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

央视国际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 正文

[社会记录]一个人和十一所学校(9月27日) 

央视国际 (2004年09月28日 14:12)

  CCTV.com消息(社会记录):

   采访

  记者:您愿意做这件事是出于一种爱,还是出于一种责任呢?

  信天谨游:NO。不是责任,不是爱,我高兴还不行,我愿意还不行,凭什么还问我愿意的为什么愿意,为什么,我不回答这个问题,我就是愿意,就是高兴,就比如说你为男朋友洗袜子,你愿意。

  主持人阿丘:听刚才这位仁兄说话您可能会有一点糊涂啊,我得好好解释解释。这位仁兄叫——笔名叫信天谨游——这名字的来头我呆会儿再说。信天谨游说了半天洗袜子的事,其实就是想把他自己干事情的那个倔劲说清楚,什么事?盖学校!

  信天谨游花了整整四年在云南的大山沟里盖了11座小学,他说,啥也不图,就是高兴!说到这里进入今天的正题了,今天我要跟您说的就是,北京某大公司的经理信天谨游先生,在云南的偏僻山乡,盖成11座小学的故事。这故事,听着可能不那么新鲜了,我猜您可能也参加过为山区孩子上学的募捐活动。

  可信天谨游确实不大一样,他不捐款,他捐人,捐他自己。也就是说他先四处去募捐,然后再把捐来的钱,变成砖头瓦片课桌课椅,最后孩子们坐进课堂里读书。那位说了,他把钱捐来交给贫困地区,学校让他们自己去盖不就行了吗?不!不行!信天谨游愿意,他愿意自己动手。咱不是说了吗,高兴!呵呵,可是,这一动手,故事就来了。


信天谨游

  故事得从头说,信天谨游是个背包客,就是那种喜欢业余背着个包,到处旅游的人,他的笔名就是这么来的,信天谨游游里的那个“谨”字,他说是谨慎小心的意思。2000年岁末,他骑车来到云南宁蒗县山区。当夜借宿在村中一个小学校。

  信天谨游:就是借宿到那所学校,就是睡那个课桌,把几个课桌拼凑一下睡那个上面。那个学校就8平米,还全是木头房子。一共9个学生,一个学校8平米,1个老师。睡那个课桌上特别得冷,晚上钻在睡袋里都给我冻醒了。我想这样的学校,找点钱给它盖所学校也费不了多少钱,也感觉到不是那么困难。

  主持人阿丘:因为觉得就是区区一笔小钱的事情,所以信天谨游决定自己找钱并且自己修建小学。

  2001年的9月,怀揣着2万4千元人民币的信天谨游兴冲冲地重返宁蒗,开始张罗盖学校的事。 至于这笔钱是从何而来我先按下不说,因为这里边也有故事。我先说信天谨游在宁蒗县大厂村大兴土木盖小学的事。 我给您看一张照片,这照片是信天谨游自己拍的,您看这就是他兴建的第一所——……


  照片:厕所

  主持人阿丘:这是一个厕所。

  信天谨游盖的第一所小学最终盖成了一个厕所。嗨,本来在信天谨游计划中这个厕所只是小学的一部分,但现在它成了全部。尽管有了钱,但第一次盖学校,失败了!

  信天谨游:帮着干活,这样我们最需要。他一句话不说也行,他能把砖头能从路边抬到学校,这我们很需要这样的帮助,他光说活菩萨,活菩萨,光说不搬一砖头这不行。确实遇到这个,当时没有得到强有力的行动上的支持,是这所学校没有建成一个最根本的原因。我发现这个苗头之后,我就不敢了,不敢再做下去了的。

  主持人阿丘:光说不练。这是信天谨游碰上的第一个问题。他说,当地村民嘴上喊着他是活菩萨,但就是没人伸手帮他!

  开始信天谨游很冒火,后来在别处听来的一件事才使他回过神来。据说当地早先来过一些城里人,穿戴派头都挺像回事,自称是一个什么什么公司的。这些人也说要在村里招工,只是要请大家先缴点报名费什么的。村民们就欢天喜地地缴费了,可从此就再也没能见到这个什么什么公司的任何人。骗子!

