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小丫专访:走完“玄奘路” 爱上那碗羊肉汤(图)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18日 14:44 来源:CCTV.com
专题:“玄奘之路”——为坚持喝彩!

2006年5月18日,央视国际记者专访“玄奘之路”活动嘉宾、央视主持人王小丫

  CCTV.com消息(记者 武林):提起2005年行走“玄奘之路”国内路段,小丫神采飞奕,仍惦记那一碗碗让她坚持走到终点的羊肉汤,她笑称:“生活不就是一次走路、一碗羊肉汤嘛”。今年继续参与cctv“玄奘之路”大型活动,远赴印度不成问题。

  2006年5月18日“玄奘之路.为坚持喝彩”新闻发布会之前,央视国际记者专访了该活动嘉宾、央视主持人王小丫。

  

继续行走“玄奘之路”完全没问题

  记者:对于今年继续走“玄奘之路”,需要什么特别的准备或训练吗?

  王小丫:去年10月我就走过一次,连续走了5天,应该说心理准备是非常充分的。那至于身体素质,我小时候是在四川凉山长大的,那个地方到处都是山,上学都要翻一座山,所以走路对我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且平常我一周去两、三次健身房,我不会打高尔夫、不会打网球,也不会游泳,只会那种特笨的训练,就是在跑步机上跑。一般来说,35~40分钟能跑4公里,去年走了“玄奘之路”之后能跑差不多5公里了。


正在接受采访的小丫(北京晚报 阎彤拍摄)

  记者:在《人物》栏目采访的时候,你说过:工作时的那种状态是不正常的,如果长时间在这种正常、不正常的状态中交替走的话,没有一个特别好的自我心里暗示、心理调节,会导致心理失衡,可能会误以为生活的本身应该是工作状态那样。那选择参加“玄奘之路”是你主动的在做自我调节吗?

  王小丫:其实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有一种相对持续的状态,我的工作又比较特别,必须两眼放光,然后我还不能演,必须要从心里有这个感觉,才会这么多年不给人做秀的感觉。所以有时我病的再厉害…有一次我病到发高烧,都眼冒金星了,但那天要录像,我就挂着吊瓶去演播室。结果等到化好妆、灯光一亮,他们都不相信我是发烧了,哪是39度的样子呀,根本看不出来。所以可能是那个灯一亮,一有观众,自己马上就进入一个心理没有杂念的状态。

  但是这种状态不是能够长久的一种状态,我总结了一下,如果总是在这样一个亢奋的状态中持续走下去,你就会觉得生活就是这样亢奋的,你会缺乏一个平静的、淡定的情绪。如果哪天你不亢奋了,你会怀疑自己有问题,会说:我怎么了,我是不是生病了。所以一定要明白亢奋的状态只是你工作的状态,它不应该是长久的、持续的,不是生活本身。生活有时很寂静的、该干嘛干嘛,也会有无聊的时候,但这就是生活。千万不要把这种状态误以为是生活本身,否则时间长了会不开心,因为没有那么多持续的激情让你能够维持那种亢奋,这两个状态一定要区分。你心里要明白有些时候你就是寂寞的、是平静的,这才是正常的。

  

羊肉汤的诱惑来得更大

  记者:看了一张你在去年“玄奘之路”行走中的照片,画面是这样:落日下,你在地上盘腿而坐,很安静、平和的神情。当时的确是那样的心态吗?

  王小丫:那个时候走路对我来说,所有远大、宏伟的目标在那个行走的过程中都消失了。真正能让我走到目的地的其实特别简单,就是后勤师傅熬的那个羊肉汤,我一路边走边在问身边的人还有多远,他们就说往前走吧,都闻到羊肉味了,呵呵。所以有时真正激励你走下去的可能就是很小的、很具体的东西,如果当时我老想着玄奘坚持走了17年的话,我肯定到不了终点。我没有他那个境界,所以我只能用一碗羊肉汤激励自己。当时行走的人当中还有延藏法师,我就很坦率的跟他讲其实这一路真正激励我的不是玄奘,而是那碗羊肉汤。延藏法师特别好,呵呵,他从羊肉汤的角度给我做了非常圆满的解释,我听得特别心安理得。他说,生活中其实就是这样一个、一个的小目标,不断的积累成一个宏远的目标。听完我就觉得他特善良,总是能够让你的心理没有负担。


2006年5月18日,“玄奘之路”活动嘉宾王小丫在新闻发布会上

2006年5月18日,“玄奘之路”活动嘉宾王小丫在新闻发布会上

  

“放弃”和“放下”应该这样区别

  记者:“为坚持喝彩”是“玄奘之路”大型活动提出的口号。那在你的生活经历中,“坚持”这种品格有没有影响你的人生轨迹?

  王小丫:因为我的血型是AB型,所以我的个性中天生就有很矛盾的东西,我特别容易逃避,但是我骨子里又有一股韧劲,所以经常在放弃还是坚持之间矛盾。

  去年行走的过程中,我提出一个问题,就是“放弃”和“放下”的区别。我就一直搞不明白,而且严重的是我还搞反了,该把“放下”的放弃了,把“放弃”的放下了。那天参加讨论的人都是精英,他们都很成功,而且是实实在在的、能够看得见的成功,言谈中有很多的高论。但其中台湾趋势科技公司老总张明正先生(注:“玄奘之路”活动嘉宾)说了这样的观点,让我很容易懂,我特别愿意和大家分享。

  他说,“放弃”是过去的,你不会再去看它,它代表着结束。“放下”可能会影响到你的未来,你在这段时间不会去理会它,但是在将来它还会出现在你的生活和工作当中。所以用这个观点一区别,我就觉得“放弃”和“放下”很容易判断了,起码我有个标准。过后聊天时,我就跟他说“你太厉害了,你一下就把困惑我的东西点破了”。他把一个很哲学的东西用非常量化的、科学的表述给说清楚了。如果说我分不清楚,我可以用这个标准来看,我就会想,这个事将来会影响我吗?或者说我会需要它吗?这样一想,很多问题就解决了。

  记者:因为你是公众人物,参加“玄奘之路”有没有预想会在公众中产生怎样的影响?或者说你希望有什么样的影响?

