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直击长征面试现场 考官崔永元严格选拨成员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4月20日 15:20 来源:



  CCTV.com消息:

  解说:《我的长征》栏目组正在等待的,是一位来自加拿大的应征者,与此同时还有其他9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应征者正在赶往北京,他们从近5000名报名者中被挑选出来,到北京为了同一个目的。

  参与者:我觉得长征这件事,应该是向所有人都开放的,去亲身体验一下,我就是想走,我觉得我是一个很坚强的人,有奖无奖都无所谓。

  洪云:看你们看我都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失望了。

  评委:我觉得你的胡子太吸引人了。

  洪云:是吗,刚才我坐到外面他们都以为我是考官,有人说一看你就像剧组的,不是 ,我说赶时髦我只是留个郭德纲的发式。

  崔永元:但是我说你要去长征一年都听不到他相声。

  洪云:这个你的意思北京的文化,离那个乡村就有那么远,不会的 这个声光电什么都有。

  崔永元:没有 ,你这个这一路上声光电你都不要想 没有,所谓的声光电,可能只是有摄像机跟着你拍摄,别的什么都没有。

  洪云:不一定,有很多太阳能能解决的问题,因为我是学理工科的,而且我是搞无线电的,有可能很多问题,包括要GPS(全球卫星定位),如果咱们不做这个工作的话,我觉得有点浪费,尤其是我想着回来做一个高度表,就是说给将来要走这条路的人,就是说每天大概的高度变化是多少,里程变化是多少,这肯定得有人做,而且当然了这东西产权有可能属于你们,《我的长征》剧组的。

  崔永元:你现在给我们报的,你的体重是95公斤。

  洪云:对呀。

  评委:这是实话吗?

  洪云:是啊,当然了人有可能,我喝水就有可能会长两斤,我觉得我要从身体条件上,我远远地好于他们,我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在中国要搞一个胖子网站,我把所有的胖子都集合起来,我们的口号就是"打倒减肥",我觉得走完跟走不完,虽然我觉得我有足够,我知道我会碰见什么情况下,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这个我对自己是有把握的,我可能话比较多,因为我前几天有一天在外面加油的时候,人家说你不是张大民吗,那时候我头发是立着的,我说 对,我说到你们家,到你们那胡同跟你们侃侃去,我觉得我是有电视效果的,我觉得如果要是按现在话说,有发烧友的话,我可能个人是个长征的发烧友,我认为这个长征无论如何,就是说现在用什么赞美之词去,现在有点结巴了,赞美长征都是丝毫不过分的,实际上咱们现在做的这几天,应该正是红军四渡赤水的时候,我觉得今天应该,大概应该是一方面红军,正在茅台镇喝茅台酒的时候,经过心理测试我是属于内向的。

  崔永元:好, 就这样 谢谢你 谢谢。

  洪云:你看你们烦我了 谢谢 。

  参与者:走不下来也得走,我觉得团队中不会有问题,自己实践一下自己,完善一下自己,农民也是一种职业吧,我觉得它就是我的职业,跟着组织肯定能走下来,那也许是对我一个挑战吧,风雨过后不一定有美好的天空。

  解说:李柟 高级工程师 82岁,1942年-1945年弃笔从戎加入远征军,赴缅甸作战。

  崔永元:您是要参加我们这个徒步走两万五千里呀。

  李柟:对 我要走全程。

  崔永元:我觉得您不用报名参加我们这个,您可以坐我们的车,跟着我们走就行。

  李柟:不,那就没有意思了。

  崔永元:非要徒步走。

  李柟:我原意就是这样子,就是想走完全程。

  崔永元:我觉得人家观众会指责我们的。

  李柟:不会的 这是我(情愿的)。

  崔永元:你们弄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去作秀。

  李柟:你看我这 这是去年了,两个英国人再次,他就讲我为什么二次走长征路,给我刺激很大,说人家外国人都要体验体验这,长征怎么走的,路途是怎么样情况,怎么样困难,国外的人都这么重视,我们作为一个中国人,一个党员,我也应该体验体验才行。

  崔永元:我觉得要是1942年我就会相信您的说法,因为当时您在远征军,在缅甸那么艰苦的条件下可以打仗,但是现在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

  李柟:那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己了解,我觉得完全可以的。

  崔永元:您在新一军后来去了长春了吗?

