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哈图他拉嘎查党支部书记乌日塔白乙 > 正文

[新华网]乌日塔白乙:"硬甸子"上矗立起绿色丰碑

央视国际 (2006年03月31日 17:24)

  新华网3月30日电(记者 朱继东)在美丽的科尔沁草原,在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库伦旗一个偏僻的山沟里,有这样一位共产党员,他身患癌症却把生死置之度外,一次次面对坎坷仍毫不气馁,17年如一日争分夺秒地为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忙碌着,与死神进行着赛跑。他就是库伦镇哈图他拉嘎查党支部书记乌日塔白乙,被誉为“草原人民心中的好支书”,人们称他是“‘硬甸子’上矗立起的绿色丰碑”,记者采访中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他心里时刻装着全嘎查人民,却唯独没有他自己和家人!”

  哈图他拉是“硬甸子”的意思,乌日塔白乙当选嘎查的党支部书记之前,这里是一个“旱时当当硬,下雨涝泥塘”的盐碱滩,自然条件和生产条件差,曾被人称之为“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就是在他的率领下,嘎查人均纯收入从1989年的还不到500元增加到2005年的3200元,住房砖瓦化率92%,自来水入户率100%,适龄儿童入学率100%。乌日塔白乙的事迹在草原上流唱,1994年、1997年、1998 年和2002年,他分别被原哲里木盟委和通辽市委评为优秀党支部书记、优秀党务工作者;2005年,他被自治区人民政府授予劳动模范称号,被自治区党委评选为全区“学习牛玉儒,做‘好干部、贴心人’”争先创优活动优秀党员干部……这位硬甸子上的硬汉子不仅感动了哈图他拉村民,感动了库伦旗和通辽市,也感动了整个内蒙古自治区乃至全中国。

  乌日塔白乙带领乡亲们创造盐碱滩变良田的奇迹

  库伦旗是全国的贫困旗县,也是全国的重点水土流失区,全旗面积4716平方公里,而水土流失面积就达4400平方公里。严重的水土流失曾经造成库伦大地支离破碎,沟壑纵横,一片荒凉。多灾、低产、贫困、沟多已成为库伦旗的代名词,人们形象的称之为 “库伦沟”。北京林业大学某教授曾经对库伦旗水土流失治理前的生存环境这样评价——“这里是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哈图塔拉嘎查也不例外,哈图他拉是“硬甸子”的意思,这里是典型的沙丘坨甸区地貌。北部是连绵的沙丘,南部是盐碱甸子,风沙、干旱、盐碱、水土流失是造成该嘎查贫困的根本原因。以前,人们形容哈图塔拉嘎查为“黄沙滚滚天上来,白天屋里点灯台,行人出门不见路,牧场农田被沙埋,盐碱甸子到处是,缺粮缺草更缺柴,人穷地劣生态恶,十载当中九载灾。”这是哈图塔拉嘎查当时生存环境的真实写照。当时的农牧业生产能力非常低下,农作物结构单一,亩产只有80公斤左右,这里的农业生产现状被形容为“种一坡,拉一车,打一簸萁煮一锅,吃一顿剩不多!”当地群众面对的就是沙漠与枯荒,贫穷与无奈。显然,在这里当一名嘎查党支部书记就是当一个带领群众与贫困抗争的人。

  1989年,38岁的乌日塔白乙当选为哈图他拉嘎查的党支部书记,当时嘎查的人均年收入还不到500元,嘎查总土地面积23400亩,耕地面积却仅有5888亩。刚上任的他感到肩上的担子很沉,要带领乡亲们走出贫穷的念头也更加急切了。“当这一把手,对我有了很大的压力!我面对的第一件事就是我们底子太簿,基础设施建设几乎是没有,老百姓没有一亩水浇地。”库伦旗水务局副局长王河清楚地记得,当时乌书记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向甸子要地,要粮食,要票子。

  要干就要干到点子上,干到老百姓的心里。为了让村民吃上饱饭,乌日塔白乙把目光瞄在了1000多亩的盐碱地上。“这涝洼盐碱地,能不能种点农作物,把这个能不能改造成农田、良田?我到水利部门找懂这方面的技术人员,跟他们了解。了解完以后,我有信心了,涝洼地可以种水稻,我就琢磨把这开发成稻田。”

