。我不知道是一种预感(还是什么)。

  黄健翔:所以说,搞差额选举的时候必须在场,一不留神就被选出去了。

  刘建宏:上趟厕所回来,大家就看着他,就是您了,走吧牛棚去吧。

  黄健翔:这个阿根廷、科特迪瓦、塞黑、荷兰,我开句玩笑,打击一下白岩松同学。

  刘建宏:你的意思阿根廷出不了线。

  黄健翔:阿根廷近年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小矮个。 古怪了,好像阿根廷一米八以上全打篮球,打排球去了,一米八以下的统统来踢足球。找个一米八以上的大个很难,以前阿根廷人不这么矮,你看白岩松也比咱俩高。但是他遇到的这两支欧洲球队是欧洲最高的,同时还是高个里边脚下活最好的,荷兰、塞黑

  塞尔维亚人高,荷兰(人)高,荷兰人平均身高,男的一米八四,世界上第一啊。

  在荷兰,开玩笑说,上厕所一小便,男的都踮着脚。

  白岩松:科特迪瓦比赛你也看了。科特迪瓦在非洲队里头也是个高的。

  黄健翔:对。这就是三个篮球队欺负一个足球队。

  白岩松:但是反而好打了。

  黄健翔:好打吗?我觉得不好打。关键这三个篮球队脚底下都有活。

  刘建宏:你放心,你把他堵到哪儿他都能出来。

  黄健翔:这三个篮球队脚底下都有活。塞黑就是前南斯拉夫。贝利说过,那是欧洲的巴西队。

  白岩松:但是,死亡之组看怎么界定。我觉得一个是……

  黄健翔:别给自己壮胆。

  刘建宏:不,不,我替小白解释一下,我觉得荷兰队不像想象当中的那么强,因为荷兰队现在太年轻了。真正队内能够压得住阵的,科库太老了。

  黄健翔:范尼啊!

  刘建宏:范尼都快被曼联甩卖了。所以,我觉得这支荷兰队不稳定。至少它是不稳定的。

  白岩松:什么时候稳定过?哈哈哈。

  黄健翔:但是不稳定也有可能超常啊!

  白岩松:最大的问题其实不在荷兰,关键在于塞黑。科特迪瓦我们可以低看一眼,就是大家有点高看它了。进非洲杯的决赛,最后一场看了。

  黄健翔:另外主要是有德罗巴。

  白岩松:但是踢的一般,决赛的时候我也看了。甚至当时我就觉得……

  黄健翔:被埃及捂着打。

  白岩松:捂着打。而且没有真正的技战术含量,

  抬不起头来。

  黄健翔:踢得不好。

  白岩松:关键的变数在塞黑,可是我还不认为这组是真正的死亡之组。

  刘建宏:对。我认为另外一个组更可怕。

  黄健翔:美国、意大利、加纳和捷克。

  刘建宏:这个组确实看起来实力更平均一些。你说每一届啊……

  白岩松:真正的死亡之组就是实力平均。不在于名气大的一两支给安排在这(一组)。实力平均。

  刘建宏:实际上这个组确实是(实力)非常接近。

  黄健翔:按照国际足联的这个排名,捷克第二,美国第四,意大利第十二,加纳是第五十。一平均是十七点几。

  白岩松:应该是最高吧?

