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焦点访谈 > 焦点故事

《焦点访谈》——天上月圆 人间团圆


    谋求祖国的统一和人民的福旨是我们真诚的主张。100多年前,孙中山先生就曾为此励精图治,努力奋斗。今天我们的国家日益繁荣和昌盛,海内外华人都为此感到由衷的骄傲和自豪。祖国的发展和浓浓的亲情,形成了巨大的凝聚力和感召力。也使台湾同胞和内地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了。台湾艺人金超群和他的姑姑为了今年中秋的团聚,他们期盼了几十年。
    
    在《包青天》一剧中,扮演了黑脸包公形象的金超群,1951年出生在台湾。在台湾生活的40多年里,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在内地的亲人。1949年那个深秋,金超群的父亲金翼带着母亲和哥哥离开家乡去了台湾。超群的爷爷、奶奶、姑姑留在了青岛。然而他们并没有想到,这一别就是40多年,几十年里,一湾浅浅的海峡阻隔了两岸亲人的音讯。1982年,也是个中秋和国庆双喜相逢的日子,这一年对于住在台湾岛的金超群一家人来说,充满了感伤和思念。
    
    金超群:中国人说每逢佳节倍思亲,其实从小就有这种感受。过节想着那些没见过面,模模糊糊的亲人们,感受蛮特殊的。
    
    金超正(金超群的哥哥):在那一年的中秋节,他同样是,因为想家的关系,所以一直很落寞,心情一直不好。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兄弟几个就已经决定,只要一开放赶快回来。
    
    海峡阻断了音讯,却隔不断亲人的思念。每年中秋月圆,金超群在青岛的姑姑总是沉浸在对亲人的思念中。
    
    金蕙芳(金超群的姑姑金蕙芳):那会儿就是心灵的期盼祈祷吧,能够见到我的哥哥、我的亲人。经常做梦,梦的不是我哥哥现在的样子,都是年轻离开时的样子。
    
    几十个寒来暑往,几十次月圆月缺,他们彼此之间再也没有对方的任何音讯,无数次的怀念、期盼,几十年里,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他们不知道今生是否还能够相见。
    
    1987年的10月,一封来信从香港的熟人那里转到了台湾岛,当金超群的父亲打开这封经过无数人手传递的书信时,他惊呆了,因为这是他期盼了几十年的内地亲人的来信。
    
    金超正:接到姑姑第一封信的时候,简直是全家轰动。那真是大事,大陆亲人来了消息。我爸爸大概三天三夜没睡觉。哎呀,拿着信,不知道念了多少遍。
    
    很快,金超群的姑姑就收到了经由香港转寄来的金超群父亲的回信。
    
    金蕙芳:你看这第一封信,你看我这眼泪流的,这都是我的眼泪,流出来的。
    
    记者:40年好长的岁月,千万里好远的路程。
    
    金蕙芳:40年分别岁月,兄妹都垂垂老矣,能在有生之年得知亲人的消息,是一件恍如隔世的大事。
    
    隔绝了40多个春秋的亲人终于有了音讯,纸短情长,罄笔难书,一年时间,他们竟有上百封的书来信往,一封封书信倾诉着他们几十年的思念与感怀,这一年对于他们尤其漫长。1988年金超群的父亲和姑姑终于在香港见面。
    
    金蕙芳:在办理住宿手续,把我们的护照什么都拿出来办理的时候,哥哥从楼上下来了,我哥哥一下子就把我抱住了,我一看是我哥哥,我就跺着脚哭。我说哥哥你也不管我了,我就这样哭着。
    
    几十年的别离,双亲都已故去,岁月已将当年青春年少的兄妹,变成了今天这一对六、七十岁两鬓斑白的老人。几十年的别离,无数的思念与感伤都在这一刻化做喜人的泪水。然而相聚是短暂的,携着几十年亲情思念之苦的金超群的父亲,依然没有能够踏上他魂牵梦绕了几十年的故乡青岛的土地。这一次金超群没有能够随父亲前去香港,他仍然没有能够见到被父亲念叨了一辈子,他在想象中勾勒了一辈子的姑姑。
    
