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优秀检察官——王书田 > 正文

呕心沥血向和谐
——记检坛铁汉王书田
央视国际 (2005年10月25日 17:45)

  温热的、鲜红的血浆沿着透明的塑胶输血管,一滴一滴地输进了王书田的身体,与他并肩战斗的临潼区检察院检察长方满友焦急地等待着,众多干警和王书田的妻子女儿不约而同地数着,当第20袋血浆输进他的血管后,王书田终于醒来了。他不知道自己已昏迷了5天5夜,当他醒来看见了亲爱的战友后,说出的第一句话竟是:“你们抓紧时间把这个案子诉出去。”

  2003年5月5日上午,刚刚查结一起贪污案后,王书田昏迷了,当时吐了一脸盆的血,像输入他血管里的血浆一样多,4000CC啊!相当于一个人身体里血液的三分之二还要多。铁骨铮铮的战友们流泪了,他的妻子女儿流泪了,而他却笑了,苍白的脸上,那一抹绚烂的笑,扫除了所有人心头的阴霾。大家知道,病魔夺不去他的钢铁意志,他会站起来,以更加无私无畏的执著和胸怀,去践行一个基层检察长庄严、神圣、清廉的法律职责。正如他说:“我宁可少活二十年,也不能让工作留遗憾。”

  心中有个坚定的追求:忠诚和谐的法律职责

  不贪不占,以品德赢得声誉;执法为民,以公正赢得人心。这是记者在临潼区检察院办公楼入口处看到的一句格言,虽然只是用粉笔写在一个十分简陋的小黑板上,但由于环境的特殊和寓意的深远,却令其显得格外醒目,字字铿锵。这是临潼区检察院为全体干警精选的每周格言中的一句,而所有要求干警们做到的执法准则,王书田首先身体力行。

  1998年2月,45岁的王书田从临潼区公安局政委调任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兼反贪局局长。上任伊始,面对着反贪局艰苦的办案条件,纷乱的案件线索,尤其是检察人员由于长期作战而显现出来的那种疲惫、无奈、厌战的精神状态,王书田开始思考如何带好这支队伍。经过了解,王书田发现12名反贪检察人员有一多半没有学历文凭,法律知识欠缺,办案不按规定凭惯例,不按程序凭经验,而有的干警在办案过程中还有违纪现象。这样一支队伍能否完成党和人民交付的反腐除贪的重任,能否在这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稳胜对手?王书田感觉到肩上的担子从没有过的沉重。

  王书田深知,法律的一个本质特点,就是为实现社会的公平与和谐服务的。这就要求执法者必须学法懂法,铁面无私,执法如山。因此,他上任烧的第一把火就是学习。他从自身做起,带头学习政治理论和党的大政方针,买来了大量的法律书籍和财务书籍,全局上下白天办案,晚上“上课”,使反贪检察人员的政治理论素质和党性修养迅速加强,法律知识和其他业务知识同时得到提高。

  在这一年的突击“补课”中,王书田忘记了他患病的身体,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和干警们一起加班加点,整治环境、规范内务、建章立制、梳理线索。累了,随便在办公室打个盹;饿了,囫囵吃上几口饭。

  反贪局在他的模范带动下,上下拧成一股劲,在很短的时间内面貌焕然一新,人变得精神了,案件的数量质量上来了,当年就办理了十多起职务犯罪案件,件件起诉至法院均作有罪判决,“铁案”工程初现效果。

  上任伊始,一个影响大、情况棘手的案件让王书田经受了新岗位上的第一个考验。1999年初,秦陵景区一小摊贩因违反景区管理规定,被公安机关调查,在接受问讯期间,由于民警看管不力,当事人从公安局5楼坠下身亡,引发数百村民连续多日围堵秦陵,甚至到区公安局、区委、区政府等机关集体上访,震动全省,影响恶劣。

  而渎职的民警正是王书田在公安局时亲自招考进来的老部下。在详细了解案情后,王书田在检委会上坚决表态:“此事一定要严办,临潼是西安旅游业的黄金名片,一定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保护这儿的旅游环境。”很快,涉案民警被及时刑拘,一起沸沸扬扬的事件很快得到了平息。

