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三味聊斋》第七期:《英格兰队的烦恼》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10日 14:52 来源:CCTV.com
    专题:新闻分类

  白岩松:大家刚才看到的其实在欧锦赛上,当时这个初出茅庐的鲁尼受伤的那样一个镜头。然后英格兰当然受到影响。哪想到自古好像老天都嫉妒天才少年。马上要打世界杯了,鲁尼在跟切尔西的比赛当中受伤了。那一瞬间居然连切尔西的球迷都突然安静下来了,因为这对英格兰来说简直是件太大的事了。所以今天我们的话题就是:鲁尼的受伤和英格兰的烦恼。为什么呢?后面还有比如说像主教练埃里克森现在还在选帅的过程中,都会带来方方面面怎么样的一些情况?建宏如何评判?

  刘建宏:我们做了一个网上(央视国际)的调查。咱先听听网友怎么说吧。75%左右的网友都认为没有了鲁尼,英格兰队的世界杯前程将受到极大的影响;大概只有百分之十几的人认为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我没有仔细地研究这百分之十几的人都属于什么类型的人。一般来说愿意参加这种网络调查的,他应该是比较关心这个话题的。要不就是死忠分子,就是英格兰队的铁杆。

  黄健翔:要么就是根本不知道鲁尼对英格兰有多重要。

  白岩松:鲁尼受伤之后,我看了一场曼联的比赛,我的感触太深了。虽然曼联跟英格兰国家队还是两回事,但是那天打米德尔斯堡的时候,就是感觉在禁区弧线划一个小圆那缺一人,

  整个曼联突然显得很温柔。也在乱七八糟传,就是没人致命。最后踢零比零。点球都没进,当时我看这场比赛的时候感觉没了鲁尼曼联突然变成另一支球队。那你说这种巨大的感受,英格兰球队会不会出现?比如说我们看英格兰比赛的时候。

  黄健翔:我开玩笑说,这是对埃里克森的一种报应。

  刘建宏:为什么?

  黄健翔:世界杯的预选赛咱们一直转嘛,转了好几场的英格兰预选赛。转一场我生一场气,转一场我生一场气。我曾经跟咱们同事开过玩笑,我说埃里克森继2002年世界杯决赛阶段把赫斯基改造成离对方禁区最近的本队防守队员之后,又成功地把鲁尼改造成了一个英勇无比的左后卫。他有好几场踢的左前卫嘛。

  白岩松:狂奔

  黄健翔:一个人包了左路的防守,然后根本就是离对方的禁区永远在四十米开外。鲁尼的那种发泄、那种郁闷,就表现在对对方的这种粗野动作上。非常危险。明明他们应该“放出去咬人”的,结果拴在家门口,用一大铁链子拴上一头猛兽,成了那门口的看门的。就是这样,我说这就是对他的一个报应。放着鲁尼这样的,全英国的球迷也好,

  名将也好,这些权威,这些像查尔顿这样的人都说:我们英格兰总算有这么一个世界级的前锋,莱茵克尔之后总算有这么一个世界级的前锋,而且比莱茵英克更强壮、更全面。18岁踢2004的欧锦赛时候,就已经锐不可当了。如果不是同葡萄牙的四分之一比赛时他受伤的话,那场比赛葡萄牙队恐怕就要被英格兰队斩落。正是因为他受伤之后,再没有攻击力了,

  葡萄牙队可以压着英格兰队打、围着英格兰队打。才扳平。通过加时赛、通过点球,把英格兰队灭了。那么这次我在想,这就是对埃里克森那种报应。谁让你放着这么好一个人,你把他改造成了左后卫呢?成功地给改造成了左后卫。那就行,那就不让他去了。反正也不缺左后卫。

  白岩松:另外你刚才一提葡萄牙的时候,刚才你看咱们刚开始看的那个画面是在欧锦赛的时候跟葡萄牙打的时候受伤。我说是不是简直是一种宿命的东西,这次跟切尔西打的时候,造成他受伤的原因又是一名葡萄牙籍的球员费雷拉。而且加上现场的观众对穆里尼奥的那种愤怒,就是那种私下里(的不满)。

  黄健翔:鲁尼以后躲着葡萄牙远点。葡萄牙教练、葡萄牙球员、葡萄牙球队。

  白岩松:怎么一招葡萄牙他就开始出问题呢?

