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哈图他拉嘎查党支部书记乌日塔白乙 > 正文

[法制日报]好支书乌日塔白乙:生命不息不能歇

央视国际 (2006年03月31日 17:22)

  法制日报消息:这几天,科尔沁沙地的气候时好时坏,上午还艳阳高照,下午已经沙尘漫天,气温陡降到零下七八度。坐在村委会主任赛音图的摩托车后面,乌日塔白乙单薄的身体有些发抖。他想,就要备耕了,几户贫困农民的种子和化肥得赶快解决。

  乌日塔白乙,汉意常喜,这是个很多蒙古族群众都喜欢叫的名字。但这个乌日塔白乙有些不同,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内蒙古库伦旗库伦镇哈图塔拉嘎查(村)党支部书记。

  感觉到乌书记在抖,赛音图的心一揪:好几年了,乌书记就这么坐着他的摩托,每天至少往镇里跑一趟。自己戴着头盔,脸都被风吹成了紫红色,眼睛也吹成了严重的沙眼,而从癌症死亡关口走过来的乌书记他能吃得消吗?

  坐在记者对面,村委会主任赛音图用他那有点生硬的汉语谈他心目中的书记、班长、搭档乌日塔白乙。他甚至有点悲愤,“老天不知怎么安排的,像乌书记这样的人怎么得上癌症了呢?”

  那是2002年入秋,哈图塔拉嘎查正在实施世行贷款项目水改工程,这是乌日塔白乙辛辛苦苦跑来的项目,目的是让全村人再不用喝那已经喝了许多年的高氟水,告别高氟带来的各种病。就在施工关键时刻,乌日塔白乙被检查出了癌症。

  他的亲戚包建华告诉记者,乌日塔白乙其实早就发现自己身体不大对劲,别人也劝他去查一查,可他总说哪有时间呢,现在嘎查这么忙。那一天,镇里的宋照日格图书记把包建华拉到一边,悄悄对他说,不要听乌日塔白乙的,明天你坐我的车过来,直接把他拉到车上,到沈阳去查一下。

  就这样,第二天上午,包建华强行将乌日塔白乙拉上车,拉到了沈阳。没想到一查就查出了食道糜烂,医生说必须尽快做手术,越快越好。

  回来后,他们开始四处张罗钱。镇里的不少单位一听说是乌日塔白乙病了,都慷慨解囊。村里的一个大学生毕业后分到了北京首钢医院,乌日塔白乙的女儿也在北京打工。他们决定到北京去做手术。

  到了北京首钢医院后再检查,食道癌。他们不相信,又到解放军医院复查,结果还是食道癌,而且发展得非常快。乌日塔白乙很坦然地说,那就赶快做手术吧。

  在手术的前一天晚上,乌日塔白乙让包建华陪他在院子里走一走,乌日塔白乙说:“万一手术做不好,你谁也不要通知,来是我们俩来,回去时你带上我的骨灰盒回去就行了,回去后也不要搞什么仪式,简单处理了就行了,不要给组织上添任何麻烦。”

  在病房里,他又对女儿塔娜说,如果阿爸能从手术台下来,你第一个要告诉你额吉(母亲),让她脆弱的心早点安宁!万一下不了手术台,千万不要让她马上知道,让她有个慢慢接受的过程!阿爸还欠你大舅四千六百元,欠你堂哥三千八百元,欠信用社两万两千元,记住,砸锅卖铁卖牲畜也要替阿爸还上,阿爸不能让乡亲们寒心呢!

  第二天上午开始手术,七八个小时才推了出来。医生说手术很成功。

  晚上麻药劲儿刚过,乌日塔白乙就要找手机。他在电话中对嘎查达(村委会主任)说,我已经从鬼门关回来了,原来确定下来的工作要尽快地干,抓紧时间,争取入冬前完工啊!

  手术后的第五天,乌日塔白乙就已经躺不住了,他让包建华去和大夫商量出院的事。大夫听了很吃惊,这么大的手术,少说也得休息个一年半载的,现在刀口还没愈合就要出院,简直是拿生命开玩笑。

  大夫把包建华给呛了回来。但乌日塔白乙却不放弃。拗不过他的执着,手术后第十一天,大夫破例同意他出院。

  回到嘎查的第二天,他就找来嘎查达商量,赶快给自来水沟下管。他亲自监督各家完成自己家的施工地段,仅用了五天半的时间,就把管子全部填埋完成。村民们终于喝上了甘甜的自来水。

  许是经历过生死关口,知道了生命无常,乌日塔白乙对工作更加勤奋,像是在抢时间。他每天早上5点起床,早饭前他就到各家各户把一天要做的工作安排妥当。全嘎查八九百人的事时刻放在他的心头,他不能闲下来,也不愿闲下来。

  乌日塔白乙在日记中写下了这样的话,“可以说,我是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我别无所求,只求在有生之年尽快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让乡亲们早日全面过上小康生活”。这就是党的优秀民族干部、嘎查支部书记乌日塔白乙的情怀,这也是他生命的全部动力。

责编:马芳 来源:法制日报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