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海上升明月 两岸一家亲 > 正文

康熙结束两岸对峙(四)-完成统一大业

央视国际 (2004年12月23日 22:18)

  远征军的第一项行动目标已经实现。施琅以消灭台湾方面军事实力、占领澎湖的战果,成功实现康熙“因剿寓抚”中的“剿”,军事上的胜利,具备了实施“抚”的基础和前提,下一步是对台湾郑氏集团进行招抚。

  施琅不仅是一个军事人物,也是一个政治人物,很有政治头脑,他的招抚政策合情合理。针对军事上的胜利和俘获郑方人员甚多一事,他立即颁发《优抚战俘五条》,规定:尽量打捞死亡郑军将士的尸体,殓衣深葬,以便告知其故乡的亲人。对于俘虏,凡是伤病俘虏,治伤治病;愿意回乡者,资其回乡;愿意务农者,资其回原籍种地;愿意从军者,留在军中;愿意回台湾者,赠船送回。同时公布《安抚输诚文武官员兵民示》,提出只要台湾同意回归,“官则不失爵秩之畀,民皆荻绥辑之安,兵丁入伍归农,听从其便,各安其意,乐其无事”,重申“本提督言出金石,决不负尔。”这两个通告,对台湾方面很有影响力,“东宁小朝廷”不会无动于衷。

  郑氏集团上层也很复杂。东宁府内有三股主要政治势力:政治上控制郑克塽的冯锡范、控制军事实力的刘国轩、寄居于台湾的明王朝的残余势力,两岸能否议和取决于他们的态度。施琅特意宴请被俘的郑军将领,请他们出面做东宁城内三大政治势力的工作,为完成统一大业作出贡献。

  为加强对郑氏集团的政治攻势,施琅并托被俘的刘国轩的好友陈公飞带上亲笔所书的《约法三章》赴台湾。承诺:一、台湾黎庶,系我骨肉。施琅到达台湾,当以父母兄妹待之;二、台湾将领,以前皆各为其主。施琅到达台湾,对其昔日恩怨,概不追究,凡有功于‘浦合珠还’者,皆以功赏嘉之;三、郑室子孙,皆“赐姓”后代。施琅到达台湾,决不伤害一人,彼等若肯议和,当按功劳大小,奏请皇上授官封爵。”《约法三章》集中了“抚”的精髓,只要不是存心分裂祖国者,台湾方面已无拒绝的理由。陈公飞等被俘的郑军将士深深为之感动。7月21日,同意回台做工作的降将和自愿回台湾的300余名官兵,乘船离开澎湖前往台湾,担当起劝说郑氏集团归顺清朝的任务。

  “澎湖大败”惊动了东宁府,处于风雨飘摇中的“东宁小朝廷”正在讨论最后的决策。面临中央朝廷强大的军事压力,认识到“自立乾坤”和顽抗到底难逃覆灭下场,现今只剩下“议和”一条路。返回台湾的被俘将士的现实和劝说,也给郑氏小朝廷、文武百官、黎民百姓带来一线生机,为议和创造了合适的气氛。为此,郑氏集团内部基本达成一致。

  郑氏集团决定降清。7月31日,郑克塽和刘国轩派出的“和谈使者、协理礼官”郑英平、“宾客司”林维荣到达澎湖娘妈宫请见施琅。和谈代表提出“三不伤”的请求,请求清军入岛“不伤郑室一人,不伤百官将士一人,不伤台湾黎庶一个;同意郑氏政权成员留居台湾,承祀祖先,照看物业。”施琅不无远见地说,“三不伤”可以做到,只是“留居台湾,承祀祖先”,恐怕有“自立乾坤”的阴魂,实难办到。

  郑氏集团最难接受的“削发易服”,这是因为清军入关时,有“留发不留头,要头不要发”之说,同意“削发”表示臣服清廷的意思,因而“削发”成为清朝的主要统治形式。因此,削发易服也成为两岸以前四次七轮议和没有成功的主要原因。对于清朝坚持的“削发易服”,郑英平为缓解民间的对立情绪,提出“三降三不降”:官降吏不降,男降女不降,生降死不降。即军队官兵,可以削发易服,府县官吏本身没有制服,暂不易服;台湾所有男子立即削发易服,女子因为穿戴闽粤服式,故无需易服;生前可以削发易服,死时就穿爱穿的衣服。双方的立场基本接近,和解有希望。

