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共同关注]裂变的亲情(4月17日)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4月18日 18:32 来源:
    进入[共同关注]>>



  CCTV.com消息(共同关注4月17日播出):

  今年的3月14号,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父母状告亲生子女的案件。案件中的原告王德荣和陈素英夫妇共有七个子女,这次他们状告的是其中的三个孩子。据当地媒体报道,在被起诉的三个子女中,大儿子王永贵与父母的矛盾最深。在此前都江堰市人民法院就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后,王永贵不服判决结果提起了上诉。那么这个家庭中到底有着怎样的恩怨?亲生父母为什么要狠心将儿女告上法庭?儿女对父母的做法为什么又会如此不满呢?

  镜头中的这位老人就是陈素英,她身边正在争吵的两个人都是她的儿子,站在右边的就是被陈素英老人告上法庭的大儿子王永贵。

  小儿子:看吧,不赡养老人。

  陈素英:我白天做工分,黑了给人家洗铺盖,供你们呀,老爸要死了,没有人出钱。

  陈素英家住都江堰市幸福镇塔子村十二社,今年已经七十八岁高龄。

  记者:这是什么时候的照片呀?

  陈素英:有两三年了,是孙女,就是王永贵的女儿结婚。

  记者:那时侯邀请您参加了吗?

  陈素英:对,我去吃喜酒啊,就是这个。

  记者:那时侯全家人都去了吗?

  陈素英:全家人都去了的。

  据陈素英老人介绍,她们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大家庭,她和老伴王德荣共有七个孩子——四儿三女,如今都已长大成人,其中大女儿王永林都做了外婆。但让老俩口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们原本应该享清福的时候,家里却突然变成了现在这样。

  陈素英:忤逆子,把我气昏了,人家说十个姐妹都是一样的,他把我逼上梁山了。

  那么,究竟是什么事让陈素英老人如此生气呢?事情还要从二十八年前说起。据陈素英老人介绍,当时他们所在的塔子村还有大片农田,1978年大儿子王永贵成家后分走了家里的一部分土地和房屋,自立了门户。

  陈素英:(王永贵的)媳妇说不合住,她说这儿有几个人在读书,你不分(家),她就要离,我大儿子就顺着她,就分(家)了。

  在这之后,老人的二儿子王永祥以及三个女儿结婚后也都陆续离开了这个家。到了1986年,都江堰市进行城市开发建设,塔子村所在的江安路被划为城区,村民们因此都分到了宅基地,并盖起了新房。

  地被征用后,陈素英老俩口一直和三儿子王永跃夫妇住在一起。1988年,王家的四个儿子在社里领导和王家亲属的见证下,共同签署了一份关于如何赡养父母的分家协议,协议规定:分家后,长子王永贵和次子王永祥每月缴纳给老人赡养费十元,而两个小儿子王永跃和王永隆每月缴纳二十元。

  陈素英:王永祥王永贵,10元20元,给过2个月,就没给了。

  分家后,陈素英和老伴王德荣的主要生活来源,就是靠社里每月发放的五十元生活费和一些补助。此外,两个小儿子王永跃和王永隆分别把自己的铺面房让给了父母,靠对外出租的租金贴补家用。

  王永跃:我们赡养的方式,我们两兄弟,王永隆那边拿两个铺面,我这边拿一个铺面,作为我们父母亲的生活来源,他们的生活,还有我拿房子给他们住。

  记者:您觉得现在跟您最亲的人是谁?

  陈素英:王永跃和王永隆。

  记者:他们对您好吗?

  陈素英:他们对我好。

  记者:孝顺您?

  陈素英:孝顺。

  记者:他们怎么对您好的?

  陈素英:我生病了,没人管,就是他们两个来管我。

  就这样,一家人的日子过得也还平静。可是最近两年,随着年龄的增长,陈素英和王德荣老俩口的身体越来越差。特别是王德荣老人,双眼失明,并患有尿路结石等多种疾病,长期卧病在床。

  就在2005年秋天的一个夜里,王德荣老人突发重病。

  王永隆:我们爸的眼睛看不到,白天行走不便,我们就陪他耍到11点过,至12点,我们回来休息了,病情大概在两点种左右就发作了。

  陈素英:我怎么看到处都是血,我就赶快喊王永跃,你爸爸吐血了,怎么办?

