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央视国际首页 > 新闻频道 > 财经新闻 > 正文

宝马彩票案真相大白 四个得主三个是托儿

央视国际 (2004年05月09日 09:40)

  [今日说法]假彩票追踪报道

   [经济半小时]宝马彩票内幕:体育彩票 个人承包

  [新闻调查]西安体彩风波

  CCTV.com消息(经济半小时):

  一、承包商杨永明与体彩中心


  前一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西安宝马彩票事件,最近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我们栏目在4月11日曾经率先了披露了这次彩票中有承包商介入彩票销售。如今这位名叫杨永明的承包商,由于在彩票销售过程中,存在造假行为,已经被西安警方拘捕。而在此前,杨永明在接受我们记者采访的时候,还信誓旦旦地表示,他可用人格做担保,没有做假。

  杨永明:拿我的人格做担保,我在这里面没有任何做假作弊的行为。

  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在法律面前,用人格担保是苍白的,事实才最有说服力。由于涉嫌做假,杨永明目前已被西安市警方刑事拘留。现在我们再来简单回顾一下这次事件的情况。

  3月23日,西安小伙刘亮拿着一张图案为草花K的特等奖彩票,在西安市五路口的彩票销售现场抽中了一辆宝马轿车。但没想到两天之后,他被告知彩票是假的。

  陕西省西安市体彩中心主任樊宏说:“从这次事件来看,就是刘亮持的假彩票来领的奖。”

  而刘亮说:“彩票中心有个别人调包,或者制假。”

  我们的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假票风波所涉及的其实并非只是彩票中心和刘亮两方当事人,还有一个重要的第三方,那就是这次彩票的承包商杨永明。

  记者:“刘亮的那张票,最后是由谁在保管?”

  陕西省体彩中心发行部副部长吴燕华:“是由杨永明。”

  杨永明多年来一直在陕西的即开型彩票市场上承包发行彩票。记者调查发现,2000年的时候他就涉嫌伪造假公证书,冒领一笔二十万元的大奖。

  原陕西省体彩中心工作人员王晓斑:“那么划账的时候,就要按照这个数字划到承包商的账上。”

  记者:“承包商是谁?”

  王晓斑:“当时的承包商就是杨永明。”

  4月11日,我们栏目播出了西安宝马假彩票事件背后有承包商在发行彩票的内幕,而这个承包商在四年前就曾造假的劣迹也浮出了水面。节目播出后,引起了强烈反响。许多观众提出这样的疑问:彩票既然是国家发行,为什么还会出现杨永明这样的个体承包商?一个有做假前课的人,为什么还能继续承包彩票?这中间到底存在什么样的利益关系?带着这些疑问,我们的记者在西安继续进行了调查。

  在陕西省体育彩票管理中心,记者看到了两份中国体育彩票即开型规模销售承销合同。这两份合同的甲方都是陕西省体彩中心,而乙方都是杨永明。

  记者注意到,这两份合同规定:杨永明必须在2003年1月10日起至2005年1月9日止,完成即开型中国体育彩票规模销售3300万元。销售地点为西安、渭南、延安等城市。

  合同还规定:杨永明负责彩票销售现场棚架、人员安全等问题,并承担一切经济风险和各项支出以及相关法律责任;在彩票销售过程中如有彩票丢失、亏款、超兑奖金、假币、票据短缺等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将由杨永明赔偿和承担。而杨永明得到的好处是:从彩票销售资金中分得11%的发行费。

  代表陕西省体彩中心和杨永明签订合同的人叫张永民,他是陕西省体彩中心副主任。

  陕西省体彩中心副主任张永民:“我们现在叫合作伙伴。”

  然而据记者了解,这种合作方式并不符合财政部的有关规定。2003年,财政部关于印发《即开型彩票发行与销售管理暂行规定》的通知第十七条明确规定:彩票机构不得采用承包、转包、买断等形式对外委托彩票发行和销售业务。既然不允许彩票对外承包,为什么陕西省体彩中心还要与杨永明签订这样的合同呢?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在这种通常做法的背后,实际上是经济利益的驱动。

  原陕西省体彩中心工作人员王小斑说:“因为现在这个彩票市场不太好做,就是说风险很大。”


  记者:“你所说的是即开型彩票?”