    1989年,金超群到北京拍摄一部电视连续剧,这一次他终于有了一个和姑姑相见的机会。
    
    金超群:在那个时候,内地航空交通并不算方便。从北京到青岛,好像一个礼拜,只有两班飞机,我休息的时间,刚好没有飞机,我那个时候对于整个内地地理概念不清楚。我不知道从北京到青岛要多长、多久、多远,根本不理解。我就卡那个时间,一定要跟姑姑见个面。后来很大胆地做了一件事,我包了一部出租车,从北京直接开到青岛,我们就着星光,看着罗盘指着地图,我们用了13个小时到了青岛。我的表弟来接我。我不知道我表弟长什么样子。可当我到了我们约定的地方,我看走来一个人,他是推着自行车过来的,我一看就说一定是他,师傅还问我,你怎么知道,不是没见过面吗?我看他那样子就觉得是我们家的人。
    
    金蕙芳:坐了一宿车从北京到青岛,然后见了我们一面以后,晚上又连夜赶回去。
    
    梦想了几十年,期盼了几十年,却只逗留了短短半天的时间,就不得不再一次忍受分离,无形中那扯不断的乡愁更将他紧紧缠绕。至今想起最初来到内地时的感受,走南闯北的他仍然十分感慨。
    
    金超群:我在北京机场下飞机的感觉,跟我踏进姑姑家里的感觉,有很多相同的地方。很难形容它是什么样的感受,它像一个,应该是你拥有的东西,应该是你拥有很久的东西,可它从来不在你身边。所以那种感受很奇怪,见到姑姑的时候,有很自然的贴心的感觉,就如同回到内地,有很自然的贴心的感觉,我有亲吻土地的冲动。
    
    1998年,金超群、陈积夫妇和哥哥下定决心把根扎在这里,把他们后半生全部的热情、经历和爱倾注给这块难舍难分的故土。
    
    金超正:就在父亲带我们回来的第二次,他就提到了我们在台北总算有了一点积蓄,希望大家落叶归根。父亲那个时候就想说回来做一点事,为家乡做点事。在他过世以后,我们才真正想到他的生前的话,我们才想到说回来。
    
    金超群:青岛其实,我在默默之中已经跟它像磁铁跟铁之间的关系一样,吸在一起了,这以前我没有发现。
    
    几十年的故乡情节,已将他紧紧地吸附在这块相去已久的土地上。从此后,年年中秋节,金超群兄弟俩,都要和姑姑全家一起过节。有了这种亲情的陪伴,金超群的姑姑也不再感到孤独了。今年中秋期间,金超群因为正忙着赶拍一部电视连续剧,不能去看姑姑,他和哥哥决定,把姑姑一家接到影视城,跟剧组的演员们一起过中秋。
    
    10月1号一大早,哥哥金超正就从黄岛区乘轮渡赶往住在青岛市的姑姑家。
    
    金超正:过年、过节我一定要去看她,跟她一块过。
    
    金超正:姑姑,我来看你了。
    
    金蕙芳:你们是不是车不好坐?
    
    欢声笑语代替了思念的苦楚与惆怅,温暖与安宁填补了别离的无奈与悲凉。和19年前一样,今年的中秋节和国庆节又重合在一天。如今金超群一家人再也不必承受亲情分离之苦,他们将在一起过一个团团圆圆的中秋节。
    
    金超群:国庆节和中秋节的重逢,同一天隔了19年再重现,我觉得它有别的意义在里边,它不仅是一个日子的重复,它从19年前到了今天,这个漫长的时间当中,它有很多过程。这19年来造成了中国的强大,它不管在经济上、人民生活上、整个传媒的发展上,都变得很强、很大、很好,跟国际接上了轨,这是一个层面。另外一个层面,我记得19年前的中秋,我只能呆在台湾,不能和我在内地的亲人见面。19年后的今天,我可以在内地,和我的内地亲人共度中秋节。那么意义在这里。
    
    几十年的分离,在他们心头留下了许多辛酸的记忆,但和许多至今仍在承受着分离的两岸同胞相比,他们是幸福的。
    
    金超群:月亮出来了,月来出来了。
    
    金超群:真好。
    
    金蕙芳:真好。
    
    祖国的统一和富强是孙中山先生的早年心愿,也是全世界爱国同胞的共同呼声。谋求祖国统一和人民的福旨,符合海峡两岸人民的利益,也符合中华民族的利益。自从金超群回到内地以后,他就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归属感。他说今后他要和亲人们永远地生活在一起,什么样的力量也不能把他们分开。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