  对老部下不徇私情,王书田的铁腕作风也在临潼传得家喻户晓。

  同年,临潼检察院接手了一件老大难的陈年案件,群众反映时任临潼国旅总经理王百灵有经济问题,但是由于案件反映的问题时隔已久,且相关部门多次侦办也无结果,嫌疑人已有所准备,查办难度极大。但案件久拖未决,群众反响特别强烈,甚至向区政府、区委、人大层层上访,在全区造成了相当大的负面影响。

  照例还是先从查账入手,四五年左右的公司账,光卷宗就堆了足有半间小房子那么多,全部铺开后更是千头万绪,可是王书田不怕,因为长期的办案经验告诉他,只要真的有问题,账面上一定会露马脚,需要的只是办案人员的细心、用心和洞察力。

  账簿一本一本地过,票据一张一张地查,王书田和办案人员仔细捕捉其中的疑点。一个星期下来,发现账本中有大量修车票据,且每一张都涉及数千甚至上万元的大额支出,职业敏感告诉王书田:这就是问题!

  于是,一张报销金额为2.7万元的修车票被梳理出来。王书田当即派人查找票据上的修车行,最终证实该票为假票。一张假票上怎么会有王百灵和公司会计、出纳3人同时签名?又一个疑问在王书田脑海盘旋,会不会是集体作案?

  问题已渐渐浮出水面。找王百灵到案成为关键,然而由于王百灵长期在外游荡且有意躲避调查,非常难找。王书田干过公安,知道等人的难处苦处,也知道等人的窍道:“你只有比要等的人更有耐心才好找到他。”这一招果然管用,侦查员侯树荣硬是在其家苦等守候,最终将王百灵带回调查。

  王书田亲自讯问,他先从不令对方起疑和抵触的不经意的小事问起,待对方戒心渐除,再“诱敌深入”,讯问持续到后半夜的时候,王百灵亲口承认“票是假票”,但“钱已开支了”。而且,“3个人都拿了”这一重要供词印证了王书田之前的判断,在那张2.7万元票据上签字的会计和出纳也被正式纳入嫌疑人之列。

  然而对于会计陈宣(女)及出纳陈培琳(女)的讯问却出乎意料地艰难。陈宣态度强硬,坚决否认;而陈培琳则哭哭啼啼,寻死觅活,甚至多次撞墙自杀,致使办案人员心情紧张,调查一度陷入僵局。

  王书田赶到现场,第一回合“交锋”之下,心细如发的王书田就发现了陈培琳的弱点,虽然她对案情一再否认,但口气外强中干,明显心虚、底气不足。“先攻陈培琳,再攻陈宣”,王书田拿出了自己长期做思想工作的优势,先和陈培琳拉家常,有问有答的节奏一旦形成,王书田适时切入正题,引导陈培琳争取从宽情节,面对和蔼如亲人,帮着自己设身处地解决问题的王书田,陈培琳终于开口交代:“俺3个(人)把钱分了。”

  当晚,王书田就住在了讯问地点,并一再强调,人要看好,绝不能出现自杀或其他任何安全问题;对陈宣的问讯要趁热打铁,尽快拿下。考虑到他的身体,办案干警都劝他先回家。“在办案现场我心里踏实”,王书田坚持留了下来。

  有了陈培琳的供词佐证,王书田不到一天工夫就攻下了陈宣,至此,3名嫌疑人全部开口承认犯罪事实,所有证据相互印证,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锁链,把又一个难案办成了“铁案”。

  王书田常说:“质量是案件的生命线,要把案子办成精品,就得下深工夫、细工夫、苦工夫。办案一定要办成铁案,因为1%的错案对于当事人就是100%的冤枉,错办一个案子,就有可能葬送一个人甚至是一家人。”

