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三味聊斋》第六期:《世界杯裁判》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08日 22:39 来源:CCTV.com

  刘建宏:《三味聊斋》今天又来了新客人,我们今天把陆俊陆指导请来了,陆指导一来这话题肯定很单一,裁判,世界杯上的裁判。陆指导有过在世界杯上执法的经历,所以这次一定跟我们好好分享分享。

  白岩松:但是谈裁判你穿黑色算怎么回事?

  刘建宏:我穿的这黑色是黑色便装。你看这个是国际足联裁判员的专用服装,这是上届世界杯发的吗?

  陆俊:对,这是2002年世界杯,因为国际足联在每次它举办的属于国际足联举办的这种比赛:有世界杯女足、U17青年锦标赛、U20青年锦标赛、奥运会、联合会杯和世界杯,它都要给裁判员统一地进行着装。

  刘建宏:非常规范。

  陆俊:非常规范。而且官员是一个颜色,裁判员是一个颜色,技术官员什么颜色,一看你就能知道。

  白岩松:其实挺有意思的,比如,虽然有明确的着装,但是平常是看不到他们穿这个衣服的。

  刘建宏:对,他们在生活里。

  白岩松:是什么场合下面穿?

  陆俊:这种场合实际很多,一个是跟新闻媒体接触的时候要着装,完了在前往赛场的时候必须着装西服检查场地,咱们俩也看过一次裁判员检查场地,但现在有时候就比较松一点,要松一点了,实际上按照国际足联正规地讲,是应该在比赛监督、裁判监督的带领下,加上四名裁判员着装西服进场进行检查。

  白岩松:这个都有细则,对。

  刘建宏:这是电视转播里边平常没有这段,看不到,其实如果电视转播得完整,非常完整的话,应该能够看到他们检查场地。我关心的不是这服装,我关心的是钱,世界杯一次给两万美金是吧,上次是两万美金。

  陆俊:不止。

  刘建宏:不止,两万美金我还说错了,我印象当中官方的数字说是两万美金。

  陆俊:不对,上回的是最早的是官方讲给裁判员的是裁判员是三万美金,助理裁判员是两万美金,然后每赛一天除了这个之外,这是不管所有人,去的裁判员都要有,然后每一天当中给定的是裁判员可能是三百美金。

  白岩松:只要你干一天你就有三百美金。

  刘建宏:这就是给你的生活费。

  白岩松:补助。

  陆俊:叫什么我不知道。反正你吃也不用(花钱)。

  刘建宏:对,也不用花钱,住也不用花钱。

  陆俊:什么都不用,对。

  刘建宏:交通也不用花钱。

  陆俊:但是后来,由于那年咱也知道,有一个国际比较大的中介机构

  不是倒闭了嘛,那个风波使得国际足联在资金上也受到一些冲击,最后可能是给裁判员降到了两万三千美金。

  白岩松:全部加起来?

  陆俊:不是,就是基数,基数是两万三千美金。助理裁判员,你说的那什么两万是助理裁判员的水准。

  刘建宏:这届又提高了。

  白岩松:提高到四万、五万。

  陆俊:没有,四万吧,我还想跟大家探讨呢,实际现在,因为前两天咱们有一个助理裁判员。

  刘建宏:刘铁军。

  陆俊:对,参加了国际足联举办的学习班,也就是一种考试,他经过非常严格的测试了,他在去的时候我还特意让他把这个(问清楚),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像你们说,关心,但是,毕竟还是对于世界杯全面的一个了解嘛。对,问了问,从现在反馈信息,没有变化。所以我不知道你们这个怎么得(来)的。

  白岩松:对啊,报纸上最近登了很多。

  刘建宏:看来这是以讹传讹了。

  白岩松:你看,报纸上的说法是这样的,说以前的世界杯是两万,可能把两万三四舍五入,三就给抹了。说这次提高到四万,但是,即使不吹比赛的也拿两万。就保底两万,但是只要吹过比赛的就是四万,你看,说明不太靠谱。

  陆俊:对,应该现在从正式的消息来看还没有,因为也特意去问了一些官员们,包括劳伦斯,酬金嘛,每天现在还是保持去年那基础上,二百(美元)。

  白岩松:这次有个新规定挺有意思,我看就是跟以前不太相同,说原则上这个裁判员,比如说,执法一场比赛的时候,这三个裁判员两个巡边加一个主裁最好是一个国家的,但是,它是原则上,说遇到特殊情况也可以变化,否则也不会有刘铁军单独去,那指望是韩国那个主裁,如果要获得成功的话,刘铁军也能成为一起执法的,上一届你们那时候没这么严格要求。