  王晓斑:“对,即开型彩票风险很大。”

  根据国务院的有关规定:彩票募集资金的分配比例为:返奖比例不得低于销售额的50%,彩票公益金比例不得低于35%,发行费用比例不得高于15%,而且在发行费中还要向彩票印制单位支付3%的彩票成本。对于彩票发行机构来说,这意味着前期投入和后期收益都只能来自于12%的发行费。

  如果以发行1000万元的即开型彩票为例,发行机构获取的发行费最高只有120万元。如果发行机构在前期的投入,比如广告、场地租金、销售人员工资等等方面支出了100万元,那么在完成1000万的销售之后,可以净赚20万元。当然,这只是理想的结果,实际上许多彩票的发行都无法做到完全销售,比如广告宣传效果不好,或者碰上下雨天购买彩票的人少,还有其他的原因等等,如果最后彩票只销售了600万元,那么发行机构所能得到的发行费只有600万元的12%,也就是72万元,这笔收入和前期的100万元投入相比,亏损额为28万元。为了规避这样的风险,许多彩票发行机构往往选择和承包商进行合作。

  原陕西省体彩中心工作人员王晓斑说:“如果要是承包商承包了,发行机构没有什么风险,它就没有风险了。”

  在陕西省体彩中心和杨永明签订的合同上,记者注意到,作为承包商的杨永明承担着一切经济风险和各项费用的支出,以及相关法律责任,为此,他分得了11%的发行费;而无需承担任何经济风险的陕西省体彩中心,也能从中分得1%的发行费。对于陕西省体彩中心来说,这显然是一笔只赚不赔的买卖。可是承包商们为什么又甘于冒这样的风险呢?

  原陕西省体彩中心工作人员王晓斑说:“发行商为了啥?发行商它是为了利益,它不是说为了公益事业。它的出发点,第一肯定是它要获利。它不获利它不会做这件事情。”

  既然发行即开型彩票的风险很大,那么承包商又如何能保证自己获利呢?王晓斑告诉记者,承包商获利的途径只有两个,一是减少支出,节约成本;第二就是操纵大奖,据为己有。

  记者:“很多彩民都认为他们去摸这个彩票是在碰运气。但是听你那么一说,好像这个彩票,他们能不能中着大奖其实是人为控制的?”

  原陕西省体彩中心工作人员王晓斑:“能不能中大奖也不能说都是人为控制的。我不是说全国,我是说就我碰到过人为控制的,在做这个彩票的时候它人为控制了。”

  记者:“这样的情况,据你所见所闻普遍吗?”


  王晓斑:“我反正这个圈子比较小,在陕西这边即开彩票,就是说大一点的市场几乎都有,杨永明做的市场几乎都有。”

  王晓斑告诉我们记者,承包商杨永明的做假行径,在业内早就是个公开的秘密。但奇怪的是,他不仅没有因此被清退,陕西省体彩中心反而继续扩大杨永明的承包金额,从2003年的1500万元,上涨到2004年的1800万元。今年,杨永明甚至还被陕西省体彩中心封为即开规模彩票的销售主管。而有了这样宽松的环境,杨永明造起假来也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二、承包商杨永明和他的造假团队

  据彩票承包商杨永明后来向警方供认,这次西安中的四个宝马彩票大奖,除了刘亮是靠运气摸中的之外,其余三个大奖都是假的。杨永明原本打算把这四辆宝马车都据为己有,可没想到,刘亮会爬上广告牌,把事闹大了。处在风口浪尖,杨永明和他们的同伙再也不敢拿出自己真实的身份证件,去领取中奖的宝马车。这就出现了一个怪现象,彩票中奖者提走了车却不敢开发票,甚至中了奖也没有人来提。

  根据西安市体彩中心提供的所有中奖者名单,记者看到第一位宝马车的得主叫杨小兵。他已在刘亮爬上广告牌前提走了宝马车。

  记者:“杨小兵,就是第一位宝马车的得主,他的车提走了吗?”

  陕西省西安金花宝马公司销售代表李新路:“他提走了。”

  记者:“开发票了吗?”

  李新路:“发票还没有。”

  李新路是西安金花宝马公司的销售人员,这次彩票销售过程中所有宝马车得主的提车手续,都由他负责办理。

  记者:“没有开发票,对于车主来说意味着什么?”

  李新路:“第一个是没有办法上户、挂牌照,在车管所没有办法办理相应的手续;每两个你都知道,我们国家产品它的发票是证明你产权的一个依据。这个发票他没有,包括置保险各方面他都没有办法办,就是说他这个车的手续是不完整的。”

  记者从李新路那里得知,现在汽车销售实行实名制,开发票必须要出示有效身份证件。现在看来,杨小兵提走了车却不来开发票,是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在西安市体彩中心提供的中奖者资料上,记者看到了杨小兵的地址、身份证和联系电话。记者拨打了杨小兵的手机,提示音显示,这是一个空号。

  中奖者资料上写明,杨小兵的地址是四川省合江县东林镇杨家5组。在合江县公安局,户籍民警告诉记者,该县虽然有53个叫杨小兵的人,但是没有叫东林镇的地方。

  记者:“有合江县东林镇杨家五组这个地方吗?”

  四川省合江县公安局户籍警:“绝对没有。”

  记者:“叫东什么镇的地方有吗?”

