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贵阳破获一贩卖婴儿案 女婴生出来就为卖?  
08月14日 09:05

    被拐女婴在医院接受治疗

    北京青年报消息:8月5日到7日,贵州省贵阳铁路公安处破获的一起贩卖婴儿案件中,7名被解救的女婴最大的不到4个月,其余6名都只有十几天大。她们的最终目的地是河南安阳陶二金矿,以每个1000多元的价格卖给当地人做童养媳。

    7名备受折磨的孩子被送到医院治疗和看护,她们当中有两名患病,刚刚脱离危险期。一名查到来源的婴儿刚刚被家人接走,而其他的几个,可能不会有人来认领了。目前,该案在贵州的部分已经告一段落,将被移交给其他相关部门。5名犯罪嫌疑人已归案,而他们的“上线”和“下线”仍在追查中。本报将对此事做追踪报道。

    火车上发现拐卖女婴者

    8月5日,贵阳至北京的T88次列车驶过长沙站,乘警巡视车厢时,发现有1男3女带着5名婴儿,行迹很可疑。警方当即将他们带回盘查,经证实这些孩子都是女婴,是他们拐卖的,将被带到河南安阳陶二金矿,有人将手持铜牌与他们接头,把孩子接走。次日,乘警在河南安阳将接头人谭某抓获。

    8月6日,又在T88次列车上,车行至贵阳至凯里间时,乘警发现两名妇女带着两个没满月的婴儿,婴儿哭闹不止,两妇女不仅漠不关心,而且神情紧张。乘警上前询问,她们很快露出马脚。其中一名妇女刚刚20岁,声称孩子是她自己的,为了证明,她解开衣襟装作给孩子喂奶,却喂不出来。经过突审,她们供认,这两个女婴是7月30日她们在云南陆良以400元的价格买下的,准备送往河南安阳陶二金矿出售,每个婴儿卖价1500元。那些买主购买女婴的目的,是把女孩养大后当“童养媳”。

    由于两案的案情相似,人犯目的地也在一处,贵阳铁路警方8月7日成立了专案组调查此案。

    孩子250元买来,1600元卖出

    8月8日凌晨,该案的4名疑犯和一名接头人被押解到贵阳,另外两人也被拘留。经过民警10多个小时的突审,有两人初步供认了犯罪事实。

    嫌疑人顾庆奎、耿竹敏二人自称夫妻。顾供认,有两名女婴是他们在云南曲靖陆良县从一个名叫李小朋的人手中分别以250元和300元购得,他们与另一名携带两名女婴的疑犯宋新琴约好一道去找买主,以每个女婴1600元至1800元贩卖。耿竹敏则称女婴是在陆良县捡的。

    宋新琴则一直称其携带的两名女婴是她从陆良县捡的弃婴,准备带到河南安阳和丈夫一起抚养。

    疑犯张定秀交待,她带的这名婴儿是贵州镇宁县诚意毛姓人家送给她的,准备带到石家庄贩卖,她还供认,今年6月她曾把一名女婴带到石家庄献县卖得2800元。

    接头人谭代龙交代说,是一名叫刘红的男子让他来接一名从贵州来的携带女婴的妇女(经审问确认是宋新琴),每接一次,可得200元。刘买到婴儿后再“批发”给买主。

    孩子的状况非常恶劣

    分别被编为1至7号的7名被拐女婴送回贵阳后,即被送到贵阳铁路医院治疗照顾,由于长时间与疑犯在恶劣的环境中颠簸,其中两名婴儿分别患上了新生儿肺炎和黄疸,都已进入病危状态。据看护孩子的民警介绍,如果没有被抢救的话,患黄疸的那个婴儿将活不到现在。

    记者前天晚上在医院见到了6名婴儿,来自镇宁的那名女婴已经于当天早上被得到警方通知的家里人接走,剩余的6名都没有满月,最小的出生才只10天,体重不足3公斤。贵铁警方派了4名女警24小时轮流值班,一方面帮助医护人员照顾孩子,另一方面负责孩子的安全——她们是本案重要的“证据”,不能有任何意外。