  1991年,乌日塔白乙团结支部一班人决定利用盐碱地开发水稻。主意已定,乌日塔白乙首先想到的是水源问题。于是他开始张罗着打井,却遇到了没有资金的难题。打井的资金从哪里来呢!他开始跑旗里,跑镇里,找了很多部门。功夫不负有心人,项目还真让他给跑成了,终于申请到水利开发资金6万多元。

  因为祖辈以来就没在盐碱地上种出过庄稼,当时全嘎查有一半以上的群众认为乌日塔白乙是在胡闹,不愿意参加打井劳动。为了充分发动群众,做到户户家家都出工,乌日塔白乙白天劳动一天,每天晚上还要召开小组长以上村干部碰头会,还要挨家挨户走访,做群众工作。

  当时打一眼井特别困难,一旦缺水就会坍塌。乌日塔白乙就黑天白天跟班,跟着打井队领着老百姓劳动。为保证成功率,打了8眼56米深的井,他两个月几乎每晚都披着棉大衣守在工地上,生怕出现意外和损失。嘎查团支部书记巴雅尔图当时就跟着乌日塔白乙一起干,他告诉记者:“熬夜一次两次还行,可白天黑夜连轴干很多人就受不了了。但乌书记年纪比我们大多了,他比我们更苦更累,却没有说过一句。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我们大伙也都不再喊苦叫累了。”

  不仅每天都在钻机旁亲自值班,乌日塔白乙还一直在观察琢磨成井方案。王河回忆说:“一天清晨,当时的旗委书记陈相华突然打电话给原水利局局长金哈,说乌日塔白乙想出成井的好办法了。原来乌书记一夜没睡,编了个直径一米左右的柳条囤子,要用这个囤子护壁。这件事让我们看到了乌书记一心发展当地经济的强烈愿望和执着精神。”

  就这样,他带领群众苦干了一年,终于打出8眼水井,开发稻田270亩。但由于旧的思想观念的影响,加之这里的村民从没有伺弄过农田和这块盐碱地原先啥也不长,大伙眼瞅着新开发的盐碱地,就是没有人敢来种。村民常宝告诉记者:“那一年乌书记带领全嘎查种水稻,开发了270亩。我一看却心里犯嘀咕,那水碱地能出大米吗?那一年我没种。”

  为了让更多村民种上水稻,乌日塔白乙走家串户做工作。他号召党员带头,动员了17户村民,又跑到旗里请有关部门到这里种水稻起个示范作用。当年,嘎查的水稻长势良好,亩产都在800多斤以上。这一下,很多乡亲们动心了,村民常宝从原来怎么说也不种到主动要求多种水稻。常宝说:“乌书记这样带头,我有信心了,第二年我也开始种了4亩。第二年的产量更好,每亩能收成1000斤左右。”

  看到整个村老百姓种水稻的积极性被激发起来了,大伙干劲上来了,乌日塔白乙马上决定村上出钱翻地,第二年再扩出200多亩,水稻面积达到了500亩。享受着丰收的喜悦,乡亲们对乌日塔白乙开始刮目相看:“乌书记还真是不简单!”

  困难群众的贴心人和一颗大公无私的心

  “共产党员就应该是困难群众的贴心人”是乌日塔白乙经常说的一句话。在平时工作中,他始终把群众的利益放在心上,把群众的每一件小事都当做大事来办,谁家春天种不上地、谁家孩子上不起学,他都千方百计帮助解决。说起乌日塔白乙,哈图塔拉嘎查的困难群众都热泪盈眶:“多亏了我们的好书记,否则我们是实在不知道怎么活下去了。”

  村民尼玛家是村里最困难的人家之一,他一家七口,五个孩子四个在读书,媳妇有病不能干活,曾经一家人挤在两间破土棚里,住的是没有炕沿的破炕。那时候,他全年一年的粮食收成不到5000斤,根本吃不饱,并且没有任何其他收入。得知尼玛家的困境后,乌日塔白乙为他争取到了上级的困难补助,每年都给他家里一些资助。同时,他和其他村干部还送化肥、种子给尼玛家,并帮助他贷款2000元养猪。一年春播时,尼玛由于没有牲畜,种地遇到了困难。乌日塔白乙了解情况后,主动帮助尼玛种地,并结成了帮扶对子,帮他收粮、打井、盖房等。如今,靠村里的帮助,尼玛家靠种地日子越来越好,已经摆脱了贫困,盖起了四间砖房,并陆续添置了彩电、摩托车、拖拉机,老伴的病也好了。

  云亮老人和他48岁的残疾儿子陶格套巴雅尔相依为命,由于陶格套巴雅尔身残智不全,乌日塔白乙决定村里把母子二人的生活全包了下来。2004年,云亮老人住的三间旧土房要塌了,乌日塔白乙非常着急,他对其他村干部说:“我们就是头拱地,也要帮云亮老人盖新房,让老人在新房里安度晚年!”东跑西借,乌日塔白乙终于筹措了20000元钱,为云亮老人盖起了三间大瓦房。当云亮老人搬进宽敞明亮的新房,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激动地流着泪说:“我活了80多岁,第一次住上大瓦房,简直是在做梦一样!我能有今天,都是共产党好,是乌书记好!”

