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央视国际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东方时空”的晨钟暮鼓

央视国际 (2004年09月09日 11:59)

  11年前的一个早晨,东方时空的一声清脆的晨钟唤醒了沉睡的中国人。一个改变人们生活习惯的电视节目诞生了。很显然,对于当时贫瘠的中国电视来说,东方时空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11年后的一个傍晚,也就是2004年9月1号的18点14分,和太阳一起升起了11年的东方时空在落日的余辉中轻轻地敲响了暮鼓,终于回归了属于自己的晚间。一个晚间形态的栏目改变了中国人早晨不看电视的习惯,那么,回归了晚间的东方时空还能够再次改变中国人天擦黑不看电视的习惯吗?也许,在这个视听繁杂,娱乐多样,人心浮躁的时代,它很难再创造一个神话。理智的电视人也不应该再有改变别人生活习惯的幻想,也许我们要做的就是要在适合它的土壤、温度里继承它的品质,延续它的血脉。

  老东方时空是靠贴近群众赢得人心的,是从改变电视语态开始的,它通俗白话似的表达就像当时的港台歌曲一样熨贴好听,东方时空是和当时的流行歌曲--郑智化的《星星点灯》、《水手》和杨玉莹的《我不想说》一块火起来的,他们都用最通俗的表达打动了当时中国人那颗脆弱的需要人文关怀的心。

  到了97年也就是我大学毕业的前一年,网络迅猛兴起,这种更加快捷时尚自由的媒体给电视带来了不小冲击,有人甚至把它叫做电视的掘墓者。它的表达更多、更快、更自由,而这些恰恰都是中国电视很难改变的弱点。于是,《焦点访谈》、《新闻调查》、《实话实说》相继成为东方时空下的蛋,分别用舆论监督,深度调查和脱口秀的独特表达开疆拓土引领电视之先,而母体东方时空此时却鲜有变化,通俗贴近的表达方式也被众多媒体栏目引进效仿,不再是唯一。

  前不久,结识一位80年代的新一辈,他竟然根本不知道东方时空,也没听说过什么白岩松、水均益,完全是网络的一代,而他只是目前中国近亿网民中的一位。作为一个电视人,我们不得不承认网络正在代替电视在更大程度上改变着人们的生活。而电视要想延续强势媒体的影响必须通过分众形成合力,企图靠一个频道,一个栏目,一个节目甚至一种表达方式一网打尽的时代早就过去了。进入晚间的东方时空要轻装前进,不要再幻想改变别人的生活习惯,而要认真的研究六七十年生人的这批属于自己的受众,放弃报道态追求评论属性,在观点和态度的表达方面独树一帜,给人们每天都被海量信息刷新一次的大脑开辟一个沉静思考的空间。

  也许东方时空还要改变,但它求实、公正、平等、前卫的态度也许永远不会变,对于学新闻的我来说它曾经是心目中的麦加,东方时空沉着有力的暮鼓已经敲响。能成为其中一员,跟它一起进入思考的晚间,足矣。(文/王立明)

责编:张莉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