  四川省合江县公安局户籍警:“没有。”

  经合江县公安局查证,杨小兵的身份证号码是一个明显的假身份证号。这个号码的行政区代码只有五位数:52023;而我国所有的合法身份证,其行政区代码都是六位数。

  目前西安市警方已从杨永明那里起获了杨小兵提走的那辆宝马车,并抓捕了杨永明的同伙,他的真实姓名其实叫岳兵。而对第二位宝马车得主刘晓莉的情况,我们的记者在4月19日赶到她的家庭所在地陕西省汉中市,进行了调查。

  第二个为杨永明当托的宝马得主叫刘晓莉,她是唯一留下真名和真实地址的做弊者。根据中奖者资料,刘晓莉住在陕西省汉中市建国十二组。负责建国十二组的户籍民警在核对刘晓莉的户籍档案后告诉记者,刘晓莉的身份证号码是假号。

  陕西省汉中市中山街派出所户籍民警朱亮:“刘晓莉的身份证号码是假身份号码。”

  在汉中,记者打听到了刘晓莉的确切地址。当时刘晓莉做弊行为还没有暴露,她正好在家。应记者要求,刘晓莉出示了身份证。这个号码和她的户籍档案上的号码一模一样,但是却与中奖资料上的号码明显不同。

  记者:“刘晓莉,汉中市建国十二组,这是没错。身份证号码是612301610203002,你现在拿出的身份证是612301661010122,跟这个身份证是不一样的。”

  刘晓莉:“那我就不清楚,我当时就是拿的这个身份证。”

  记者:“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

  刘晓莉:“那我也不太清楚。”

  记者:“你觉得这个毛病会出在哪儿呢?”

  刘晓莉:“我咋知道会出在哪儿呀。”

  就在我们记者采访完刘晓莉之后一个星期,刘晓莉向警方承认,她的宝马车是靠做弊手段摸到的。目前刘晓莉也已被刑事拘留,和杨永明关押在同一个看守所。三辆宝马车中,最后一辆是被一个叫王军的摸走的。他中奖后第二天,发生了刘亮爬广告牌的事。而这个王军这之后也就再也没露过面。

  记者:“王军的车提了吗?”

  陕西省西安金花宝马公司销售代表李新路:“没有。”

  记者:“你见过王军吗?”

  李新路:“见过。”

  记者:“是在什么时候见到王军的?”

  李新路:“是在他中奖的当天,在彩票销售现场。”

  记者:“3月24日?”

  李新路:“应该是3月24日。”

  记者:“此后你还见过王军吗?”

  李新路:“再也没有。”

  记者:“他为什么不来提这部车?”

  李新路:“这个我们不太清楚。体彩中心的说法是联系不上。”

  在西安市体彩中心提供中奖者名单上,王军同样留下了联系方法,这就是王军的手机号。当然,这部号码也是空号。

  除了手机号码之外,记者看到王军所留的地址是河南省宜阳县白杨镇。在白杨镇派出所的户籍查询系统中,我们查到全镇共有三个王军,但这三个王军的身份证号码都与体彩中心所登记的王军的身份证号码不符,经警方查证,王军所留的身份证号码是一个假的号码。随后记者逐一走访了三户王军的家庭。调查的结果是,他们最近都没有去过西安,也没有摸过彩票,更谈不上中了辆宝马车。


  这次西安市即开型的彩票销售了1700万元,总共摸出四辆宝马车,但是其中的三辆就这样落入了承包商杨永明的口袋里。唯一一个真正摸中大奖的刘亮,反被造假者诬告为用假票领奖。为了追逐利益,承包商杨永明一伙可以说是肆无忌惮,各种手段都用上了。那么,对他们这种不法行为,为什么现场的兑奖员、公证员以及彩票发行的管理部门,却没能及时发现和制止呢?

  三、承包商杨永明和他的监管者

  其实杨永明的造假伎俩并不是十分高明,这些假地址、假身份证和假电话,只要稍做调查就能戳穿,但是为什么这些虚假资料能够通过层层验证呢?据我们记者调查,杨小兵、刘晓莉、刘亮和王军这四位中奖者,当时都是由一个叫孙承贵的人负责为他们兑的奖,当时,中奖者的地址、身份证和联系电话都是由孙承贵负责登记,而中奖彩票的保管人也是这个孙承贵。那么孙承贵又是个什么人呢?

  根据2003年财政部关于印发《即开型彩票发行与销售管理暂行规定》的通知第十六条:以下工作和业务不得对外委托,其中就包括彩票的保管和兑奖。而孙承贵既是彩票的兑奖员,又是彩票的保管员,显然他应该是彩票中心的工作人员。但奇怪的是,无论在陕西省体彩中心还是在西安市体彩中心,记者都没能查到这个叫孙承贵的工作人员。那么孙承贵为什么有资格参与如此重要的彩票兑奖和保管工作呢?