  黄健翔:平均排名最高的。

  刘建宏:应该说差不多都能进十六。

  黄健翔:远远超过阿根廷、荷兰这组。

  刘建宏:一平均十七的话,那差不多都能进前十六,感觉。

  白岩松:你比如说,把加纳换一个组。你要把加纳换到另外一个组里的话,它很可能以加纳是强队。它是强队啊,

  黄健翔:加纳是出线热门。

  白岩松:它会以第二,或者甚至第一的感觉出线。

  刘建宏:我甚至认为在这个组里面,加纳队是很有可能出线

  白岩松:对。

  刘建宏:因为要考虑一下美国队和捷克队,我看了一下,这两个队老化的现象比较明显。而且呢,像捷克队它有几个天才球员吧,到了最后没有……

  白岩松:不天才了。

  刘建宏:没有给我感觉说是冒出来。他是到了该捅破这层窗户纸的时候,又回去了。

  刘建宏:比如说罗西基,比如说,巴罗什,再加上科勒,科勒老了,最近又受伤 受伤太重了,内德维德也不在自己的最好状态。一个赛季才为尤文图斯进了五个球。

  白岩松:加纳我比较看好,我说这组是一个最重要的死亡之组。加纳它排名五十左右,但是它是一个有传统的球队,这支球队的年龄段是一步一步的打世界冠军打出来的。

  刘建宏:而且像埃辛这些球员,也都效力于顶级俱乐部,这种自信是(有的)。

  白岩松:没错。

  刘建宏:最重要的,我认为是大家不了解它。而且加纳队在非洲又积累了那么多强队的心理、自信。

  黄健翔:加纳的实力,队员的能力是不成问题的。世界青年的各个级别的比赛,冠军、亚军拿了一堆。

  白岩松:没错。

  黄健翔:如果是单看二十三岁以下的,国际足联大赛的成绩统计,我估计加纳能排到前三。

  刘建宏:咱们宿命一点,每届世界杯都会有一支非洲球队异军突起。让你觉得毫无征兆,比如说上届的塞内加尔,那这届会不会是加纳呢?我更看好加纳。

  白岩松:唯一看好的,在所有非洲球队里,我唯一看好的就是加纳。

  刘建宏:对。所以你想,有加纳,有美国,美国是世界进步最快的球队。

  白岩松:还有捷克不用说了。

  刘建宏:还有捷克。

  白岩松:意大利还有一个特点,意大利它历来是一个慢热的球队,在小组赛里面永远是遇到很大的问题。比如说有一场比赛没踢好,就会使这个组的局势发生更混乱的一种变化,也许最后一轮才定胜负。

  黄健翔:这种死亡之组,我觉得第一轮非常重要。但是阿根廷人在上一届世界杯的时候第一场比赛1:0胜了尼日利亚,最后两(场)一平一负,反而没有出线。就是说,在实行三分制以来,小组赛的首轮——在世界杯的决赛里面——小组赛的首轮拿三分的队而未能进入复赛的只有阿根廷。

  白岩松:就是上一届。

  黄健翔:只有阿根廷,这是第一例。那么这次会不会还有这样。你比如说阿根廷、塞黑、美国,阿根廷首轮是科特迪瓦,按说是应该拿三分。不拿后面就困难了。

  白岩松:不是一般的困难。

  黄健翔:而且这组有可能最后,这种死亡之组,这个组加上,意大利、加纳、捷克、美国这个组会不会出现低分?

  白岩松:很可能。

  黄健翔:像上届意大利、厄瓜多尔、克罗地亚和墨西哥那个组。

  刘建宏:拿够四分。

  黄健翔:四分出线,就出线了。意大利和墨西哥都是四分出线了。

  白岩松:其实咱们还忽略了一个组。在看整个小组的时候,我觉得A、B(组)没有问题,F、G、H(组)也没有问题。刚才我们说的两个死亡之组,尤其第一个是被公认的。因为是阿根廷、荷兰在这。

  黄健翔:名气大。

  白岩松:但是还不像想象的这么死亡,咱们仨基本是共识,意大利这组是第一死亡之组。但是我觉得第二死亡之组,还应该再说一个分组,哪个分组呢?就是这个墨西哥、葡萄牙跟伊朗的这一组。

  刘建宏:也比较接近。

  白岩松:它也极具死亡气质。你比如说,它的变数在伊朗这支球队,大家可能会去谈墨西哥,可能会去谈葡萄牙,这是公认。但是伊朗你真正去看,欧洲球队或者说南美球队,未必很了解现在这支伊朗队。

  黄健翔:还有一点,伊朗在德国踢球相当第二主场。卡利米、代伊、哈什米安一帮人,马达维基亚、赞迪,以前在德国踢过球的穆萨维,而且在德国的伊朗移民很多。它相当于第二个主场。

  刘建宏:它有主场的一定的优势。

  白岩松:而且这个球队有爆冷的(气质)。另外一个优势在于,第一,它身体条件不吃亏,绝对不吃亏。亚洲的欧洲队。

  黄健翔:身体它都占优了。

  白岩松:有优势。第二,它有硬朗的一面,由于身体导致的。但是它不缺技术,在技术来说恐怕已经具有了欧洲拉丁派的某一些特质。咱不谈代伊,你比如说在拜仁踢球的卡利米,那显然是一个南美派风格的球员。

