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今日说法》:从天而降的50万  
08月20日 15:14

    两个认识了二十年的好朋友在温州打工,一天他们一起买的体育彩票中了50万奖金。两个人为如何分钱开始争执不清。对于当时买彩票、刮奖的情景两人说法不一,也拿不出相应证据证明自己的说法。法院最后根据民法中“公平合理”的原则判双方各得一半。双方不服,仍在上诉。请看——《从天而降的50万》

    
从天而降的50万


    主持人:《今日说法》这个节目当中,彩票也是我们一直关注的一个焦点,今天的节目当中,是一对年轻人,非常好的朋友,但是买完彩票中了奖以后却反目成仇,并且最后还对簿公堂。

    2001年1月5日是新年的第一个周末,也是浙江温州发行即开型体育彩票的日子,温州人对彩票的热衷由来已久,彩票销售量曾经两次夺得全国之冠。这次发行的即开型体育彩票两元一张,最高奖金为50万元,当场摸奖当场兑奖,现场气氛极为热烈。

    温州市体育彩票管理中心主任 夏跃:“大概人数大概是3000人左右,场面比较火爆,人山人海。买彩票就是这样,在温州买彩票,第一天人是最多的,那天天气也好。”

    当天挤在这几千人中间的,有两个在温州打工的同乡青年潘玉波和王苏林,借着新年的好心情,他们也来试试运气。

    潘玉波:“体育场里面人很拥挤,我先挤进来了,王苏林跟在后面。挤不进来,他就叫我,他摸出10元钱递给我叫我进去买算了。

    潘玉波接过王苏林的10元钱挤进了出售点,自己又拿出20元钱,买出了一共15张彩票,随后两人便一同回到了老乡们聚会的小餐馆一起刮奖。

    王苏林:“第二张是我自己刮的,刮开之后就是50万特等奖。”

    王苏林刮开的这张彩票,所中的是该次即开型体育彩票的特等奖,每100万张彩票中才有一个奖金为50万元人民币。对于这些小伙子来说,家在农村,一家人的生活就指望几亩田地,自己在外打工每月工资也不过几百元钱,50万实在是个想都不敢想的数目。

    百万分之一的幸运突然降临了,王苏林在老乡们的簇拥下前往兑奖,这时,潘玉波就跟在人群中间。

    潘玉波:“一听他中奖了,我也高兴,我说这回反正都是我们两个人的份,这回我也觉得很高兴。中奖,谁领都没关系,我只是这么考虑的,但他领完之后,没想到他会跑掉。”

    潘玉波一直认为自己经手买得的那15张彩票是自己与王苏林共有的,所中的奖金理所当然有自己一份。王苏林兑奖后不吱会一声便离开了现场,很有可能是不想将钱分给自己。于是第二天他主动找到了王苏林想问个清楚,从这次见面开始,两人之间就一直纷争不断。

    潘玉波:“他自己就开口说,他说给我2000块钱酬谢,表示好像他就是酬谢我的意思,把我的股东都撇到外面去呗。”

    而王苏林则表示事实并不是潘玉波所说的那样,实际上,他当时只是请潘玉波代买彩票,并不是两人合伙购买,各自的彩票仍归自己所有。

    王苏林:“他挤进去了,我跟在后面也挤进去了,我手不够长,我就递给他10元钱,他后来就递给我5张彩票是小张的。”

    王苏林认为,在自己买彩票的过程中,潘玉波只是帮忙传递了一下,因此就要求分红毫无道理。

    王苏林:“别人不认识的,你就是钱给他,叫他递5张给你,他也一定会给你的。”

    按照王苏林的说法,两人的行为就应该是一种委托代理关系,而且如果当时王苏林已经拿到了5张彩票,这种关系自然也就解除了。那么这5张彩票与潘玉波也就再无瓜葛了,可问题就在于两人在这个问题上的说法并不一致。

    潘玉波:“买出来之后,一直彩票都在我的口袋里,我当时没有给他,我们拿到弘都老乡那里,放在桌子上一起开的。”

    按照常理,买彩票的人都希望能中奖,不会对奖金问题毫无考虑。那么如果如潘玉波所说,两人始终不分彼此彩票一旦中奖,奖金又该怎么办呢?