  记者:“孙承贵平时的工作是干什么的?”

  承包商杨永明:“平时的工作,平时他也是在即开型彩票市场上。”

  记者:“他是省体彩中心的人吗?”

  杨永明:“不是省体彩中心的人。”

  记者:“是西安体彩站的人吗?”

  杨永明:“不是西安体彩站的人,他是我们这次活动聘请来的。”

  据杨永明向警方供认,他所聘请的这位叫孙承贵的工作人员,正是他的作案同伙。目前孙承贵已经失踪,警方正在积极寻找他的下落。在孙承贵的家中,孙承贵的妻子已是泣不成声。自己的丈夫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至今不能理解,也不敢相信。

  孙承贵的妻子说:“他绝对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来,他也没权没势的,他就是去帮人打工挣钱嘛。”

  根据财政部的规定,承包商聘请的人员根本没有资格从事彩票的兑奖和保管工作,可为什么孙承贵却当上了彩票兑奖员和保管员呢?记者采访了这次彩票发行的主办单位西安市体彩管理中心。

  陕西省西安市体彩中心主任樊宏说:“我们的程序按最初我们兑奖员的工作须知,程序上基本都是我们按以前的惯例这样走下来的。”

  正是西安市体彩中心的这种惯例,使得承包商杨永明顺利地在兑奖员这个重要的监管位置上插进了自己的人手,这为杨永明做弊提供了第一个便利条件。而杨永明接下来要面对的第二个关口就是陕西省体彩中心的监管。而他是怎么过了这道关口的呢?

  记者:“杨永明是你的属下吗?”

  陕西省体彩中心发行部副部长吴燕华:“是我的属下。”

  记者:“他的工作应该向你负责?”

  吴燕华:“对。”

  记者:“这件事情你觉得他尽到了他的工作职责吗?我是指他没有向你汇报?”

  吴燕华:“这确实是他的工作失误。”

  陕西省体彩中心派出的监管者,如果连大奖中出现假彩票这样的事情都不闻不问的话,他们究竟能负起多少监管责任,就需要打一个问号了。事实上,承包商杨永明轻松绕过陕西省体彩中心之后,他面对的最后一关,就是现场的公证人员了。

  这次彩票销售现场的公证工作是由西安市新城区公证处承担的。按照现场的规定,每一位中得宝马大奖的人都要经过现场公证。在新城区公证处,记者注意到,公证员所审核的第一份材料就是身份证明。可为什么杨小兵、刘晓莉和王军他们的假身份证,能够经过公证员的审核并最终顺利完成公证呢?记者提出采访当时现场的公证员董萍,但她始终没有露面。

  就这样连过三关之后,对杨永明来说,监管已经是形同虚设了。据他供认,其实在彩票销售中,每次抽奖,他都会把装有宝马车大奖的信封拿出来。彩民上台二次摸奖的时候,只有他的同伙才能够抽到宝马车。而在刘亮参加的那次抽奖中,杨永明在调包过程中拿错了信封,这才让刘亮幸运地抽到了宝马车。但事情调查到这一步,我们还有一些谜团没有解开。按照规定,装了大奖的信封都应该由公证员填写、密封、保管。杨永明怎么会知道哪一个信封里面有大奖?他又是如何能把信封调包?目前,公安机关正在对此进行调查。而我们得到的最新消息是,目前国家体彩中心已经决定暂停陕西全省即开型体育彩票的销售,纪检部门也开始对陕西省体彩中心进行调查。

责编:张娜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
相关新闻

  • 宝马彩票内幕:体育彩票 个人承包(图)(2004/04/12/ 10:28)
  • 西安“宝马假票案”彩票发行主管被刑拘 (2004/05/06/ 06:49)
  • 西安体彩宝马事件追踪:监察公安联手调查 (2004/04/30/ 09:41)

  •  
      资讯信息
    警告:室内污染致命!
    “手机省”---双卡王!
    市话随便打长途尽情聊
    无人知晓的暴利行业!
    怎样迅速挖掘网络财富
    投资3万年利高的惊人!
    中国特色餐饮投资网
    05年怎样投资最赚钱?
    开中国第一家暴利小店
    手机魔卡,长途一毛钱
    总院治女性前列腺结石
    哮喘气管炎的健康之旅
    糖尿病患者的福音!!
    为抑郁症精神障碍送药
    牛皮癣—不再是顽疾!
    让痛风终身不痛!
    权威治抑郁症精神障碍
    中医治儿童多动抽动症
    中医治口臭、口腔溃疡
    ★关注痛风★!
    脑病、脑瘤获重大突破
    中医权威治疗高血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