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法治在线]名家拍案:婚姻档案(1月29日播出)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1月29日 21:09 来源:CCTV.com
    进入[法治在线]>>

  CCTV.com消息(法治在线1.29播出):

  过去都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婚。”给男女做中人,促成一份婚姻,这是记得行善的事。可今天我给您讲的这个故事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用天津人的话来说,“叫缺德带冒烟”。

  山西有位孟女士,今年38,描写几句,(原来一朵花,如今豆腐渣),离异之后孤身一人,不老不小的,总得找个伴侣呀!当地周围用眼一扫,耳朵一听,没有一个合适的,那上外地去找吧!怎么找,到处向人声明,我要找男人,这不行,好在现在宣传媒体特多,她从一个杂志的证婚广告里发现了一条:

  营级军官,30岁,1米76,军校本科,未婚,正派,积极上进,前途灿烂,家有豪宅名车,希望你是位知书达理,有孝心,喜爱军营生活的有缘女子,我期待。

  营级军官,年龄相当,先给这婚姻介绍所打电话问问吧,一听这婚姻介绍所的人说话非常热情:“你选择这个军官很好啦,他很漂亮,很帅气,很酷啦!”接着把这个军官的手机号告诉孟女士了,当孟女士和这个军官接通手机之后,听这位军人的声音独具一种磁力,有点像哪个电视节目的主持人,不信,您听。

  [电影《手机》里严守一妻子打电话]

  电话那一头的声音是范伟,操一口很难听的方言

  当然孟女士听到的声音比这位要强多了,最起码是说的普通话呀。就这一次谈话就把孟女士的心给勾住了,紧接着婚姻介绍所的人来电话说了:“你们谈得好开心哪,可别忘了媒人啊,要交婚介费的啦!”,“多少钱?”,“很少啊,只收400元啊,400元买一个美满婚姻很便宜啊,是打五折的价钱。”,孟女士把钱汇到婚介所的帐号上,之后开始在电话里和这位营级军官沟通,这位很坦诚,很真挚,这是孟女士的感觉。他和孟女士说:“我就想找一个厚道人,不爱挑剔的人,能跟我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妻子就是我家的后勤部呀,后勤搞不好,军事上就不能胜利呀!”孟女士心想,倒是军人,三句话离不了本行,孟女士想,怎么着两个人得见见面呀,于是她就向他提出:“你什么时候到山西来一趟,我们见个面。”,“当然是要去啦,你不想见我,我还想见你,不过得等一等。”等了几回之后,对方又说了:“恐怕最近我过不去,因为部队要提干哪!像我这个由营职提团职是很关键的一步啊!”孟女士心想,要升官是好事啊,等吧,等着——不来电话了,孟女士主动给他打电话,电话没人接了,再打。。。。。。

  [电影《手机》+《我的野蛮女友》+《黑客帝国》打手机遇到忙音的不同反映]

  这是怎么回事啊,半拉铃铛——不响了,坏电视——没影啦,芝麻粒掉海里——找不着啦,核着400元钱就买了个空号。给婚姻介绍所打电话,也没人接了,这要是一般人,可就认倒霉了,您想一个在山西,那头在海南,能为这400元钱跑去一趟,山西到海南往返机票多少钱,坐火车400也远远不够,骑自行车还不得半年哪,可孟女士是个认真的人,她觉得那位说话真诚的张先生不会骗她,解放军营级干部马上要升团级了,不会骗我,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的事啦吧,为了表示我的真情,我去一趟海南,要不怎么说“痴情女子负心汉,真心佳人黑心郎”呢! 主意已定,走!孟女士到海南了,来到海口市先是打电话,还是不通,找那个婚介所问谁谁不知道,满街的当地人说话她又听不太懂,此时此刻,她才意识到有可能被骗了,她忽然看到墙上有个牌“有困难找警察”,旁边就是海口市公安局,好,上公安局报案,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

  孟女士来到公安局报案,咱听听公安局的同志是怎么说的。(莫小平,王必飞两段录像谈话)。

  [同期]:

