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空·面对面》——挽救迷途者
2001年02月27日 12:20



  (人物:苏境,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女子劳教所所长 记者:张泉灵)

  2月26日,中央有关部门召开了《同“法轮功”邪教组织斗争》先进事迹报告会,一批先进集体和个人得到表彰。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就是其中的优秀集体代表。该院女子劳动教养所所长苏境,从事劳教工作已经整整30年,在她和同事的努力下,教养院用真情和智慧挽救了众多扭曲的心灵。今天的面对面节目,我们来听听他们用什么方式来实现“法轮功”疾迷分子的思想转化。

  记者:我想这些法轮功的劳教人员,她们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一方面她们是违法者,这是肯定的;另一方面她们本身都是受害者。我想对待她们的时候,是不是你们的态度会跟对待以前一般的劳教分子会不一样呢?

  苏境:是的,一方面让她认识到她违反了国家的法律,还要认识到她的行为确实对党和人民、对自己的家庭、对社会造成了危害;从另一方面 ,我们还得让她认识到--还得伸出手来去拉她,去挽救她。她们陷得很深,不容易从误区走出来。

  记者:这些法轮功劳教人员刚刚进到劳教所里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

  苏境:非常极端的一种状态。她们要求在这里练功,在这里学法。甚至有的还要在这里绝食来对抗。

  记者:当时对着一群非常顽固的法轮功分子,会不会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苏境:开始是有这么一种感觉。但是首先还得从面上稳定她们的情绪,让她们接受这里的管理教育。

  记者:第一步是稳定情绪?

  苏境:对。每天都在观察她们每个人的动向,每个人的变化。

  记者:那是不是你们需要对每一个人都制定一个详细的转化的方案?

  苏境: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转化方案。每个人的转变情况我们的干警都有档案。因为对她们教育必须得因人施教,根据她的不同--练功的不同原因、不同情况,跟她每个人的心理状态不一样,来进行教育。

  记者:我知道很多练习法轮功的人练到后来,甚至觉得所有的家人对她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她自己的家人都不理了,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你怎么能够拉近你们和这些练法轮功的人之间的感情?

  苏境:我们面对她的时候,要做三个像:像父母一样对待自己的孩子,像老师对待学生,像医生对待病人那样去关心她们。从生活上关心,从思想上帮助她们。比如说像缺少衣服的,我们赶紧就把家里的衣服拿给她们。

  当时有一些绝食以后的学员需要的一些食品,赶紧从家里拿一些蜂蜜、 水果给她们吃。有一个(绝食)长达80多天的一个学员,在绝食过程当中我们还是发扬革命人道主义精神,抓紧给她用糜食进食。发现身体虚弱的时候就赶紧给她输液,配用各种药。一方面还在思想上还继续开导她。

  记者:那她后来怎么吃下第一口饭?

  苏境:自己主动去吃。干警就说了,说你看你的年龄,同我母亲的年龄差不多,你就把我当做你的女儿去看待,女儿给母亲送饭,你还不吃吗?她那个时候虽然也不吃,但是感情还是流露出来了,是热泪盈眶。后来说我今天想吃包子,我们的干警回到家里之后,就让自己的婆婆蒸了一屉包子,还拿了一袋鸡蛋,给她送去。吃东西的时候,我们的干警都流泪了,抱着她,握着她的手,我们好多干警都流下了眼泪,都非常高兴 ,为她祝贺。

  记者:那第一步感情上拉近了,第二步你怎么能让她们认识到自己是错了?

  苏境:往往有时候干警的点拨就能点醒她。特别有的时候,在她们还意识不到自己是错误的时候,我们的干警也跟她们说,说你们给国家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你们这么做人,到北京聚集闹事去,国家花了多少钱,多少人力、物力、财力你们知道吗?你们这些问题你们想过吗?你们总站在个人角度去考虑问题,你替国家想过没有?你能不能换个角度想问题?这样有的时候也容易引起她们的反思。当她们一旦反思自己的时候,这也就是她在觉醒的开始。

  记者:这就是你们不放过任何的一个细节,注意到她们思想的变化,也就是说您觉得这样的转化工作,要从心灵的交流开始?