  在王书田主持反贪工作7年以来,共办理贪污贿赂案件90余件,件件都是“立得起、诉得出、判得了”的铁案,全部作了有罪判决,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800多万元。虽然处在一个极其敏感的反贪战线的领导岗位,由于自己走得正,行得端,他所经手的这90余件案子,件件都是铁案。

  2000年7月,他主持查办区公安局某派出所所长刘某贪污受贿案件,在来检察院前,这位所长曾是他的直接下属。从查案第一天起,他的手机就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其间他外出工作联络和给家人报平安,都借用同事的手机,他怕在他开机的一刹那就有熟人打听案情或说情。一些老同事千方百计找到他说:“老王,现在的社会是个人情社会,谁没个三朋四友,你难道真的要把人得罪完呀,不想着给自己留条后路?何况他还是你的老部下。”这个案子查办下来他失去了几个知己朋友,朋友说他不近情理,即便是讲原则在电话里说一声也行呀。王书田的回答是:“干执法这一行,更多的时候就是不近情理,讲情讲谊,亵渎的就是法律!”

  王书田使用手机还有一个习惯,就是在“饭口”之前和双休日经常关机。他说:“我是主管反贪的检察长,职业要求我必须‘慎交’‘清交’。很多时候吃饭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人家掏钱请的不是你这个人,而是你手中的权力。吃一次饭,可能就是要求你在职责上撕开一个口子,大意不得。”

  有人说王书田不近情理,也有人说他“不开窍”,并劝他,“临潼就巴掌大一块地方,你办的都是熟人的案子,能‘合适’一下就‘合适’一下,得罪恁多人干啥?”王书田却义无反顾,他说:“不是我不重友情,也不是我不近人情,但我是个执法者,我要是拿法律当儿戏了,你们以后还相信法律吗?”

  执法办案子,就是铲除那些破坏社会和谐的罪恶之花,一定要一铲到根,绝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但也绝不能冤枉一个好人。王书田在办案时就一直秉持着这样的原则。

  一次,反贪局接到举报,称区建设局局长有经济问题。王书田带着干警进驻后,建设局里一时传言四起,人心惶惶。可当一个星期的调查结束后,却发现那些举报线索都是虚假的,全部查无实据。

  结案后,王书田带着检察人员再临现场,为当事人消除影响。同时用事实给职工和检察人员上了一堂生动的法制课。他告诉检察人员,我们查案子是为维护法律的尊严,但也要维护当事人的权益,对查无实据的一定要消除影响,不能影响了正常的工作,否则我们就成了破坏社会和谐稳定的“罪人”了。

  自从穿上这身检察服,王书田多年没回贵州看望父母,因为在春节期间正是反贪干警“抓逃”的大忙时节。

  1999年初,王书田的母亲在妹妹的陪同下来西安住院手术。可当时又逢几个案件的查处正在紧要处,他把母亲安顿住进医院,就立即回到单位,往返在几个办案点上,一干就是二十多天。当他第二次去西安办事顺道去医院看望母亲时,母亲已经悄悄出院回老家了。王书田愧疚地给母亲写信说:“妈,你儿子是公家的人,没有办法,您就原谅儿子吧!”

  王书田实在是没有时间,就在这一年,王书田接连查办了临潼区一税务干部挪用公款案、一工商所所长贪污案、一农技站站长挪用公款案、一局财务科长贪污受贿案、一农电站三任站长贪污受贿案等系列案件,在临潼上下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心中有个牢固的信念:服务和谐的经济建设

  1999年3月的一天,王书田刚踏进办公室,案头的电话就“丁零零……”地响个不停。他赶忙拿起听筒,电话里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反贪局吗?我要举报———”“你慢慢说”。听着电话那头的举报,王书田的眉头慢慢拧了起来,“这案子可能小不了”,他在心里默默琢磨着。打电话的是中国水文地质勘探大队职工,举报的是他们的财务科长张某贪污公款的线索。