  李柟:我没到长春,这是我是为了抗日的,现在要中国人打自己人,那我不干。

  崔永元:就不想打内战。

  李柟:就不想打自己人,打内战 不是我参军的目的,我不是一个好像是见证人,我是亲身自己经历过的,对在缅甸的情况,对英国军队,对美国军队,我当时我觉得真是他们完全是草包,好多事情都是新一军给他解的围,他把器重完全扔掉就跑掉了。

  评委:我们不是怀疑您的能力,可能会影响,整个这个长征路线的速度,所以呢就是这个我们崔老师的意见,您可以坐着车走一走。

  李柟:不行,我就想 我不会给组织,这次组织活动增加麻烦的,有的时候我还想能为我们这次活动,能尽点力 还做点工作,我有这么个想法。

  参与者:这对于我是一个挑战,持久力耐久力比较好,我不要钱 大奖我都可以不要,我房子跑不了这个机会可就没了,我就是要遭罪,我会坚持下去的。

  解说:邵夏珍 44岁 研究员。

  崔永元:您会觉得年龄是障碍吗?

  邵夏珍:没问题,12个月没问题。

  崔永元:让我们怎么相信呢。

  邵夏珍:要不现在就做两招给你看看,我的裙子太短了,然后投篮,没问题。

  评委:摸得着篮板吗?

  邵夏珍:摸得着,篮板我摸不着,因为毕竟个子关系,但这运动类的我是非常爱好的。

  崔永元:您在社科院研究什么呢。

  邵夏珍:我是研究人口与经济问题的。

  评委:这段时间 10个月,您要跟家里完全断绝关系了。

  邵夏珍:家里 确实是,当时报完名以后我跟我孩子和老公讲,孩子就说妈妈你怎么能去呢,我马上要中考了,你能走得开吗,然后我老公的反应就是,你去这么长时间这女儿怎么办,我说没问题,因为我们还有一些亲戚在北京,我就可以叫她姑姑或者什么,过来帮助日常照料一下,起居方面的生活,另外我觉得也想有一个经历,离开10个月给孩子也是一个,独立成长的一个锻炼,而且这个过程我回来,把这个长征路途的一些艰辛,让孩子能够更好地去感受,因为他们真是在蜜罐里长大的,我想用我的行动给孩子去树一个榜样。

  参与者:我想尽一切办法去做,释放压力的机会吧,我特别自豪,因为他是一名老红军,选上了就去长征,我想做的事情一定要做成,这是我做事的风格,不管出现什么情况我是不可能回来的。

  解说:孙君安: 自由职业者 24岁,接到面试通知后,从山东烟台出发,计划徒步走到北京。

  孙君安:大家好 ,放到这行吧。

  崔永元:哪天离开家的。

  孙君安:2006年3月7日。

  崔永元:走了多少天。

  孙君安:走了11天。

  崔永元:每天走多少公里。

  孙君安:五十到六十公里吧。

  崔永元:怎么样 小意思。

  孙君安:没感觉出来累。

  崔永元:没什么感觉。

  孙君安:就是寂寞自己走,一点意思都没有。

  崔永元:寂寞 你是你走的都是公路吗?

  孙君安:对呀 除了车就是车。

  崔永元:那还寂寞,咱们走那路上连车都没有。

  孙君安:那也有,最起码有队员 可以说说话什么的,交流交流,我上哪交流去呀。

  崔永元:觉得特别寂寞 是吗?

  孙君安:对呀 连个说话的都没有。


  崔永元:其实你,体力上你没有问题,体力一点问题也没有,你怕的就是寂寞 是吗?

  孙君安:对 这个东西确实要了命了都,自己跟自己说话 就跟个傻子似的,对着地,我记得我在那个寿光的时候,捡了一个毽子,就是老毽子 布缝的,我就跟毽子说话,踢着跟它说话,我说非得给你踢到河北去,我一路一直踢踢踢,到晚上不踢 放到兜里,然后过河北这个地界的时候,就把那个毽子藏在这儿,我说我不走了,然后我说现在时间不够了,我说等到我参加完长征回来的时候,我再来接你,我再走回去,把那毽子拿回去,上面签上我的名字 特别漂亮。

  评委:我看你还有个红旗,那个红旗能给我们展示一下吗,跟我们有关系吗?

  孙君安:跟你们有关系呀。

  评委:那你给我们展示一下好吗?