  王小丫:其实行走的时候,我没有考虑影响的问题,就是我自己需要,我喜欢走路。等活动结束,我们到敦煌的一个小饭馆吃饭,大家就纷纷总结行走感受。中间有个男生说,“我没有想到小丫姐姐也能走下来”。因为现在的人可能会感觉这样的行走是一个巨大的体力付出,其实我觉得行走是正常的状态,因为人类一开始就是在地上爬行的,后来变成用两腿走路,走路是太平常的一件事情了,但我们现在都骑车、开车,很少走路了。所以你行走一段,会觉得特别特别舒服。

  所以要说影响,我希望能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吧,这说明很多东西不是特别难的,倒不是专指这次行走,是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这样。而且行走在戈壁上对女性还有一些特殊性,比如说那个地方特别干,皮肤就会皱巴。而且阳光特别强烈,早上8点钟到晚上6点钟都在烈日下行走,没有任何遮拦。就那么一直走,走那么几天真会晒暴皮。平时在家里,可能每天都要美白呀什么的,就那样你还老是一照镜子就发现这有一个雀斑呀、那又有一个痘呀,就会觉得特别受不了。但是我发现在参加这个活动中,你被扔到那样一个特殊的大环境下,有些东西你就顾不过来了。这个时候你会发现平时自己很忧虑、很担心的东西都不重要了。

  当时我采取的唯一措施就是抹了点防晒。等活动结束后,回到办公室,我的化妆师说,你晒得还不够彻底,但跟你心里的那种愉悦相比,这些都微不足道。所以希望给大家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就像那个男生说的,有一天走的特别累,但看到小丫姐姐也能走下来,那我也坚持。当然,其实我更多的是考虑我很喜欢、很享受,很享受这种行走的感觉。

  记者:行走一天,晚上应该很容易入睡吧?

  王小丫:其实在帐篷里面睡觉不是很舒服,太冷了。晚上差不多到0℃以下了,矿泉水瓶都结冰了。但是我的睡袋比较好,他们又照顾我们女同志,把我们的帐篷放在一堆帐篷的中间,风小了些。记得有一天晚上睡觉,我觉得睡下硌得慌,还盘算,这戈壁滩真是石头都这么尖锐,结果早上一看是自己的手机。所以我在想,好多时候你忍住也就忍了,在那种环境中能够很自然的忍受一些平时会在乎、会计较的东西。

  

行走“玄奘之路”是一次洗礼

  记者:去年一本杂志这样介绍参加重走玄奘路的人和“玄奘之路”这个活动本身,它描述为:一场理想主义者的远足。你认同这种表达吗?

  王小丫:我觉得这句话见仁见智。我个人来看,更确切的说,应该是理想主义……还不能说是“理想主义”,而是那些有很多困惑的人的一次洗礼吧。在行走当中,把一些抽象的东西都抛开了,你只考虑具体的,生活就没那么玄乎了。因为理想主义者,尤其是很多知识分子,很容易把一些简单的东西复杂化,然后来困扰自己。其实有时候,就是通过一个很机械的、很艰苦的行走,可能把这些很多东西就变简单了。套用一句话,就是返朴归真,一个从复杂到简单的过程。所以(台湾趋势科技公司董事长 “玄奘之路”嘉宾)张明正的话我记得特别清楚,就是一个划分时间的问题,很多事情就迎刃而解了。

  记者:那最后,围绕“玄奘之路”对我们央视国际的网友说一句话。

  王小丫:对我来说,行走在这个复杂的社会里,能够把很多东西变得简单,希望大家也都能理解到这种简单的感觉。在行走中,你的心感受到了这种简单,这种安静。(记者:那在现代社会,尤其是在大城市生活,很容易浮躁,你会经常的自我调整?)可能很多朋友的神经比较坚持,我很脆弱,我经常需要给自己做心理调节,比如读书、跟朋友聊天,或者一个人呆着,如果说跟一帮人出去走路那应该说是特别好的一种心理调节方式。生活不就是一次走路,一碗羊肉汤吗?你经历了一个自我需求特别简单的这么一个过程之后,你就会发现有些问题是自己想得太多了。我觉得行走是一个“清理”的过程,清洁自己的思想。

  

坚决不能去亵渎文字

  记者:刚你提到平时放松的方式之一就是读书,我知道你是一个文学迷,什么时候能让大家看到你的文字?

  王小丫:我倒是一直在坚持写。但每天写对我来说有点承受不了,我对文字比较负则责任,我觉得文学是很神圣的,所以我不能糊弄。包括有人说,你出本书,干脆找个捉刀的,我说不行、不行。这个东西我要这样做了,可能我会得到一笔稿费。但是从此之后文字在我心中的地位、感觉就全部被颠覆了,得不偿失。那我看一些作家写出的新作品时,都会带着很崇敬的心情,所以我不能自己去亵渎文学。

责编:武林

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