  黄健翔:就卡利米和马达维基亚这两块料,加上哈什米安,我开玩笑地说,葡萄牙和墨西哥的后卫很难(防)。你想想,能盯得住这三个人的,墨西哥是马克斯 不错,葡萄牙谁?葡萄牙有好后卫吗?卡瓦略。

  白岩松:所以你说这三支球队里头你能打保票墨西哥跟葡萄牙出线?很难。

  黄健翔:这个组有可能出现乱局。

  白岩松:安哥拉要给你搅一场局呢,就说安哥拉,论它的实力,它做不到小组出线或者怎么,但是搅一场局呢。

  黄健翔:给谁平一场,给谁平一场就乱了。

  白岩松:就乱。

  黄健翔:那个队就该急眼了。

  白岩松:所以最后的时候,你说,这会不会也是一个被大家忽略的一个死亡之组?

  刘建宏:那你要这么说的话,我认为,大家都认为巴西队抽的好签吧?

  白岩松:绝对好签。

  刘建宏:但是在巴西那个组里面,日本队、克罗地亚队、澳大利亚队,这里面看起来澳大利亚似乎稍微弱了一点。但是你别忘了,澳大利亚谁带啊?希丁克在带,而且澳大利亚的天才球员也很多,英超踢球的不乏其人。

  黄健翔:其实这四个队的平均世界排名是二十点三,要高于荷兰、阿根廷那组。按照国际足联的排名平均值来算,它是第二死亡之组,第一是美国那组,巴西这组是第二

  白岩松:但是为什么咱们说死亡之组会把它偏后一点呢?就是它有一个一枝独秀(的球队)。就是已经先走了一支球队。剩下决定(小组第)二。

  黄健翔:就是说 好像是1+3的格局。

  刘建宏:但在我看来,因为看了上届的联合会杯以后,日本曾经打巴西,打的巴西很狼狈,最后打成2:2平。

  白岩松:这个组它还有另外的一种死亡气质,另外一种死亡气质是什么呢?就是最后一轮小组赛。不出太大意外的话,巴西已经出线了,但是它遇到的是日本,日本的主教练是济科,它有天然的一种感情。

  刘建宏:如果巴西那个时候稍稍松一下。

  白岩松:给你一个平局。

  刘建宏:日本队是很有可能从巴西队身上拿分的。

  白岩松:对啊。比如说,你当时需要一分的话,有可能巴西是给的。

  刘建宏:比如说,日本再平一场克罗地亚,它再赢一下澳大利亚。你说日本队……

  白岩松:逼着澳大利亚跟克罗地亚在最后一轮死磕.

  黄健翔:日本赢过澳大利亚,联合会杯上赢过澳大利亚。

  白岩松:死磕完还不一定出线,那就更惨了。

  黄健翔:日本最大的优势就是近几年连续代表亚洲打联合会杯的比赛,连续跟欧洲强队,包括非洲和大洋洲球队的交锋。不管胜负怎样,它的比赛经验,比赛的气质是有了。它在联合会杯上真的是赢得了世界足坛豪门的尊重。日本人会踢球,日本人踢明白了。

  刘建宏:德国人讲话说,日本人是按照足球的路子在踢,他们是真正地在感觉、享受足球。

  白岩松:而且很难指望日本队有一个特别大的起伏。就是说,它会踢得极糟糕,很难。

  刘建宏:你别忘了济科出征之前说的话。这次济科有一句话——可能大家听了也认为是玩笑——我们是奔着冠军去的。当然大家(都听着玩),你看你乐了。

  黄健翔:是这样,把郝海东借给日本,年轻五岁的郝海东借给日本,还真有希望。日本队就是缺前锋。但是,就像你说的,日本这个队很稳定,为什么稳定?它换谁踢都一样,都是那么一个打法,它就是一个工厂。

  白岩松:就是换螺丝,它就是换螺丝。

  刘建宏:另外一点,给我的感觉是日本队是链条,整体像牛筋的链条一样,你怎么发力,你好像很难打穿了它,它可能会有漏洞,但是,你很难(打穿它)。

  白岩松:所以你看,咱们基本上锁定在这四个组。如果咱们轮流排序的话,要是我的话,我自己认为最具死亡气质的还是意大利这组,排第二的是墨西哥这组,第三才是阿根廷这组,最后是巴西这组。