  陆俊:没有,就从上届2002年世界杯之后,可能在一些开会,当然以前也有这个问题,实际那前的国际足联有几种官方语言,毕竟在交流上。

  白岩松:好沟通。

  陆俊:沟通上,而且习惯上,关键是习惯上,因为我在国内,我要经常吹比赛。那我有两个巡边,咱们叫巡边。

  刘建宏:其实叫助理裁判,第一助理裁判、第二助理裁判。

  陆俊:咱们习惯叫(巡边),就是协作比较协调了,我一个眼神,甚至我一些举动,他的一些举动,我们都知道对方的一种特点了,这样会减少很多的失误。

  刘建宏:好像这一次规则上有一个新的变化是说,裁判员有权利在正式重新开始比赛之前来更改自己的一些判罚,好像这样的话,就等于说裁判员实际上可以纠正自己的一些误判。

  刘建宏:但是前提必须要及时发现。

  陆俊:这个实际是可能是一种强调,从规则来讲没有变化,因为这以前我也经常给国家队(和)队员去交流的时候,就跟他们谈过这问题,就是裁判员什么时候能够更改裁判罚,就是在比赛就刚才你讲的,吹哨之前,不是吹哨,咱们以滚动(为例)吧,这球什么时候比赛开始,现在也是新的变化了,过去大家知道滚动一周,周长是68至70(厘米),这周长距离裁判开始,现在一动比赛开始了,那换句话说,什么时候更改,只要一动,下一个球一动开始了,你就不能更改了,他没有发现自个儿错误或者争议的地方,他可以去更改,所以作为运动员你就必须了解这个情况,我想,跟裁判员去申辩确实有一个违背规则的,我指的是违背规则,就是好像拉人没拉人,这个不成,是一种违背所有人的规则,跟条文相违背的东西,那你可以在这个时间与裁判员去沟通,给他一种提示,他马上意识到过来的时候,他会在这时候更改是可以的。

  刘建宏:大家还关心一点,就是你们这些裁判员凑到一起来执法世界杯的时候,赛场上大家都能够看见了,平常都干什么?

  陆俊:我觉得,因为我们那届世界杯也是比较特殊的一届世界杯,大家都知道,是由于韩国和日本同时两国合办的,这届世界杯有它的特色,从裁判员的人员来讲,这次世界杯大家也看到了人员的数量明显的要比上届世界杯大幅的减少,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因为世界杯是四年一届,是各个方面都应该是最好的一届,国际足联要求的是一年比一年好,最好的一届,那最好的一届应该是在运动员、裁判员、工作人员各方面,各个方方面面都应该是最好的,你就不应该把这个太有照顾,地区性太那么(分散)以后,容易把这种(执法)水平降低了。另外有时候对于裁判员的发挥也有一些问题,就是说,我去了以后,到了上场了,上一届世界杯是36个主裁判,那64场球很多人都是平均不到就吹一场。

  白岩松:对。

  陆俊:表现好的吹两场到三场。

  白岩松:很多就没机会了。

  陆俊:你就没有机会,就一场,在这个大赛中一场表现甚至还没找到感觉呢,您就都回家了,就拿着您那基数回家了。

  刘建宏:钱倒是拿到了,但是瘾还没过。

  白岩松:但是对于去的裁判来说,这个简直是太微小,可以不考虑,他当然希望在那种大的舞台上去展现一下,这样的空间(去展现一下 ),但是 比如说老百姓其实平常常议论裁判的时候,也就是分关于误判的问题,尤其觉得像世界杯、国家队的东西。

  陆俊:既然谈到这话题,就涉及到这届世界杯,当然这个事并不新鲜了,就是耳麦,这届世界杯要引进像您说的交流,引进耳麦,刚才谈的,因为耳麦这个问题呢在前几年,主要欧洲用得比较多,也受几个方面的因素,一个是现在技术上并不太过关,它会对耳朵产生总是有沙沙的那种干扰声音,所以使得裁判员很难集中精力地去做,现场本来的声音就很大了,又带到耳朵里显得(很嘈杂),这是第一个。第二,很容易(受干扰),国际足联做了个比喻,就是说花几十欧元,在中国我相信可能不用,花几十欧元了就可以买到一个,能够接收同步的信号。

