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三味聊斋》第四期:《最好的一届世界杯》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05日 16:38 来源:

  黄建翔:前面三天咱们聊得都离赛场有点远,离比赛有点远,咱们这个节目宗旨是什么?咱们仨都忘了,为世界杯预热啊!得说世界杯啦。

  刘建宏:今儿说,今儿说。

  黄建翔:对吧,说说吧。马上是第十几届世界?建宏,考你一个。

  刘建宏:十七届、十八届、十九届。一届一届往下走,十七届,今年。

  黄建翔:今年是第十八届,十八届,对, 十八届咱们说说吧。历史上最好的一届世界杯吧。

  白岩松:我觉得先划个线吧,你不能从第一届开始说起,没看过说什么呀。

  黄建翔:电视上咱见过的。

  刘建宏:对我们来说1978年之后,1978年之后的。

  黄建翔:第十一届世界杯,一晃也都三十年了。你想想,1978年到2006,差不多28年了。

  白岩松:我要说的话,我没有其他的选择啊,我肯定是1986年啊。咱先各自说完之后,先有一个简单陈述,然后再详细展开,怎么样?

  我先一个简单陈述啊,1986世界杯,第一具有历史价值,今年是20周年。第二个:我那届是一个疯狂的收获者。第三个:那是一届主导进攻,

  进球最多。

  刘建宏:他一上大学,然后毫无压力光看世界杯,然后又阿根廷拿冠军。

  白岩松:没错!诞生了一个巨星!然后当时众多巨星全在,普拉蒂尼 ,济科。

  黄建翔:明星大会 ,华山论剑。

  白岩松:进攻, 狂进球。然后经典比赛留下了很多场。先陈述到这儿。

  你呢刘建宏:我啊,从电视的角度来说,我们承认1978年,是中央电视台,也是中国的电视,把足球,把世界杯带到中国。但是从相对普及性

  来说,我觉得是1982年。为什么,因为1982年我们看的比赛多了,集锦也多了。尤其我印象特别深的,那个时候每天早晨起来,正好是赶上暑

  假,早上起来先去旁边的学校里边踢球,踢完球以后回家正好看比赛。那个暑假过得确实是非常愉快的一个。另外我觉得,1978年的世界杯,

  毕竟只有半决赛和决赛了,而且那个时候,中国有电视的人少啊很少很少!我就没看过1978年的世界杯,我是后来买了一张碟,等于后来咱们

  都是补课。

  白岩松:补课! 对。

  刘建宏:那么1982年对我来说,就是世界的初恋。初恋世界杯,初恋是美好的。

  白岩松:明白了,1986年是我的热恋。你什么时候结婚的哪届?

  黄建翔:我觉得1998年,1998年因为是我,终于实现了世界杯的理想。第一次亲身到了现场,去看世界杯,又第一次说世界杯。

  刘建宏:由热恋最后成家。

  黄建翔:终于跟世界杯走到一块了,而且那届世界杯要说,也算电视转播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然后通过电视转播,也是我们中国的观众,第

  一次特别大规模地,全方位地看世界杯。也是我们体育频道开播之后,第一次转世界杯1994年的时候,还没有体育频道,我们体育频道的这种

  制作,也让观众看到一种,全新的电视报道方式。比赛也精彩,我自己又说了几场,说了有三十多场比赛。对我来说,那届世界杯是最美好的。

  是我跟世界杯,职场生涯咱仨除了一个对世界杯。

  白岩松:本身的评论,多少都把自己的一点小九九加进去了。

  刘建宏:我相信你要拽进更多的人,大家都会有自己的理由。

  白岩松:那当然,刚才我看咱们网上留言里头有一个朋友写的留言,特别有意思!我最喜欢的一届世界杯,那当然是1994年,马拉多纳停赛之

  前的那段时间。你看, 他肯定。我估计也是一个阿迷,你看 。

  刘建宏:他又来了,又卖私货了!我们再设想一个,咱也不看网络,咱设想一个,也许有人会说,我最喜欢的世界杯因为是我跟我女朋友一块

  在看比赛。也许这就是成为他最喜欢的一届世界杯的理由。

  白岩松:咱们肯定也在犯一个错误,因为每个人只能选择一个,这是节目样态决定的。我说咱们一定得罪了1990年世界杯,中国无数的球迷包

  括女球迷。因为你比如说要问我,像我媳妇,或者说她们那个,就是很多比我们更年轻一点的人的话。1990年世界杯,是他们的敲门砖。对啊!