  王永隆:我们两弟兄得到消息,马上就跑到父亲的寝室里面看,父亲的嘴,这些铺盖上面吐的全是血腥,我们父亲还想到我们那个二哥,喊打电话,他想见他一下,把电话拨通了,二哥凌晨两点多,还在陪他们的朋友打麻将。电话拨通了,我们又等一会儿,可能他要过来,病情这么严重,又通知了哥哥,父亲死了我们就不好说,第二次打电话,就无人接听了,关机了。

  王永跃和王永隆兄弟俩赶紧将父亲送到了附近的医院进行抢救。在医院里,陈素英再次打电话给大儿子王永贵和二儿子王永祥,将老伴住院的消息告诉了他们。

  陈素英:就赶到医院里面去,然后给他们打电话,他们又不来。

  王永隆:都住了三天(医院)了,爸的亲属兄弟来看了,来问了一下,问他们(王永贵和王永祥)有没有来?我们就说没有来,我们幺爹下午回来就说他们,他们就是第二天的晚上来的,晚上来

  对于两个大儿子的无情,陈素英老人十分难过。

  陈素英:都是七个子女,都是把他们带大的,但是这弄的一身的病,也不管。

  老伴王德荣这次住院,光是押金就交了一万多,陈素英想让四个儿子平摊这笔医疗费,于是她决定去找大儿子王永贵商量一下。

  经过紧急治疗王德荣终于出院了,但由于身体虚弱,他仍需定期到社区医院打针、输液。让陈素英老人难以接受的是,此时的王永贵和王永祥两家人不仅对父亲的病情不闻不问,甚至在路上碰到她,都不打声招呼。

  陈素英:他逼得我没有路了,自己的亲妈都不喊,王永贵,媳妇儿也不喊妈。

  记者:您心里难受吗?

  陈素英:难受,他们逼我的。

  想到自己和老伴当初省吃俭用将几个孩子养大,现在他们却这样对待自己,陈素英老人一气之下,以不赡养父母为由,将大儿子王永贵、二儿子王永祥和大女儿王永林一起告上了法庭。

  记者:当时您告他们的这个事,这两个儿子王永跃和王永隆知道吗?

  陈素英:不晓得,他们一点儿都不晓得。

  记者:您自己的主意?

  陈素英:我自己告的,路过又不喊,媳妇儿也不喊,屁股向着你,然后就推着自行车就走了,我气着了,就告了。

  王永跃:我说的,妈算了,一点儿事情,你不必要告了,她说那不行,因为我这个非要告他不可,因为他不赡养我。

  记者:当时您老伴跟您说要告,您同意吗?

  王德荣:我们同意了的。

  记者:那您觉得为什么要告他们?

  王德荣:他们不拿钱给我们医病,不来看我。我把他们供大了,我现在腿也痛,眼也看不到。

  记者:您怕不怕别人说你这个当妈的狠心,把自己孩子告上法庭?

  陈素英:他做得出来,他都不认我是妈了,很小我就把他带大,房子分出去,家分出去,婚也结了。

  记者:那把这三个孩子告上法庭,您心里难受不难受?

  陈素英:不难受。

  就这样,2005年12月5日,都江堰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并且做出了这样的判决:被告人王永林,王永贵和王永祥每月支付给父母生活费一百元,而父母看病所需的费用,三人各自承担总数的七分之一。看到这,也许有观众会问,在前面的片子中,陈素英老人的不满主要是针对大儿子和二儿子的,那她为什么还要把大女儿王永林也告上法庭呢?

  按照当地的习俗,出嫁的女儿是不会分割父母的土地和房屋的,陈素英的两个小女儿王永秀和王永华当初都是只带着嫁妆出嫁的,但大女儿王永林的情况却有些特殊。

  陈素英:她嫁的是居民,用我的地。

  记者: 她嫁的什么人?

  陈素英:是居民,不是农民。用我的地,她也修房子了。

  陈素英认为,大女儿王永林既然用了家里的土地,就应该赡养他们。此外,王永林此前曾因家庭矛盾喝过农药,是陈素英花了五百块钱给她洗的胃,将她救活的。然而当陈素英找到王永林想要回这五百块钱时,却得到了女儿这样的回答。

  陈素英:她骂我,不要脸,你到处要钱,四个儿子死绝了,我说不要脸,你们七姊妹都是我带大的,我就满脸哭着走了。

  除此之外,陈素英觉得王永林总是在四个兄弟中挑拨离间,没有尽到当大姐的责任,所以将她一并告上了法庭。

  一审判决后,王永贵等三个子女都表示,他们支付不起每月一百元的赡养费,并希望法院能够将老人的另外四个子女也追加为被告。2006年1月,王永贵等三人上诉到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此期间,他们一直都没有支付赡养费。正是因此,陈素英老人才想向大儿子王永贵讨要赡养费,也就出现了我们节目中开始的那一幕。

  这次争吵引来了很多的围观群众,也惊动了当地的110巡警。

  警察:到派出所吧。

  王永贵:我们的事你调解不下来,我不去。

  警察:你说这么多人在工地上咋整嘛?

  王永贵:你把闹事的喊走嘛。

  警察:你不过去,怎么办呢?

  王永贵:影响我,工人都不做了

  警察:你有没有给赡养费嘛?