  黄健翔:我倒认为啊,意大利这组之所以你们认为那么难,是因为低估了意大利。我认为这个组,其实是1+3的组。

  白岩松:不,我同意。

  黄健翔:意大利最近的热身赛,3:1赢荷兰,4:1赢德国,打这两个队三四个球,你让巴西来打都没有这个把握。意大利最近是被低估了,尤其是托蒂受伤,感觉意大利现在没有一个世界一流球星,超一流的,当红的(巨星),偶像级的好象没有。但恰恰每次意大利都是在这个时候打出好成绩来。

  白岩松:但是反过来说,意大利的确是我认为是这届被低估了的一支绝对有冲冠军实力的球队。

  黄健翔:而且和德国队打比赛(赢了)。

  白岩松:但是反过来回到小组赛当中的时候,它如果在小组赛当中过分顺利的话

  反而将来可能很麻烦。

  黄健翔:对。

  白岩松:就是这支球队的气质决定的。

  刘建宏:意大利本身也是一个慢热型的球队。刚才你已经讲了,所以在小组在里面,我觉得它可能还是就跟1982拿冠军似的,可能就是磕磕绊绊。1982年是三场平局。

  白岩松:起码有一场踢的非常……怎么说,让大家觉得不像意大利,踢的很难看。

  黄健翔:意大利人总是这样。每届小组赛都会有极垃圾的(表现),比如说,上届比赛输给克罗地亚,1994年……

  白岩松:当然了,克罗地亚进的球也极具邪门气质。

  黄健翔:1994年上来就输挪威,0:1把自己逼到绝路上了。1996年的欧洲锦标赛,甚至小组没能出线,2004年的欧洲锦标赛,小组赛也没能出线。瑞典丹麦2:2(平)把它挤掉了。正因为有这些血的教训,我倒以为,有里皮执教意大利队,有可能一帆风顺。前两场打起精神来,第三场调整。欧锦赛它不就是打反了吗?

  它应该第一场死拼丹麦,坐收三分之后,后两场再坐山观虎斗。我想它这次一定会……第一场打加纳,当然,这种第一次登陆世界杯赛场的非洲球队,第一场比赛的状况一定是……

  白岩松:非常棒.

  黄健翔:百分之二百的精力。可能越踢气越泄。第一场可能是最难打的。但是加纳队如果特别的兴奋的话。正是意大利队可以打好。

  白岩松:把它挑起来。

  黄健翔:意大利队牛皮糖战术一摆,你来吧,我正好没托蒂,我前面放一托尼,偷你了,我1:0(就行)。

  白岩松:我不敢相信的是,一个悲剧明星一瞬间就能变成喜剧明星。

  黄健翔:别忘了,杯赛有一个好的门将的作用。布冯在复出之后的几场表现,你看,还是世界第一,毫无疑问。

  白岩松:意大利不会有问题。但是这组打起来会非常好看,非常的较劲。

  刘建宏:这组就是从一开始大家都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如果说,意大利还像以前那样就是一直慢热的话。

  白岩松:它非常危险。

  刘建宏:它真的很危险。

  白岩松:其实另外一个组,非常危险的是葡萄牙这支球队。就是2002年的时候悲情过一回了。但是这次,它打伊朗不好说。

  黄健翔:不过有斯科拉里。

  刘建宏:对,好教练是起作用的,我现在是看好斯科拉里。而且现在的葡萄牙队

  跟2002年最大的不同是,它现在有一个德科,很硬朗。德科非常管用。你看,在巴塞罗那人们都看到小罗在前锋如鱼似水。为什么?后面有德科在强力地在托着。德科是一只看不见的、一只非常有力的手在托着他们。如果没有德科,你看,你仔细看巴塞的比赛,脏活、累活都是德科在干,但是德科还能进攻,还能进球,还有远射。那么有了德科,换句话C 罗(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菲戈也都活了。