  是他们第一次,巴乔的。

  刘建宏:其实我也想说1990年,但是我衡量了一下,1990年是我喜欢的德国队拿冠军啊!而且1990年的时候,是我们大学毕业,正处在那种和

  同学难舍难分,一边喝着告别酒,一边看世界杯,那样一种交错的状态下给我留下的印象,同样非常非常深刻。

  黄建翔:我不喜欢1990年那届,为什么 ,你觉得1990年,进攻太差 ,进球太少。

  刘建宏:那1994年呢?

  黄建翔:点球大战太多!太枯燥!

  刘建宏:1994年连巴西队都变得。

  黄建翔:那么功利了,就根本没谈啊,咱们就没谈啊,所以我压根儿就没提到1994年。尽管是我支持的巴西队,拿到冠军。但是我认为那是历

  史上最丑陋的巴西队!靠防守拿的冠军。

  刘建宏:其实世界杯是有规律可循的,它攻强盛一段时间以后呢,一定会刺激防守,防守可能会起来。然后呢?

  白岩松:你就要解决。

  刘建宏:破盾之矛。

  白岩松:进攻又强起来了。

  刘建宏:所以它是这样波浪形的这是很正常的。

  白岩松:当然了我们也都没谈到2002年,因为2002年的确是一个传统可能被打得太碎了,太破了。然后,

  刘建宏:最后我们有点对2002年的局面有点……说句实话,好像缺乏足够的准备。

  白岩松:没错然后也缺乏除了悲情之外,缺乏一定的回忆,因为包括决赛都是一边倒的。

  黄建翔:经典场次太少,经典的对局像1998年世界杯,阿根廷同英格兰的比赛、西班牙同尼日利亚的比赛、巴西同丹麦的比赛、巴西同荷兰的

  比赛。

  白岩松:荷兰对阿根廷的比赛。

  黄建翔:法国同克罗地亚的比赛等等……

  白岩松:都有经典。

  黄建翔:必须得有名局。

  刘建宏:你的1986年这个,说句实话也不少啊。

  白岩松:1986年是怎么说呢,首先咱说巨星你现在写进,比如说假如有一本足球史的话,1986年所云集的巨星,是占了很多页的。像马拉多纳,

  普拉蒂尼,当时是认为他俩对决。

  黄建翔:济科! 当时济科还在.

  白岩松:但是当时已经认为是,马拉多纳和普拉蒂尼的对决!就是像济科、还有苏格拉底、鲁梅尼格 。

  刘建宏:马特乌斯。

  白岩松:劳德鲁普,埃尔克约尔,那埃尔克约尔当时是很火的。

  刘建宏:弗朗西斯科利。

  白岩松:这一批人全在,阿尔托贝利等等。一大片全在,然后这是一个,首先大家的期望值就很高,到这儿去云集。然后第二个,经典的进球,

  在世界足球史上最经典的进球,排在靠前的话起码在我印象当中诞生两个。马拉多纳不用说了, 世界第一,1986年诞生的。

  黄建翔:?格雷特的 。

  白岩松:身体平起来打的那个球,那个凌空球,好像在阿兹台克有个雕像。

  黄建翔:马拉多纳一个人的两个球,都入选了前十位。对比利时的那个连过三个人,对英格兰的练过五个人;还有?格雷特那个球。

  刘建宏:包括巴西队赢北爱尔兰的时候,约西马尔那脚远射。那都是经典之作,经典之作!

