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共同关注]梦里水乡(11.17播出)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11月18日 14:11 来源:CCTV.com
    进入[共同关注]>>

  CCTV.com消息(共同关注):在不久前开展的中华环保世纪行活动中,媒体经过调查,几乎一致认为江苏省太湖流域的曹桥河是这次行动中抓住的最大的黑典型,以至于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盛华仁在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执法检查报告中,把那里的污染情况称为“曹桥河现象”。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各大媒体能够曝光曹桥河的污染,一位住在曹桥河边的普通农民,吴立红,功不可没。

  吴立红:这个就是入太湖口西北岸的一条主要河流叫漕桥运河,它(旁边)有五六百家化工企业,主要来自于宜兴跟武进的,以前这个河的水是劣五类水,水里面有没有螺丝,也没有鱼,全部死掉了污水下来。

  记者:那天你是怎么带着中华环保世纪行的记者到这来看的?

  吴立红:他们在南京的时候,我就邀请他们过来看河流,然后他们就派了中央电视台的一行人过来暗访,提前在5月14号的时候把摄像机摄下来画面,整个河流就是漆黑一片

  吴立红:后来他们看到那个情况以后向全国人大环资委执法领导汇报了以后,5月15号他们大部队来的时候这个水就清了,很清澈很清澈。

  吴立红:然后又过17号,中央电视台没有通过谁偷偷到这儿来看,这条河又是漆黑一片,上面飘着死鱼跟死鸟。

  曹桥河的水由黑变清,再由清变黑,如果不是镜头记录下了当时的情况,吴立红说他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从这里到太湖入湖口只有1公里左右,这里的水质对太湖的影响可想而知。被曝光后,上级严厉要求当地进行整治。现在,周围不少化工企业都处于停产状态,曹桥河的水质也因此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曹桥河问题在中央各大新闻媒体的曝光给当地有关部门和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可想而知,进行举报的吴立红又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不过,对于这些,吴立红已经习以为常了,因为,他早已成为当地有名的污染举报专业户,早就有人扬言要20万买他的脑袋。

  吴立红的家在江苏宜兴市的周铁镇,位于太湖的西北角。这座二层楼是他90年结婚时盖起来的,周围种满了鲜花和绿色植物。

  吴立红:我小时候在那个河里面洗脚,鱼虾都咬我的脚,在我一米两米,这个鱼在吵架,呼呼噜噜,水草里面,就是轰隆轰隆,我就渴了,稻田里面拿个碗挖一罐水吃,那个流汗了,直接河里面就可以洗,我们门口那个,夏天还去游泳,那个摸螺丝拿回家里来煮着吃。门口有个竹林,鸟语花香,唧唧喳喳的鸟很多。

  在90年代初期,眼看着一个个化工厂在周围建起,养育自己的江南水乡一天天的变了样。

  吴立红:红的水,黑的水,黄的水,各种五颜六色的水进入稻地,这个水沟里,我们粮田里面的小鱼小虾全部死了,河里面的也死了。

  当时在周铁镇南方吸音厂做销售经理的吴立红非常痛心,开始向有关部门反映污染的情况,进行暗中举报,他自己把这个叫做“地下工作”。

  记者:搞地下工作的时候,都去怎么做?

  吴立红:怎么做,就是拍了一些照片,那个时候的照相机很原始的,要去洗出来,然后瓶子挖一点水,去找镇长,去找他们厂长,就说这个水谁脏的,你看一下,我还有相片,几月几号拍的。他们就不听嘛

  虽然忙了半天效果也不明显,但是吴立红并没有灰心,他的地下工作一干就是八年,他相信有一天上级政府部门会知道美丽的太湖被污染了,美丽的江南水乡变样了。

  在期盼中,1998年底,吴立红终于听到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国务院有关部委会同太湖流域有关省市展开了整治太湖污染的零点达标行动,要求在1998年底,太湖流域的1035家重点污染企业必须全都实现达标排放。

  记者:你当时心情怎么样的?

  吴立红:我是非常高兴的。

  记者:你觉得特别有希望?