  村民那顺乌日塔三个孩子都在读大学,生活不宽裕,乌日塔白乙就发动群众捐款资助三个孩子上大学。乌日塔白乙自己带头捐了200元,大家你5元,他10元,共捐了2000余元钱,解决了那顺乌日塔的燃眉之急。

  此外,村民高娃、额尔敦保利高等苦难户都曾得到过乌日塔白乙各种形式的帮助,提起乌日塔白乙,他们都情不自禁地流露出发自心的感激。如今,全嘎查182户人家,十星级文明户就达150户。

  对困难无私帮助,对自己的亲友,乌日塔白乙要求却是那么严格。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和坦然地说:“当支书这些年,我经手的钱有上百万,但我敢问心无愧地说,我没有沾公家一分钱的便宜,也没有家人或其他亲友沾公家一分钱的便宜!”这掷地有声的话语背后是乌日塔白乙为人正直,办事公开,清正廉洁,严于律己的一贯作风。在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发生冲撞时,他始终把集体利益放在第一位。有一次,嘎查的采石厂要发包,一个亲戚找到他,暗地里和他商量承包的事,并许诺给他好处,结果让乌日塔白乙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他说:“公家的事,就要公开办,大家一起来竞争,哪能看在亲戚的份上,就办那些偷偷摸摸的事儿!”到现在,那个亲戚还部和他来往。

  不仅不沾公家一分钱的便宜,乌日塔白乙还常常为了公家的事情牺牲自家的利益。这些年,他从家里拿了多少钱资助村里的其他乡亲,他已经记不清了,他爱人纳什格日乐对记者说:“他从家里拿了多少钱,我们也记不清了,至少几万块钱是有的。这些年,他几乎从来没管过家里的事,也没干过什么家里的活。村里的事情太多太忙,我们理解他,也已经习惯了。”

  村干部就应该真心实意为群众服务好

  乌日塔白乙心里时刻装着群众。他经常说,作为一名村干部,只有急群众所急,想群众所想,做群众所做,才能赢得群众的信任和拥戴。在创造了盐碱滩变良田的奇迹后,乌日塔白乙又开始了嘎查供电线路改造、小学危房重建、自来水入户等为民工程,他要真正做到让村民们能够安居乐业。

  哈图塔拉嘎查供电线路老化是个老大难问题。有些电线杆子快倒了,有的电线断了耷拉在地上,经常有牲畜触电,是关系人畜安全的大事。一天一大早,一位名叫李金山的村民就跑来告诉乌日塔白乙,说自己家的牛被电死了。乌日塔白乙看在眼里,急在心中。他联想现在牛电死,往后出现人身伤亡这些事故,自己的责任就更大的了。他下决心必须限期大规模改造线路,但又遇到了资金难题。

  想好就做,乌日塔白乙就抓紧到旗里跑电力部门。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他几乎天天到库伦旗电业局办公室去。库伦旗电业局党组书记朗洪军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我要是不在家,或是下乡,他也天天在这等着,一遍遍请求我们帮助。根据这个情况,当时我也到他们村上看了,这个设备线路框架确实也存在着安全问题。他这种为老百姓办实事的心情把我感动了,就答应帮他尽快解决问题。”

  在旗电业局帮忙的基础上,乌日塔白乙又动员村民自筹了一部分资金,共筹措了14万元。紧接着,他领着大伙挖坑、埋杆,亲自跟车拉料,架设了1500米延长的高压线,不但改造了3个自然屯的低压线,还新上了3台变压器,大大降低了用电成本,村民拍手称快。

  教育是全民关心的一件大事,更是乌日塔白乙心中时刻的牵挂。嘎查小学仅有6间破烂危房,檩子断的断、窗户扇掉的掉,下雨天房顶漏雨,三九天四面透风,学生老师们遭罪不说,上课时还要提心吊胆。当时的嘎查小学校长布和敖斯尔告诉记者:“学校的情况原先有5间土房,到下雨以后,冲走了房子。没有房子的情况下,我们在嘎查五保户家还上过课。”

