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360°]"记者观察"(四):变了味的“创新大赛”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6月14日 09:27 来源:CCTV.com

360°主持人之一 石琼?

  CCTV.com消息(360°):

  【主持人:石琼?】一年一度的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已经连续举办了二十届,孩子们的奇思妙想、他们表现出来的非凡的创造力,往往会给成年人带来惊喜,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无疑是孩子们展示才华的一个非常好的交流平台。今年的第二十一届大赛进入全国决赛的名单已经公布了,拿着这份名单,却让人有隐约的担忧,创新大赛好像离孩子们越来越远了。

  解说: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决赛项目是由各省、直辖市同年举办的大赛选送的,河南省的决赛结果是4月18日公布的,其中一等奖116个。

  记者注意到:这份获奖名录中有“新型聋哑人门铃”“青少年上网问题及对策研究”这样符合中学生特点的研究项目,但是更多地却是克隆、基因转化这样标志着尖端科技的字眼,或者是最低生活保障、后农业税时代这样的大话题。

  A:我整体觉得题目还是越选越精,越选越好。整体水平大概年年都有上升。

  解说:5月19日,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主办方在互联网上公布了各省、直辖市入围全国决赛的项目清单。这些层层选送上来的项目就更是了不得,连一些专家看了都不敢相信。

  记者:您是不是小看这些学生了吗?

  A:这不是小看,我的孩子也是高三,他脑子能想什么我应该是清楚的。简单举例子,这个题目叫100BB刻度的DNA分子直尺的自备,你要做刻度的直尺,你首先要看的见DNA,他没有这个条件,他到哪能把这个DNA链提示出来,放大到能够看得见的程度。下面就更多了,对人肝癌细胞的作用,下一个题体外培养肿瘤细胞团组和均匀生长方式的成因分析,这个完全是一个研究生的课题,这些硕士生或者博士生,而且是专门做肿瘤,甚至是生物方面的研究生所做的课题。

  解说:纪教授分析说,中学生没有能力也没有条件涉足专业性非常强的研究课题。河南的一位中学生家长也感觉这些选题对中学生来说未免有些高不可攀。

  同期:B:我想说有些项目可能根本就不是孩子做出来的,他根本就无法参与,但是这个项目他就做出来了,而且能获奖了。

  解说:这些前沿尖端的项目,中学生们为什么能轻而易举地完成呢?小静同学的项目,是用一种细菌去消除煤矿矿井中的瓦斯,瓦斯爆炸是我国的科研人员一直没有很好解决的难题,做这个课题的时候,小静读高中一年级。

  A:其实我觉得我做这个项目都挺巧,都是无意中碰到了,无意中查到了,正好我爸他们学校有实验室,还正好有一个那个学微生物学的老师可以问,我觉得挺凑巧的。

  解说:跟普通的孩子相比,小静应该说非常的幸运,天时、地利、人和,她全占上了。说,这个在小静的同学们看来完全是异想天开的项目,她完成得非常顺利。

  记者:在整个的实验过程当中,你觉得遇到最大的阻碍,或者遇到最大的难题应该是哪方面的?

  A:最大的就是那种操作上的,就是像我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做,但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去做。

  记者:这些问题都是段老师给你解决的吗?

  A:就问他,他可以帮我解决的就会告诉我。

  解说:不仅做项目的时候有专家亲自指导,记者发现在小静的上报材料中还附有两份相当有分量的推荐信。这位设备处的负责人接受了采访,但是不愿面对我们的镜头。

  设备先进的实验室、专门的研究人员的亲自指导,再加上重要部门的强力推荐,一等奖对小方来说是势在必得。这样的强强联合产生的力量,在很多获奖项目中都能体现出来。小张和亲戚的几个孩子合作了一个关于人卵巢癌细胞凋亡方面的实验。

  记者:我听专家说,像你们这种论文已经达到了研究生毕业论文的水平,就已经超过了这个水平了,你对这个怎么看呢?