  黄健翔:而且往脚趾头走。建宏准备去报考医科了

  刘建宏:特意准备的:实用解剖图。

  黄健翔:最近估计有不少球迷都开始学习生理解剖。

  刘建宏:对。因为上一次贝克汉姆的受伤,让中国的球迷第一次,很多球迷啊,包括我在内第一次知道什么叫跖骨。大家当时就觉得奇怪:这人身上还有这么一块骨头吗?但是这块骨头真的很要命。

  白岩松:我给你举着,你指。咱们看一下啊。

  刘建宏:就是脚趾头上一个小骨头。这个小脚趾的这个部分,标号15的。鲁尼这次伤的就是它。就是人的脚最外侧的那个小的(骨头)。

  白岩松:上回小贝伤的是14。

  黄健翔:小贝伤的是靠里的一根。

  刘建宏:而且这上面有一个说明:这个趾骨受伤,是人身体上最容易受伤的部位,就是脚上最容易(受伤)。

  黄健翔:可能是非常小的一块骨头了。

  刘建宏:对,非常小。所以从正面的这种压,或者外力的这种冲撞,都有可能造成它的骨折。脚上的这个地方是最容易受伤的。

  白岩松:太难。而且一个大问题是,真正恢复起来还比较费劲。贝克汉姆一得知鲁尼受伤以后赶紧打电话,说我上次在家里专门搭了一个高压氧舱,然后我躺在高压氧舱里睡觉。促使它更快地愈合。但真的就这样了,你说最后的效果会怎么样?我还记得阿根廷和英格兰,巴西跟英格兰的那场比赛

  黄健翔:对

  刘建宏:当时在边路,小贝应该比对方的位置要更好,如果他要是能够拿一下那个球的话。

  黄健翔:拼一下那个球。

  刘建宏:那个球就不会造成后面的那个失分。

  黄健翔:结果是被巴西的队员一个铲断。他一跳,一个断球跳起来了,断球交给小罗,小罗一路狂奔,然后分里瓦尔多就打进去了

  白岩松:现在关键是鲁尼受完伤的时候,你得帮着很多人得算一算,现在你看医生说是小组赛的头两场打不了。弗格森现在已经急了。明确地说任何在他伤没好的情况下就把他带到世界杯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行为。而且居然说了这么一句话:“鲁尼还年轻,还能参加很多届世界杯。”甚至这句话里透露了一个(信息):不参加这届世界杯都是应该的。

  黄健翔:上届贝克汉姆的受伤让全英国球迷在世界杯之前就提心吊胆,一直吊着。最后他还是去了。

  黄健翔:这届会不会也到最后临阵又去了?会吗?

  刘建宏:还回到我刚才说的这个环节。像贝克汉姆上次那受伤,虽然他重新又出山了。但是最后时刻那一下。其实你说你对巴西队,你不能露任何的破绽,对不对?你一露破绽,你可以想像当对方气势汹汹地扑上来的时候,他当时第一想法就是我有伤。

  黄健翔:人有下意识的保护自己的(欲望)。

  白岩松:但是鲁尼的性格呢跟小贝不太一样。我倒觉得他即使还是像小贝那样的伤,在那一瞬间他可能不会像小贝躲得那么快。他可能还会迎。但这是他的问题,我们可以不去讨论。你说国际足联这回网开一面,这我没想到,最后专门为他定一规则,你英格兰可以突破5月15号的报名日期,你可以到临比赛的时候,再决定鲁尼参不参加。

  黄健翔:这个有点过。

  白岩松:这戏有点过

  黄健翔:这个政策怎么能够因人而异呢?