  信天谨游猜,一定是这次他要盖学校的豪言壮语,勾起了村民们的回忆。

  主持人阿丘:第一所学校失败了,怀揣着盖厕所剩下的钱,信天谨游也想过干脆回北京算了。可就在此时,他想起了一个人,他认为此人可以解决自己与当地村民的沟通问题。


浦礼顺

  主持人阿丘:老浦,名叫浦礼顺,宁蒗县永宁坪乡副乡长,在当地以精明能干著称。一年前单车走天下的信天谨游就在老浦家开的家庭旅馆里落脚。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在老浦印象中是这样。 

  浦礼顺:他拿了一大堆的材料,我后来才知道那是游记,他朗诵给我妹妹听,我觉得这个人很奇怪,我就和他聊。

  主持人阿丘:一年后,萍水相逢的北方朋友信天谨游找到了老浦,在老浦的帮助下,信天谨游的第一所小学盖好了。

  看到这里您该说了,这老浦真是古道热肠之人啊!信天谨游多亏能遇见他!其实不尽然。对信天谨游是个什么人,来宁蒗这穷乡僻壤,是不是像他自己说的来盖学校来了还是另有所图,当时老浦也拿不准。一路上察言观色旁敲侧击,老浦决定对这个从都市里的来怀揣巨款的信天谨游,仔细观察一下。

  浦礼顺:当时建行已经撤了,在另一个县城才有,他去取钱,我就马上偷偷地给乡里面打电话,说原来的学校先不要拆,等钱到了,我让你们拆再拆,不然我不负这个责任。因为我怕他取钱的时候走了,学校房子拆了这个责任我负不起。

  主持人阿丘:老浦这一关算是过了,可要赢得整个村村民们的相信,要让人们伸手帮忙,信天谨游还是束手无策,而且面对着正在农忙抢收庄稼的村民,老浦嗓子扯破了也喊不动。

  信天谨游:怎么办,我们三个干,背,一个村干部,一个是浦礼顺,一个是外来的老板,捐款的,捐了两万多块钱还在背木头。背完了感动了他们,用了这么一个策略。


  主持人阿丘:从公路的尽头到学校有4公里的山路,正是秋雨绵绵的季节,就在这条泥泞的小路上,三个人整整背了一天的木板,在地里收庄稼的村民们也整整看了他们一天。

  信天谨游:村民们说不忍心了,说咱出义务工吧,村干部在背,浦礼顺在背,人家老板亲自在背,咱在这儿收庄稼感觉到不合适,最后村民们也开始背,就这么盖起来了。

  村民:人家不远万里来这儿,我们被他们感动了。

  主持人阿丘:要说信天谨游盖学校,三言两语说到此处也就说完了。毕竟他是一番好意,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最终村民们还是相信了他。据说他的善举在乡间也传为美谈,人们说了很多赞美的感激的话。不过我下面要说的事情可就不那么单纯美好了,在网络世界里,传出了一些怀疑,一些讥讽,甚至有人说,这信天谨游是个骗子!种种不以为然其实都针对的是一件事,那就是信天谨游的发起的募捐活动。在这儿我得把这事情细细跟您说说。信天谨游是在网上发起的募捐,没有仪式,没有什么成文的契约,靠的就是他对当地情况的描述和呼吁。对信天谨游的话,有人信也有人不信。那些怀疑针对的是信天谨游的人品。一个人光凭着如簧巧舌就能得到并且掌握人们捐献的巨款,他是不是沽名钓誉?他会不会中饱私囊?我们凭什么要相信他?我们被他骗了怎么办?

  总之有一段时间,信天谨游这个名字在网上被人们指指戳戳。对那些认为他有不良企图的人,信天谨游给出这么个态度。

  信天谨游:他认为去吧,他怎么想去认知我,我就这么一个具体做事情的一个人,或者一个主意,我就这么去做,感知是人家的事情,做事情是我的事情,我负责我做事情,他负责他的感觉,与我没有关系,他说我纯洁,善良,爱心,他说我是骗子,他说我是不可信的人,去吧。但丁有一句话,“走自己的路,上别人去说吧的”。我有一个背心,背心背后有一句话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吐吧”

  主持人阿丘:他不解释。我听着啊,这信天谨游说话透着一股倔劲儿,听着有点任性,有点率性。对网上的嘈嘈切切他全当耳旁风。他说他的解释全都写在总结报告里了。所谓总结报告是这么回事,每盖一所学校,信天谨游就会在网上发表一组这学校的照片,和一份总结报告,和一份账目清单。总结报告上写的是盖学校的全部经过,比如怎么选址,跟当地的接洽,以及施工的细节问题,包括遇到了什么困难怎么克服的,等等,非常详细。而募捐来的钱花在了什么地方,信天谨游用一个账目清单来作交代。我这里就有一份清单,这是盖第11 所学校时信天谨游亲手记的账。我大概念念啊,425号的水泥, 310.00元/吨,共买了12吨,花了 3720.00 块钱钢筋4400.00元/吨,买了1.3吨花了5720.00块钱, 砖头0.20元/块,共买了31500块,花了6300.00块钱,后边还有生石灰片瓦沙子圆钉铁丝我就不念了,反正工程总造价是43662.80元。

  照片,总结还有一堆数字,这就是信天谨游的全部解释。没有合同也没有有关部门的审计,甚至连个保证自己清白的口头保证都没有,——我看着着怎么有点爱信不信、信不信由你的意思?