  有线索了,但没有任何实实在在的证据,干警们有些迷茫,这从何下手呀?身为主管检察长,王书田亲赴一线查账。

  没想到一进门就极不顺利,账目管理极为混乱,找不着头绪;犯罪嫌疑人又有着20多年的财务工作经验,在与办案人员接触后,一会装傻充愣,一会东拉西扯,大骂职工栽赃陷害,最后竟装病住院,拒不配合调查。一个多月过去了,可案子仍然缺乏确凿的证据。案子陷入了僵局。

  “王检,啥都查不出来,还查不?”有的检察人员开始厌战了。“来,大家打会儿牌吧”,王书田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副扑克牌放在桌子上。大家诧异地相互看了一下,马上变得活跃起来了。10来分钟后,王书田一边出牌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多年查案的经验告诉我,突破口可能就快出现了。”大家的心思一下子又集中到了案子上,连夜对前期初查的证据重新进行了分析,逐条归类整理,制定了新的侦查方案。白天钻进小山似的账堆里,对成千上万的账目进行整理分类,寻找突破口;晚上挑灯夜战,加班加点逐一核对,并把账务彻底扎死,做了会计鉴定。冰山开始显露,张某贪污公款10万余元的犯罪证据硬是被他一点一点抠出来了。

  令人起敬的身先士卒,令人信服的牢固信念,王书田用朴实的话带“兵”:“我们头上顶的是国徽,代表着国家,我们的背后是人民,大家在看着我们!我们决不能让国家遭受损失,让人民的利益受到损害。”

  在王书田工作的临潼区,有标缝、陕鼓和银桥三大企业,是全区经济发展的龙头,只要它们健康和谐地运行,临潼区的经济就会健康和谐地发展。可是,总有一些手握权柄的人,私欲膨胀,伸着黑手破坏这种健康和谐发展的经济形势。2000年底,区检察院反贪局接到中国标缝集团销售公司的报案,称公司驻天津销售分公司副经理王惠明挪用公款几十万元。

  “王惠明所在的天津销售分公司,管着我们公司在华北、东北、山东三大区域的销售,王惠明出了问题回公司接受调查,致使这三个区域的销售网络开始瘫痪,销售队伍都快乱套了。”标缝集团保卫处处长王于乐报案时一脸的焦急。

  “标缝是国家大型企业,也是一家上市公司,标缝的和谐稳定,不仅关系着企业经济发展的大局,也关系着全国几万股民的切身利益,为地方经济大局服务、为企业服务是我们检察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这个案子我们不仅要办,还一定要办好!”王书田在出发前对办案干警立下了军令状。

  王书田亲自带人讯问王惠明,但其态度顽固,拒不交代。得知王惠明爱吃渭南时辰包子,讯问前,王书田自己掏钱给他买来一袋子,管饱吃。在僵持了一阵后,王惠明红着脸交代问题了。

  接下来便是艰难的取证。而王书田却把艰难的取证,当做一次维系企业经济活动和谐发展的机会。

  时值隆冬,西安的温度已降到摄氏零度以下。顶着凛冽的寒风,王书田带着两名干警同标缝公司保卫处处长一道紧急赴东北调查。到东北后,气温骤降到摄氏零下十几度,呼进的冷空气像吞了冰碴子一样让人难受。见王书田只穿了一件薄棉衣,标缝公司保卫处处长关切地说,“王检,咱先找个暖和的地方住下吧?”“不敢耽搁了,快过年了,拖一天就怕找不到人了”,王书田坚持要先去找人证。

  天黑时,才开始寻找住的地方,这时大家才发现,临近春节,大连的宾馆几乎处处爆满,最后,只好挑了一个背街小巷的小旅店,4个人在一间房里将就着挤了一夜。王书田笑呵呵地对干警说,“大家住在一起又热闹又暖和,又可以讨论案情,有利于工作。”

  第二天,保卫处处长实在过意不去,对王书田说,“咱把住酒店的钱省下了,今儿个好好吃一顿吧。”王书田却说:“还吃东北大烩菜吧,热热乎乎挺好吃的,又有汤,就吃那个吧。”五块钱一份的大烩菜,几个人接连吃了几天。

