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海上升明月 两岸一家亲 > 正文

日本侵占台湾50年-两岸人民反对割台

央视国际 (2005年01月25日 22:21)

  腐败无能的清廷可以割台,但是中国人民不会同意丧失中国的领土和主权。割台凶讯传出,全国震惊。痛恨卖国、反对割台,成为中国人民的强烈要求,也成为各界的行动。

  从中日开始议和谈判到《马关条约》签订,清政府内包括督抚将军、宗室贝勒在内的各级官员,共有500多人上折上书100余次,反对割台。侍读奎华领衔的156人联名上书中,沉痛指出,《马关条约》是中国之奇耻大辱,“五大洲未有之奇闻,三千年所无之变局。”

  正在北京应试的各省举人,纷纷集会上书。在都察院前,排队上书请愿的队伍长达一里多,他们强烈要求“严饬李鸿章订正和款,勿割台湾”。

  不掌握实权的光绪皇帝也责问李鸿章:“你身为重臣,办的什么外交,签的什么条约?可知两万万巨款从何处筹措?台湾一省竟然送予外国。失民心,伤国体,难道不是你的罪过吗?”

  当时朝廷中许多重臣也请诛李鸿章,“请先诛合肥(李鸿章),再图补救,以伸中国之愤,以尽一日之心。”

  李鸿章只是慈禧的一个工具,光绪皇帝也不过如此。这位有着变革兴国方案和决心的“皇上”,在《马关条约》签订后,也只好与教师翁同和一起在御书房里相对而泣。

  身处台湾的同胞们对割台更有切肤之痛。台胞听到割台凶讯,如同“午夜暴闻轰雷,惊骇无人色”,人们“奔走相告,聚哭于市中,夜以继日,哭声达于四野,风云变色,若无天地。”

  台湾籍的在京官员、应试举人上书都察院,呼吁严正拒绝日本的侵略要求,确保祖国的台湾。

  更多的台湾同胞站在反对割台第一线,举起武装抗日义旗,“抗倭守土”。6年前的清朝进士丘逢甲在5月25日,与台湾军务帮办刘永福和俞明震、副将陈季同、抚垦局局长林朝栋等人一起,议决“义不臣倭,自主保台”,成立抗日领导机构。当时在台湾的清朝军队和各地团练义军约有7万人,但武器落后、简陋,缺少有效的指挥、联络机制,战斗实力有限。

  《马关条约》签订后,日本急着赶来武力接收。1895年5月29日,日本海军少将东乡平八郎指挥“浪速”、“高千穗”两艘军舰,掩护北白川能久亲王率领的近卫师团第二联队和川村景明的第一旅团在澳底、盐寮登陆。6月2日占领基隆炮台。同一天,李经芳与桦山资纪正式签订割台协议。

  踏上台湾岛的日军欣喜若狂,忘乎所以,在进入一座清军弹药库时,一名中国爱国士兵引爆了炸药,当场炸死炸伤日军200余人。这位没有留下姓名的爱国者,被日军逮捕后,经受了侵略者报复心理支使下使出的各种酷刑,当天被残害致死。

  也就在这一天,在艋舺经营“瑞昌成”杂货店的鹿港人辜显荣、大稻埕商人李春生等汉奸,与一些西方记者和商人一起赶往基隆,欢迎日军进驻台北。日军第一旅团长川村景明率部于当天夜间到达台北,一名女性汉奸提供梯子供日军登墙,守军英勇抵抗,无奈实力悬殊,到第二天黎明被迫放下武器,台北落入日寇手中。

  日军台北地区得手后,部署重兵开始南下。6月12日,占领台北后的日军一路向宜兰,一路向新竹推进。台湾义军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新竹保卫战。

  占领部分北部地区的日寇,迫不急待地炫耀战绩,于6月17日,在台北巡抚衙门西侧练马场(今中山堂一带)举行“始政式”,日本第一任总督桦山资纪发表臭名昭著的第一篇《谕示》。在以后每年的这一天,日本殖民当局都要举行所谓的“始政纪念”活动。“始政式”是举行了,但是台湾并未平定。

