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共同关注]一个学生的学校(12.01播出)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12月03日 17:17 来源:CCTV.com
    进入[共同关注]>>



  CCTV.com消息(共同关注):如果一所学校只有一间教室,一名学生,一位老师,那会是什么样的?在辽宁省宽甸县,还真就有这么一所小学校。那么这所学校为什么只有一个学生一个老师呢?说起来,这背后还有一段让人心酸的故事。

  只有一个学生的学校到底是什么样的?带着疑问,2005年11月底,我们来到辽宁省宽甸县,在石湖沟乡找到了这所学校。

  辽宁省宽甸县宝山村爱心小学 老师 王立新:这是我们的校牌子,爱心小学,时间长了褪色了,看不出来了。

  记者:这里就是教室?

  王老师:对,进去往这边拐,请请请。

  记者:这就是你们的教室?

  王老师:对,这就是我们的教室,我先进了,这是学生的脸盆、香皂、毛巾、电脑、学生的水杯、电暖器、电水壶。王老师:这是我们的讲桌,这是学生的书桌,来,请坐,这就上课,到屋暖和暖和再写啊。这就是我的黑板,这是挂图的。

  这间不足10平米的教室是这所爱心学校的全部,一位教师承担了所有的教学任务,王老师告诉我们,这所学校的成立就是为了这位名叫亮亮的学生 ,而亮亮之所以能够享受这种特殊待遇是因为他有着一个让人辛酸的特殊身份,那就是“艾滋病感染者”。在得到亮亮父母同意我们公开拍摄后,我们开始走近这个八岁的男孩,那么,一个只有八岁的孩子又怎么感染上了艾滋病了呢 这个病与这所特殊学校又有什么关系呢?一切都得从九年前说起。

  九年前,从国外打工回来的王先生被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查出感染上了艾滋病毒。

  亮亮的父亲:那个时候真想去死,不活了。

  雪上加霜的是,他的爱人也不幸被感染上了,由于对艾滋病危害程度认识的不够,在感染上艾滋病的一年后,王先生的爱人怀孕了。

  亮亮的母亲:两口子在一起不要孩子,还有什么意思。

  记者:当时你有没有想过孩子有可能通过你传染到他身上?

  亮亮的母亲:医院也说过,防疫站也说过,可以传染到。

  其实像他们这样的家庭并不适合要孩子,因为在艾滋病感染的三大途径中就包括有母婴传播,如果艾滋病感染者确实想要生儿育女,也应该在专业医生的指导下,在怀孕和婴儿出生的时候,采取母婴阻断的办法,来避免孩子被传染。但是遗憾的是亮亮的父母错过了那次机会。

  徐立志(辽宁省宽甸县防疫站站长):因为当时她怀孕以后,就搬到农村,她的父母家去了,一直躲避出去了。咱们根本不知道她怀孕。如果知道她怀孕的话,如果要是采取一点措施,或者搞(母婴)阻断,可能效果会好一些。也可能是这个生下这个小孩,也可能就不该得艾滋病。

  1998年,亮亮出生了,经过当地防疫部门的检测,亮亮一出生就感染上了艾滋病。

  亮亮的母亲:我现在仍然认为亮亮没有得艾滋病,因为按照电视上说的 这样的孩子只能活到三四岁,但是他现在已经八岁了。

  徐立志(辽宁省宽甸县防疫站站长):她这个是小孩已经多次检测,已经证实确实就是感染的。

  就在亮亮被确认为艾滋病感染者后不久,厄运接踵而来,他们全家患上艾滋病的消息被透露出去了,全村人一下子如临大敌,纷纷与亮亮家断绝了往来。

  记者:没有人和你交往吗?

  亮亮的父亲:没有。

  记者:亲戚朋友呢?

  亮亮的父亲:没有。

  记者:平常的好朋友呢,以前的?

  亮亮的父亲:以前有的,现在都不来往了。

  在村庄里,全家人处在一种完全的孤立状态,也正是因为如此,从小时候开始,亮亮就没有伙伴,每当小伙伴们在快乐玩耍的时候,亮亮只能在一旁羡慕地看着。而当他试图靠近那些小孩的时候,他们都会马上躲得远远的。

  因为艾滋病感染者这个特殊身份,亮亮从小就没有愿意和他一起玩的小朋友,甚至连愿意和他说话的小朋友也没有,也就是在这样的孤立的状态中,亮亮长到了7岁,而这个年龄正是他该上学的时候了,没有想到的是,因为他上学的问题,亮亮所在的村庄里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2004年9月,亮亮上学了,母亲很高兴,因为从小没有小伙伴的缘故,亮亮已经有些孤僻了,母亲特别希望学校里的集体生活能够改变孩子的性格,但是自从亮亮入学后,学校里却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

  金顺英(辽宁省宽甸县石湖沟乡小学教师):陆陆续续有几个孩子就不来上学了,或者朝中离我们这块比较近,然后都转学了,转到朝中去了,然后学生流失也比较多。

  亮亮来了,其他的学生却走了,这样的事情持续了三天。

  亮亮的母亲:学生罢课,孩子们三天不念书,校长叫我把孩子领回来,学生都不去念 ,家长都有意见。

  对于学校提出的要求,亮亮的父母有些难以接受,他们决定请宽甸县防疫部门做做思想工作,重新给予亮亮上学的机会。县防疫站答应了亮亮父母的要求,在当地乡政府和教育部门的配合下,在村庄里开展了几次针对性的宣传工作。