  孙君安:好 这是我这上面签字的,一般都是说我在路上碰着的人,问我这是什么事,我就是说咱参加完这个活动之后,我让他给我签了个名,是这么个东西,看,新长征突击队。

  崔永元:有多少人签了呢。

  孙君安:这个 大约是上百人吧。

  崔永元:感兴趣的不是特别多,感兴趣的人不是特别多。

  孙君安:是不懂这个,就是说现在的人都忘了过去,你一说 有的都听不进去。

  崔永元:他们会不会觉得你精神不正常。

  孙君安:有可能吧 可能他们感觉精神不正常,也有的特别,还是支持的多,小伙子有毅力支持我, 我说谢谢。

  评委:人家实际上是嘲笑你。

  孙君安:其实啊 ,其实不是嘲笑,这确实也属于。

  评委:真的是 真心话。

  孙君安:崇拜我。

  评委:挺自信,骂你神经病的有吗?

  孙君安:没有,这要是骂神经病,就是说他说我神经病,那纯属他有神经病。

  崔永元:你当时怎么想要从烟台走过来。

  孙君安:我是这么想的,走 一万公里在后面 这是就当拉练了。

  崔永元:是这么想的是吗,不是说想给我们来个下马威。

  孙君安:不是 不是,我是想的就是提前拉练拉练。

  评委:走了11天。

  孙君安:对。

  评委:后来改坐火车了,为了赶我们的面试。

  孙君安:对 时间不够了。

  评委:最后一站到哪。

  孙君安:最后一站沧州。

  评委:已经走到沧州了。

  孙君安:对 这是一个小小的遗憾吧,等参加完长征回来之后,我再从北京再走到沧州,再坐火车再回家。

  参与者:侧重点是"我的";名,我只是希望我家人为我骄傲;他们是引擎 ,我就是润滑剂;我就是想去;在一架飞机上飞过的人,就是生死之交。

  解说:俞鹏 56岁 退休干部。

  崔永元:您的年龄占优势。

  俞鹏:也不算。

  崔永元:因为报名的 好像年轻的更多一点,年纪大的人基本上就是声援我们,你现在跑过来要加入这个队伍,您父亲是红军。

  俞鹏:我父亲是,我父亲还健在。

  崔永元:他是哪方面军的。

  俞鹏:一方面军。

  崔永元:他们走的路是最长的。

  俞鹏:他走的是一方面军就是从江西于都走到陕北。

  崔永元:他是全程都走了。

  俞鹏:全程全走完了。

  崔永元:我们怎么不让你参加呢。

  俞鹏:不让我参加我自己组织。

  崔永元:你父亲肯定特别支持你。

  俞鹏:对 今天我还问了他一下,我弟弟说我准备从珠海回来了,准备参加这个活动,问他有什么意见,他说他没意见。

  崔永元:过去他肯定给您讲过很多次吧,他们怎么走下来的。

  俞鹏:讲得很少,因为过去那个时候受那种传统教育,我个人来讲我是共和国的同龄人。

  崔永元:1949年10月1日出生。

  俞鹏:对 这有这个身份证。

  评委:您父亲多大年纪。

  俞鹏:91岁。

  崔永元:是不是打错了。

  俞鹏:没有 ,因为过去受家庭传统教育,家里很少讲自己的事 都不愿意讲,去年(2005年)11月份的时候,我回来的时候,我父亲过生日,回来看一看,正好是中组部,给那些老红军战士,举行一个国宴在大会堂,中组部给他们每人一个纪念册,还有这光碟,就拿回家看完以后,我就突然就萌发起来了,就想走这个长征路,整个每天走的里程我都全记下来了,并且按照每天的里程我把图全画下来了,手工全绘制下来了,原来是准备今年2006年10月16日走,这个江西第一张,这个是第一张江西于都。

  罗开富:我来看,这是于都,于都、小溪、界首对了,广西呢?广西在哪里?