  白岩松:他觉得有票房感召力啊!可能从各方面因素考虑。

  黄健翔:由此可以看出英格兰队在世界杯赛上他对国际足联、对整个世界杯的成功是非常重要的。

  刘建宏:对,但现在的情况,鲁尼可能真的打不了了。因为后来据说是再做检查发现是多处骨折。两处,至少两处。

  黄健翔:对,至少两处。

  白岩松:那就麻烦了。

  刘建宏:就是说你恢复起来会很困难很困难。他上一次恢复,大概花的十几周的时间。黄健翔:我开玩笑说,估计这会儿有不少咱们中国的这些有偏方、有绝招的接骨大夫,

  什么的都想给咱们打电话:建宏,我能去给鲁尼介绍,只要英格兰足总能够请我去趟英国玩一趟。我就给他接上,我这有这个什么祖传的正骨秘方之类的。估计有这样的。

  白岩松:但是建宏,我不太同意你刚才的这个说法,就是说有可能去不了。我会觉得换成埃里克森的话这是另一个烦恼了。我的最后一届英格兰的世界杯,对吧,那面斯科拉里虽然来不来,但是人家当着我面,我这世界杯没打呢!

  刘建宏:麦克拉伦已经定了,就是世界杯之后就接。

  白岩松:已经要接任,你看我整个的处境是这样的。那么你说我是埃里克森的话,我宁可选进鲁尼最后没打成,我也不愿意承担最后我没选鲁尼,虽然他是打不了,但是球迷会骂我。最后比赛,小组赛出线了之后,第一轮就给干掉了,我怎么承担责任?

  黄健翔:这会儿玩的是一个政治,它不是说战术考虑。而且带鲁尼去,而被鲁尼顶掉的那个,本来因为鲁尼意外受伤,有可能进去的那个人,不会有任何怨言,有怨言也不敢流露,你敢流露出来把鲁尼带去,把你淘汰了你不满。那你在英国还混不混了?就别混了,这个是肯定的。这还我想起一个,英格兰总是在大赛前关键人物受伤,上届小贝受伤,其实他掩盖了另外一个人重伤缺席这么一个严重的事实,就是杰拉德,其实杰拉德的受伤缺席,对英格兰的中场实力损失很大,他是当时最硬的铁腰啊!中场里边能力最全面的一个队员。

  刘建宏:就现在来看英格兰的伤,远远不止鲁尼一个人。你要知道他现在我看了一下,它就中场还好,中场这四个人还可以。

  黄健翔:阿什利•科尔。

  刘建宏:乔•科尔再加上杰拉德、兰帕德,这四个人现在好,没问题。这是他最健康的一条线。前锋线上欧文也刚伤完,而且也正处在恢复的过程当中,而且我感觉欧文已经没办法同1998年相比了,甚至可以说1998年的欧文是最好的欧文。而且2004年的时候我们在现场,应该特别有强烈的一种感受:有了鲁尼,因鲁尼而欧文,就是欧文可以变得非常的活跃,因为有了鲁尼牵扯,去施加压力。

  白岩松:我作为一个看球人的感觉是,你说1998年的时候,包括后来他在俱乐部打比赛,我都觉得像是一个艺术家,他会有一些灵感,你想象不到,你比如说趟阿根廷的那个。

  这两年看球我觉得(欧文)越来越像一工人,他在工作。

  刘建宏:你知道为什么吗?

  白岩松:他那种灵性明显减少。

  刘建宏:受伤。他几乎每年都要受一次伤,然后每次都要有一次慢慢的这种恢复的过程。运动员伤病最大的问题,并不是说你能不能恢复,就是从身体上恢复。心理,非常可怕。

  黄健翔:鲁尼的受伤让我想起贝利说过的一句话。就是当他退役的时候,他回首往事:17岁就打世界杯拿了冠军,这一辈子踢进过一千多个球,拿过三次世界冠军,他想着自己幸运得就像一个没被抓着的贼一样。因为他没受过一次大伤。

  白岩松:没错。

  黄健翔:所以说一个运动员要想登峰造极,成为一代豪杰,书写历史。实力、机遇、运气,还有一个强大的团队支持你,尤其这种集体项目,还有一个,你得足够好运,关键时刻不能受伤,这太重要了。

  白岩松:伤的时间也很重要

  刘建宏:要不你像罗纳尔多一样,就是说尽管是也挺倒霉的,两次都受了很大的伤。但是呢,对他来说毕竟他从那伤病当中还是顽强地走出来了。现在的问题就我感觉欧文是肯定被那伤弄得已经走下坡路了。尽管年龄不是很大。

  白岩松:那股艺术家的气质消失了。而且你刚才说了,中场这块的确大家还相对比较放心。

  刘建宏:后防线有问题呀!

