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

央视国际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在太空连续工作时间最长的人:B·波利亚科夫(图)

央视国际 (2003年09月26日 14:32)


  1995年3月22日,宇航员波利亚科夫创造了一项新的世界纪录——在“和平”号空间站上连续工作了437天17小时58分17秒。也就是说,他在太空“居住”了一年多——14个半月,创下了人类历史上宇宙飞行时间最长的纪录。波利亚科夫绕地球飞行了7000多周,航程达2亿9000万公里,飞行最大高度(远地点)400公里。

  如果加上所有的飞行时间,波利亚科夫在太空上的总天数达到了678天16小时58分6秒,共绕地球飞行了10864圈,这又是一项绝对世界纪录。值得一提的是,波利亚科夫的第一次太空飞行就相当引人注目:1988年4月27日,他乘“联盟”6号宇宙飞船(连接到:飞行器库-载人飞船-联盟号)上天,在“和平”号空间站上工作了241天。

  专家们开玩笑地说,在太空飞行这么长时间,完全可以飞到火星去了。实际上,这样的目标已经确定了,而波利亚科夫的亲身实践从生物医学角度证明了飞往火星的可能性。波利亚科夫在飞船着陆后,不用外界的帮助,自己独立从降落舱中走出,显示出超人的能力。 而且,在着陆第二天,他就能轻松地在久违了的母亲大地上散步了,并无需别人帮助自己走去进行医学检查。在此之前,为了实现这一切,科学家和宇航员们花费了33年的时间。

  回顾一下人类航天的历史,首次载人宇宙飞行是在1961年4月12日,苏联宇航员加加林少校(连接到:天之娇子-宇航员-加加林)乘坐“东方”号宇宙飞船在太空飞行了108分钟。第2个是他的同胞季托夫少校,他于1961年乘“东方”2号宇宙飞船飞行了一天多——25小时18分钟。1965年12月4日,美国宇航员弗兰克,博尔曼和詹姆斯·洛弗尔突破了10天大关,他们二人在轨道上呆了13天18小时35分31秒。1971年6月,苏联宇航员Γ·多布罗沃斯基和B·帕查耶夫又夺回了纪录;他们乘“联盟”11号飞船飞上“礼炮”号空间站,并随其飞行了23天18小时21分43秒。

  后来,宇宙飞行时间纪录在苏联人和“礼炮号”(连接到:飞行器库-空间站-礼炮1号)和“和平号”空间站与美国人及其空间站“天空试验室”之间易手。在波利亚科夫创造纪录前,保持者为苏联上校B·季托夫和随船工程师M·马纳罗夫,成绩为365天22小时39分47秒。

  最初波利亚科夫计划在太空飞行500天,即按专家们所说的“绕地球飞行8000周,行程3亿公里”。飞船发射原定于1993年11月中旬,后由于技术原因推迟。1994年1月8日,在拜科努尔发射场,“联盟”TM-18宇宙飞船把指令长B·阿法纳西耶夫上校、随船工程师Ю·乌萨切夫和考察宇航员、医生B·波利亚科夫送往“和平”号空间站,开始了第15次太空考察,在这次飞行中,波利亚科夫将进行人类历史上时间最长的宇宙飞行,要在空间轨道上连续工作400天以上,这是前所未有的壮举。

  为了将长时间太空失重飞行对宇航员身心的影响降到最低,科技人员可谓煞费苦心:飞船发射前宇航员必须接受科学的训练;空间站上精心设计了预防措施;在地面宇航员恢复适应训练也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早在“礼炮”号空间站上,研制人员就为宇航员设置了小小的“太空体育场”。它是今天“和平”号上综合运动器材的原型。为了预防人体在太空器官功能的丧失,宇航员们需要经常进行体力综合练习。他们在空间站上可利用拉力器、模仿地球重力的跑步机以及自行车练习器进行体能锻炼。飞行中,宇航员们使用了“企鹅”型单人加载服。这种加载服可在宇航员运动时对骨胳和肌肉系统施加负荷。此外,以适当的交流电脉冲刺激大腿、小腿、腹部肌肉的电刺激方法,也经常为宇航员采用……

  尽管如此,波利亚科夫医生在太空中也不轻松。在浩渺的太空连续工作、生活超过400天,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此长时间的飞行,人的机体会有什么反应?长期失重会对人的心血管系统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人的骨胳组织和免疫系统会发生什么变化等,都是在地面无法预知的。“和平”号上的宇航员一批批轮换,而波利亚科夫却一直留在那里,以完成一项宇航史上从未有过的科研计划。波利亚科夫是生物医学研究所副所长、宇航指挥中心负责医疗的副主任。探索长时间失重对人体带来的影响,检验国产宇航员防护系统的效能,确立俄罗斯在宇航医学方面的领先地位,对于他来说责无旁贷。

  失重,封闭狭小的空间,单调的食物,同新乘员的相聚以及周而复始的地球和星空的景象,这一切对于波利亚科夫来说已司空见惯了。他全身心地投入到空间站上的科研工作中,每天工作达15-16个小时。

  “和平”号空间站经常出现一些异常情况,如控制系统的仪器失灵。此时,空间站内的生存保障能力降低,宇航员生命受到威胁,需要尽快修复。然而,修复有时要持续一天、二天甚至更多。这是对宇航员精神和意志的考验。每逢这种时候,宇航员们总是把目光投向波利亚科夫,因为他在太空中资历最老,最有经验。在关键时刻,波利亚科夫总是显示出临危不乱、镇定解决棘手问题的能力——一名心理医生的素质。

  生活中的波利亚科夫平易近人,他能很快地和每一个新到空间站的乘员和睦相处。当然,空间站上最令人高兴的时刻是从“地球老家”来人时。波利亚科夫说:“你想,新同事从地球上飞来,带来那么多故事、新闻……特别是盼望已久的信件,那里有妻儿和朋友们的问候和关怀……我们总是象盼过节一样等待货运飞船‘进步’号的到来。”

  对于自己居住时间长达1年以上的这座 “空中楼阁”,波利亚科夫是这样评价的:“我喜欢我们空间站上的浴室,那是一个小小的蒸汽室。你钻进去,随身带上一把小樟木刷子……那真是全身心的享受。我非常喜欢在空间站上洗浴。‘和平’号空间站可说是地球的一部分,它的舒适程度不亚于地面上一套有几个房间的住宅。在空间站里,可以洗澡,搞个人卫生,可以玩健身器,还有个人独居的房间。“和平”号上有两个这样的房间:一间住的是指令长萨沙·维克托连科;另一间当然是我们可爱的女士叶莲娜·孔达科娃。而我以主人的身份住在仪表舱。好在在太空可以站着睡觉,眨眼功夫就上床了……早晨吃早饭,我们的食物多种多样,而我最喜欢吃的是带核桃的奶渣饼……”

  当美国前宇航员格林以77岁的高龄乘航天飞机重上太空后,波利亚科夫对记者说:“格林的飞行是人类飞往火星的练习……我认为,第一次让普通人飞向太空应挑选那些热爱宇航科学、非常有经验、非常成熟的人。他们不怕失去任何东西甚至生命。他们想报答人类,因为是人类给了他们从太空看见地球的无与伦比的机会。我满70岁后也要请求飞行,如果儿孙们允许的话……”

责编:唐峰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