  俞鹏:广西这里 广西过来福建,这面湖南。

  罗开富:湖南 贵州,云南呢。你这个图画得很对的,挺好,这个图画得好。

  俞鹏:我原来想就是我自己走,或者是跟你们走,就一方面是对自己进行,意志方面的挑战,再一个是确实是看看,红军走得是多么艰苦,有所体谅一下,亲身去感受,再一个是作为我是共和国的同龄人,应该是对沿途的老乡表示一种感谢,感恩。

  参与者:我想跟着走全程行吗;我认为自己完全有能力走长征路;但是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是否坚强;我最怕的是我生病怎么办;我们的意志力都是非常强的;我就想去;我认为劳动永远是最光荣的。

  解说:樊朝曦 24岁 学生,姜涛 24岁 教师。

  樊、姜:一二三,各位老师好。

  评委:你们俩练了多长时间在家里。

  姜涛:啊 没练。

  评委:没练。

  崔永元:我们今天面试这么长时间了,是第一次两个人同时坐在这里面试,都是一个一个的,为什么你们是两个人呢。

  樊朝曦:我们两个是来自一个地方的,并且我们俩是男女朋友呗。

  崔永元:我就开诚布公地告诉你们,就是你们两个人一起去的可能性等于零,你们要是不愿意参加这个,现在你们就可以选择走。

  樊朝曦:不 我们还会继续。

  姜涛:一定要参加。

  樊朝曦:对。

  评委:一定要俩人都参加吗?

  樊朝曦:尽量争取。

  评委:没有可能。

  樊朝曦:那就一个,谁去都可以,一定要去一个。

  崔永元:按照我们的规定,也不允许你或者他偷偷地去陪着他走,也没有可能,就是要分开一年,谁先说呢?

  姜涛:行,我先说吧。我觉得我们来自同一个城市,而且我们又是相处五年的朋友,而且又同时被选到这个长征,《我的长征》节目组,就是参加这个活动,我觉得我们两个非常有缘分,这缘分就是天注定吧,有点迷信,我认为即使我俩,不管她或者我参加这项活动,另一个人都会大力支持,但是我还是希望最好两个人一起去,这样我们俩可以携手,就是走完这段长征路。

  樊朝曦:我觉得是一道风景线,是一个特点。

  崔永元:谁都愿意当这道风景线。

  樊朝曦:既然你刚才已经说了,不让我偷偷地跟着,其实我开始真有这个打算,这是一句实话,而且最开始报这个的时候,怎么说呢,我们两个一起报的时候就在想,无论是哪一个去了的话,我们两个这一年都会等,因为我俩是高中同学认识的,然后我第一年考上了黑龙江大学,重读了一年,在这一年里他也一样在等我,我们两个也是分开的,在两地 他在哈尔滨工业大学上课,我天天就在高中就是学习,也是分开的,但是也没什么变化,而且我俩一起既然走过了五年。

  崔永元:但是你得做这个最坏的打算。

  樊朝曦:那我相信我也会找到,如果说他到时候有什么问题怎么样了,那我相信我也会,再找到一个对我真正好的人,我还不至于那么差吧。

  姜涛:你也太不相信我了。

  孙海滨:因为为什么 人家都是单身去的,你们两个在那非常亲热,人家会想念家庭 知道吗,所以我们刚才已经商量过了,必须一个人,为什么 你这样会扰乱军心,真的是这样。

  樊朝曦:各位老师,我觉得在这样艰苦的一个环境下,我们两个也没有这个心情会去谈情说爱吧。

  张虎迪:尽管你是很热情,但是我刚才讲,就刚才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考验,你的眼睛里已经有泪水了。

  崔永元:对 。

  樊朝曦:我是一个很感性的人,因为我有的时候谈一些事情的时候会流泪,但是他说的那个话我不否认,真的 在生活中,在很多事情中,我觉得我做得很坚强,在需要我坚强的时候。

  张虎迪:因为我们每个人的那个面试都是一个人,我想用你们两个人互相地找一找,谁更适合于,因为你们俩在一起互相了解,谁更适合于来参加这个,假如选一个人的话,因为我们原来都是自己说自己好,我不知道你们两个谁的弱点更适合,或者是更不适合,你们俩能互相评价一下吗?

  姜涛:我先说吧,我觉得她更适合。

  张虎迪:原因和理由。

  姜涛:一个理由,性格比较坚强,遇到事情从不退缩。完了。

  崔永元:你是不是不想去了。

  姜涛:不是不想去。

  樊朝曦:我知道他是发自内心的,如果让我去推,我也会认为他更适合,就是因为我们两个人的感情很好,都希望这是在我俩的心目中,这是一个很好很好,很重要的一个机会,而且我们觉得它的意义,最主要是它的意义,对我们两个人生来讲都是很重要的,但我觉得如果就像老师问的,你觉得谁更适合,就像他说的我觉得我的韧性会更好,但是如果我觉得谁更需要这次锻炼,那我觉得他……

  (本期完,下周请收看面试2)

责编:常颖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