  白岩松:那一届比赛是一个主导进攻,就是以进攻作为主导的比赛。

  刘建宏:关键那届比赛,马拉多纳正处在个人的巅峰时期。

  白岩松:不光是在。

  刘建宏:在众星之中,刚才你已经说了,已经是众星云集了,但是他在众星当中,又力压众星。

  白岩松:对,PK 最后。

  黄建翔:鲜花当中的鲜花,那它一定是最好看的。

  白岩松:另外那届世界杯,还有很多大比分的比赛。让你荡气回肠而且巨大转折,今天我打你一个6:1、明天我被人 5:1!

  黄建翔:对!西班牙 ,比利时 。

  白岩松:乌拉圭,丹麦 。

  刘建宏:前苏联,全都是这种大起大伏,而且那个时候,我真挺服苏联足球的。虽然没看几场,后来被比利时给办了,但是它的那种, 就进

  攻,而且速度, 是绝对速度!看着真是很解气。

  黄建翔:到1988年欧洲杯的时候,苏联足球依然是。

  刘建宏:表现出那种强劲, 那种彪悍。这确实是苏联足球的一个特点,还有英格兰,莱因克尔也是那届,奠定了他的(地位)。

  黄建翔:我老觉得你们俩,有点不考虑现在年轻一代的球迷朋友, 观众朋友。1986年,我们现在的很多主力球迷群体,还在襁褓中,还在哑

  哑学语。

  刘建宏:你不是谈1998年。

  白岩松:中年人也是值得尊重的嘛。

  刘建宏:还有我们老同志嘛!怎么了?

  白岩松:他的意思赶紧要谈1998年。

  刘建宏:我还没谈1982年呢。

  白岩松:他更狠,还没谈82年呢。

  黄建翔:一定要考虑到年轻一代,20岁左右的,现在的这个球迷群体。

  刘建宏:我倒不是说给年轻人要补课,我只是讲一讲,我们也年轻过,我们也经历过他们那个时代。

  黄建翔:谁没年轻过啊!

  刘建宏:你俩都有点今不如昔这种论调。

  黄建翔:我反对,最好的比赛人家贝利说了,您最好的进球是哪个?

  白岩松:下一个。

  黄建翔:最好的世界杯应该往后看,1998年起码比你们俩这个,你们这都8字头,我这起码9字头!而且迎接新世纪了。

  刘建宏:我们只是说让个人衡量一下,我们并没有说,因为有了一个1982年,或者1986年,我们就拒绝再看其他几届世界杯,我们仍然津津有

  味地等待着。

  白岩松:替中老年朋友说说1982年。

  黄建翔:《夕阳红》节目啊。

  刘建宏:1982年的时候,本人可还只是一个初中生。但是1982年世界杯,我觉得之所以好看,就是什么事情对我来说。

  黄建翔:都是新的。

  刘建宏:都是第一次, 第一把,有一个叫马拉多纳的人,见过吗?没见过!只有在世界杯上才能知道。

  黄建翔:能看见。

  刘建宏:他长这样,马拉多纳那会儿已经火得不得了!博卡青年带着他,满世界去打比赛。但是我不知道,所以马拉多纳来一看,怎么往人家

  肚子上踢呀!这人 ,不太好!我就从此不喜欢阿根廷,不喜欢马拉多纳。

  白岩松:肯定是老师告诉你的。

  刘建宏:但是比如说看着看着,有一个叫联邦德国的队,这个队伍踢得很顽强嘛。经典比赛来了,法国对联邦德国。

  白岩松:你的口吻哪像个初中生啊,像教导主任。这个国家队踢得很顽强嘛。

  刘建宏:而且那个时候,也是足球风格的多样化,巴西队那会儿,说到这儿必须要缅怀一位老者。

  白岩松:4月21号刚刚去世的桑塔纳。

  刘建宏:艺术足球的杰出代表。对,没错!

  黄建翔:其实1982年的世界,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一届,而且特别伤心的一届!为什么?巴西,不对!1981年咱们在门槛上,被沙特放水给卖了。

  我们眼看就要进军西班牙了!