    潘玉波:“ 去的路上他好像说,如果这个彩票买中了,他说我们可以对半分,他是这个意思。我当时一听他这么说,也就答应他了。”

    既然事先有过口头约定,事情也就简单了,就应该按照约定处理。可在这一点上,双方又发生了争执。两个小伙子各有各的说法,争论不休。事实究竟如何,旁人不得而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潘玉波出资20元,王苏林出资10元,经潘玉波的手买得一共15张彩票,王苏林刮开其中一张之后中了50万大奖。经手购买彩票的潘玉波认为,仅凭这几点就已经可以说明两人是合资购买彩票,同时又进一步提出,既然属合资购买,奖金就应该按两人的出资比例进行分割。自己出了20元钱,王苏林只出了10元,自己就应该分得2/3。

    潘玉波:“因为每一个事情都是按投资的比例来分的,这也就是好像科学上的概论。”

    刮开彩票的王苏林认为,如果这样分,明明是自己买的彩票中了大奖,却只能分得1/3的奖金,潘玉波帮忙传递了一下,就想分走2/3,这简直毫无道理。

    这个时候,两人的争论焦点从王苏林有没有拿到5张彩票,事前有没有分割约定,转向了购买行为是否是合资形式,该如何分割奖金的问题。对于这两个问题,两人仍然各持己见。

    纷争愈演愈烈,而且时常争得面红耳赤。这样的情形,在他们相识20年中还是第一次,两个小伙子生长的地方是浙江南部的青田县一个风景秀丽的山村。几年前,这两个小时候的玩伴儿,20岁刚出头便离开了家乡,独自谋生。异乡的打工生活,对于两个初次离家的年轻人来说,除了辛苦便是寂寞。这时同在一个城市的老乡便成了身边惟一的亲人。

    可谁也没想到,为了这从天而降的50万元,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个人之间忽然生出了许多隔阂。中奖的幸运,却成了两人友情破裂的开始,从此以后,他们都没有再见过面。两个小伙子的纷争越闹越大,惊动了两家的当家人,他们的父亲决定在温州见上一面,解决这场争端。可是这次见面之后,矛盾非但没有解决,反倒激化。

    潘玉波的父亲:“他说,你说好我给你2000块,你说不好,我一分钱不给。我听了这个话,我心里很吃惊。”

    潘玉波的父亲拒绝了王家提出的酬谢,认为事情已经没什么可商量的了,王家必须将50万元的2/3分给自己。对此王家同样态度坚决,认为没有让步的可能。

    就这样,潘、王两家人多年的交情,也很快因为这50万元也荡然无存了。这件事情很快传回了他们世代居住的山村,对于这50万元意外之财到底应该怎么分,乡亲们也是看法不一。

    当地群众1:“应该是分给他们潘家,这个奖票是他(潘玉波)拿出来的嘛。”

    当地群众2:“一个20块,一个10块,应该三七开。”

    当地群众3:“我觉得应该要一半吧。”

    50万元奖金的分配问题没有解决,最后两家只能对簿公堂。原告买出彩票的潘玉波,要求被告刮得大奖的王苏林将已领取的中奖奖金的2/3返还自己。受理此案的青田县人民法院,调查了事件的全过程,认为对于双方描述事实的几点矛盾,各自都拿不出相应有效举证予以证明,均不能采信。根据两人都出资,由一人购买,这一没有争议的事实,法庭认为两人的行为更类似于共同出资购买彩票,中奖利益应该进行分割。但对于潘玉波提出的按出资比分割奖金的要求,法庭也并不认可。

    浙江省青田县人民法院法官 陈元弟:“中巨额奖金的概率比较低,所以跟投资经商的情况有区别,不可能按照投资比例进行分割。”

    根据我国《民法通则》公平合理原则,法庭最后判决,该奖金双方各分得一半。潘、王两家对此判决均不满意,提出了上诉。无论官司的最终结果如何,两家人在感情上的这道裂痕也许将再也无法修复,本以为总算到了尽头的纷扰,现在却仍将继续。两个年轻人再谈起那天中奖,都已说不清到底是福还是祸。

    专家说法

    主持人:叶教授,本案当中,双方争议的焦点就是奖金如何分配的问题,那么您认为如果是说两个人共同出钱买的彩票,回去以后一起刮奖,刮到了奖和两个人买完彩票之后,回去以后把彩票明确分开以后各刮各的,刮到了奖,那最后这个结果会有什么不同?

