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三味聊斋》第三期:球员的私生活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04日 13:29 来源:
    专题:新闻分类

  欢迎继续收看《三味聊斋》

  白岩松:在头两天健翔和建宏领咱们先去了意大利,之后去了巴西阿根廷还有厄瓜多尔,今天我得领大家去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地图上你还真查不着,因为它是球员的私生活国度。

  刘建宏:禁区啊,你这是。你领着去这地方呢,更多的人比较关心,尤其是非铁杆球迷,这期节目播完了之后一定看看收视率。

  白岩松:就是八卦的概念。

  刘建宏:八卦。娱乐是人们群众也很需要的。

  白岩松:但是得先界定一下,你说球员的私生活有些东西你不能说给人家纳入到私生活范畴,因为他是球员,有他职业性,但是私生活是不是就是属于界定一下,就是跟足球没关系的个人的生活范畴。

  黄健翔:球场之外吧。

  白岩松:球场之外。

  黄健翔:训练场、比赛场之外。

  白岩松:你看最新的一个,离今天的节目最近的一个消息,就是鲁尼欠了七十万英镑的赌债,然后开始,报纸开始跟踪到底跟谁有关系,最后发现欠的那哥们是跟欧文又有生意的来往,又查出来欧文把鲁尼带进了赌圈等等。你说这样的消息是放到哪个版合适啊?

  黄健翔:文体、娱乐、社会新闻、时政、文艺版、体育版、娱乐版几乎都得发,然后还有法制版,因为涉赌了。

  刘建宏:如果鲁尼还是那个混小子,不是现在英格兰最红的发紫的球星的话,他的这个估计就是法制版,因为这肯定会引发一个治安事件或者怎么样。

  白岩松: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黄健翔:我感兴趣的就是,70万英镑对鲁尼来说是几周的周薪。

  白岩松:也不少。

  刘建宏:大概得踢俩月吧。

  白岩松:对啊,70万英镑,折合人民币1000万人民币。

  刘建宏:大概他的周薪应该在10万镑左右,所以。

  白岩松:俩月,就是白踢。

  刘建宏:白踢俩月,都给那哥们踢了。

  白岩松:但是人家接着也说了,你关心人家这事儿干吗啊,这条消息。

  刘建宏:但是因为他是鲁尼啊,但是这条消息,对,鲁尼是踢球的,这条消息一捅出来,媒体爆炒。

  黄健翔:他是在赌场输的钱,还是赌球输的钱。

  白岩松:不是赌球。

  黄健翔:对,他只要在英国、在欧洲,足彩是公开发售的,单场彩、连环彩都有,球员只要不买自己的比赛,你都可以买别的队的比赛。

  白岩松:合理合法。

  黄健翔:比如说AC米兰踢尤文图斯,如果国际米兰的阿德里亚诺,他就想支持一把尤文图斯公开买了,在节目里说了,我今天买尤文图斯2:0赢AC米兰,没问题,您不涉及自己的比赛就行。

  刘建宏:这属于博彩的范围。

  黄健翔:对。

  白岩松:人家鲁尼这个消息一捅出来之后,爆炒,别干扰人家竞技状态,接着打阿森纳一传一射,这个时候,一下子声音就减弱了。

  刘建宏:其实在英格兰,在英国这个国家,他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是把它当成一个

  饭后茶余的一个乐子在谈,不像我们把这个事当成大是大非。

  黄健翔:上升到一个很高的高度上。

  刘建宏:我们一定要觉得这个事好啊,不好啊,是黑的或者是白的。

  黄健翔: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一条新闻,就是一个乐子。

  刘建宏:没有别的意思。

  白岩松:那天看罗纳尔多女朋友的背景,一页半,八个,光写名字写了一页半。

  刘建宏:凡是能够把名字写上去的是八个人。

  白岩松:不知名的就更多了。

  刘建宏:不知名的不计其数。

  白岩松:但是影响状态怎么样办,比如说前一阵阿德里亚诺状态特一般,人家说有各种各样的因素,阿根廷帮、什么巴西帮,但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跟女朋友吵架,怀孕的女朋友来了意大利,吵翻了,怀孕的女朋友回国了。

  黄健翔:从人性的角度来说,球场上风光无限的球星离开球场之后,在生活里跟大家一样,也要面对普通的人生,吃喝拉撒睡,油盐酱醋茶,不过是因为他是球场上的明星,他的私生活被人关注,换一个街头开货车的司机,一个小伙子,女朋友怀孕了,未婚先孕,不会有人报道。