  徐立志(辽宁省宽甸县防疫站站长):做了两三次,是做大型工作,跟乡里面,教育局,还有村里,当时村委会也出了很多力,他们也都想方设法做通老百姓工作。

  刘晏清(辽宁省宽甸县石湖沟乡副乡长):进行了宣传艾滋病法制这一块,也恳请我们这些家长,能理解和支持我们的工作,当时都流泪了。

  宣传起到了一定的效果,村民答应专门为此召开一次全村村民大会,讨论是否同意学校接收亮亮的问题。

  村民讨论最终的结果是拒绝亮亮入学的要求,要是学校接纳亮亮的话,他们就将让他们的孩子集体转学。

  刘晏清(辽宁省宽甸县石湖沟乡副乡长):当时咱们面对这种局面,赋予社会的稳定这块,咱们确实挺为难,也特别伤心这块,为什么这个艾滋病,咱们从宣传一直到入户调查,大家都了解,都能支持这项工作,但一接触到实际,一接触到每个人,每个家庭,或者每个孩子的时候,家长的意见就暴露出来了。

  对这样的结果,让乡里和县防疫部门都犯了难,一方面是亮亮有上学的权利,不管他是否是艾滋病感染者,另一方面是村民的坚决反对, 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地教育 防疫部门和乡政府经过几次磋商,最终决定为亮亮单独开设一所学校。并且为学校起了一个很有寓意的名字,叫“爱心小学”。

  成立一所学校,必须要具备两个条件,首先要有教室,其次要有教师,那么教室设置在哪呢?考虑再三,政府部门把教室选在了村委会里,第一那里能够提供暖气,保证亮亮在冬季也有一间温暖的教室,另外村委会离村小学不到二十米远,这样还能让亮亮体会到一种学校的氛围。

  教室的问题很快解决了,但是为亮亮找一个授课老师的问题解决起来并不容易。

  副乡长:当初的时候,就在咱们这个乡里的干部,基本上同意了,但是当他回到家以后,同这个家里的老师和孩子共同探讨这个问题时候,就遭到家里的反对,因为这个事吧,我们找了同一个老师就这样告吹了。

  同样因为对艾滋病的恐惧,找到的人选一个一个地告吹了,当政府找到乡文化站退休的站长王立军时,已经是第五个人选。

  王老师:当时我觉得这事有什么大了不得的,19号就来筹备,就建这个学校。就这些东西,拉旗杆,拉这个桌子,20号就是爱心小学开学仪式。

  2004年的11月20日,在县教育局、县防疫站和当地乡政府的主持下,以升旗的仪式宣布这所学校的正式成立。从那以后,每个星期一,王老师都要带着亮亮举行升国旗仪式。

  王老师告诉我们,虽然学校只有一名学生和一位老师,但是为了能够让亮亮更多地认识到学校这个概念,他尽可能地按照正规学校的模式来教育亮亮。而每天到上学的时候也是亮亮最高兴的时候。

  亮亮的妈妈:就是愿意上,不管学习怎么的,就是爱上学,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告诉我,明天早上去上学,礼拜天都问,明天上不上学?

  对亮亮来说,在学校里他不仅仅能学到知识,更让他开心的是,王老师每天都给他安排了一节体育课,陪他一起玩。

  由于亮亮所在的这个特殊学校与村里学校的距离还不到二十米,所以有时候,王老师还能带着亮亮进入那个学校,借用他们的操场踢踢足球。

  面对开心的亮亮,王老师感觉更多的却是难过。

  王老师:他愿意跟那帮小孩儿,看人玩,他也愿意往一起凑乎,但是人家是敬而远之啊,不和他,他也就孤独,在这方面当老师的也是确实也可怜他。

  作为亮亮的老师,王老师不仅仅是要陪亮亮玩好,最重要的是要让亮亮学好,针对亮亮的特点,王老师为他设计了一套与正规学校不一样的教学方式和作息方式。

  王老师: 一个老师,一个学生,这个积极性很难调动,比较难的这个事,所以说你就得充分利用玩这个时间,这个玩下课了,玩,我现在怎么玩,下课他一说玩,来停一回,比如说你先背一首诗,就这首诗你给老师背一便给老师听一听,哪块打更了,不连贯了,咱们就这样,老记住了,善良面就行了,好就开始玩。就这样,强化的记忆,目的就是强化他记忆。

  王老师还告诉我们,从亮亮未来成长的角度考虑,他并不希望这样的学校长期存在,亮亮还是应该早点重新回到集体中去。

  王老师:我内心希望就是说句心理话,我非常希望我这个学生,应该到他那应该去的地方,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那才是对的,我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该去地方,和那边好朋友在一起,玩,学,恢复他那个童年。

  教育部门还在继续协调,争取让让亮亮早日回到村学校中。

  亮亮上学的全部费用由当地政府承担。

  当地卫生防疫政府免费为亮亮全家提供药物与治疗。

责编:武林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