  白岩松:而且心理上的病也有很大问题。

  刘建宏:你说坎贝尔。

  白岩松:心理伤残,典型的。

  刘建宏:然后里奥•费迪南德。也是受了伤以后,也没有恢复到自己最好的这种状态。

  白岩松:你看他们都在面临这样(的问题)坎贝尔这个温格都替他说话,说全英国的球迷都在猜,媒体也都在猜坎贝尔到底出什么问题。为什么出走啊?怎么叫不来训练了?温格要替他解释半天。后来说他心理上各种很大的问题。费迪南德一段时间,他的心理问题也相当严重,上场大家骂他。

  刘建宏:所以咱们说到这的时候,让我突然间想起来,京剧《红灯记》里边李玉和,伤痕累累上刑场。英格兰队现在就感觉坏了。

  白岩松:但是说到这我得说点题外话。我说咱们仨是属于做节目胆越来越大的。就原来按理说做节目安全系数比较高。但是现在咱们的一些选题,导致我们的安全系数在降低,这些选题容易得罪人。

  黄健翔:我首先声明,那个鲁尼受伤不是我放的,这次我特别看好英格兰队进四强。两年前你俩输我那顿鱼翅还没请呢。赌的英格兰队进不了四强。

  白岩松:我说的是英格兰进不了四强。我输给你的是另外一回事。

  刘建宏:你看现在开始已经不是四年前。

  黄健翔:欧洲杯预测我说的。

  白岩松:我说英格兰进不了四强。

  刘建宏:做完节目以后,我们再查以前的记录。

  黄健翔:查录像带。

  白岩松:但是最后这个烦恼,你看球员咱们说了一堆。这容易得罪人。咱说说这个埃里克森。埃里克森究竟是对不对得起他那么高的年薪。

  刘建宏:这点我必须要(说),我问过英国的朋友。

  白岩松:没给这么多?

  刘建宏:不,我是问,为什么斯科拉里就不爱当这英格兰队的主教练,按理说你当完葡萄牙队的主教练是吧,

  白岩松:上个台阶,感觉。

  刘建宏:他应该看到现在的英格兰(队)是什么样的一支英格兰(队),对吧?

  黄健翔:一手好牌。

  刘建宏:人才济济,他为什么不当?然后英国的朋友就说了,说英格兰队的主教练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干的活,给多少钱都不能干。你想埃里克森,是,这人可能风流点,可能有点一些私生活上的不检点。但是你架不住这媒体设计你呀,是吧,给你打个电话,我假扮成一个什么人。

  白岩松:去中东那回,把这个埃里克森给害惨了

  黄健翔:对啊,问问你队长谁当,问问你要不要去。

  白岩松:我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了。

  刘建宏:压力太大了。

  白岩松:埃里克森几百万的年薪里头,中只有大约不到十万英镑是作为足球教练的工资。

  刘建宏:剩下的都是一种安慰。

  白岩松:精神损失费。

  黄健翔:剩下的都是对别人指指点点的补偿。

  刘建宏:你看斯科拉里我不去,我不趟这浑水。

  白岩松:后来斯科拉里说的一句话挺精彩的,他在解释我为什么拒绝这个邀请的时候他说:仅仅这两天我的生活已经被完全改变了。

  刘建宏:对。

  白岩松:但是回过头来他到底有没有水平,我们回到足球,就这回埃里克森会是什么心态?