  这次调查取证扎实认真,不但为这家公司挽回了百余万元的损失,王书田还挨个对被调查的公司客户做工作,保证了公司在东北、华北的销售网没有中断。

  就在这一年,王书田在铁路工程处做看护工的妻子,因单位效益不好提前内退了。妻子回家时,有人劝王书田:“你是反贪局长,给那么多单位追回了多少钱,你开个口给嫂子调个好工作。”王书田直摇头:“下岗的人多着哩,日子只要能过得去就行了。”

  即使是自己的妻子,王书田也不拿手中的权力作交易。但对群众的生活,特别是农民群众的生活,他却时刻挂在心上。

  同年7月,一封封举报本区某镇一村主任王某贪污行为的举报信递交到临潼检察院。王书田仔细地翻阅着,只觉一股怒火在心头燃烧。他想,从中央到地方十分重视的“三农”问题,依靠调整政策固然可以部分获得解决,而不对那些作威作福的“村霸”进行严厉打击,就很难得到彻底的解决。

  临潼区地处西安城郊,农业人口占着很大的比例,保证农民群众和谐安康的生活,是检察干部义不容辞的职责。王书田带着办案人员进村了,调查取证时,却遇到了一种无形的阻力,几乎所有村民对此闭口不谈,说不清楚,有的干脆将办案人员拒之门外,和举报信反映的情况形成鲜明的对比。相反,被举报人王某的态度却非常虔诚,对办案人员极为配合、热情非常。是群众举报有误,还是群众另有苦衷?调查一时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还是王书田有心,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细节,村民在提及这件事时眼神惶恐。直觉告诉他,王某决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看来确实没有啥,那咱就撤吧”,他虚晃一枪将办案人员撤离后,果断指挥专案组改变办案策略,“另辟蹊径”从外围进行暗访。一下子情形大变:以前不敢说话的村民纷纷控诉。原来,王姓在村里是一个大家族,村主任经过长期经营,培养了一股黑、恶势力,群众稍有不恭,便会遭到恐吓、谩骂甚至殴打。为此,村民们对王某敢怒不敢言。

  此时,王家也已发现了王书田欲擒故纵的策略。一面找人说情,一面恐吓村民闭嘴。王书田对此不动声色,只是带领检察人员不声不响地深入农户,坚持苦口婆心地做知情群众的思想工作,一点点积累着调查证据,随后果断对王某采取强制措施。当多年来压在村民头上的阴霾散去,人们长嘘了一口气。一条条线索,一桩桩事实,很快把王某贪污公款、为恶一方的“画皮”剥下来了:王某仅在兼任村小学建校办负责人期间,就把两个村民小组二万多元的宅基款据为己有。王某审判的当天,村民们自发放起了鞭炮,向他们敬重的检察官致敬。案子办完了,贪污款收回来了。王书田又带着反贪局检察人员张晓宇和王玉平到村上给村民还款。从检察院走了50多里山路,赶到这个偏远的村子,办完手续已近晌午。陪同的乡纪委书记拉着王书田的手说:“你们是来送钱的,这大热的天,怎么说也要好好请你们一顿,以表谢意呀!”王书田嘿嘿一笑:“乡里的困难我知道,吃了这顿饭,谁补这个窟窿呀?”说着就带着干警执意返回了县城。

  不拿对方一分钱好处,不接受对方的“感谢”,始终保持着一颗平常心,按党员的标准严格约束自己的行为,这是王书田在办案中一直坚持的原则。

  临潼是旅游大区,也是农业大区,全区农业人口占到了全区总人口的80%以上。在王书田主持反贪工作的7年间,他前后共组织查处了13名村支书、村主任、村干部贪污案件,铲除了一个个“村蛀”,掀掉了一个个“村盖子”,打掉一股股农村恶势力;在区农电系统查处了10起有影响的案子,虽然案值并不大,但为老百姓办了实事、好事,使农民真切地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温暖,感受到了公平正义的力量和法律凛然不可侵犯的尊严。