  刘建宏:这是现代社会的一个特点,就是说明星呢,人们不光要知道他擅长的领域里的事,还特别关注他其他的事儿,其实可能觉得大家关注这些人还是想知道明星是怎么生活的,可能有这种。

  黄健翔:岩松说的,让我想起马尔蒂尼说的一句话,马尔蒂尼,帅哥,从小一踢球,一进入一队,出名了,米兰——时尚之都,美女如云,而且他又是足球世家,他爸爸又是著名的球员,他又帅,在十八九岁,二十岁这段时间很微妙的一个阶段,有一天教练找他谈,你小子是想成为一个花花公子,还是想成为一个球星,你说吧。我知道现在老有小姑娘追着你,天天一训练完了一比赛完了,出去就玩去了,你想回家都不行,外面有拽着你往外拉,结果你知道,意大利普遍还有什么现象,早婚,二十一、二岁结婚了,罗西。

  白岩松:卡萨诺。

  黄健翔:二十五岁当爸爸了,他有了家庭,有了责任感,有了稳定的家庭生活,甚至包括咱们说的性生活,年轻的运动员,他精力又比一般人旺盛,身体比一般人好,他反而稳步成长,有助于他的提高。

  白岩松:那贝斯特呢,你说贝斯特大家说天才吧,超级天才,但一个酒,一个女人,最后贝斯特大家觉得他应该还有更好的上升空间,但是他就不上升了,到这儿就为止了,但是说私生活影不影响这个。

  刘建宏:私生活和他的职业肯定是有联系的,但是并不见得说,所有的私生活都会影响到,而且我们现在关注的,可能我们一说私生活,大家肯定会在想都谁私生活有点污点啊。

  黄健翔:其实大家,更多好的就不谈了为什么不谈呢

  刘建宏:好的很多呀,像刚才说的马尔蒂尼算一个吧,他的队友舍甫琴科,伉俪情深

  人家也非常好,对吧。

  白岩松:巴蒂。

  刘建宏:对,巴蒂,必须要说巴蒂啊,另外萨?蒂,就是在国米踢球的萨?蒂,他女朋友,那会还是女朋友,16岁就跟着他去了米兰,一直到现在两个人有了孩子,而且还有基金会,他女朋友打理他们基金会,资助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街头的那些贫困的孩子。

  黄健翔:这个东西就是,社会就是这么大,人生就是这么复杂,每个人有自己的人生道路,像乔治·贝斯特他就愿意那么活,他觉得那样痛快,我,球很快踢成欧洲金球奖了,欧洲冠军也拿了,作为一个北爱尔兰球员,我这辈子也不可能踢世界杯,我没什么目标了,我又长得帅,又有人追我,他生前最后一篇采访,关于贝克汉姆的问题问到他之后,他说偶像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年轻的时候也一天接一万多封来信呢,我睡过三个世界小姐,我还准备睡第四个。

  白岩松:他睡了,最后他睡了。

  黄健翔:就是从大多数人的角度来说,他这一生可能没有取得,更好的运动场上的成就,他的运动生涯早夭,他的寿命也偏短,但是也许他自己无怨无悔,这是他自己的一种选择。

  白岩松:但是我说,咱们在这儿说的这个坐着说话也不腰疼,保证不同意咱们这种观念的,是很多教练。你比如说你去问问弗格森,你怎么就跟贝克汉姆就掰了,弗格森是很喜欢贝克汉姆的,但是打眼里就不喜欢维多利亚,尤其他看到,维多利亚开始包装贝克汉姆,使他成为跨足球、跨社会的,一个偶像的时候弗格森就急了。

  黄健翔:说到贝克汉姆,他就是一个典型,其实他是也很巧,足球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成为全社会偶像跟娱乐圈沾边的人就是乔治·贝斯特,曼联的7号,他自认为曼联最伟大的7号是我,第二是坎通纳,第三是布莱恩·罗布森,贝克汉姆可能排第五、第六,然后进入新的年代之后,又是这7号,又是曼联的7号,成为真正的所谓脚跨娱乐体育两界的超级偶像巨星,不过他的球技比他的前辈差多了,说贝克汉姆这个我想起他们当初,他和维多利亚认识的这个过程,他们认识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娱乐圈的一种策划,当辣妹组合已经人气渐衰的时候,她们的经纪人有一天策划了一场四个人去曼联的主场看比赛,当时曼联正如日中天,文体结合产生点新闻,让她们增加媒体的曝光率,免得被民众遗忘。果然文体结合,然后先拿一本画册,你们每个人挑一个运动员,先教给她们如何跟记者说话,其实根本不看球,也不懂,每个人教一句话,你喜欢谁呀,每个人挑一个,维多利亚翻这个秩序册,这个小伙子长得不错,我就说我喜欢他吧。