  刘建宏:其实1981年的时候,奠定了很多中国球迷。就是我们这个年龄往上,咱们这一代球迷,那种情感因素。我们等着看,5:0!最后沙特赢

  新西兰,5:0的时候,那心真是凉啊。

  白岩松:而且也是迄今为止惟一的一次,失败了却让人尊敬的冲击!

  黄建翔:对!

  白岩松:这是惟一的一次。

  刘建宏:然后我们看着,新西兰把我们给赢了,我们看看新西兰队怎么着。让巴西队 4:0,而且济科打进了那个非常漂亮的进球。

  白岩松:那届比赛还神着呢,打出了有史以来,世界杯的最大比分吧。

  黄建翔:10:1!

  刘建宏:12:1!

  白岩松:10:1!匈牙利, 萨尔瓦多,一场比赛进了11个。

  刘建宏:显然是老了,而且在那届比赛里面,我们能记住跟多很多,到现在为止我还能记住的名字,比如说波兰队有一个叫冰糕的。当时我就

  觉得,这个名字好!他叫冰糕,多解渴!

  白岩松:没记住博涅克,记一冰糕。

  刘建宏:包括拉托,一大堆这种优秀的球员,包括德国队,当时联邦德国队,1:3落后的情况下反超。

  白岩松:鲁梅尼格上场了。

  刘建宏:舒马赫,后来我就对实行金球制,我是自始至终的反对者,我根本就不同意!因为我觉得,一旦实行了金球制 ,银球制以后,我再也

  看不到,荡气回肠的那种东西了。

  白岩松:当时是加时赛法国3:1领先,然后鲁梅尼格被派上场。他跟费舍尔一人进一个。

  黄建翔:一人进一个扳平,

  白岩松:最后点球8:7,金球的话,法国进完第二个球就结账了。

  刘建宏:还有舒马赫的这种出击,把这个法国的巴蒂斯通撞伤,送到了医院,也是故事蛮多。然后再加上,还是那句话,所有的一切对我来说,

  就像一扇又一扇的窗户打开了,目不暇接,足球世界如此精彩。

  黄建翔:他还是一个初恋的迷恋者,仍然停留在初恋里。

  白岩松:然后还让中国人明白了一个词,初恋时我们不懂爱情!

  白岩松:叫防守反击和钢筋混凝土,1982年是防守反击的。

  刘建宏:詹蒂莱,关键意大利最后得冠军了。对 !佐夫。

  白岩松:然后让我明白,足球有这么多冷门!居然意大利就那么顺利地把巴西就给淘汰了,他拿冠军了!

  刘建宏:而且我记得特清楚,我爸不是足球迷,那天,世界杯决赛,他把我叫起来的,我们俩一块看这场比赛,最后的决赛。

  白岩松:他不叫你起来的话,你妈不让看。

  刘建宏:关键是我也起不来,拉一个垫背的!

  刘建宏:那会儿, 小啊。

  白岩松:决赛看了。

  刘建宏:看了。对我来说,你让我回忆2002年、 1998年、1994年的世界杯,还不如回忆1982年呢。

  白岩松:好, 建宏,中老年的事儿,咱俩就先说到这儿,你这中老年!

  黄建翔:1986年也得说说啊。

  白岩松:1986年,刚才我说的已经差不多了,经典比赛多少,

  黄建翔:其实咱们都一样,咱们都是。

  白岩松:听年轻人说说,

  刘建宏:19周岁的黄健翔给大家讲讲。

  黄建翔:咱们都是1982年,1986年,奠定了对足球的理解和基础,而且好多东西都是刻骨铭心的!你现在,你让我回忆1998年的比赛,我都想

  不起几场来,但是呢!

  白岩松:就觉得它好,因为你是一个年轻人。

  黄建翔:我觉得1998年是这样,1998年世界杯,它对新一代的球迷和球员都有一种引导作用。比如说,1994年,那种非常沉闷的防守反击,巴

  西获得冠军之后,有人很担心,1998年的世界杯,是不是还是这样,结果巴西, 法国,包括克罗地亚, 荷兰,前四名的队,全都是打进攻的

  球队。而且都是打进攻的球星,在世界杯赛上大放异彩!被人们所记住,然后呢,1998年的世界杯进球也很多,大比分的场次也很多,然后经

  典的场次也不少,我甚至感觉,1998年世界杯,是挽救了世界足球,从功利的,防守的潮流当中,来了一个逆潮流而上。

  白岩松:这个前提就是,1994年世界杯的决赛。

  刘建宏:那一届踢的最好的四支球队,进了前四,

  黄建翔:对! 踢得最漂亮的四支。

  刘建宏:而且还诞生了一个,新的世界冠军。

  白岩松:没错!