  “孩子们在那个环境里面学习怎们能行?”1991年,乌日塔白乙抓住全旗开展“教育年”活动的契机,四处奔波争取资金20多万元,盖起了12间标准教室,修建围墙300延长米,购进了先进教学仪器,大大改善了教育教学条件。经过多年的不断建设,哈图他拉嘎查小学已经拥有“三室一库”标准教室21间,全嘎查适龄儿童全部走进了学校。

  现任嘎查小学校长额尔德木图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学校盖房子学校没有钱,村上也没钱,乌书记就说想办法把砖这个事解决了,跟我上四五子砖厂。我们俩就骑个小70摩托就上道了,走到半路的时候,下起了大雨,我们都淋透了,小70摩托也来回滑,滑了好几次,摩托轱辘也扎坏了。我跟乌书记说不能走了,咱俩回去吧。乌书记说这个砖要是不解决,就不回去。我们就一步一步往前走,我在前面把着车,他在后面推着,下那么大雨我们俩还出了一身汗。当我们一步一步地走到四五子砖厂的时候,已经快要天亮了,正好走了一宿。砖厂的厂长看到我们以后,非常感动,当场把全部盖房子的砖都赊给我们。”

  采访中,我们看到哈图他拉嘎查家家通上了自来水,而就在几年前,这里还是人畜共饮水。那时,就靠那么几个大口井,村里经常有人患粗脖子病、关节病等,但人们并没有在意这件事。乌日塔白乙上任后,感到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他想到了大口井水可能有问题,就把水拿到城里做了化验。

  通过对水的化验,发现水里含氟量太大,而含氟量高对人体危害很大,往往会导致脖粗、腰腿疼这类病发生。为了改善村民的饮水条件,让全村人都吃上自来水,乌日塔白乙跑市里,跑旗里,终于跑来了世行贷款。眼看就要施工了,却惹来了不少村民的不理解。很多村民不知道自来水的好处和地表水有什么害处,他们说村上的干部上自来水,没有什么用,还欠外债。

  面对这些议论,乌日塔白乙没有退却。他召集党支部班子会,召开村民大会讲上自来水的好处。村民工作做通了,正当他带领着全村老少开始挖沟、下管,大家憧憬着清澈的自来水马上就要流到家里时,病魔却向他袭来了。

  身患癌症心中想的仍是村里的发展

  由于多年奔波劳累,乌日塔白乙的身体终于累垮了。从2002年春天开始,他就开始感到经常浑身乏力、吞咽东西很费劲,当时村里修南北的沙石路,他好几次都差一点在工地上晕倒。但因为那当时村里修路、建水浇地、铺设自来水管道等很多事情一件接一件,乌日塔白乙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自己的病情。直到库伦镇党委书记一次和他一块吃饭,喝酒时发现了他的病情,强行把他送到沈阳医院检查,才发现了他病情的严重。在乡亲们的再三劝说下,他踏上了进京的列车,经诊断是患了食道癌。

  确诊为食道癌后,虽然相信医学的进步,但乌日塔白乙当时有时也感觉到自己的生命要不行了。想到这个村的几项工作完不成了,身体可能这一趟就不行了,他就和医生说,给我抓紧手术,我还有很多工作没忙完。

  医院很快安排了乌日塔白乙的手术日期。做手术的前一天晚上,乌日塔白乙和自己一位亲戚在医院的院子里散步。他说:“万一手术不成功,我有三件事情你替我完成:一是三女儿的婚姻问题,你帮忙给她物色个好婆家;二是还有一些欠款和贷款一定要想办法还上,你多帮帮你姐姐;最后是村里正在铺设自来水管道,好不容易争取下来,一定要尽快做好……”听着这些话,亲戚哭了,这分明是一份遗嘱啊!