  白岩松:贝克汉姆。

  黄健翔:回答记者的问题,都提前安排好的台词,然后看比赛的时候呢,根据辣妹自己的回忆,看比赛的时候,姐儿几个跟那儿七嘴八舌在那儿议论时装,新的包,然后拿手机发短信,根本就看不清楚,她又近视眼看不清楚,都没弄清楚穿红的是曼联还是穿白的是曼联,中场休息,比赛完了之后,进贵宾沙龙冷餐会的时候曼联一批队员换好了衣服进来了,这个时候就是她们作秀的时候来了,就是辣妹组合,艺人们作秀的时候来了,开始纷纷这个面对镜头,摆POSE啊,那个面对记者说话,辣妹还晕着的时候。一个帅哥走到她面前,他说你好,我叫大卫·贝克汉姆,我很喜欢你,辣妹居然没认识出来,这是她自己昨天选中的那个,说我喜欢的那个人,这就是他们恋爱的开始。

  刘建宏:说到球员私生活,我有这样一个发现,越是那种天赋特好的球员,似乎又不在乎自己的天赋,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

  黄健翔:它叫恃才傲物,仗着有天份。

  刘建宏:或者说这个东西是与生俱来的,所以说他不会觉得这个东西有多珍贵。

  白岩松:他们不愿意再把时间耽误到勤奋上,因为他觉得我的天份,足以支撑我打好每场比赛。我就稍微练练,归置归置,我就比你弄得好,但是另一些天赋不够的人呢,他就知道我要多拿出时间,以勤奋去补拙。

  刘建宏:但是越是有天赋的人,其实到最后,你想他们这种职业足球的台阶也是逼着你,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跨上来的,你像马拉多纳他们,到了最后的时候真是旁边没有人,没有人比他们更好了,而且球员咱们说了大多数又都是穷孩子出身,控制力,暴富之后这种变化,另外还有一个就是有很多天才天赋然后中途陨落,不仅仅是他自身的问题,还有一个,观者巨大的一种遗憾,因为你比如说,你会去想英国人一定会去想,贝斯特如果要是私生活方面,都很那什么,那得踢到什么境界。

  刘建宏:那不都成乔丹了吗。

  白岩松:作为阿迷我也会想,那如果要是马拉多纳是一个,可是后来我反问了一下,如果像我们想象的马拉多纳,他也不会把球踢成这样。

  黄健翔:他如果做一个雷锋,做一个学生,做一个五好五好家庭的成员,他可能不见得球能踢成这样,这个东西就是这样,性格即是命运,他选择了这种,上帝把他造成这样。

  白岩松:就把另一些东西一起给他了。

  黄健翔:足球场上跟社会一样,有那种各方面都做到完美的楷模,也有有严重缺陷,但是有超乎常人的特殊才能,天赋异柄的人,有性格乖张,但是他可能在某一方面对社会作出巨大贡献的人,有些人可能在自己专业上像外星人一样,在生活当中很弱智。

  白岩松:比如莫扎特。

  黄健翔:这没办法。

  刘建宏:有这样一个现象,就是,我说是现象,不是规律,就是,这都不可能完美,《霸王别姬》里面一句话,不疯魔 不成佛,你必须得是在某方面,可能还真的是有缺陷,你比如说,看这些球员在下面的这种表现,简直觉得像弱智,但是在足球场上,你谁能踢过他。

  黄健翔:最典型的就是加斯科因。

  刘建宏:对啊。

  黄健翔:加林查,贝利说了1958年世界杯在瑞典那会儿刚有半导体收音机,拿了冠军之后拿奖金了买一个半导体收音机,特美,然后加林查说,这里面怎么老说外国话

  贝利就骗他,你买错了,你买这个只说外国话,回巴西也用不了,给我吧。

  白岩松:真送了。

  黄健翔:加林查就送给贝利了,但是你要知道。

  刘建宏:在加林查曾经有一次住院的时候,后来人回忆就别说医院里的病人想方设法去接近他,连护士都控制不住的想跟他建立某种关系。

  黄健翔:因为他们的天份、天才,人还是对天才有崇拜的欲望。

  白岩松:但是私生活咱换一个角度,你说现在球星的私生活,其实由于媒体的高度发达,它处在一个更有机会,更有诱惑,也更被监督的一个范畴内,显然加大了。

  黄健翔:岩松,我想提这么一个观点,把这私字去掉,其实就是他们的生活,就跟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一样,你的工作之外,八小时以外就是你的生活,只不过因为大家想窥私,给人家加了一个私生活,人家的生活凭什么叫私生活啊,人家也是正常人该有的,比如说是谈恋爱啊,会女朋友啊,成家啊,谈恋爱失败啊,未婚先孕,或者是离婚啊,或者是家庭有危机啦,这就是生活,为什么给人家加一个私字呢。