  王书田对此深有感触:百姓的事无小事,不管案子有多小,都要一查到底,给群众一个交代,这关乎人心,关乎和谐稳定。

  心中有个不变的理想:维系和谐的社会生活

  今年已经73岁的刘老太太,常和邻居们念叨说,王书田这官,没一点架子,真是个好人。当王书田生病后,刘老太太坚持到家里看望他,看到王书田简陋的家,老太太更是感慨万千,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穷的官。

  百姓口中一声轻轻的“好人”,应是王书田数十年人生的写照。和王书田认识的,不认识的,只要是他知道了、碰上了、发现了他们的困难,他都会伸出热情的手,给以尽可能的帮助。

  11年前,刘老太太那时并不认识王书田,在小区门口,别人指给她说,就是那个脸黑黑的人。刘老太太便上前问事,说她儿媳妇户口在农村,能不能把孙子的户口转来,上学方便一些。王书田说:“这事政策允许,没麻达。”几天后路过门口时给她说:“婶子,娃的事帮你办好咧。”刘老太太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赶紧递了一支烟给王书田,可他摇着手从门口走过去了。

  2001年夏天,王书田到乡里调查取证,闲谈中,听该乡的党委书记说乡小学有个孩子,父母离异,双双弃管,孩子跟没有抚养能力的奶奶生活,十分困苦。这件听来的事从此就印在了王书田的心里。数天后王书田在去某单位取证时恰巧路过这所小学,他专程下车,和几位干警凑了几百块钱,找到这个孩子,把钱塞进孩子怀里,并和蔼地对孩子说:“今后你学习、生活有什么困难,就尽管到检察院来找叔叔伯伯们,我们也会常来看你!”

  王书田懂爱、有爱,自己的生活虽然已够艰难,但他仍不忘把一份浓浓的关爱和真情种植在一个失去父母呵护的孩子童真的心里。

  2002年8月,王书田听说干警小丁正为孩子上中学的事发愁,找了几所学校都吃了闭门羹,眼看暑假就要结束,孩子的事还没着落,小丁一家心事重重。王书田主动找到小丁,告诉他自己爱人所在单位的子校不错,还拉着小丁和爱人找到校领导。校领导当时表示很为难,说学校只收子弟,如果是择校生,要交高额的择校费。王书田再三恳求校长:“我们的干警很不容易,工作起来常常顾不上家,如果再耽误了孩子上学,那损失可就大了!”他的真诚打动了校长,不仅破格录取了小丁的孩子,且免收了择校费。

  面对感谢,王书田总说没什么,他常说:“在单位这个大集体里,大家在感情上应该是一种亲情关系,领导和同志之间、同志和同志之间,不要在心里刻意寻找一种位置,彼此要坦诚相见,心心相印,真正打成一片。”

  2003年6月,王书田又一次因肝病发作而入院。这时他无意间得知,同事老张得了和他一样的病,而且已经从晚期肝硬化转变为肝癌,医院因病情危重不愿接收,老张的家人急坏了。王书田便主动找到自己的主治医生为老张求情:“在咱区也就你们这家医院治这病治得好,如果不让老张住院,他的病情恶化得更快,你和医院领导熟,麻烦给咱通融一下。”在多方努力下,老张终于住进了医院。尽管不久老张还是因为病情过重离世,但在临终前,老张把最后的谢意留给了王书田:“王检,我知道我的病治不好了,但有你这样的领导,有你这样的兄弟,我知足了,如果有来世,我希望还能和你在一起。”

  对待人民群众,王书田有满腔热情,这在王书田看来,是他营造和谐社会生活所必须做的。家庭也一样,生活在其中,如果不能营造和谐的家庭生活,也就很难全身心地投入挚爱的工作。冷脸热心的王书田就是这样,他把对群众的满腔热情,同样给予了他无限热爱的家庭。

