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焦点访谈 > 焦点故事

六合彩 害人彩


    
    博白县黄凌镇位于广西东部的偏远山区,是一个有着2万多人口的乡镇,从2002年春节开始,一种名叫六合彩的赌博活动在这里流行起来,这里几乎成了人人参赌的大赌场,许多人为此血本无回。那么,六合彩究竟是怎么样进行赌博的?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吴桂珍是黄凌村的村民,这几年,丈夫在外帮人开车,一个月可以挣1000多元钱,再加上她自己在家种点蔬菜、粮食,家境让左邻右舍的人都羡慕不已。可是自从丈夫迷上了六合彩之后,她家的生活一下子变得艰难起来。2002年,吴桂珍的儿子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因为凑不齐学费,只能放弃上大学的机会另谋出路。提起这件事,她的心情非常难受。到现在为止,吴桂珍的丈夫在买六合彩上一共输了超过一万元了,一万元对吴家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可是,直到现在,丈夫仍然不听劝阻,把每个月的收入几乎全部买了六合彩。
    
    买六合彩在这里又叫买码,码是指1到49这49个数字,买彩的人可以在这其中随意选择几个数字投注,选多少个数,每个数押多少钱的都不限制,每期开奖就借用香港六合彩开出的数字为中奖号码,也就是所谓的特码,一旦押中了特码,就会得到押特码钱数40倍的赔付,因此村民们指望着靠六合彩发大财。
    
    每周二和周四是六合彩开奖的日子,2月18日正好是星期二,记者来到黄凌镇进行暗访。晚上7点钟刚过,天色已经一片漆黑,在路边的一个杂货店里,记者很容易地找到了买码的地方。记者看到,六合彩的投注点在黄凌镇的二十几个村,村村都有。记者在六阳岗村一户村民家中设的投注点看到,这里挤满了附近来买彩的村民,人群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交易显得十分繁忙。
    
    买卖六合彩非常简单,买彩的人报上自己猜好的数字和押注的钱数,收钱的人把这些记在一张纸上,这张纸条就是买彩的凭证。村民告诉记者,如果中了奖,第二天凭这张纸条来兑付。在这个投注点有许多村民将手中的钱换成了一张张这样的纸条。这种赌博方式在当地已经是妇孺皆知,人人都会,就连小学生也乐在其中。在一个投注点里,就有一群6、7岁的小学生在研究如何买码。不仅是小孩,就连七、八十岁的老人也为之疯狂。整个黄凌镇,对六合彩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投注点基本上以村为单位,卖码的人都是村里的村民。不过,他们收上来的钱全部交给了老板,也就是坐庄的庄家,他们只是从中拿一部分的提成。六合彩的庄家都是黄凌镇上的有钱人。对于大多数村民来说,他们都象吴桂珍的丈夫一样,一次次将辛苦赚来的血汗钱换成了纸条,却几乎没有尝过赚钱的滋味。绝大部分的钱实际上都装进了庄家的腰包。据一个卖码的人说,他上面的老板坐庄不到三个月就已经赚到了30多万。买六合彩的村民不会想到,庄家正是了解了他们急于发财的心理,为了骗钱,用六合彩设下了一个巧妙陷阱。
    
    实际上想靠六合彩发财的可能性确实是微乎其微。对买六合彩中奖的机率,北京大学教授沈明明解释说:“所有的博彩其实都是概率的游戏,你可能会有发大财的机会,但是那个机会非常之小。我老是用这样一个比例来说,比如说五百万分之一的概率,或是六百万分之一的概率,北京市城区就有六百万人口,天上就掉下一滴水来,落到你头上了,就是这么大机会。这种机会实际上是很小的。本质上,买彩的人与卖彩的人处在一个不平等的交易的关系上。因此从长程来说,庄家永远是赢家,玩家永远是输家。”
    
    如此看来,在六合彩的买卖过程中,只有庄家才是真正的赢家,买六合彩的人越多,他们赚到手的钱就越多。而一旦庄家捞够了钱,或者赔付不起了,就有可能会挟款逃之夭夭。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由于买卖六合彩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赌博行为,买彩的人就只能认倒霉了。然而令人担心的是,参与买六合彩的村民对此却浑然不觉,明明知道赌博是违法的事,却还天天做着发财的美梦,一心指望着有朝一日天上能掉下馅饼。
    
    前几年,地下“六合彩”在内地临近香港的地区出现,而最近我们不断地接到群众举报,这种“六合彩”活动已经逐渐向内陆省份的农村地区蔓延。这种地下博彩活动在这些地区如此泛滥,几乎到了公开的地步,不仅严重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毒化了社会风气,而且会带来社会的不稳定因素。这种现象应当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依法予以严厉打击。(文:戴璐李锦)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