  A:他的目的非常明显就是让对方把钱给汇过来,钱一汇过来就尽可能地摆脱对方。

  B:在海南近两年这类案子发生也比较多

  敢情这海口市公安局从去年就接到过类似的报案,而且他们在去年相继破了几起这种婚姻诈骗案,被以为能消停消停了,可现在这婚姻诈骗案却越来越多了,最近海口本地也有报案的。这山西这么老远,又来了一个,原来,海口这地方还有一个没被查出的以婚介诈骗为手段的团伙,不把他们查出来,说不定还会有多少人上当受骗,可做这事的人一般来说都比较狡猾,不过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人啊,公安局把孟女士安顿好了之后,由侦察员王必飞开始进入案件的调查,从哪儿入手呢,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孟女士掌握的两个手机号码,还有一个银行汇款帐号,一查这两个手机号码都是不记名的手机号,找不出谁来,银行帐号倒是有名,有身份证,细一查全是假的,再一个办法那就是找那登广告的杂志社去问,但是杂志社要透出去风,那伙人搬家了,逃跑了,什么也不好找了,容易打草惊蛇,(去掉一段同期)怎么办,侦察员自然有办法,您多怎听说福尔摩斯说我办不了,神探亨特说我没辄了,大侦探波罗说拉倒吧,没那事,公安局的侦察员从许多本杂志里对比寻找,发现有许多杂志里在八面鸿丰公司登的广告,旁边有一行字“提醒应征者,谨防上当受骗”,下面还有个专门处理投诉的人,这个人名字叫王刚,这王刚是干什么的?是演和坤那个王刚(和绅和王刚的照片加问好惊叹号,作思考装)不能,叫王刚的人可多了,光海口就能找出几十来个,这个王刚专门受理投诉,他是哪儿的?信访办的用不着登广告,每天都有人,法院的,都不会,说不定他和那八面鸿丰公司有关系,兴许是这老总苟鸿土的朋友,替他唱红脸,有投诉的找他,他再告诉老苟,然后再想办法摆平,对,先找这个王刚。能不能找着这王刚,找着了,怎么找着的,您看。

  是在公安局旁边一个叫湖南人的酒家,我们就是在那一天第一次看到这个人,我坐在他的旁边吃饭,我一直看着他,我感觉这个人还是挺有气派,还是有点老板气质的。

  这王刚不但恩被找着了,跟踪他都跟了一个多月了,侦察员发现这王刚不张不扬,生活低调,走路低头,见人不笑,老像思考,想啥谁也不知道。这天我们的侦察员跟着他进了他天天要来的这个大楼了,王刚进电梯,侦察员也进电梯了,这回王刚说话了,“您上哪儿?”我们的侦察员反应多机敏,“啊,我要去一个什么公司,是在五楼,还是八楼…”,“肯定是五楼,八楼是我住的地方。”,“哦,好,谢谢。”到五楼了,侦察员下了电梯,见王刚继续上八楼,可侦察员在五楼下来,转身又按了电梯上,重新上了电梯,按八楼,听了八楼电梯门一开,哎,让侦察员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同期]:电梯一开就是一个铁门,它那个防盗铁门就直接按在电梯口了。

  这防盗门后面是什么地方,往里瞅一眼,看不清楚,隐隐听到里边有人,还有人打电话,这可不能贸然行动,关上电梯又下来了,回来之后通过外围一打听说这八楼有一帮人天天来上班,到点就下班,神神秘秘的,不言不语,说是什么外贸信息服务公司,但看他们一个个那神情倒像是特务机关的。公安局通过技术手段一分析,发现这八楼每天电话打得特别多,出出进进的,没完没了,公安机关怎么分析出来的?这可不能跟您说,为什么?据说现在国外有些犯罪分子专门看刑事犯罪的片子,从那里边学知识,学作案手段,外国的那些片,为了吸引观众,什么破案细节手段都往里加,这就让坏蛋长见识了。我们不能把公安局的技术手段告诉您,广大电视观众倒没什么,万一要有个个把坏人,想要作恶,把这信息得去,不增强了他们的反侦查能力了嘛,如果您非要听的话,那我就干脆告诉您吧——我也不知道。

