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哈图他拉嘎查党支部书记乌日塔白乙 > 正文

[农民日报]咱们嘎查的好支书

央视国际 (2006年03月31日 17:29)

  农民日报消息:在内蒙古库伦旗哈图塔拉嘎查,与记者见面的村民们都说,我们的好日子是乌书记用命换来的。

  村民们说的乌书记叫乌日塔白乙,是这个嘎查的支部书记。2002年9月,他做了食道癌的手术。那一年,是他当支书的第13个年头。

  那一年,嘎查面貌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村民们心里明白,老乌的病是为了嘎查而累出来的。

  在北京的一家医院做完手术的第5天,老乌躺不住了,天天磨着大夫要出院。这样的癌症病人大夫还是头一次见到———老乌的手术做了6个多小时呀。

  老乌住院时,嘎查里正在挖自来水管道沟,他人到了北京,心却想着嘎查里自来水工程,这是大事呀,祖祖辈辈吃高氟水的历史就要结束了,他既兴奋又着急。大夫被他的精神感染了,勉强同意他出院。

  老乌回嘎查的那天,得知消息的村民早早就来到了他家等他,这个送鸡那个送肉,那热情的场面让这个蒙古汉子流泪了,至今他也忘不了。老乌再次暗下决心:“只要癌症一分钟击不倒我,我就要为乡亲们拼命一分钟。”

  库伦旗是国家级贫困旗县,老乌所在的嘎查曾经被人们称为“贫困县里的贫困村”。嘎查的名字用汉语来解释就是“硬甸子”。以前,村民们这样形容他们的家园:黄沙滚滚天上来,白天屋里点灯台,行人出门不见路,牧场农田被沙埋,盐碱甸子到处是,缺粮缺草更缺柴,人穷地劣生态恶,十载当中九载灾。1989年,乌日塔白乙当上嘎查支部书记时,嘎查里尽管蒙古族群众占90%,但种地早已经是他们的主业了,农作物品种主要是玉米,耕种一年,亩产才100多斤,村民年人均收入不到500元,184户人家中就有113户是贫困户,其中17户是特困户。

  那年,老乌38岁,他琢磨的事是嘎查1000多人光脱贫不行,关键是要致富。

  这个嘎查里什么都不多,就是盐碱地多。白天老乌在一片又一片的盐碱地里溜达,晚上睡不着又溜达进了盐碱地里。他在研究这一片片的盐碱地。

  他想,这盐碱地虽然连草都不长,但它地下水位高,能不能种水稻呢?他选了1000多亩,决定试一把。之后,他一趟趟地请示农业部门,又一趟趟地跑水利部门,终于得到了认可和支持。水稻立了项,8眼机井也打好了,地也平整了,可任老乌怎么做工作,村民们谁也不敢种。没办法,老乌又跑到旗政府机关求援,正好那年鼓励机关搞基地,双方一拍即合。他回来又发动党员承包稻田,跟着人家学种稻。当年种水稻370亩,到秋天,奇迹发生了,亩产达800多斤,村民们第一次吃到自己地里长出的香甜的大米,他们感觉像做梦。第二年,要求种水稻的村民挤破了老乌家的门。结果是全嘎查户户都种上了水稻,多的五六亩,少的也一两亩。过去村民是卖了玉米买大米,现在不用了。75岁的村民齐德山说:“省下的就是挣下的。我家种水稻不到5亩,每年打的稻米够全家7口人吃半年。乌书记可是给我们办了一件大好事。”

  嘎查里大约有8800多亩地,平均下来每人有近10亩地,每年玉米收了就是卖,近几年因为价格上不去种地一直赔钱。老乌想,种地难发家,就养畜。但想得好做却不容易。过去村民养畜只是为了卖个零花钱,习惯的做法一时很难改变。村民的思想一时做不通,老乌还是采取老办法,从外面请。旗里一个企业家被他说服了,同意投资在嘎查里建奶牛养殖场和挤奶站。因为要占地,有的村民有意见。老乌就和他们算账,嘎查要发展没有钱但有土地,你出地,他出钱,奶牛才能来,挤奶站也有人建了。那年,嘎查里一下子进了100多头奶牛,奶站也有了,还有了饲草加工厂。老乌首先带头建了30立方米的窖池,贷款养了7头奶牛,还种了20亩优质牧草。在他的带动下,全嘎查群众纷纷效仿。现在,这个嘎查大小牲畜达2670头(只),其中奶牛614头,有优质牧草基地2500亩,建设永久性窖池96处。去年仅养奶牛一项全嘎查就收入10万多元,嘎查集体也收入近2万多元。

  那个当初来投资的企业家见到记者说,自己是搞建筑的,按常理,不会投资养奶牛的,当初被老乌说服,就是被他那为农民的一片真心和真情而感动的。

  哈图塔拉有3个自然屯,记者走访了两个,见到屯里几乎家家都盖了新房,更引人注意的是村容村貌的改变。随便堆柴草盖猪圈和乱堆粪等等农村中常见的现象在这里没有了。出村有大道,进村有街道,3个屯都已经修通了当初规划的“三纵六横”的街道和路,村里村外还植树2万多棵。村民们都清楚,当初为了村容村貌的改变,老乌不仅受苦受累,一些涉及自身利益的村民很不理解他,有故意闹事的,有砸玻璃的……位闹过事的村民现在说起来很是后悔,他砸过乌书记家的玻璃,但乌书记事后却说,村屯规划咱扒了人家的猪圈,还不兴人家撒撒气。

  2003年,在老乌做完手术的第一年里,嘎查家家户户吃上了自来水。

  还是这一年,全嘎查男女老少齐动手,一气拆除了影响村容村貌的围墙3000多米、12个门垛、6个猪圈,清理了4个场院,12个粪坑,嘎查里的主路拓宽到14米。

  旗水务局副局长王河是老乌在旗里找得最多的干部,王河是这样评价老乌的:他这个人主意多点子多。

  正是这样,嘎查里的许多设想慢慢地都变成了现实。昔日的“硬甸子”已经变成了绿宝盆。农田防护林达2万多亩,固沙林地面积7300多亩,占总土地面积的31%,可利用机井10眼,由没有1亩水浇地到现在拥有2000亩,人均年收入比1991年翻了5番,达到3200元。

  王河感慨,老乌想的一些事有的是我们应该想而没有想到的。王回忆起一件事,2004年秋的一天,也就是老乌做完手术的第二年,他找到我说想在嘎查东面修一个水库。于是我们一同来到了坝址现场勘察,他说,这沟越来越深,地越来越干,这不是偶然现象。我突然心里一震,这么细微的“三水”转换关系他都留心观察。原来在哈图塔拉甸子的东端由于多年洪水冲刷形成了一座侵蚀沟,地下水出漏,如同人体血管出血,造成“肌体贫血”而使土地干旱。可见,老乌真是一心扑在事业上啊,一个癌症患者,坚持为事业奔波的精神深深地感动了我。

  事后,旗水务部门立即进行勘察设计,经乌书记多方协调,2005年春天,哈图塔拉水库正式开工了。 (作者:张五四)

责编:马芳 来源: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