    经过抢救,患肺炎的婴儿已脱离危险,而患黄疸的还没有出危险期,8月9日刚刚输了一瓶白蛋白,以防她出现感染等症状。记者赶到时,她的头上还插着针头。

    当晚看护孩子的警官原瑗和田燕妮告诉记者,这几名孩子刚到的时候,浑身又臭又脏。疑犯用同一个奶瓶给她们喂奶,致使她们都感染了鹅口疮(一种真菌感染的口腔疾病,患者口腔粘膜脱皮,吃东西时疼)。而喂的那奶,臭烘烘的,“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尿布是用化纤的毯子做的,所有的孩子屁股都淹烂了。为了避免孩子在车上哭闹,她们还给孩子吃镇静剂,好让她们睡觉。

    原瑗说,她看到疑犯给孩子喂奶,奶嘴的孔挖得很大,孩子一吃就被呛住,她们就把奶滴到孩子的舌头上,她能吃到多少就是多少。

    很多人想领养这几个婴儿

    几名婴儿现在穿的衣服和盖的被褥,都是贵州铁路分局的职工们捐的。洗过澡的孩子们躺在一张大床上,看上去乖巧而又可爱。她们很坦然地睡着觉,时不时地醒来发出细声细气的哭声,表示自己要吃奶,或是刚刚尿了尿。贵铁警方的工作人员在当天早上搞了一次募捐,参加者有1000多人,捐款总数超过4000元。

    看护婴儿的4名警官都还没有结婚,带孩子也是平生头一回。田燕妮告诉记者:“真是累死了,几乎没时间睡觉,一会这个孩子饿了,一会那个孩子尿了,一会喂奶,一会换尿布。每次换班时,换下来的人脸色都是苍白的。”“不过真是有意思,这几个孩子都特别可爱。”田燕妮的脸上浮现出自然流露的母性。

    警官们告诉记者,这几个孩子很招人喜欢,尤其是其中的4号婴儿。有个40多岁的护士每天都来看她,给她洗澡、喂奶,抱上半天,一个劲地说想抱回家自己养去。其他几个婴儿也都被人“看上”,很多人都表示了想领养她们的意思。

    “这么可爱的孩子,你说她们的母亲怎么舍得不要她们呢?!”田燕妮叹息道。

    最大的那个婴儿来的时候很可怜,不肯吃东西,不让别人抱,连续哭了3个小时,直到哭累了才肯吃奶。“她是认妈了,想找她妈。”田燕妮一边介绍,一边感慨。

    有些孩子是母亲生出来专门为了卖

    目前,案情已经有了两个明确:一是女婴拐出地明确了,除了编为3号的女婴是被拐自贵州镇宁县外,其余6名女婴是疑犯从云南陆良买来准备拐卖到河南、河北一带的。二是7名疑犯的犯罪事实清楚。按照公安部《关于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适用法律和政策有关问题的意见》的规定:在运输途中查获的拐卖妇女儿童案件,可直接移送拐出地公安机关处理。专案组已请示移交案件和婴儿安置问题。

    到目前为止,这6名孩子的父母还都没有找到,这些孩子很有可能没有人认,而成为弃婴了。她们将被如何处置,目前还不知道。田警官分析孩子的来源时说,她们可能是弃婴,也可能是犯罪分子从医院偷的,甚至可能是孩子的母亲生出来专门为了卖的。据媒体报道,西南地区曾破过卖亲生孩子的案件,孩子的母亲把这当成了一种职业。

    几个孩子的治疗费用现在还欠着,将由贵州铁路公安处负担。虽然有很多人表示了领养愿望,但是领养的手续却很难办。

    记者看孩子的时候,负责治疗她们的贵铁医院的儿科主任在一旁感慨:“(她们)可能得送到福利院去了……”

    贵阳铁路公安处副处长、专案组副组长李谭书告诉记者,拐卖女婴是近一两年来出现的犯罪新动向。疑犯在审问中交代,河北、河南等地买主大都是把女婴养大后与自家儿子结婚,这样可以省去数万元的结婚费用。该案在贵铁警方40多年的案件侦破史上是第一次,在全国也属罕见。

    当记者问及“贵铁警方是否会深挖疑犯的上线和下线”时,李副处长表示,这一计划待定。因为受人员、经费和地域等多方面因素的限制,单靠铁路警方一家很难深挖,希望“拐卖女婴”这一犯罪新动向能得到云、豫、冀警方和上级公安部门的高度重视,届时大家联手出击,一定可以取得很好的战果,遏制这种犯罪的势头。



责编:千寻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