  吴立红:我想通过这次行动能够治好的。

  记者:你的这种,原来江南水乡的梦想肯定又能回来了?

  吴立红:对。

  已经有八年地下工作经验的吴立红对周围地区的污染情况了如指掌,在零点行动中,他主动出头露面,带领记者明察暗访了不少污染企业,有的企业因此被关停,其中也包括吴立红妻子工作的一家化工厂。

  吴立红的妻子:那时候以前我也是在污染企业,我是在化验室的。他就是反对的。我说我要在这里上班,他说上班我不管,你污染我就得管。

  记者:他把你作为污染对象了?

  吴立红:把她的饭碗给砸掉了。

  吴立红的妻子:把我的饭碗砸掉了。

  砸掉了妻子的饭碗,吴立红感到的却是欣慰,他一心想着自己魂牵梦绕的青山绿水终于可以回来了。然而,事实却给了他当头一棒。

  零点行动后不久,太湖水系的污染不仅再次回潮,并且是愈演愈烈。

  2002年7月,周铁的化工厂排放污水导致当地3000余亩水稻死亡。

  中科院南京土壤所赵启国院士检测结果发现,周铁周边的稻米由于长期浇灌毒水,含有120多种致癌物质。

  随着当地化工企业的急剧增加,治理措施的严重滞后,吴立红不仅没有看到自己家门前的小河变清,并且整个河网的污染直接威胁到了美丽的太湖。

  我们都知道,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太湖不仅是风光秀美,更重要的是,它是长三角地区老百姓的生命之水,有关专家把太湖的污染称为长三角的心脏之痛。从家门前的小河到闻名遐迩的太湖,为了梦中那个青山绿水、景色秀美的江南水乡,吴立红不惜一切代价,展开了一场没有硝烟的保卫战。

  零点行动后,从地下工作转为地上的吴立红开始了四处取证举报,骑着这辆摩托车,带着照相机,他与污染企业展开了一场力量悬殊的较量。

  这是一家污染大户,它所生产的都是化工原料。

  吴立红:从它的外包装上面,上面有死人的骷髅头,鱼死、树死标志,周围农户种的葡萄全部减产,枣树全部结奇型怪果,这里的稻谷当地老百姓是不吃的。

  记者:来查过这个厂的偷排现象?

  吴立红:我经常来查。

  记者:后面那个水看得挺清的。

  吴立红:那个是他的过水口,他有好几道排污口,有的在水面,有的水底,水沟里面还有阴沟跟阳沟,里面有很多机关。 他原先是直排的,零点行动的时候,后来就偷偷的排,再后来就请了一些专家,设计工程师里面设计了机关,我都不容易查到,所以地方上的跟省里面国家局的来就再也无法查到,只看到河中的水颜色是经常变化。

  污染企业在想方设法地偷排,吴立红在不屈不挠的调查取证,在这六年的较量中,他掌握了大量证据,并且一级级举报,从江苏直至北京,甚至惊动了中央领导。

  从2000年至今,国务院、全国人大环资委、国家环保总局等领导都曾亲自前往太湖流域视察,了解太湖的污染治理情况。

  今年5月,全国人大环资委的领导带领中华环保世纪行的记者团再次来到太湖流域,得到消息的吴立红想方设法找到记者团提供情况,使曹桥河现象得以曝光。

  吴立红:这是我相当高兴的一件事,十多年来终于有了这么一天水,虽然这个水是不如以前,但是还是取得一定的效果。

  经过吴立红的艰难举报,那些曾经乌黑的河流有了明显的改善,为了这些,吴立红所付出的代价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他失去了工作,花光了积蓄,甚至面临着生命的危险。

  1998年,治理太湖污染的零点达标行动结束后,吴立红的调查举报从地下转为了地上,来自各方面的打击报复也开始向他袭来。

  吴立红曾经是南方吸音厂一名优秀的推销员,90年代初,年收入就达到了十多万,可是,1999年,他莫名其妙地被厂里除名了。妻子不仅被他砸掉了饭碗,并且在当地也没有企业肯接收,只好到另一个乡镇找了一份工作,一天要工作12小时,年收入只有一万多块钱。

  几年里,吴立红整天调查取证,自己掏钱去省里、上北京,曾经攒下的30多万的积蓄全都花光了。当年的厂长曾经说,如果吴立红一直留在厂里,现在手里有几百万是没有问题的。

  记者:确实很多人感到很难理解你的这种做法?