  2002年9月25日,乌日塔白乙在首钢医院作了食管切除手术,食管下端和三分之一的胃被手术切除。手术第三天,他在病床上就躺不住了。乌日塔白乙回忆说:“手术成功让我对自己的身体有点信心了,可能我的生命没有什么危险了。接着我就想起了我还没有干完的事业,首先想到的是自来水,我过来的时候正在挖管道,到现在挖的差不多了,可能会影响到交通、走路。我就往家里打电话,说是现在还停着呢,没有人干,我就更着急了,就跟医生说我能不能抓紧出院。医生说不行还需要观察,我说肯定没事了,你就同意我出院。一次一次地请求医生,医生拗不过我,只好同意了我的意见,我14天以后就办了出院手续。”

  乌日塔白乙要回来的消息,很快在村里传开了,大家都赶到村口迎接他们的好书记。见到他140多斤的体重下降到不足90斤,乡亲们心疼地直抹眼泪。村民程淑贤告诉记者:“乌书记能够活着回来,我们大伙都挺受感动,都流着泪。我们很多人到村头去迎接他,走到他家去看他。看他回来,我们可高兴了,他又能给我们造福了!”

  我看到这个场面,乌日塔白乙心里非常感动,止不住眼泪也哭了。他在日记里写到:“我感到自己对党组织、对父老乡亲有着太多的愧疚,有好多工作还做得不够……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我别无所求,只求在有生之年尽快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让乡亲们早日过上小康生活。”

  手术回来的第二天,乌日塔白乙就投入到了村里的工作。这位闯过鬼门关的硬汉子拖着还没有痊愈的瘦弱身子,又忙碌在田间地头。女儿哭着哀求他:“阿爸,您好不容易捡回来一条命,瘦了50斤,就不要再拼了,我和阿妈不能没有你啊!”可他却说:“你和额吉是需要我,可嘎查的百姓更需要我啊!为了让大家都富裕起来,阿爸就是再掉几十斤肉也值啊!”

  病情稳定后,乌日塔白乙的干劲更足了,每天拖着虚弱的身体为嘎查的发展不停地东奔西走,争分夺秒地为乡亲们忙碌,与可怕的病魔展开了赛跑。同年,在他争取下,嘎查农业用地被列入全旗第四期农业开发治理规划区,治理开发力度加快,又连续打了7眼井,建设水浇地1000亩。同时,投资50余万元修建的小型水库已竣工投入使用,通过整地配套,年可浇灌旱田2000亩,实现了全嘎查人均水浇地超过3亩的目标。这些基础设施的建成,为嘎查农牧业的长远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03年,哈图他拉嘎查自来水安装工程全部完工,投入使用,有效改善了群众饮用水质量。同时,村屯街路整体规划工程又全面启动。全嘎查老少齐动手,一鼓作气拆除了影响规划的3000延长米围墙、34个门垛、猪圈和场院,并将路面拓宽到14米,随后开始大规模植树。2004年,嘎查修筑村屯道路5200米,道旁绿化植树4000株,完成大地绿化300亩,全嘎查绿化总面积达到7200亩。到2005天,嘎查“六纵三横”的村屯街路完全成型。这一年,为继续大力发展奶牛业,他们还建成了1000亩的沙打旺草籽基地。

  让乡亲们更快富起来是我最大的心愿

  村民的温饱问题和村里的基础设施问题虽然解决了,可是老百姓想得到更大的实惠,经济更大的发展,家庭生活更加的富裕,光靠农业还是绝对不行的。乌日塔白乙又在琢磨着下一步该怎么走,琢磨着怎样让乡亲们更快更好地富起来。

  考虑到哈图他拉嘎查的具体情况,乌日塔白乙首先想到的是大力发展农区畜牧业。“我们农民,尤其是我们蒙古民族,有传统的养牛、养羊这个经验,再加上我们还有以前这个有利条件、基础条件。我们要抓养殖业,按照科学的办法必须从传统的养牛要转到科学养畜,种草养畜的路子上来。”

  为找准符合本地实际的发展思路,乌日塔白乙与班子成员经过认真思考和反复论证,明确了“以种植业为基础,以养殖业为主导产业,依托城镇,多种经营,种养结合”的发展思路。2000年,哈图他拉嘎查党支部从本村实际出发,把嘎查定为养牛村。他们开始退耕还草,下决心养奶牛。

  为有效落实这一发展思路,乌日塔白乙多次主持召开村民会议,讲解如何发展农业产业化,走种养结合的农区畜牧业路子,指出种植高产的优质牧草和饲料谷物来发展舍饲养畜,进而把草和饲料谷物转化为肉和奶,通过卖肉卖奶来提高农业的效益。要求全嘎查的干部和党员带头养牛,他自己家率先建了30立方米的窖池,购买了7头奶牛,种了20亩优质牧草。在他的带动下,全嘎查群众纷纷效仿,养牛很快发展到五六百头。