  白岩松:但是你在谈的时候,也没前锋。

  黄健翔:保莱塔。

  白岩松:上大赛就不好用。

  黄健翔:说实话,咱要在世界上排出世界头二十条,射手排个序。保莱塔顶多排二十一。

  刘建宏:那就是葡萄牙无前锋,保莱塔,你只能上他。他还不如戈麦斯呢。

  白岩松:他这个球员的特点在哪?你要真论进球率,在联赛当中的表现,他能进入前二十,没问题。

  黄健翔:还有,预选赛里老进球。

  白岩松:老进球。你看在法国(联赛)打的什么样?相当好。但是一到正经比赛当中就消失了。比如说欧锦赛的时候,明显,保莱塔严重消失啊。

  黄健翔:戈麦斯上去就进球。

  白岩松:这是比赛气质的问题。

  黄健翔:葡萄牙队有点像日本。中后场小传配合,脚底下工夫打得非常娴熟。你很难抢到他的球。控制球能力很强,用传递,像一条无形的绳索一样,把全队连接起来,形成整体的合力,打得很清楚。防守也是这样,就是缺前锋。日本就是这样。

  刘建宏:我认为现在的葡萄牙队,跟两年前比有个最大的变化。两年前,你记得咱们在欧洲杯的时候,葡萄牙人谈论最多的是什么吗?谈论最多的还是鲁伊·科斯塔跟斯科拉里的关系,谈论最多的是菲戈跟斯科拉里的关系。但是有了2004年的那个亚军,斯科拉里已经确定了核心的地步,绝对领导地位,绝对核心。

  就是现在不允许你们再挑战我的权威地位,只能按照我的路子在走。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条件。

  白岩松:咱们现在回过头来去谈,其实,一谈死亡之组的时候,潜台词后面还有一个括号,就是强队死亡,肯定是一个大家公认的强队在这个组里面死亡,如果其他的队,它有这个实力,但是死的它不算。

  黄健翔:那倒过来说,哪个组最有可能把强队给弄死?

  黄健翔:我就说塞黑最有可能杀掉阿根廷和荷兰队当中的一个。塞黑太厉害了,十场预选赛只失一个球啊。杯赛别忘了,防守是第一位的。

  白岩松:但是这个组我没那么悲观。

  黄健翔:法国靠的是什么拿的冠军啊?靠的是防守啊。1998年,法国没前锋啊。

  刘建宏:我提一个反对意见。为什么这么说呢?凡是在预选赛里面一帆风顺的,

  一到决赛阶段基本上都会遇到一些问题和麻烦。上一届你阿根廷队不就是这样一个典型吗?

  白岩松:还有,很久之前的希腊队,第一次出线。

  刘建宏:而且你预选赛表现的特好,大家一定会非常的重视你。你看,你成绩这么好,我一定得好好研究你。

  黄健翔:世界杯赛场上哪有不被重视的球队?

  刘建宏:但是心理是不一样的。

  黄健翔:现在的世界杯,你想想,你就说西班牙打突尼斯,它能不重视吗?乌克兰打沙特,能把对方当成面瓜来切吗?现在世界足球的差距缩小了。

  刘建宏:你想,阿根廷队上一届打比赛的时候,我觉得,阿根廷就像是宋襄公一样打着一个仁义大旗,仁义大旗就举在那,意思我不战而屈人之兵。你投降吧,你投降我饶了你。

  白岩松:人家就没降的。这让我陈述陈述,因为毕竟有这个情结在这里。我是觉得,这组不像大家想象的这么死亡,第一个是,有被高估的球队——科特迪瓦;

  然后有一个塞黑,不能拿预选赛去衡量世界杯的表现;另外最重要的一点,还在于赛程,就是荷兰和阿根廷是最后一场比赛,不是之前,之前拼个鱼死网破的话

  有可能导致变局,荷兰或者阿根廷之间死一个。但是。因为是最后一场比赛,它完全可以……其实这场比赛是双方将来最不重视的一场比赛。

  刘建宏:你是按照自己最理想的一种方式在排练。

  白岩松:不是,不是。现在就是说,阿根廷的主教练也好,荷兰的主教练也好,在小组赛的重视程度,绝不像大家所期待的。阿根廷队对荷兰,一定是前两场。黄健翔:岩松,不是我打击你。我倒觉得塞黑在荷兰面前,有可能兴不起什么风浪,偏偏在阿根廷面前有可能。为什么?2000年欧洲杯,荷兰把塞黑打成6:1,把前南斯拉夫打成6:1,荷兰身高体壮,塞黑身高体壮,脚下活都很细。但是荷兰的这种整体打法……