  吴立红:这个他们不理解是很正常的一个事情,因为我追求环保。

  妻子:很多种都会问,你家里管这个事有工资吗?我说没有,他们不相信的,没有管这个事,有没有神经病的吧?就是这样说,就是说没有,我说真的是没有。

  没有工资收入,自己贴钱去管这样的闲事,吴立红被怀疑为神经不正常。被举报的污染企业也想用他们认为的万能钥匙来收买吴立红。

  吴立红:我查了他们,他们上来就说吴立红我送一套商品房,你离开这个地方,你可以买到城里面去,远一点的地方去住,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在天津、广东有办事处,跟老外谈生意我送两千万、三千万的外贸合同给你,你也可以赚二三百万块钱,这一辈子也够花的。我们地方镇里面的领导,有个别镇长答应我送给我八百多万的环保工程业务,当时按比例是20%的话就要拿手到160万,我一口就拒绝了这些优惠条件。我想一个人如果去打工,每天挣20块钱,这个钱晚上用了都心安理得,这些不明不白的钱我是不会用的。

  污染企业的老板用钱收买不了吴立红,于是说出了狠话。

  吴立红:那个老总说我的钱可以从楼上整捆整捆的砸下来把我砸死。

  这些年里,吴立红就依靠妻子的收入和积蓄来维持生活,对于这些,家人虽然有意见,但是还能接受,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他们越来越提心吊胆。

  吴立红的妻子:觉得害怕,就是,我觉得害怕就是,主要是零点行动以后,就是有人来报复,报复就是我以前说的,就是有的化工厂老板他就直接到家里来,带着几十个工人,好象是气势汹汹这样样子,明着我还是不怕的。就是暗的,暗的好象砸窗,威胁电话,他说吴立红在嘛,叫他小心点,当心,我和他说,怎么说呢?就是要个人头要花20万块钱。

  2002年8月,吴立红以打着环保的名义敲砸勒索的罪名被当地派出所拘留,后来在上级领导的干预下才得以释放。妻子也终于忍无可忍,要求吴立红不再管这个闲事了,否则就离婚。

  吴立红的妻子:那是我是威胁他的吗?我说这个事不要管,上面管不好,我们一个小老百姓,花了这么多代价,马上管,管得差点连命都没了,还管这个干嘛。

  记者:你用这个威胁他管用了吗?

  吴立红的妻子:不管用。他就是个死脑筋,他很执着的。

  吴立红为了养育自己的家乡四处奔走,他的所作所为得到了大多数村民的认可。一次,他拿着一百多家污染企业的证据到前往北京举报,当地村民自发地护送他,看着他到常州上了火车才回去。

  邻居:我总告诉他立红一个人要少出来,你不要把他们搞掉了,当然他枪不会打你,他弄一个车祸把你除掉了,我还对他讲过的,你问他,来我这里,一个人少出来。

  吴立红无所畏惧地坚守着自己的信念,然而在过度的惊吓和担忧中,妻子却过早的生出了白发。吴立红觉得对不住妻子,尤其是对不住还年幼的女儿。

  吴立红说,有一天,妻子和女儿都不在家,他一个人在房里放声痛哭。

  擦干眼泪后,吴立宏依然宿命般地坚持着,他坚信自己是对的,但他又想不通结果为什么会是这样?

  记者:这边的味道好臭。

  吴立红:对。这个不知道是哪一家化工厂在晚上的时候把废料直接倒在河里面,你看旁边水葫芦都死掉了,远一点的地方还是很好。

  记者:那边的水葫芦还绿呢。

  吴立红:估计倒了没几天。

  吴立红:实际上我到为止,搞了许多年的环保,我认为搞环保工作,并不在于环保知识能够懂多少,就是说他完全出于一个人的内心的对社会的责任感,跟一个做人的良知。

责编:武林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