  刘建宏:明白了,很容易干扰,很容易泄密,不光泄密,干扰,有可能正在说话,我跟你信号同步了,然后告诉你点球了啊,这球出界了,或者那边换人了,全形成干扰了,任何东西都(不受控制了)。

  白岩松:就是两个队进行比赛的时候,这A队把裁判员频率给占领(用)了。

  白岩松:开始说点球啊。

  陆俊:这对裁判员有很大干扰,我正准备看球呢,点球啊,当然了,不会这么说,点球啊,他会用(别的)什么(词语),包括媒体、那更容易了,裁判员之间的交流全部给弄到电视去播出去了,还有被窃取。

  白岩松:但这回还是引用了,说明技术方面看来是比(以往好了),当然我相信被窃听,这东西很简单了。

  刘建宏:频率的保密性我相信可能是(没太大进步)。

  陆俊:只是在接听噪音可能有所(降低)。

  白岩松:其实陆指导说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说主裁判跟助理裁判员之间那种耳麦沟通,可能是比如说场外的比赛监督,第四裁判他在关注电视信号的时候,通过慢镜头提示你,刚才这个动作是什么样,这是不是耳麦在提供一种新的沟通?

  陆俊:这是不允许的。

  白岩松:还是不允许,不允许,那还是主裁跟助理裁判之间,当然也可以跟第四官员,第四官员的沟通在哪呢?当然,这就是一些现实的东西,确实是您说那个问题,国际足联确实有很严格的,咱们那替补席上,第四官员席上支着一个牌子,我自个儿工作,它那不是每次世界杯的时候(第四官员席)是坐着国际足联的一个官员干吗呢,他是控制大屏幕的,因为现在屏幕上允许播放了。

  刘建宏:可是不允许播放慢动作。

  陆俊:对,特别是什么呀,特别是一个关键错误的重放,不允许,现场球迷炸了。

  刘建宏:对裁判员压力太大了,没错。

  白岩松:而且还有安全因素在里头。

  陆俊:所以他一看,比如这球有争议了,他觉得差不多有点问题了,一看那转播,马上一控制,一按你就播不出来了,就可能出广告出那什么了,所以他有一个小的监视屏,他可以看到反复的慢镜头,如果他有看到裁判错了,马上通知第四官员,第四官员再通知(主裁判)

  那就乱了,和规则不相吻合了。

  刘建宏:但不管怎么样,像国际足联采用这种方式,其实还是一个出发点,就是要提高裁判员判罚正确、准确率。

  白岩松:准确率。

  陆俊:提高相互配合,以前就是靠简单的(方式),我给你举一个例子,就是说,禁区内犯规和禁区外犯规,我们裁判员的配合是靠什么呢,如果很远,当然有这种情况,反击太快了,跟不上了,那么老远,五六十米,甚至有更远的,就在禁区前沿踢倒了,到底是在(禁区)内还是在(禁区)外,内大家都清楚了,点球,禁区外,任意球,那俩差别可以说是。

  白岩松:就这么点的距离。

  陆俊:您说那个大了,禁区12公分,没错,这更小,在线上就是12公分,稍微出一点,你说怎么拿肉眼看,五十多米我能看出里和外?而且往往是外头犯规,按照规则规定,摔里头了,是以接触点(为准)接触点在外头,摔到里头,也是在禁区外。

  白岩松:任意球。

  刘建宏:队员们一看见禁区就兴奋,哪怕离得还有三五米呢,我也得拼命,爬也得爬进禁区呀。

  陆俊:所以我们配合,原来是采取什么,用身态,就是因为裁判员看不清楚,那助理裁判员应该能看清,因为你是管这条线的,你跟这条线走,所以能够知道,如果在内,在他(主裁判)鸣哨的时候,你就迅速地往下走,或者是有些时候呢,是把旗子搁到两腿之间,你们都不知道我们在干吗,实际在给裁判员一提示,告诉你这球在中间,中间就是禁区内,我搁在外头了,那就是什么,告诉你在禁区外。

  刘建宏:这是你们,这是裁判界的一个秘密呢,还是说你个人的一个小发明?

  陆俊:不,这是整个裁判界的一个就是有关各种配合的(方式)。

  白岩松:但是不是除此之外,也还有第二或者第三种方式?