  黄健翔:埃里克森,我面对面采访过他两次,1994年、1995年,他当时带桑普多拉队的时候两次来北京。面对面采访过两次,给我的印象是当时就像一个大学教授,非常有风度,

  而且那时候很精干,带个金丝边眼镜,英语讲得很好,侃侃而谈,很温和。给我讲足球的理论,讲我为什么要这样用人,讲比如说意大利足球,和中国足球的差距。两次采访,而且他还清楚的记得,去年就是你。给人感觉特别好。因为他执教的是意大利的大牌球队。我觉得他这几年,就是在拉奇奥拿了联赛冠军之后,到了英格兰,就是开始混日子,当然也不是主观个人完全想混日子,就是被那个英国的媒体环境闹的。我每天应付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来不及,专心于业务,专心于管理球队,研究战术已经非常的疲惫了,就撑不住了。所以我觉得从比赛来看,他手里的牌是好牌,比如说是90分的牌,他打出来是70分的实力。永远是这样,预选赛打奥地利,小贝被罚下那场,被奥地利压着打。我开玩笑说奥地利队有一郝海东就打他三比零。为什么?没有一个人会射门。你不断地制造机会,围着他打。我说这叫什么玩意儿这叫。我对埃里克森执教英格兰,绝对是特别有意见,如果换一个教练,英格兰队应该把这手牌发挥到极致的话,完全早就应该取得更好的成绩。当然就像建宏你说的那个,可能换一个人受不了这个,放在油锅上煎。

  白岩松:更惨

  黄健翔:放在火山口上煮,煮五六年这种煮法。这首先得考验一个神经,你耐得住耐不住。

  刘建宏:你注意到埃里克森在英格兰队指挥的时候是什么样吗?这样。永远。

  黄健翔:老了好多。

  刘建宏:我就感觉就是他挺起来的话,他会觉得压力太过沉重,所以一直都这样。

  黄健翔:我觉得1999年他在拉西奥的时候还是英姿飒爽,很年轻。这几年一下从一个年轻人变成了一个老年人

  刘建宏:把一个大学教授的埃里克森变成了一个很畏缩的埃里克森,感觉到没有中年的过渡,直接变成老人了。

  白岩松:那不跟曼奇尼一样,你看曼奇尼不就是没有中年的过渡。

  黄健翔:直接变老人。

  白岩松:直接变老人!是他还是值得祝福的,顶多再有两个多月就解脱了

  黄健翔:好歹人家挣着钱了。要是那么挨骂,能每年挣六百万欧元。

  白岩松:你也去。

  黄健翔:你去吗?咱仨绑一块挨那骂。

  白岩松:你确定不会自杀?是吗?

  黄健翔:我确定不会。

  白岩松:只要能抗过来。

  黄健翔:我估计你肯定没事,你不懂英语。

  白岩松:不,而且还有可能取得了更好的成绩。为什么呢?咱们到那去,主要就不是说技战术,而是跟球员商量怎么踢。球员拥有了最大的民主和这种自由。一手好牌啊,没有比二小的。

  黄健翔:那完了,队里22个主教练怎么办?

  白岩松:只要把这个思想工作一做好,战斗力上来。

  刘建宏:不过你这个开场就遇到麻烦,十一个人首发都要上。你派谁?

  黄健翔:抓阄。

  刘建宏:你就抓阄啊?

  白岩松:但是按不同的线来抓。

  黄健翔:1996年的那个主教练维纳布尔斯我也采访过,建宏说过的英格兰主教练难当这个话我听维纳布尔斯也说过,我还听英国的一个记者说过,他说英国兰足总也是一个特别官僚的机构,其实维纳布尔斯1996年带队打到半决赛,点球输过德国之后,在英国民众当中呼声是极高的,但是这个人呢就是说有点学者的这种劲,他有点不听从足总的一些官僚的这种安排。

  白岩松:背后还有这些呢?

  黄健翔:比如说这个商业比赛啦,比如说你要安排这个球队在训练当中的一些商业活动,因为它背后有球队的赞助商,你要出席活动怎么怎么样。这个维纳布尔斯就有的时候会他忽然觉得不行,我今天都把队员给放了,没人了。闹出这种事情来,而且维纳布尔斯是一意地

  保护和重用加斯科因,这点英格兰足总很讨厌,所以他先被废掉之后,他在英格兰后来不是吃官司嘛,带队吃官司,带个乙级队都不放过他,就是因为他跟足总关系不好。最终这个人被消灭了,这个人现在在足球圈里没有了。