  王永贵:我怎么没给,你弄错咯,我们的事,你解决不了。

  王永贵最终没有随民警去派出所接受调解。那么这位在父母和兄弟的心目中不顾亲情、不讲道理的长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不愿意赡养父母究竟是出于故意,还是另有苦衷呢?为了弄清事实,记者来到了塔子村十二社的办公室。

  记者:您觉得以前的报道,说王永贵不孝顺父母,是不真实的?

  群众:是不真实的,纯粹是乱登。(他赡养父母吗?)因为他们片面地听了两个小儿子的,没有跟村民打交道。

  记者:村民都怎么反映啊?他到底孝敬没有啊?

  群众:人家孝敬肯定是孝敬了。

  记者:你们亲眼看到他给父母钱啊?去看父母了吗?

  群众:他父母的衣裳全都是大儿子给买的,毛毯给买的。

  这两位村民的回答完全出乎了我们此前的预料,他们眼中的王永贵和陈素英所说的王永贵竟会是如此不同,那么这两种说法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呢?就在记者对此感到疑惑的时候,此前一直不肯接受采访的王永贵却主动出现,而这一次他手里还拿着一堆材料。

  王永贵:这张是联名签字,这个是我们舅舅,我妈的兄弟,我妈的兄弟媳妇,表弟,表妹,这个是我们爸爸的兄弟,全部都能证明,我们二十年都在供养父母。

  记者:那他们证明的内容是什么呢?那他们在这个证明上签字,前面证明的是什么内容呢?王永贵:这个有,有,这个是我们的自述,就是从哪一年开始我们的情况。

  记者:那您找他们签名,是他们先看完这个自述,再在这上签名?

  王永贵:对。

  记者:那么这份自述主要证明的是什么内容呢?

  王永贵:就是证明我从分家,到现在一直在赡养。这个是复印件。如果我们不赡养,我们舅舅,我妈妈的亲兄弟他怎么会签字?

  王永贵媳妇:我们生产队的人怎么会签字,口水都能把我们淹死。他们才是真正的忤逆子。

  王永贵拿出的这张上百个村民联合签名的请愿书显示:这二十年来,王永贵、王永林和王永祥三人一直都在赡养父母,并且希望我们能纠正其他新闻媒体在此前种种的不真实的报道。

  记者:父母说,你分家出去以后,没有一年要给他们30块钱,结果没有给,有这个事吗?

  王永贵:那个是不实事求是的说话,我们这里的邻居、长辈,亲戚们都知道我,这么多年来,我是尽到赡养父母的责任。

  记者:您除了给父母钱以外,平时回去看望父母吗?

  王永贵:经常回去看,经常回去看,有时候工作特别忙的话,晚上回去,有时候我来不及的话,就喊爱人回去看,喊爱人回去帮她洗洗衣服,聊聊父母的家庭的事情。

  王永贵告诉记者,他现在在当地的一家建设集团公司任项目经理,承揽了一些建筑工程。早在几年前,他就在离父母家不远的地方买了一套价值几十万的商品房,他同时也承认,在七个兄弟姊妹中,自己的经济状况是最好的。

  王德荣:他这有几十万,那有几十万。

  陈素英:就是不管我们,房子有四个房间,电视都一万多一台,啥子洗手间都一万两万,安了个灯都是铜的,四千多。

  王德荣:他家很漂亮。

  陈素英:几年逢年过节,都没去吃过他一顿。

  王德荣:我们的儿子太不孝了。

  记者:有没有邀请她住过?

  王永贵:也喊过她,都江堰气侯最热的时候,七八月份最热,我说爸妈你们出来,到我这儿住,我这儿宽敞没有那么热,他们不来,他说我在这儿睡惯了,我喊过他多次,他不来。

  如果真的是像王永贵所说的那样,他一直都在尽赡养父母的义务,那么陈素英和王德荣老俩口起诉亲生儿女,又会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记者:去年父母把您告上法庭,为什么?

  王永贵:告上法庭就是王永隆和王永跃操纵父母,颠倒黑白,直这么多年,我们在赡养,他把父亲母亲操纵起,要把我们的名声搞臭,是三姊妹的,是王永林,王永祥,王永贵的名声搞臭,搞臭了以后,要达到他的目的。

  王永贵所说的要把他们姊妹几个名声搞臭的那个“他”,指的竟然是自己的两个亲弟弟王永跃和王永祥。那么在这位长兄的眼中,两个弟弟这样做的用意又是什么呢?

  王永贵:不让我跟父母接近,接近的话,我这个人很维持正义的,很说公道话,考虑事情很方方面面的,不让我接近父母,一是这个钱的事,一是我在父母面前,说的这个钱只能父母用,他们两弟兄就不舒服,就干脆不允许我回来看父母。

责编:辛梓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