  陆俊:也可以,你们俩去要沟通。

  刘建宏:跟打麻将一样 摸摸鼻子,这点秘密全说出来了。

  陆俊:那现在呢,就不用这个了,这很快,我一看禁区内,告诉裁判员,点球,完了,很easy,就是一句话,而且,我想你英语也不会(太差),我相信再差的国际裁判员,这个penaty也应该会说了。

  刘建宏:也得听得懂。

  陆俊:他也会说了,所以很简单。

  刘建宏:说到这,那其他的欺骗性的,因为裁判员在场上,我觉得

  他公检法司他全干了。

  白岩松:对。

  刘建宏:他得当公安局的 他得负责侦破,因为各种陷阱很多,对吧?他还得当检察院的,他得负责给起诉了,他还得当法官,最后我得给你判了,这球员又往往在场上会想尽一切办法跟裁判员。

  白岩松:博弈。

  刘建宏:斗智斗勇。还有什么骗局。就是你觉得对裁判员挺有挑战性,非常有挑战性的?

  陆俊:真是的,这真是一对矛盾,你提这个问题真是分分秒秒,全场可以说,不是说从第一分钟(开始),从你在上场之前到比赛结束都在进行着。

  刘建宏:都在跟你斗智斗勇。

  陆俊:对。

  刘建宏:斗心眼。

  陆俊:上场,作为一裁判员,这是我们的课程,要求裁判员,甚至有时候手大的,要求你手捏着球,给人一种什么?掌控,信心非常,这样的细节都会有。

  刘建宏:那什么的,里瓦尔多吧,在同土耳其的那个比赛当中,底线那块表演得确实是好啊,但是这个也确实把裁判员给骗了,这不光说给裁判员骗了,甚至有时候是在我们讨论会上,按你说的,争论就出来了,现在佯装无外乎有三种形式。

  刘建宏:咱们简单地说说。

  陆俊:我一说话,就是刚才你讲话了,这话题很简单,就是一个裁判进这个行业里。第一种形式,没有任何身体接触,我就是用佯装的形式倒了,跑着跑着两人挨着,咣,倒了,这是一种形式。

  白岩松:这个好分辨一点。

  陆俊:这个相对对裁判员而言,只要你的角度好、距离近,你能好分辨。

  白岩松:无遮拦。

  陆俊:对,还能够看到,这是一种。第二种形式,轻微的身体接触,大家都有,大家一跑,肯定有拉拉扯扯的,现在,对于西亚和南美那边,你就记住,这些东西都起源南美和西亚,绝不从欧洲走,但是这会在欧洲泛滥,因为那是最大家关注的,流派都流到那个地方。

  刘建宏:他带过去以后,大家看到这个招管用。

  白岩松:不错,赶紧学吧。

  陆俊:这是第二种,大家一跑,我轻轻一拉你,他已经成为一种主动性了,我就知道到时候你(会拉我),那我一跑的时候,往回一拧身,给你裁判的感觉,跑着跑着,你突然(倒地了),就刚才你说,我拉着应该往回走,从现象看 他就是往回走了,咣,倒了,那裁判员很容易被(误导),确实有这动作,手上挨着了,那怎么办,很容易被欺骗。这是第二种,这种情况 也还相对来讲好裁一些,毕竟要看他力度,因为他自个这么倒和被拽的还有差异。

  刘建宏:有差异,对。

  陆俊:这是第二种,第三种最难,咱们都抢球,我的脚伸出来了,去踢这球,你也脚伸出来,我先踢,没踢着球,踢在你前头了,你把球一点,点走以后,完全可以迈过去,正常的话,你可以迈过去。

  刘建宏:可是借着惯性,你踢我。

  陆俊:对,就是我说的,他主动的,他把脚不抬起来,把脚就拉在后头,往你那腿上一磕,摔倒。

  白岩松:尤其禁区里头。

  陆俊:对,你在电视里怎么看怎么是绊着了,所以 这就是我们争论最重要的,我认为这个动作,他是佯装。

  白岩松:判断心理活动多难哪。

  陆俊:非常难。

  刘建宏:那就是说,这种事情到现在在裁判界也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口径是吗?