  B:我们刚开始写的肯定是不具有这个水平的,但是我们在一个是中科院博士生,我们的表哥,还有一个是在肿瘤科的副主任医师,姓段的,他看过之后我们的论文改了好几次了,才改出来这个水平来。

  解说: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面向中学生的科技创新大赛时常出现大学的教授、副教授、博士生、研究生的身影。

  记者:他是什么人?

  A:他是河南省重点,农业部重点可再生实验室的教授。

  记者:您是认识他爸爸吗?

  C:我不认识他,他认识我们校长,他通过这样过来的。

  解说:

  按照大赛的要求,参赛的对象必须是在校的高中生、初中生和小学生,可是实际情况却是,在校生的科技活动,早已经出了校门。因为,指导孩子完成这些课题,中学老师已经明显地力不从心了。

  记者:你们这些生物老师,做这些命题?

  B:这个太专业了。

  B:转基因这个技术,怎么转,理论上这样,但是这个操作起来是非常麻烦的,我们也操作不成。不专门搞转基因的,配套的程序你都不知道怎么做。有很多东西。

  解说:看来,参赛项目水平高,不如说是指导老师的水平高。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邱泽奇教授认为参赛的项目中除了很多是中学生不可能完成的课题,还有一些课题显然不适合孩子去涉足。

  D:比如有的同学会做关于税制改革的题目,税制在中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不仅涉及到我们国家对中央地方关系,不仅涉及到行业之间的关系,不仅涉及到国家跟公民之间的关系,各种类型的关系都聚集在税制上面,如果你对税制没有一个基本的了解,你怎么去理解税制改革或者税制变化所能产生的影响,或者税制能够有什么样的改革呢?这样问题很明显,我们的专家、教授都不是一两句话能讲把它明白的问题。

  解说:小陈同学就是研究的后农业税时代,但是她对农业税和费这样的基本概念都还没有弄明白。

  记者:农业税,税和费有什么样的区别,弄明白没有?

  D:税是必须要交的,没有说税和费。

  解说:不过小陈对自己的调查结果十分得意。

  记者:最后调查结论到底是什么?

  D:我的调查结论就是提出了几个问题,然后要解决哪些,解决这些问题的一些对策。

  解说:小陈关心国家大政方针当然是好事,她付出的努力也让人钦佩,不过,仅有热情是不够的,这样的命题对她这样中学生来勉为其难,更谈不上能够有创造性地贡献和实用价值了。

  【主持人:石琼?】创新大赛到今天已经成为一个品牌性的竞赛项目,记者调查到的情况却显示,面向全国全体青少年的大赛越来越贵族化,这位是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邱泽奇教授,我们来听听他对这个现象的看法:

  D:很多题目都是我们国家在政策制定的过程中间所面临的非常核心的难题,但是学生都把这些难题抓起来了,之所以选这样一些题目,我相信不是学生本身对这个问题有兴趣,而是在学生的背后有些人对这个问题有兴趣,比如说他的父母,比如说他周围的社会关系网络,之所以选这个难题就是为了出奇制胜。

  邱教授的分析很有道理,为了出奇制胜,现在参加大赛似乎拚的就是家长的实力,据前去河南的记者说,参赛学生的家长几乎都是在当地一些要害部门任职,这对没有条件的孩子来说太不公平了,怪不得获奖的是基本上是省地市级重点学校的学生,却很难见到县级学校的学生,乡镇的学生则干脆不见了踪影。对此,我们采访到的另一位学者武警总医院纳米医学研究所所长纪小龙也对大赛提出质疑。

  A:这些课题意义不大,为什么呢?不是青少年做意义不大,我们硕士生、博士生每年这么多硕士、博士毕业的,有几个论文有创新了,价值多大,整个普遍现象都是这样。

  A:可能是当时给的条件有误我推测,有误导,如果你能够从主导思想或者切入点是这样的创新这个切入的话,不是这样的东西,我认为小孩里面能找一些突发其想的东西完全有,这是主导思想的问题。