  中国人民继续举起武装抗日大旗。一些胆小无能的清朝官员可以听从朝廷命令让出台湾,爱国同胞不会这样做。7月11日,台湾抗日义军和部分清军分为东、西、南三路,开始反攻新竹城。因为汉奸告密,日军早有防备,义军打得十分艰苦。在附近的十八尖山,反复拉锯数次,最后因为弹药告罄,义军不得不退出战场。

  日本当局见接收台湾遭到强烈抵抗,派出大批部队赶来增援。在交割台湾协议签订后一个月,因为台湾同胞组织义军的反抗,日军不断增加兵力,到7月底,已有装备先进、火力猛烈的2个师团和1个混成支队共7万兵力投入台湾。抗日义军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斗争条件也越来越艰苦。

  台湾人民的反抗在继续进行。在彰化城东八卦山,七星黑旗军吴彭年和徐骧、吴汤兴等义军利用有利地形,阻击日本陆军少将山根信成部。从8月23日起,激战5日,日军无法登上武器装备低劣的义军控制的八卦山,最后也是靠汉奸、奸细带路,悄悄爬上山顶,双方展开惨烈的白刃战。此战竟然消灭日寇千余人,山根信成也命丧黄泉。义军牺牲500余人,抗日志士吴彭年、吴汤兴、李士炳、沈福山、汤人贵等战死,烈士的鲜血没有白流。

  在此前后,刘永福与徐骧、杨泗洪、萧三发、王德标等义军首领一起,率领抗日官兵,在苗栗、台中、彰化、云林和嘉义等地区同日寇周旋,沉重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但是,经过2个月的作战,义军的后勤供给越来越困难,直接威胁到抗日勇士们的生存和战斗。

  面对台湾人民的抵抗,日军为早日占领台湾,进入10月后,桦山资纪集结兵力,分四路向南进攻。一路攻嘉义;一路攻安平;一路从布袋嘴登陆,直逼台南市;一路在枋寮登陆攻凤山。以合击中南部地区的抗日义军。

  在日寇扫荡下难于生存的义军开始边抵抗边撤退。徐骧、王德标在撤离嘉义城外兵营前,埋下地雷,半夜炸死炸伤抢占兵营的日军700余人,日军逃路途中,又遭义军伏击,近卫师团长北白川能久亲王中将也受重伤后死亡。

  在嘉南平原,日寇利用集团兵力和重型武器便于展开的优势,加快了进攻步伐。从10月8日起,日军猛攻嘉义城,激战中义军指挥员、总兵柏正材,营官陈开檍,同知冯练芳,武举刘步升,生员杨文豹等壮烈牺牲。徐骧、王德标、简精华退往后山。第二天,嘉义城陷落敌手,台南地区暴露在日寇面前。

  曾文溪成为双方决战的战场。10月10日,在日本贞爱亲王和台湾副总督高岛鞆之助指挥下,日军混成第四旅为主力的4万余人集结曾文溪,从海陆两路包围台南,曾文溪是主战场。激战中义军统领徐骧、生员林昆岗、清军统领王德标和简精华等人先后殉国,抗日义军伤亡很大。10月13日,日本海军开始进攻台南旗后炮台,二天后日军开始向台南城发动攻击。到18日抗日义军和黑旗军官兵已经饿得站不起来,无力抵抗穷凶极恶的日军的进攻,19日刘永福不得不下令义军撤出城外。10月21日,日寇进入台南;11月1日,最后的抗日基地恒春也落入敌手。11月28日,桦山资纪总督向日本大本营报告:“全台完全平定”。在侵略者的狞笑声中,台湾开始了50年的殖民统治。

  让日本方面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占领一个面积有限、防卫力量甚微的台湾岛,竟然花出如此大的代价。日本为侵占台湾,在近半年的时间内,动用陆军7万余人,军马9400余匹;海军军舰40余艘、各类舰艇数百只;其他人员一万多人,总共约10万多人。在装备土枪土炮大刀长矛的义军进攻下,包括近卫师团长北白川能久亲王、近卫第二旅团长山根信成在内的4642人死亡,另外伤病疫人数高达27000人。日本的伤亡远远超过在甲午战争中的损失,日寇在这些数字面前不知道想了些什么。

责编:王京  来源:中国网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