  陆俊:它没法统一,因为足球场上,足球裁判为什么好,有吸引力,我觉得这也是他一个魅力之一,我吹了这么多年哨,判了那么多犯规 点球,没有一个相同的。

  白岩松:对。

  陆俊:永远是不同。

  白岩松:我觉得刚才分析的第三种,他太难判断这种心理活动了,有的是明明是上半场体力状态很好的时候,比如说,这是故意的可能,确实,下半场我确实腿抬不起来了。

  陆俊:对。所以这种东西,你让裁判员判断,真的很多次被有些是佯装的(误导),但是这个东西,对于裁判员的压力,是一个新的问题 确实很大。

  刘建宏:但是我们关心的是,国际足联对裁判员一旦出现了误判,他会是个什么样的一种界定?比如说,是会有人找你说,陆,来,我跟你谈谈,这个错了还是怎么着?你下次怎么怎么样,会是这样吗?

  陆俊:非常公开,非常公开,比你想像得还要公开,只是可能作为媒体,和特定的一种比赛所决定,他不对外公开,我说的公开是对我们裁判员,不是某一个官员来找你,因为在日本(执法世界杯)比赛

  是所有裁判员在一起住着,四个人一组出去做比赛,到某一个城市,吹完这场比赛,我可能当天回不来了,我得第二天。

  白岩松:还要回到一起住的地。

  陆俊:对,还要回到一起住的地,等我还没回来的时候,我这场比赛已经总结完了,就是什么,你的比赛都(有人)在看,国际足联专门有这个机构,全是过去的一些,非常著名的一些裁判员、专家,他们把你整场比赛看完之后,用录像的形式把哪些对的,他们认为对的,大家讨论的不对的,给剪接下来,当然(是)重要的关键判罚,至于说无所谓的,什么拉一下人这个,都无所谓,咱们都踢过球嘛。

  白岩松:重要的。

  陆俊:对,重要的关键的判罚,包括影响你技术发挥的一些东西,跑动的路线或者选位,东西拿过来,第二天呢,两边一样,就是韩国和日本,因为现在太简单了,只要任何一边,技术部门给剪接完,汇总过来了,两边就是同时的,第二天总结的时候就播出了。

  刘建宏:陆俊,怎么评价你们那场球?

  白岩松:播出了,就是在裁判内部。

  白岩松:都知道,这其实是种监督。

  陆俊:而且它不光是监督,要求裁判员,包括越位,几乎每个越位都全给你播,对与错,那对你的要求,大家没有任何疑义,甚至没有疑义的可能在第二天在总结会上就对你提出疑义了,说你这球不对。

  刘建宏:这相当于什么,这相当于考完试以后,老师拿着你的卷子,跟你一个题一个题地对,这道题对了,这道题没答对,为什么没答对,而且还得当着全班的人跟你说。

  白岩松:你心平气和吗?

  陆俊:怎么说呢,你要说心平气和,应该说,讨论是非常(公正)的,但是因为必定观点不同,因为并不代表说,这球非得判点球,大家都清楚的,说这球非得这么去做,那讨论起来非常激烈的,各持己见,我把自己的意见,先是由主裁判来谈,这场比赛我感觉如何,然后把我几个重点的判一判,谈完之后 然后由一个导师来代表谈,他谈一个观点,然后大家讨论,达成一个共识的东西。

  刘建宏:说说怎么给你复的盘,我们听听。

  陆俊:没跟你说嘛,刚才说了,第一我回来的时候,我的第一场比赛。

  刘建宏:就已经复完盘了。

  陆俊:那得跟你个人说说,我回来以后 这些裁判员对我的(态度),当然我们都这样,每次回来都感到一种,就是祝贺,同行嘛。

  刘建宏:毕竟你是完成了一场比赛,完成了一个很好的判罚。

  陆俊:但是我从他们的眼神当中就知道,后来他们裁判员也告诉我说,对你这场比赛的评判非常高,因为第一张红牌非常正确,而且裁判员的信心、勇气各方面表现得非常好,给予很高的评价,所以每回回来大家都(祝贺),确实是我才知道是第一张红牌。

  刘建宏:裁判的话题还有很多,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再请您来,咱们接着聊裁判的话题。

  白岩松:我觉得在(世界杯)中间,就是(比赛)全结束了之后,好好让陆指导复一次盘,让他给其他的裁判复复盘,没错,咱们把陆指导认为的,或者说争议比较大的,咱们拿出来让陆指导看看。

  刘建宏:提前《三味聊斋》再约您一次。

  白岩松:没错。

责编:刘鑫隆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