  苏境:她不是没有感情,但她这种感情是在压抑着,不让自己的感情流露出来,也同样是有感情的。新千年的联欢晚会上,我们干警为她们唱了一首《为了谁》,当时有很多学员就掉泪了。回来之后,她们就主动找我们干警讲,说队长,你为我们唱的《为了谁》,我们感到这歌很亲切,你们把我们当做兄弟姐妹。在这一点上的时候,在这一点上,她们就在心灵深处开始发生变化。

  记者:我想可能她认识到自己是错的还比较容易,但是要认识到李洪志的本质,认识到邪教的本质,这个过程更加艰难。

  苏境:对 。因为她有一个对李洪志的情放不下;另外李洪志的精神控制达到一种恐吓这个程度的时候,她怕自己形神全灭,她有一种怕的感觉。怎么消除她们这些不正确的思想,我们也摸索了一段。后来我们发现她们每个人内心世界隐藏一个最大的私心,就是为了求圆满、上层次,最后达到“佛、道、神 ”。当她们一旦发现自己隐藏这种最大的私心的时候,她们就会认识到自己对家人、对社会、对国家造成的伤害。

  记者:转化过来之后您是否会发现她们的精神面貌会完全变得不一样?

  苏境:当转化过来之后,她们有的痛哭流涕,甚至一旦把这个信仰了多少年的东西放下之后,她们有的哭了几天,心情很不好受。有一些转化以后,感觉到自己一身非常轻松,无比地轻松,有这么一种感觉。另外,转化以后,家属非常感谢,她的家人。我们转化一个学员,全家都非常激动,都非常感激我们,经常来信,给我们送锦旗。

  记者:看起来是转化了一个人,事实上是拯救了整个的一个家庭。

  苏境:有一个学员,由于她习练法轮功以后,给家庭带来了很多痛苦,甚至在她自己父亲去世的时候,她都没掉一滴眼泪。家里想很多办法,做了很多工作,都没有解决。后来到我们这儿以后,转变了,家里非常激动,甚至看了她转化的信,甚至都有点不敢相信,都流下了眼泪,甚至有的高兴得都跳了起来。

  记者:你们现在已经把思想转化过来,但是她们多年来受到了一种精神的枷锁,被锁起来了,就是说她们思想也许会有一种反复。

  苏境:是的。因为受精神控制,受李洪志的精神控制这么多年,学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也学了这么多年,她满脑子灌的都是这种东西。要想从这个精神控制中解脱出来,确实不太容易。让她完全恢复到正常人的状态当中,还有一个恢复阶段,必须得加强正面教育。这个时候我们干警就得把如何做人、人生的价值、生活的意义去讲给她们听,让她们树立一个正确、 科学的人生观 ,世界观和人生观。只有确立了正确的人生观 、世界观,她们才能够真正彻底地从法轮功的圈子里头解脱出来。

  记者:当这些学员走出你们这个劳教所的时候,因为跟你们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还保持联系吗?

  苏境:联系。她们把马三家当做娘家,把我们每个干警都当做妈妈,都不愿意走,都舍不得走。都说到马三家没白来,跟我们干警拥抱 、流泪,确实是难舍难分。

  现在苏境所长作为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的代表,将参加“同法轮功的斗争”演讲团,到全国各地巡回演讲,让所有人都能深刻认识“法轮功”反社会、反人类、反科学的邪教本质。同时,他们向全社会提出号召,用爱心最大限度地团结、教育、挽救“法轮功”练习者,努力形成一个崇尚科学文明、拒绝邪教侵蚀的良好氛围,最终从根本上铲除“法轮功”赖以生存的社会基础和土壤。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