  纪教授认为大赛的价值导向出了问题。我注意查看了一下,大赛的是用“三自”和“三性”原则来作为评审标准的,其中,“三自”是自己选题:选题必须是作者本人发现、提出、选择的;自己设计和研究:也就是设计中的创造性贡献,必须是作者本人构思、完成的。主要论点的论据必须是作者通过观察、考察、试验等手段亲自获得的。自己制作和撰写:作者本人必须参与作品的制作,论文必须是作者本人撰写的。除了要符合这个三自原则,对课题和论文的科学性、先进性和实用性也有要求。这是 “创新大赛”推崇的创新精神,也是举办大赛的目的。现在各省、市沿用的是同样的标准。既然是评审的标准,在评审过程中,实际的操作是怎样进行的呢。

  解说:据记者了解,河南省的一、二、三等奖在评委看过相关材料后就基本确定了,确定名次之后,大概只有三分之一的同学需要接受面对面的问辩。那么,大赛评审规则中设定的标准比如“三自”原则,评委如何掌握呢。

  A:我是按规则走的,你硬说这个是不是,这个是不是,这么多青少年,还有一个基金的问题,准备都很充分。有的是对答如流,把论文都吃得很透了,你要非说这个可能难度很高,你怎么讲,我反过来问你,我拿一个题目让你看一看,问你,你说这个是不是他做的?这个东西。

  解说:

  在这位担任评委的专家看来,创新大赛评审标准中规定的“三自”原则运用起来很难操作。而实际上他还是有自己的判断标准的。

  A:有些是完全可以的,比如说濮阳一些孩子,他就是通过观察土壤里面蚯蚓的量来判断土壤是不是,这个肯定是青少年做的。不能说一下都给人家否定,所以这个我给你拍胸脯说,这个没有问题。有很多项目都可以拍胸脯,但是我各个拍胸脯也不可能。我不希望这个事你给我提太刁钻的问题。我就拒绝采访。

  解说:这位评委虽然不愿意谈论这个话题,但是很显然,他的判断来自孩子独立思维和自己动手的能力,这样的判断无疑是有道理的。

  同期:我们作为评委。你得有真凭实据,这个不是孩子的东西,我们……

  记者:如果这个做不到,反过来,因为大赛的选什么样的作品,什么样的作品能得奖,什么样的作品送到全国去参评,有一个导向,如果选的都是这样的作品,这样的命题,势必造成一个结果就是大家都朝这个方向去努力,跟大赛的目的也是悖离的。

  B:这个事情从理论上讲是不应该这样做的。但是具体操作我们还没有具体明确措施,进一步细化。

  【主持人:石琼?】每年大赛的胜出者都会成为大家眼中的英雄,不但能得到无数的鲜花和掌声,而且按照相关的规定,还能得到高考报送重点大学的资格,最不济的也有个加二十分的待遇。就在今年各省的比赛结果出来之前,各省、直辖市的大赛中获得一等奖的学生,也有同等的待遇。很多家长就是奔着这个目的去的。他们往往不惜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为孩子参加大赛做各种准备。家长的心情可以理解,孩子更没有错,但是既然在大赛中不能准确判断作品的原创性,也就相当于没有了评判的标准,没有了标准,也就不可能有公平、公正。更可怕的是,大赛推崇的创新精神无从谈起。一些专家学者倒是有一些好的建议。

  专家:我觉得科技要搞这种大赛,核心点是创新,他要有一个自己的想法因为你不创新,你做这些你做一百个,做一千个,做一万个没有意义,这是堆了一堆材料,数字的对接。

  专家:就我个人对创新大赛来讲的话,学生应该把握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情,这样才有利于充分发展他们自己的所学,并且充分把所学用到这个社会实践中间去,所以我倒有一个建议,就是在目前允许课外寻求,就是校外寻求指导老师的这一个政策的指引下,逐步的缩紧为,仅限于高中就是本校内,或者相关的高中学校内去寻求指导老师,而不是在这之外去寻求指导老师,因为这个很显然的后果,如果我们能够允许学生在高中之外,在学校之外去寻求指导老师的话,很显然就走向了一个让学生凭资源,凭自己的社会资源,而不是凭自己的能力的大的趋势。

责编:武林

1/1页