  信天谨游:缺少诚信,非问我为什么,其实不诚信的人你更应该问他为什么,比如说80年代国外学成的一个学者回到中国,到机场记者采访他,说了先生您为什么要回国,当时那个先生就说了,问题问错了您应该问那些为什么不回国的人,回国是很正常的,不回国的是不正常的,现在都反了,老问这问题,就您问我问题,别人为什么要给我钱,要盖学校,为什么目的,没目的啊,仅此而已啊。

  主持人阿丘:虽然拒绝解释,也不申辩自己的清白,信天谨游还是能够一直收到人们的捐款。

  信天谨游募捐的方式就够特别的了,他接受捐款的方式还更神。他没有专门的固定账号,也没有捐款人和管理善款人之间的书面承诺。有趣的是这些捐款的人,据信天谨游说,这些素昧平生的捐款人,他们的行事做派跟自己同出一辙,既不要求到公证处公证,也无所谓信天谨游的计划是不是禁得起打听,反正捐了就捐了,既然决定相信他那就相信他了。

  采访:

  信天谨游:我账单在那里呀。

  记者:如果有一天你变坏了呢?

  信天谨游:账单在那里呀,学校在那里呀,我现在是每年用十几个人,二十几个人去考察学校。是一些聪明人去啊,全国各地包括贵州的一些地方,你问问一所小学多少钱盖起来,同样规模同样的专修,吊顶石棉瓦,你去看多少钱,咋变坏的,所谓的变坏,有虚才叫变坏,比实还实你怎么叫变坏,你给我解释一下。我纳闷死了。

  主持人阿丘:从在网上呼吁募捐,到盖起11座小学。这中间信天谨游一直在经历着各种怀疑的质问,但他始终用沉默的举证这个方式在回答着。他对自己不解释的解释是,他觉得解释无力,他解释不清。不过我的同事告诉我,他跟信天谨游聊着聊着,他感觉到那一直支持信天谨游的力量的来源,那是一件往事,事情要从信天谨游盖小学拿到的第一笔钱说起。前面我曾经按下这一段没说。那时信天谨游在网上呼吁良久,一直没有人理会他,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他的老板给了他2万4千元,给的时候什么话也没说,也没打听信天谨游打算怎么个花法。

  采访

  记者:他怎么那么信任你呢?

  信天谨游:怎么信任我。这个信任问题,因为是个同事,也是在一个单位大家合作,也是很长时间了。他怎么信任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他怎么这么信任我。总之他是信任我,我没法解释。信任,为什么信任解释不清楚,说不清楚,我说他为什么信任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信任我。

  主持人阿丘:在信天谨游的手里还掌握着相信他的人送来的源源不断的捐款,他的计划是用这些钱源源不断地在山区盖学校。 现在,第12座小学正在建设中,下个月就可以竣工了;而已经选好址列入信天谨游大山沟里盖学校计划的已经排到第20所学校了。

  采访

  记者: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呢,或者会不会一直这么做下去呢?

  信天谨游:目前为止就这么一直做下去。

  记者:有过这种对未来的设计吗 ,比如说在一直做的过程当中,突然出现某个事。

  信天谨游:那您能告诉我出现什么事吗?不要问我三四个,我记不清楚。

  记者:比如说失业了。

  信天谨游:目前我没失业。你可能会问我几年后会失业,万一失业了,我目前没失业。

  记者:假如呢,比如说您的经济问题出现重大变化。

  信天谨游:哪天出现重大变化?

  记者:就现在。

  信天谨游:现在不可能,我现在没有出现具体变化。我有存款。

  主持人阿丘:有人说信天谨游现实,有人说他精明,有人说他值得信赖,还有人仍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还有人说他骨子里到底还是个浪漫的人。我不知道您在此时会怎样看,我还看到过这样的评价挺有意思,说他是一个用精明现实的方法来操作浪漫理想的人,说他沉默着,用爱信不信的方法诠释出了“相信”的真正含义:所谓相信就是愿意相信。不知道这话您肯不肯苟同啊。好,谢谢收看今天的《社会纪录》。

  ※进入《社会记录》主页

责编:张莉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
 
  资讯信息
警告:室内污染致命!
“手机省”---双卡王!
市话随便打长途尽情聊
无人知晓的暴利行业!
怎样迅速挖掘网络财富
投资3万年利高的惊人!
中国特色餐饮投资网
05年怎样投资最赚钱?
开中国第一家暴利小店
手机魔卡,长途一毛钱
总院治女性前列腺结石
哮喘气管炎的健康之旅
糖尿病患者的福音!!
为抑郁症精神障碍送药
牛皮癣—不再是顽疾!
让痛风终身不痛!
权威治抑郁症精神障碍
中医治儿童多动抽动症
中医治口臭、口腔溃疡
★关注痛风★!
脑病、脑瘤获重大突破
中医权威治疗高血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