    嘉宾:如果是属于双方或者几方共同出资共同来购买,那么这种行为非常像我们在民法上所说的合伙。那么也就是说,当潘玉波拿到钱以后,他转身把钱交给了柜台,那么柜台所给他彩票的时候,并不是区分这5张彩票,是给你这10块钱,那10张彩票是给你那20块钱的,不会做这个区分的。因此在你买到彩票的那一瞬间,你已经没有办法去区分哪一张彩票是对哪一笔钱的。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觉得我更倾向于把这样一种关系理解为是一种合伙关系。既然是一个合伙关系的话,那么它所得到的结果就是因合伙关系所得到的利益,那么大家共同来分。如果认定的是另外一种情况,比如说认定的是王苏林给潘玉波的钱是一种委托的关系,也就是说我挤不进去,我把钱交给你,你帮我买这么多钱的彩票出来。但这个彩票是属于我的,也由我自己来刮。如果是潘玉波拿到一共15张彩票以后,那么其中5张交给王苏林,而且明确地讲到了比如说这5张算你的了,这10张算我的,然后咱俩分头刮。如果大家在这个事实的描述过程中,大家不产生分歧,那么中奖的结果都应该是王苏林的。因为在这个环节当中,潘玉波他纯粹是个代买,他仅仅是被委托去买彩票的人。

    主持人:那么这个案件现在判下来了,我们看到法院对原被告双方的诉讼请求都没有支持,原告要求2/3,被告是说我一分钱也不给,最后法院判的是一人一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

    嘉宾:作为法官来说,要遇到这样的案子,他首先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事实应该认定的是哪一个。大家只有原告和被告在场,双方可能对于这个事情的结果都没有一个共同的表示。一个说法是说这个彩票已经给我了,所以我自己刮我自己的,你刮你的。另外一个说法是我们共同到了与老乡聚会的桌子跟前,然后把彩票放在桌子上,大家分头开始刮,这个事实就产生了一个问题。那么于是法官只能按照一个最生活的常识做判断,就是认定这种关系为一种共同行为,或者合伙而产生的一个结果。

    主持人:也就是说在现在证据不足,而且当时的事实又很难查明的情况下,法官只能根据能够认定的事实来做一个常规性的判断。也就是说这两个人是一种合伙行为,一个人出10块钱,另外一个人出20块钱,两个人共同购买15张彩票。

    嘉宾:按照我们国家《民法通则》关于合伙问题规定的话,如果合伙人是共同出资,共同来从事某一个活动,那么其后果是由双方共同来承担的。那么在分配收益的过程当中,并不去考虑你的出资额的多或者是少,只要你是其中的一个合伙人,你就应该与另外一个合伙人具有完全相同的权力,在分配具体的财产利益的时候,就应该是各家一半。所以我想在这一点上来讲,原告所说的依照出资额占2/3的比例来要求这样的利益的话,那么跟我们《民法通则》关于合伙的规定是不一致的。

    主持人:那么合伙这种关系在日常生活当中,如果像您所说的那样,那出资少的那方岂不是占了很大便宜。

    嘉宾:合伙通常都是彼此之间,非常信任的人之间从事一种事业的一种方法。由于大家是相信的,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关于风险的分配,关于利益的分配,我们都不是按照出资额来付的。

    主持人:那么即便是一种合伙行为,如果说事先双方已经约定了,如何分配这个利益的话,那么是不是能够按照约定来分配。

    嘉宾:如果双方又达成这样的一个协议,可以按协议来办。

    主持人:所以说在这个案件当中关键问题就在于,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两个人,之前曾经有过如何分配奖金的这样一个约定。所以说现在既不能按约定来办,也不能够按照出资的比例来分配奖金,只能是一人一半。但是这样的话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如果说有人掏100万,另外一个人掏2块钱,一起去买彩票中了奖之后,同样是对半分的话,那么一般人会觉得不太公平。

    嘉宾:所以我们在这个《民法通则》当中,还有一个一般性的规定叫原则性规定,就是公平合理。也就是说如果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认为这种50对50的比例有失公平,那么法官会动用我们说的公平原则或者合理的原则,去对于双方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或者是利益的分配做一次调整。比如说在一个特定的环境当中,你确实出了100万,我出2块钱,那么法官有可能会说你拿2/3,我拿1/3。所以这种如果双方之间不做明确约定,所隐伏的法律的问题,所隐藏的法律的争议,未来可能爆发的东西可能就非常严重了。

    主持人:所以说在做这样的合伙行为,也就是说可能全带来收益的前提之下,您不妨在合伙之前先跟对方做个商量,今后风险怎么分担,利益怎么分配,千万不要碍于面子,也别怕不好意思。也许您一句简单的话,就能省却日后很多麻烦,可能是省掉一场官司,也可能是为自己保留一份珍贵的友情。(记者:许沁沁 郭震宇 编辑:王宝卿)



责编:千寻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