  白岩松:锐利度。

  黄健翔:理念可能比它节奏感更好。然后,大赛经验又好。另外呢,荷兰 (是)德国的邻居,主场的优势。半个场地我估计全是橘红色,橙色的海洋。那气势不一样。首仗荷兰就可能把塞黑给败了。反过来,第二场阿根廷踢塞黑的时候,你看看吧,足球队踢篮球队,这篮球队脚底下活还不错。

  白岩松:拼了命了。

  黄健翔:你就等着费劲吧。

  刘建宏:这次世界杯,强队的底蕴是不能忽视的。有时候荷兰、阿根廷这样的队伍,它出现在赛场上的时候。确实两队相遇的时候,像塞黑跟它们打的时候,多多少少会有一点胆怯。

  白岩松:其实,刚才我的话没有说完。

  黄健翔:塞黑有一个身高两米零三的年轻的高中锋, 叫日吉奇,在同中国对的热身赛中进球的那个。

  刘建宏:你说阿森纳看上的那个。

  黄健翔:对。而且塞黑平均一米九以上的人太多。阿根廷防空的压力太大。

  白岩松:这个话我没说完。

  刘建宏:塞黑也不太喜欢打高球。

  黄健翔:管用啊,关键时候管用啊看打谁啊。

  白岩松:我为什么说比较看重赛程最后一轮荷兰对阿根廷。太关键了,就是说,给这两支球队也是公认强队,提供一次纠错的机会。比如说,我们能想象……

  黄健翔:我们两家可以各拿一分。

  白岩松:就可以根据前两轮结束了之后的形态来决定双方的(比赛走向)。

  黄健翔:所以,塞黑在前两轮比赛当中一定要争取咬掉一个。

  刘建宏:但是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我认为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就是最后一轮焦点之战,就是这场比赛只能活一个。

  黄健翔:只能活一个。塞黑已经提前出线了。

  白岩松:那就是决赛啊,那就相当于决赛了。

  刘建宏:对啊,小组赛里的决赛。

  白岩松:如果说真要最后一轮定生死的话,我还真不看好荷兰,我真不看好荷兰。

  黄健翔:阿根廷这些年…… 这帮人的气质还是(很好).

  白岩松:就是打这样的一场比赛的时候,就是说那两组,那两个(队)塞黑跟科特迪瓦谁赢谁出线,你们哥俩, 荷兰跟阿根廷谁赢谁出线。那么在这个时候,我反而觉得阿根廷占优势。我还真怕黏糊的比赛,阿根廷怕黏糊的比赛。

  刘建宏:你看,阿根廷预选赛打巴西3:1。阿根廷现在有点这种气质。

  刘建宏:它的意思是,阿根廷人是拼命,人家荷兰人还是在玩足球。所以呢,这个玩足球的搞不过拼命的。

  黄健翔:我个人其实还是看好阿根廷、荷兰双双出线。

  白岩松:没错。我也看好。

  黄健翔:重要的就是第二轮,阿根廷在塞黑面前不要丢分,打平都没有关系。

  塞黑这样的队,有可能遇到科特迪瓦很麻烦。

  白岩松:它可能被冲得乱七八糟。

  黄健翔:它可能跟荷兰打,它的收缩防守,精神十足地让你无处下口。但是它面对科特迪瓦想拿分的时候,说不定被反咬一口,零分,输球。这个死亡之组,咱们回忆一下,以前的死亡之组出线的经历,上届英格兰、瑞典。

  白岩松:阿根廷、尼日利亚。

  黄健翔:第一场比赛打平了,两个队。英格兰和瑞典双双出线。轻易不能输球。阿根廷是什么,第二轮输给英格兰了,把自己推上了绝境了。

  白岩松:一推上绝境,心态各方面都变了。

  刘建宏:但在这里面涉及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在死亡之组的球队过去的情况表明走不太远。

  黄健翔:精神消耗太大。

  刘建宏:就是,它费尽了自己的力气。从这个小组当中爬出来,但是爬是爬不了太远的。

  黄健翔:功力已经消耗了六成。

  刘建宏:就是说。如果在死亡之组当中,你还真得干净利落地赶紧拿下。

  赶紧确保(出线)。

  白岩松:赶紧拿下。

  刘建宏:然后你还有可能往下接着走。

责编:郑德春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