  黄建翔:然后呢,再一个就是,因为那一场比赛是上个世纪,那一届世界杯是上个世纪的,最后一届世界杯。

  白岩松:有点结账的意思!

  黄建翔:对!得给世界足球,在上个世纪,作一个漂亮的句号!而且巧合的是,世界杯是法国人创办的,最后一届,上个世纪最后一届在法国,

  由法国人终于拿了一回冠军。所以到最后……

  刘建宏:还得说1998年决赛之前,罗纳尔多的那桩。

  白岩松:到底怎么回事儿,到现在也还没有结果,但是那一届世界杯,我是觉得稍有一点遗憾就是,决赛不精彩!决赛如果要是,有点一边倒,

  有点一边倒,它如果决赛再呈现出一种,那种对攻!

  刘建宏:因为罗纳尔多提前发生的事情,已经让整个巴西队乱了。

  白岩松:我说如果把责任,只归他一个人身上,我是不同意的,,还有10球员呢,是因为这件事,对! 影响比较大。

  黄建翔:全队都没有赛前出场热身。

  刘建宏:乱作一团了。

  黄建翔:都是在休息室里做的准备活动,现场的所有观众记者都发呆,光看见法国队在做准备活动,巴西呢?巴西呢?过一会儿出来比赛了,

  这是一个千古之谜,而且是,恐怕空前绝后了,不会在世界杯赛场上,再出现这样的局面,别说是决赛,小组赛也不会有一个队,不做准备

  活动直接出来打比赛的!

  刘建宏:其实半决赛结束的时候,扎加洛已经崩溃了,他是凭借着运气赢了荷兰,罚点球这种事儿大家知道,这肯定运气成分很大,那个时

  候,那场球一结束,扎加洛实际上已经是,老泪纵横了,而且尽管他嘴上说,我们要再一次成为冠军,但是实际上他自己已经崩溃了。

  黄建翔:那一届还有一个,给我感觉特别好的什么,从来就有世界杯的主题歌,这种感觉,可是除了,1990年的《意大利之夏》,我们有印

  象之外,你记得1986年、1982年、和1994年的世界杯主题歌吗?可是1998年,里奇·马丁这首《生命之碑》。

  刘建宏:其实更我喜欢另外一首,《我踢球你会介意吗》这首歌。

  黄建翔:但是那首歌,就不如《生命之碑》流行,而且1998年法国世界杯,作的这个片头特别好。

  白岩松:1990年音乐也可以啊,这咱们哪天单谈,我1998年我最喜欢的什么?