  刘建宏:现在是著名评论员。

  黄健翔:对。其实英国的球迷和记者对他好评如潮。认为他1996年带的那支队。

  白岩松:对,好看。好看,关键是。就这么简单。但是咱现在回过头来说,我说要为咱仨的这个一定的人身安全要去考虑。鲁尼即使受伤了。

  刘建宏:你们俩去要当英格兰队主教练。我可没说要去。

  白岩松:我说即使鲁尼受伤了,英格兰的赔率也不过是第二变到第三而已,因为毕竟英格兰是被看好的这几支球队中间的一个。

  黄健翔:我觉得鲁尼受伤的打击是致命的。

  白岩松:你认为赔率还没有反映这个真实的影响。

  黄健翔:他的攻击火力下降一半。

  刘建宏:我代表那15%啊。就是死忠英格兰的。咱们换一种角度,为足球比赛永远都是那种,你以从这个角度讲它有道理,我以从另外一个角度(讲)。

  黄健翔:地球离了谁都转。

  刘建宏:对,东边往西走,从西边往东走,待会儿咱还能碰着。我认为第一,这个中场的攻击能力在没有了鲁尼之后,许能够得到更大的发挥。

  白岩松:因为鲁尼往回来的时候挤压了他们的空间。

  黄健翔:反正埃里克森也经常把他当左后卫。是这意思吗?

  刘建宏:既然没有了鲁尼,OK!杰拉德、兰帕德都有射门,乔•科尔可以更努力一点,贝克汉姆拼命往里传,科罗奇机会就更多了,拼命往里传的时候那个“竹竿”科吉,他的头球。是吧?

  黄健翔:我倒觉得世界杯的时候,埃里克森的锋线搭档,可能不会用欧文,欧文用作第三人,而是用科劳奇和鲁尼。但是这一伤,科劳奇搭欧文,那俩人谁也拼不下来,谁都是那种等,谁都是第二点前锋。

  白岩松:缺最狠的一下。

  黄健翔:不是第一点前锋。这就没办法了。

  刘建宏:让克劳奇去争一争嘛。

  黄健翔:太瘦。快速增肥。

  刘建宏:虽然是个竹竿,但是他个还在。

  白岩松:他原来是地面鲁尼起的作用是让对方的防线缺少秩序。因为他的这种冲击改变了那个秩序。现在他用科劳奇去改变空中秩序。

  黄健翔:对。

  刘建宏:换一种打法

  黄健翔:这个咱踢过球的人都知道。对方最厉害的人没来。

  白岩松:就踏实多了。

  黄健翔:心里先踏实。你想,瑞典、巴拉圭,还有谁?那组还有谁?

  刘建宏: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黄健翔: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就不考虑了。

  黄健翔:瑞典和巴拉圭的后卫先乐了。哈哈,鲁尼不来,哥几个日子好过了。

  白岩松:心理自信心的增强。

  黄健翔:其实说这个鲁尼还是最厉害

  刘建宏:如果英格兰获得小组第二的话,直接碰那边,碰德国。英格兰打德国。

  黄健翔:我已经写了。

  刘建宏:这就反而让世界杯提前上演一个比较好看的。

  黄健翔:咱那个预测赛程我已经写上了。英格兰第二碰德国第一,我已经写上了。

  刘建宏:那么第二件事我觉得还有一个,我要代表那15%再说一个,哀兵必胜。英格兰队因为现在就是这样一个伤病满营,所以是怀着这种哀兵的这种心态去打世界杯。

  白岩松:关键英格兰永远只有一个问题。你看走到哪的问题。

  刘建宏:你们都在看低英格兰,你们现在所有人,都在看低英格兰的。

  白岩松:不,看低英格兰存在一个看多低的问题,我们现在是不拿冠军的标准在要求他。

  刘建宏:那我们英格兰队比如说冲出来了,我们现在就,比如说四个前卫,发挥出自己相当高的这种水准。

  白岩松:说一句不怕得罪人的话,其实我原来在鲁尼没受伤的时候,对英格兰看高一线,

  也不过是看高进四强这一线。也不是一个冠军的概念。

  黄健翔:四强的希望是很大的,但这一下我觉得四强的希望就悬了。太悬了。

  白岩松:他说的,哈哈哈。

  黄健翔:鲁尼确实是厉害,那没有了鲁尼,这个损失也确实够厉害。

责编:郑德春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