  白岩松:当然得加了,因为一般人的话,有可能也换八个女朋友,但是这八个女朋友不会全是模特啊。

  刘建宏:而且不会有那么高的曝光率。

  白岩松:就是啊。

  黄健翔:正是因为咱们,就是民众、受众对明星人物的窥私欲,所以加一个私字。

  白岩松:还有一个,他们的一些生活也是被制造的,你看,你注意这几年,但凡一些球星容易被强奸案给拴上,然后最后你发现共同的一个惯例,这些强奸案最后都不了了之,为什么?就跟摇滚乐的一些明星很像,就是说会有一帮女孩就是在前赴后继地在等你,后来不是也公布了,在英国、在德国酒吧里都有这样的女郎,算好了你一会儿比赛完了之后你常来这儿。

  黄健翔:这个城市,有那么一两个地点,是职业球员比赛完了之后。

  白岩松:常去的。

  黄健翔:必去的地方。

  白岩松:于是穿得比较诱惑,然后想尽办法,提前把你的一些爱好都了解清楚,最后但有你情我愿,然后但是完事之后没谈好,我告你一个强奸罪。

  刘建宏:在英国这种文化非常流行,很多女孩就是以引诱这些著名的球员知名人士之后,最后再拿这点儿料卖给报纸挣回四千英镑。

  白岩松:但是建宏,它毕竟有过成功的例子,卡恩就是被这样的一个女郎给拿下的。

  黄健翔:吉格斯,1996年在英国转欧洲杯的时候,连续几天头版、三版全是吉格斯,就是这样的女孩爆料。

  刘建宏:但我觉得,我的观点是这样,作为这些球员来说,特别是成为这种巨星之后他们的生活没有办法,你必须要接受媒体的窥视和窥探,没有办法,时代就是这样的因为大众你问问他他不喜欢看吗,我们在这津津乐道的在谈什么,其实就是这样的,所以对这些球员来说你能经得住这些考验,如果发生了事情,你能不能从大风大浪里走出去,这是你能不能成为一个成功球员的很重要的一点。

  白岩松:有啊,人家乔·科尔被人家一通臭揍,最后连衣服都没有,打车钱都没有,但是身体底子好,跑了。

  刘建宏:往往就是这种,就是带有一点刺激的这种东西,让他更有一种要尝禁果,人类怎么来的,要按基督教的说法不就是偷吃禁果才来的吗,他就一定想有这种,你比如说1998年世界杯之前,决赛之前罗纳尔多当时的压力非常大,在酒店边上所有记者都里三层外三层把这个酒店包围了,但是罗纳尔多居然在记者的眼皮子底下偷偷的从酒店的后门溜出去,戴了个棒球帽,打车,约会苏珊娜。

  黄健翔:人家说一只鸟都飞不出去,结果罗纳尔多。

  刘建宏:他能走,而且他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出来了,居然没有记者能够看到他。

  黄健翔:这个怎么说呢,是人,他都需要有游戏,需要有发泄渠道,有消遣,不能每天只干革命工作,都干的是正事,人每天都干正事这人一定不对,肯定得有发会儿呆啊,喝会儿茶。

  白岩松:打一架啊。

  黄健翔:聊会儿天啊。

  刘建宏:喝会儿酒啊。

  黄健翔:看看电视剧,看看大片,看看球,肯定得有。那球员他们干吗,他们跟大家一样,踢球是他的工作,咱们看球是乐子,人家踢球是工作,工作之后他得有他的生活,比如说比较聪明的爱惜自己身体的,他就远离酒精和毒品,但他得有别的呀,年轻人,他们都年轻,他得恋爱,他得会女朋友,他得去酒吧泡泡,他得去跳舞,他得去唱歌,他得去海滩度假,逛街购物。

  白岩松:你看经常教练怎么奖励运动员啊,是以给你私生活为奖励,今天晚上不用回来了,明天早晨再回来。

  刘建宏:贝肯鲍尔前两天写过一篇文章,在文章里面他就对比了他1986年和1990年带队的非常大的不同,1986年他说我干了愚蠢教练所能干的一切愚蠢的事儿,就是说我把队员全都关起来,我什么都不让他们跟外面接触然后天天开会,开得队员们也都精疲力竭。