  黄建翔:我最喜欢的是片头。

  白岩松:对!一张又一张脸的那个。

  刘建宏:他们到了法国,我在家里,做《法兰西之夜》的专题节目,他们从前方把片头传过来,我是中午,在国内第一个看见这片头的人,

  因为我在那收传送,当这个片头来的时候,我跟你刚才说的感觉几乎是一样的,就感觉从你心里就过去了,那确实特别震撼!法国人的那种艺

  术。

  白岩松:不光是一个他的创意,那届世界杯它的的可爱之处,在于多民族的汇合,法国这是特别,我就说在其他国家,很难有这个创意但是在

  法国,我来自全世界各地,非洲的什么全有,它国家队都是这样。

  黄建翔:包括里奇·马丁的歌也是,他不是法国人,首先打破了一个,在我们国家举办,我一定得让我们国家的歌手唱。

  白岩松:弄个乡颂之类的。

  黄建翔:他不!他就找一个,我觉得这首歌最合适,这个歌手最合适。

  白岩松:就是他了。

  刘建宏:《我踢球你介意吗》是一个比利时的女歌手,和塞里加尔的男歌手共同演绎的。

  黄建翔:另外一个就是……

  黄建翔:我自己也是有点小九九,有点私活就是,毕竟是我亲自参与的一届世界杯,从1982年开始就揣着这个梦,你想想16年之后,从一个14

  岁的少年,变成一个30岁的。

  白岩松:咱们说的是最精彩的世界杯,还是最精彩的解说世界杯。

  黄建翔:我的意思是说,年轻一代的小朋友们,在那个时候,可能刚上小学, 初中,从那个时候开始,在电视上看球成为他们的习惯而到今年,

  他们都已经是成年人了。

  白岩松:8年了!

  黄建翔:你想想。

  白岩松:十几岁看球现在正二十多岁。

  刘建宏:实际上每一届世界杯,其实咱们说了,这么多届世界杯,咱贬1994年,1994年吸引没吸引来,一大批的球迷!因为每年每年都会有球

  迷,逐步逐步地进入到这个足球阵营当中。

  白岩松:但是还是不一样,1982、1990、1998,吸引进来的更强。

  黄建翔:1998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们体育频道后方推出了,《法兰西之夜》的专题节目,大获成功!我们的制作队伍,我们新一代的主持

  人,建宏同志就已经在观众当中,确立了形象和地位,这也改变了我们以往作专题节目的形式,

  刘建宏:他又是在抛砖引玉,把我这块砖扔出来,好垫他这块玉。

  白岩松:好反过来夸夸他!

  黄建翔:和以前的我们世界杯的,简单的专题节目,制作方式不一样,所以我觉得1998年,对中国的电视体育节目制作,也有一个里程碑式的

  作用。

  刘建宏:应该这么说吧,1998年确实中央电视台有了一个自己的,独立的足球制作团队,这个对我们个人而言,因为我们都是从事这个工作的,

  确实还有特殊的意义。

  白岩松:但是换个角度说如果再给1998年,添一点色彩的话,我觉得也是亚洲足球,虽然不是说最后取得,多么好的成就,但是赢得了很大的

  尊重!我觉得为2002年,即将要到亚洲来办那届,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踢得不错,像日本,包括韩国,其实都踢得不错!

  黄建翔:伊朗赢美国那场比赛,我觉得,可能全中国的球迷,都为伊朗队叫好。

  刘建宏:另外一点我再说一下,就是纯足球层面上的东西,1998年诞生了一个,后来在世界足坛非常流行的阵形451,法国队踢的451,法国队

  那时候没有前锋,特雷泽盖、亨利都还太年轻。

  白岩松:我觉得还创造了一个呢,还创造了几个故事呢,第一个,一个没前锋的球队,也可以得世界冠军。第二个,谁说主教练一定要跟媒体

  搞好关系!

  刘建宏:没错!

  黄建翔:一直跟媒体对抗到底!最后他获胜。

  白岩松:赢了。

  黄建翔:当然了!在我们谈1998年世界杯的时候,千万不要跟一个人谈,那个人叫坎通纳你要跟他说……

  刘建宏:他非灭掉我们仨不可!

  白岩松:但是这三届里头,现在PK,PK。

  白岩松:这三届里头我个人还是觉得1986年。

  刘建宏:得了,咱甭PK了,反正都是一届一票,永远都说不完。

  黄建翔:这感觉基本上就是说。

  白岩松:关公战秦琼!

  黄建翔:不是关公战秦琼,你说是貂蝉漂亮、还是西施漂亮、还是王昭君漂亮,差不多就这路子。

  白岩松:是我的就漂亮不是我的就不漂亮!

  刘建宏:其实说起来,我们这几届都是共同拥有,接下来要拥有的是2006。

  白岩松:而且希望2006,是咱完事之后一回头扇自己嘴巴子,什么1982、1986 、1998啊,原来2006的最漂亮!

  刘建宏:典型的喜新厌旧啊!

  黄建翔:更精彩的在下一届!

责编:王晓遐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