  女儿是王书田的至爱,女儿也腻爸爸,小的时候总是趴在爸爸背上听故事、学唐诗,而爸爸宽厚坚实的肩膀更成了小姑娘的摇摇床,晃着晃着就甜甜地睡着了。然而随着女儿一天天地长大,王书田的工作也越来越忙,常常一上案子就把手机关了,连续数天女儿都听不到爸爸的声音,只是在爸爸生病住院的时候,才可以再偎在爸爸身边仔细地看他。

  女儿参加高考那年,只要不加班的时候,王书田总是默默坐在女儿身边,慈爱地为女儿打扇子。妻子要说想吃点什么,王书田嘴上不接话,可第二天一定会买回来。

  2003年,妻子因胆结石住院动手术,当时王书田也刚刚大病初愈出院,但是为了不影响上大学一年级的女儿,王书田坚持拖着病体照顾妻子。如今,已经成年的女儿对爸爸更多了一份崇敬和理解。用女儿的话说:“虽然爸爸没有太多时间陪我和妈妈,但他用行动关爱我、用他的人格潜移默化地影响我。我为有这样的爸爸感到自豪。”

  王书田虽然是个穷官,感情世界却一点不穷,在群众感情和家庭感情上,他获得了“双丰收”。

  2003年6月1日傍晚,骊山脚下飘起了细密的雨丝。此时,王书田带着反贪局的检察人员们已经连续加了6天班,紧锣密鼓地查办一起挪用公款大案。当钟表的指针指向凌晨一点的时候,王书田忽然感到一阵头昏、肝区猛地揪疼起来,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人像灌了铅似的一下子瘫倒在椅子上。

  “王检,王检……你咋了?”“没事”,脸色铁青的王书田咬着牙挤出了这两个字后就陷入了昏迷。干警们把他送到了离办案点最近的空军417医院。和他朝夕相处了3年的反贪局检察人员这时才知道,王书田是一个肝硬化晚期患者,且有糖尿病史。医生建议王书田休假养病。然而,大病初缓后,他又揣着药瓶出现在工作岗位上。

  2003年4月底,王书田带队查办区人民医院经济问题。就在医院出纳王兴利贪污公款17万元的犯罪案件被查实的当天下午4点多钟,王书田突然感到一阵恶心,疾步小跑到卫生间,刚到马桶边,一股腥味从喉咙喷涌而出,他吐血了,送到医院抢救,医生边量血压边喊,“咋这时候才送医院,血压都快没了,赶快输血。”抢救室里,200ml的血袋一下子输光了20多个。

  凌晨3点,区检察院检察长方满友闻讯火速从西安赶回临潼。其时,西安到临潼全都笼罩在一场瓢泼大雨之中,小车在经过东郊幸福路时,一堆建筑垃圾突然出现在前方视线内,高速行驶的车轮在湿滑的地面上跑得正欢,刹车是来不及了。“这下瞎了”,方满友心里一紧。多亏老练的司机紧紧握住方向盘,汽车冲上垃圾堆,飘了起来,重重地落在了地上,继续向前冲去。方满友惊出了一身冷汗。

  火速赶到医院后,方满友推开大门,三步并作两步直奔抢救室。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王书田这时竟睁开了眼睛,拉着方满友的手,艰难地说,“方检,以后我可能再也帮不上你了……”说完再次陷入昏迷。

  有几种救治方案摆在了方满友的面前,事不宜迟,经与家属沟通,决定在临潼就地手术,摘除脾脏,结扎血管,控制继续出血。

  摘除脾脏后,伴随王书田的,又是5天5夜的昏迷。5月11日,王书田被送往西安交大二院。5月12日一大早,奇迹出现了:王书田以钢铁般的毅力醒了过来。两个月的住院治疗后,病情稳定了,王书田又上班了!检察长劝不住、医生劝不住、家属劝不住、同志们都劝不住。