  总之,我们公安人员通过近三个月的侦查,确认八楼防盗门后边就是那个八面鸿丰公司,这个公司有重大诈骗嫌疑,警方决定依法进行搜查。 这天,警方三个行动小组清晨开始行动,分赴八楼和另两个可疑人员盘踞的地点,侦察员王必飞早八点之前就已经到了这里等着,嘿,看见那问刚来了,夹个皮包,提一捆杂志,甭问那杂志里登了不知多少证婚广告,又不知道多少人受骗上当了。王刚毫无戒心地走进了车库,开了车门,东西扔里上车,刚要关门,我们的公安干警冲进车里,立即把他擒获,“别动,警察”

  擒住这王刚,从他的皮夹子里搜出了两个身份证,一个是王刚,一个是苟鸿土,“王刚谁?”“是我”,苟鸿土呢”,“是我。”,“你到底是谁?”,“都是我。”你看都说没有分身术,他就把两个分开了,一个人两名,俩姓,俩名片,到现在是天亮了下雪——也明也白了,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了,王刚落网,脸也吓白了,轧着他上八楼,把那大铁门开开,警察往里一冲,里边二十多人还在工作呢,其中一个男人正在那接电话,冒充富翁,和一个女士聊呢,“钱嘛,不成问题呀,我香港有买卖,上海有买卖,钱对我来说已经是没有意思的啦,我需要的是人哪,听你这么美妙的声音,哦,我好高兴啊,终于我找到我要找的人了…”,警察进来说“不许动”,是啊,他们也找到他们要找的人了,这个男人就是骗孟女士的那个自称是营级军官的男人。

  原来他学会了一套骗人的本领,可以冒充不同身份,不同口音的人,这里公共有25个工作人员,有男的也有女的,女对男,男对女,投其所好,供其心理,证据到手了,可桌上电话还在响着,此时此刻,天南地北的,不知底细的人还在给他们打电话,他这骗人的生意还挺兴隆。这是海口警方破获的一起特大婚姻诈骗案,说这特大是因为过去婚介诈骗往往是小作坊,夫妻店式的,打一枪换个地方,而他们是披着合法公司的外衣,专事婚介诈骗的犯罪团伙,这叫公司年运作,规模化诈骗,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诈骗全国各地受骗人五千多人,获赃款三百多万元,怎么能那么多人上当,一是广告做得狠,每月广告费就××万,某某杂志同时给他登,这杂志社也是,光认钱了,这样的骗子公司你也不好查查,给钱就给登,二是他以少聚多的经营方式,登了广告有求偶求婚的来电话,他们这边设计好了对手和你通话,顺着你的口气聊,保证给你聊开心,聊顺气,然后再以婚介费方式收你三百四百不等,钱汇到就不跟你聊了,你找他找不着,他不挂牌,不张扬,你哪儿去找啊,一般人三百二百不在乎,上当就一回,买个教训吧,全当学习了。他就抓住人们的心理和经济承受能力,之所以不多要,就是怕多了比方说一万,两万,人家跟你玩命,这样一来就容易引来麻烦,不是附带登广告,谨防受骗有投诉的找王刚,这是怕万一有人要投诉呢,要告你,那你就打电话找王刚,王刚一了解情况,假装给你帮忙,也可能把钱退给你平息矛盾,也有可能让婚介所退给你,让你心理平衡,其实这是自我平息矛盾,因为王刚、苟鸿土就是一个人哪,我们想,他这些男女员工们,可是都得清楚自己是干什么的,他们以撒谎为专长,以骗人为职业,冒充红娘月下老,其实个个都是骗子,他们把美好的事变成丑恶的事,把喜庆的事变成挨骂的事,昧良心、悖人情,挣黑钱,毁众人,最终是害别人毁自己。

  这就是:冒充红娘月下老,钱才骗了真不少,坑人害人不会好,法律制裁跑不了。

责编:杨洁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