  只要东宁王朝归顺中央,作些非原则的让步是可以的。提督施琅一口应承,笑称武平侯刘国轩考虑周到,对于民心“顺之则平,逆之则奇”。双方只剩下“留居台湾”未达成协议。施琅派出使者二等侍卫吴奇爵陪同郑英平、林维荣前往台湾,与刘国轩面谈。

  台湾方面很快采取具体行动,9月17日,刘国轩派遣冯锡范的弟弟、“兵官”冯锡圭,陈永华的儿子、“工官”陈梦炜,他的弟弟、“户官”刘国昌,来到澎湖娘妈宫,呈上签署的请求招抚的表章印册。郑克塽在议和表章中自愿称臣,表示以往对抗是“稚鲁无知”,兹特缮具表章,并延平王印一颗、册一副,武平侯刘国轩印一颗,忠诚伯冯锡范印一颗奉呈;在表章中,只是提出生在南方,请求允许继续居住在福建。郑克塽集团的条件并不过分,毕竟福建是郑氏三代人作战过的地方。

  清朝政府代表前来台湾接收。1683年10月3日,施琅率领战船100艘、将士1万余人,到达鹿耳门外海,因为水道过浅无法进入。郑克塽、刘国轩、冯锡范在鹿耳门龙亭大礼迎接。巧合的是,就象当年郑成功水师鹿耳门那样,突然海潮骤起,水面腾空升丈余,威武雄壮的复国大军,浩浩荡荡开进台江江面。只见万众欢腾,同声高呼,共祝两岸统一的完成。

  作为中央政府的代表,施琅一到台湾,立即公布《安民生事示》、《严禁犒师示》,严肃军纪,安抚民心,以报答台湾黎庶的盛情盛德。10月4日,施琅在郑克塽、刘国轩、冯锡范的陪同下,祭奠郑成功。施琅这位爱国英雄,放弃了私仇家恨,以民族大义、国家利益为重,肯定了郑成功收复台湾的历史功绩。郑成功、施琅两将军,虽说各自打击的对象不一,但都成了民族英雄,为捍卫祖国领土和主权的完整,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承天府里好不热闹,第二天,即康熙22年(1683年10月5日)8月15日,中秋节,庆祝统一台湾的仪式在东宁南坊孔庙广场进行,共庆祖国的统一。

  消息传到北京,康熙大帝喜不胜收,诸位大臣欢欣鼓舞,朝廷内外共庆统一。康熙23年(1684年)元宵节,为庆祝统一台湾,康熙皇帝赐封功臣。在康亲王杰书宣读的诏书中,敕封福建水师提督施琅为靖海侯,延平王郑克塽为正黄旗海澄公,武平侯刘国轩为天津总兵、封爵伯,台湾忠诚伯冯锡范为正白旗伯爵,……事实说明,统一后完全能够保证郑氏集团的利益,更符合台湾民众和大陆人民的利益。

  马上能杀敌、案前能作诗、能文又能武的康熙皇帝,情不自禁,笔走龙蛇,赋诗言志:

  万里扶桑早挂弓,

  水犀军指岛门空。

  来庭岂为修文德,

  柔远初非赎武功。

  牙帐受降秋色外,

  羽林奏捷月明中。

  海隔久念苍生困,

  耕凿从今九壤同。

  康熙皇帝的诗,说出了他的喜悦。康熙大帝统一台湾的伟业终于完成,割据21年的台湾小朝廷终于结束。从台湾先是被荷兰人强占、后被郑氏集团割据、再被中央政府统一的过程来看,分离是暂时的,统一是长远的。

  康熙皇帝没有忘记施琅将军的贡献,册封他为“靖海侯”,在台湾中南部拥有许多土地,是为“施侯租田”,台南县的“将军乡”就是因施琅将军而得名。他以自己成功实施康熙的“因剿寓抚”的统一台湾的战略,而成为中华民族的英雄。

责编:王京  来源:中国网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