  为方便工作,王书田把许多种药带在身边,休息时大把大把往嘴里塞药。这一年,一个又一个重大案件在他的指挥下接连被突破。

  去年3月,王书田带领反贪局检察人员侦查临潼某公司供销科科长赵某涉嫌贪污的案件。该案侦查刚一深入,各方面的说情干扰和压力接踵而至,犯罪嫌疑人的亲属、朋友找他说情,均遭到拒绝。为了顶住种种阻力,他亲自坐镇指挥,办案人员全部关掉手机,统一保管,封闭办案点。他亲自审阅案件材料,制定侦查方案。连续奋战十余天,一举查清了赵某涉嫌贪污14万余元的全部犯罪事实和证据。同时顺藤摸瓜,又带出了银行代办员房某挪用公款四十余万元的大案。

  在王书田近乎疯狂的工作下,他的身体越来越差,病情越发加重。结案的前一天晚上,他在两个办案点忙到翌日凌晨两点才回家,一个小时后又吐血不止……

  王书田的妻子赶快拨电话给接替王书田反贪局长职务的李洁:“老王恐怕不行了。”等李洁和干警到病房时,床下又是一摊血。正在四川成都学习的方满友也火速赶回西安。医院院长无奈地说,“就是铁人恐怕也扛不过去了,你们赶快准备后事吧。”

  前前后后,为给王书田住院看病,把家里的一点积蓄花完了,还背了一屁股的债,为急救,区检察院尽其所能垫付了部分医药费,亲戚朋友又借了一河滩。还有啥办法呢?妻子狠下心说,“咱把房子卖了吧。”

  得知王书田生病住院没有钱,连房子都卖了,一些涉案者觉得有机可乘,委托说情者带着高档补品也到医院看望他,表示愿意替他支付医药费,希望他在案子上照顾一下。王书田命悬一线,王书田确实需要钱,但他不会要不干净的钱,他坚决拒绝了:收你的东西,就是让我和你同流合污。

  房子卖掉了,妻子租了一套40来平方米的小房子。租住的家里没有书桌,出院后,王书田就搬一小板凳伏在床上继续翻阅没有看完的案卷,房东留下的一张餐桌成了女儿的书桌。已经20岁的大姑娘了,屋子里除了刚考上大学时买的行李箱外,连个衣柜都没有,衣服全部塞在几个旧纸箱子里面。房东的客厅顶灯有5盏灯泡,王书田让爱人卸掉了4个,说,“一个就够了”。房东留下的空调,天再热,一家人谁都舍不得开。家里的电视机坏了,没钱修,也搁起来了。

  领导这个词,在被王书田查处的人眼里,是个生财的门道。但在王书田这里,却成了永无止境的付出和操劳。在所有人的眼中,王书田是官却不像官,他总是那么平易近人、亲切和蔼,像父亲、像兄长、像朋友,更像一束阳光把他的热量送到每一个人身上。

  后记

  王书田的病情牵动了他的同事、朋友、乡亲、邻里,他们都自发地赶来看望;王书田的病情也牵动了市领导的心。市委书记袁纯清和市长孙清云多次关切地询问他的病情和治疗情况。7月1日这一天,西安地区普降中雨,雨幕中,市委副书记焦安发,在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任高潮等人的陪同下,专程来到临潼,代表市委看望患病休息在家的王书田。焦书记详细询问了王书田的病情和家庭生活状况,并称赞王书田在平凡的岗位上,保持了共产党员的政治本色,保持了人民公仆的优良品格,保持了人民检察官的良好形象,集中体现了当代检察官维护社会稳定和谐的精神风貌。此前,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董军,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任高潮等领导亲临病榻前看望,表示要想尽一切办法帮助他恢复健康。

  王书田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他正以钢铁般的意志与病魔斗争着,他将会一如既往地,用坚定的追求,忠实履行和谐的法律职责,用牢固的信念,服务和谐的经济建设,用不变的理想,维护和谐的社会生活,真正做到一个人民检察官应尽的职责,为政府赢得威信,为社会和谐尽自己一份力量。

  骊山无言,但它见证了王书田的刚直不阿;渭水无语,但它记录着王书田的不徇私情;临潼的67万人民都惦记着他们一心为公的好检察官———王书田。

  摘自《西安晚报》

责编:贺新春 来源: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