  黄健翔:原来贝肯鲍尔也开会。

  刘建宏:贝肯鲍尔那会儿也天天会。但是他后来他发现到了决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队员傻了,后来他说1990年的时候,并不是他主动地意识到。

  黄健翔:我开句玩笑啊,建宏我开句玩笑,被管傻了的德国队,还踢了世界杯亚军,还是只输给了如日中天的马拉多纳。

  刘建宏: 1990年他说他自己之所以有了一点变化是因为,巧了,德国国家队的训练基地是在米兰城边上,而国际米兰的几个球员他们家都在米兰城,所以他们经常自己悄悄地带着队友出去玩去了,去他们家了,其实他们不见得去干什么,也许到他们家。

  黄健翔:就是放松一下。

  刘建宏:其实就是换换环境,然后他发现,这个队伍的气氛空前的和睦,队员们都非常好,而且他允许球员家属进入酒店,但不允许进入房间,你可以在大堂、游泳池、餐厅、咖啡厅、你可以在这些地方,都可以见面,但是你不能进房间,但是他后来发现,这样做了以后反而。

  白岩松:拿了冠军,对自己的球队是一个很好地调剂。

  黄健翔:其实有助于运动员的心理状态,咱们说心理疲劳很可怕。

  白岩松:但是我相信很多的中国球迷在想,你比如说,欧洲这些管理非常有效的俱乐部,当然是给球员很大的私生活的自主空间,但是另一方面,它一定也有一些规定,暗指如果你要是越过界限。

  黄健翔:它有底限的。

  刘建宏:你要说到这一点我想提基恩,基恩在他的自传里面现在可以看一下,基恩的自传里面平均大概五页吧。

  白岩松:骂人了。

  刘建宏:会提到一次他喝酒闹事这个事情,这个老特拉福德的酒文化非常的发达,基恩又特别好酒,基恩每次踢完球以后一定在曼彻斯特的酒吧一条街里面去喝酒。

  黄健翔:打通街。

  刘建宏:然后在这个过程要打架,他总会充满忏悔的这种。

  白岩松:我又打架了。

  刘建宏:我本来想只喝两杯就回家,但是发现两杯没有喝完以后,又来了两圈,然后就一圈一圈地喝,这个时候会突然间冒出一个男的或者一个女的跟他一挑衅,他就跟人家动手打架,打完架以后警局呆着去了,然后曼联俱乐部再出面把他再保出来,无数次这样的这种经历,每次完了以后都在那痛心疾首,恨不得切自己手指头,我要再喝酒我不是人,但是下次你看他又去了,但是这样的球员,球员跟球员是不一样的,有的球员是可以喝酒的你像基恩这样的球员,他坚持到现在他还在踢,对吧,我觉得说到最后,有一个法则在那里规定着,你是不是主力,你能不能踢到一个,更高级别的比赛。

  白岩松:你的运动寿命有多长,你对自己的期望值,还有你担的责任。

  刘建宏:然后社会会有一个,整体的机制来调控你,OK,你作为个体,小白,你不是能喝吗,你天天喝没人管你,但是你踢不了球了,你可就倒霉了。

  白岩松:刚才你一直在说基恩的时候,我想插话说,因为他是基恩,因为他的确他跟别人打架,说明他很冲动、有激情,或者,当然很糟糕了,但是弗格森也看到了,在球场上,他有能把剩下十个哥们全带起来的能力。

  刘建宏:如果喝了酒打架,然后但是能够在场上跟维埃拉仍然在那儿对抗,不处下风的基恩,那你管他干什么。

  白岩松:有这个因素在这里。

  刘建宏:那个人说我不喝酒,天天不喝酒。

  白岩松:但是上场也软。

  刘建宏:你上场被维埃拉踢得屁滚尿流。

  黄健翔:简单说,就是一句话,职业足球它有它的,优胜劣汰的法则,建立起职业足球的法治。

  黄健翔:用这个来调节一切,你自己不控制好自己,影响状态,打不上主力,收入下降,知名度下降,您职业生涯早夭,您后悔去吧,如果说您每天喝个酩酊大醉,照样能踢成马拉多纳,您随便,我教练肯定不管你,所以说。

  白岩松:最高的限制就是。

  黄健翔:无形的法则,无形的指挥棒。

  白岩松:下坡路你自己走,开个玩笑说,那还仅仅是足球场上的一种下坡路,你可能天天喝,天天私生活不检点,影响你运动状态,然后你在场上的位置,由主力变成替补,由替补变成收入自然下降然后你的女朋友也由当红模特变成不当红的模特变成了没人找你抛弃你。

责编:宋璐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