  但难题又接踵而至,因为没有奶站,乳业公司拒绝从村里收购奶,村民们投入的血汗钱面临化为乌有的的危险。乌日塔白乙着急得茶饭不香、彻夜难眠,到处求亲戚找朋友想办法。终于,他找到了他自己早年曾认识的一位名叫黄树全的建筑行业老板,请求他来村里投资建一个奶站。碍于情面,黄树全没有拒绝乌日塔白乙,也没有积极回应。乌日塔白乙又拖着病重的身体一次次找黄树全,并保证村里会大力支持。乌日塔白乙为了集体而忘我的精神终于感动了黄树全,经过市场调研后,他决定在哈图他拉嘎查投资建一个奶站。黄树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我本身是一个搞建筑的,虽然搞建筑企业基本上算可以,但对农牧业却很陌生。那是2003年春天,乌书记一次次找我,说这几年养奶牛的事业发展不错,但村里想建一个奶站,就是找不到投资者。乌书记几次找我,通过谈话、见面,我看乌书记为人说话很诚恳,自己本身身体有毛病,还为了村里的事业如此上心,真的把我感动了。另外,我到哈图他拉嘎查实际看了看,看到社会治安很好,老百勤勤恳恳地劳作,交通各方面也都挺方便……我就下决心到这里投资建个奶站,为哈图他拉村养奶牛事业做点光彩贡献。建奶站,再加上买了一部分新西兰进口奶牛,我一共投资大概230多万。乌书记对我也很照顾,村里提供了一部分草料地,我也挺满意的。奶站已经在2005年1月建好启用,现在发展比较顺利,已经养了105头高产奶牛,进口奶牛也产犊、产奶了,一头牛一天能产奶60斤,经济效益逐渐显露出来了。另外,我养牛收青储饲料,村民们原来白白在山上扔掉的玉米秸现在一年能卖10多万元,奶站还雇用了村里几个劳动力。奶站估计到2007年全面盈利没有问题,并且在我的带动下,村里养高产奶牛的人也多了起来,奶牛业正在变成嘎查的主导产业。”

  除了养牛,乌日塔白乙还鼓励村民养鸡、养羊等。村民唐书生2004年看别人养鸡效益不错,就试着自己搭了个破棚子养了600多只鸡。乌日塔白乙知道后,主动找到唐书生,鼓励他做大做好。看唐书生有些犹豫,乌日塔白乙就三天两头过来看看,替他算帐,并几次主动说:“这是个好产业,你扩大养殖规模,有困难我来帮你!”说到做到,他自己贴钱为唐书生买来价值600多块钱的松木杆和价值1000多块钱的专用长管,又拿出500元让村委会主任赛音图替自己送来。面对这一切,唐书生深深的被感动了:“我挣的钱是自己的,乌书记又不要我的钱,还自己贴了这么多钱帮我,我做不好对不起乌书记啊!”如今,唐书生靠养鸡不仅还清了银行的8000多元贷款,还买了一辆10000多元的农用四轮车和一辆6800多元的摩托车,家里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虽然是一位生患癌症的人,可乌日塔白乙的精力却比健康人还旺盛。他告诉记者,目前全嘎查大小畜达2670头(只),其中黄牛存栏884头,奶牛存栏614头;拥有优质牧草基地2500亩,建设永久性窖池96处;他还两次到外省考察,签订了原料和销路“两头在外”的肉鸡养殖协议,使肉鸡养殖规模2年内达到15万只;经多方联系和洽谈,他将嘎查采石场承包给客商,安排当地60多人就业;嘎查还与台湾客商签订30年合同,由其投资25万美元建起制香厂……他还准备把把水库通过招商承包出去,连带林地一起发展旅游业;计划2007年开发优质水稻1000亩,在村民优先承包的基础上,剩下的让外来人承包,这一项少说也有80000元的纯收入。

  乌日塔白乙以他的实际行动展示了一名共产党员执政为民的无私情怀,树立了一个永葆共产党员先进性的榜样,成为基层党员干部的一面旗帜,在“硬甸子”上矗立起一座绿色丰碑。但说起成绩和荣誉,乌日塔白乙显得十分平静:“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是党把我培养成为一名基层党务工作者。我的生命属于党,我的一切都属于党。17年来,我的确为老百姓办过一些实事儿,但那是我作为党员的义务,是我作为基层干部的职责。我工作中还有很多的遗憾和不尽人意,距离中央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标准还有一定差距。我只想在有生之年多做些工作,同时培养好接班人,让乡亲们的生活过得越来越美好!”

责编:马芳 来源:新华网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