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央视国际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当熬夜成为往事

央视国际 (2004年09月09日 14:18)

  正如雅典奥运会上贾占波意外被金牌击中,躲都无法躲开,大约20天前,在早上经营了11年的《东方时空》意外地收获了梦寐以求的晚间黄金时段,于是变化又开始了……

   换一种活法

  听说《东方时空》要进入晚间,第一感觉是熬夜可能要一去不复返了!当已经习惯于上午9点抑或更晚的时间睁开眼睛,深夜两点或者更晚的时候闭上眼睛之后,我们早已异化为了一群夜行动物。如今,我们或许可以回归本原,像乡下的农民叔叔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了。8月26日早上,第一天演练,7点多钟就睁开了眼睛。在经过了数年之后,第一次在经过睡眠阶段之后看到了八点钟之前的太阳。上班路上看着满街滚滚的人流和车流,那种久违了的感觉实在是新鲜。8点半开会,该到的人迟到了三分之一。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扫视着周围惺忪的睡眼,不由得想起达尔文,想起赵老师解说“人与自然”时悦耳的嗓音:从夜行动物到昼行动物,物种的演变总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换一种死法

  “此时离播出还有一个小时,盯着演播室监视器上突然出现的错别字,任涛手捂胸口艰难的吐出一个‘改’字,而后倒下”——9月1日,在我迎来自己的第一个值班日之前,《时空连线》有好事者为心脏脆弱的本人设计了这样一种倒下的方式。虽然上述事实在9月2日最终没有发生,但这个段子还是形象地描述了《东方时空》在进入晚间之后,节目以及做节目的人所面临的“死亡”方式的变化——从慢性“死亡”到突然“死亡”,从熬夜做节目累死到当天节目做不出来急死! 其实,不管是慢性“死亡”还是突然“死亡”,无论是累死还是急死,只是方式的不同,结果并没有两样。对于新《东方时空》而言,做当天的感觉是刺激的,虽然时时要冒猝死的危险。如果说过去避免“死亡”的方式更多的是合理分配体力的话,今后的生存之道则是更好地运用你的智力。

  生存或者死亡

  有人说,《时空连线》这块地儿风水有些问题。11年间,从《焦点时刻》、《时空报道》、《直通现场》、《时空连线》到现在进入晚间后的《时空连线+时空看点+时空调查》,几乎是一年一小变,两年一大变。如果说《东方时空》是中国电视试验田的话,《时空连线》就是其中更换品种最多的一块自留地。过多的变化带来了不稳定性,总会让人有种种担忧。但变化也让人充满了对不可知未来的新鲜感和期待感,从这个角度讲,变化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事实上,从《焦点时刻》到《焦点访谈》,从《时空连线》到《新闻会客厅》和《中国周刊》,从《生活空间》到《百姓故事》再到《纪事》和《社会记录》,评论部的哪一个栏目不是这种变化收获的结果呢?对于过去的变化,生存或者死亡早已有了答案。对于现在的变化而言,生存或者死亡又是一个新的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我们,更取决于观众,取决于一群做早点的厨子在改做晚饭之后,食客们品尝到的是否一顿更加可口的大餐。期待回答是肯定的!(文/任涛)

责编:张莉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